[原创]老家,大院儿,大树

亚军 收藏 14 69

那老核桃树,歪斜着身子,象是随时都可能倾覆,但就是这样仍然屹立了上百年。每当夏天,枝叶还是那么的茂盛,遮天蔽日的,树下是方圆近五六十平方的阴凉。

大院儿的外面就是长安街,院内的青壮年们不是接受再教育,就是执行命令去了,大多数时间是老人和孩子的世界。大树下摆着小炕桌,上面放着个大大的茶壶,和几只瓷碗,显然是为孩子准备着的,老人坐在小板凳儿上,手里择着采叶儿,小话匣子里杨子荣在唱:“穿林海,跨雪原.....”放了假的小孩子们,撒开了花儿似的嬉笑着,玩儿闹着。

男孩子们凑到一块堆儿,拿出各自赢来的,或磨制的石头球球儿,在地上挖几个小坑坑儿,弹得大拇指红红的;拿出不知在哪儿收集来的烟纸盒,叠成三角,煽啊拍啊,小手巴掌呼疼;还有那满大街拣回来,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冰棍儿棍子,每人出一把,凑一堆儿撒在地上,出的数多的率先从那堆中抽挑,大呼小叫的;找那木头疙瘩,削啊磨啊,上面圆的下面尖尖,然后,用颜色(音shai)描啊画啊,用鞭子抽‘汉奸’,随着旋转的加快,颜色不断的变化;那鞭子,要么央咯大人,要么自己,满世界的掏弄废旧的汽车轮胎,抽出渗满黑橡胶的丝线,细致的编织,甩起来‘啪!啪!’的脆令,还要学《青松岭》里那三鞭子,有时也让自己个儿身上来那么一溜子。女孩儿们自然选择那些个喜欢的游戏,画上些方方块块儿,背身扔出用布头儿缝制的,装着小石子儿的三角型包包儿,然后跳进方块块儿的‘房子’;扔起沙包或乒乓球,不待落地,手指夹住羊骨的‘拐’,利落的翻动;拉出自家中的板凳儿,或在两棵树上套个长长的皮条,唱着不知是谁创作的歌谣:“......玛丽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很有节奏地在皮条上跳动。不时会有男孩子申请加入,会被严肃地警告,不得耍赖。也有集体活动的时候,起着哄地,让那长得清秀的小小子穿上姐姐或妹妹的衣装,‘过家家儿’。男孩子还有那更胆子大的,手拿着纸弹弓,开展游击战,入地肯定没戏,爬树,上房,走墙头儿,居然能串过好几重院落,经常为此被大人打了屁股,但就是不长记性;效仿着《地雷战》中“一硝二磺三木炭”,大伙儿齐动手,从那从没招过阳光的厕所的旮旯儿,刮来反刍的硝皮,偷偷地打碎胡同儿里架电线的瓷瓶儿,拣到硫磺撒腿就颠儿,在煤球炉子里塞进木条儿,将上面没烧透的黑碳,收集起来,经常是搞得身上头上都是,像及京剧中的花脸,这种活动自然受到大人们的严厉禁止,最终流产。

核桃挂满了,没有等待,举着歪歪扭扭,颤颤巍巍的‘钩秆子’,凡能够得着的,都被分到了孩子们的口袋。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大的如核桃,小也如葡萄,树叶儿与核桃,随亮晶晶的冰球儿,一起掉落下来,一声:“捡核桃啦!”各家门口同时冒出几个脑袋,几只薄铁皮的澡盆,游动于树下,顶着这硕大的钢盔,听着的是震耳欲聋的打击乐,一只手保持‘钢盔’的稳定,弯腰想拿脚边的核桃,不料被冰球砸到了屁股,一声惊叫,慌忙蜷缩进去。

冬天了,老树光秃秃的,树下被头晚儿泼上了水,并用土为了个圈儿.放下书包,第一目标就是这小小的冰场,在板凳下拴两根儿粗点儿的铁丝,通炉子的铁钎就是冰锥,最原始的碰碰车,不到各家的大人们亲自捉拿,是决不下战场的.

.......

多年以后,那棵老树还是那么茂盛,只是被夹在了两个山墙的中间,树下多了几间小屋,留下不多的空地成了花儿池、葡萄架和不宽的过道儿。老人还健在,只是苍老了许多。小炕桌摆在靠墙树阴儿,桌上是紫沙壶和小茶杯,老人的声音和着话匣子里:“我站在城楼观山呢景儿......”一把扑扇慢悠悠地呼哒呼哒。

进入各行各业的孩子们又聚到了一起,‘板儿砖’里邓丽君腻腻地唱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一个个被老人赞说“人模狗样的”,一扎堆儿,就恢复了儿时的本性,嘻嘻哈哈的打闹,侃那些个自己的荤素事儿,拿着方匣子式的120,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拍,最后留下几个落脚这院子的,和满院子的老人,和那"没事儿我们就回来"的废话,各奔了东西。

......

......

二十多年后,坐在那漂亮的花坛沿儿上,那儿该是那棵老树的位置,现在换成了几棵漂亮的雪松。目光丈量着,那是大门,那是老人给咱制备的小窝儿,虽然只住过两个晚上。

花草树木间,曲里拐弯的小道儿,花儿坛中间自喷龙头射出弧型的水雾,晶莹闪亮,太阳斜射过来,一道美丽的彩虹时隐时现。一对儿老人领着孙女儿,悠闲的渡步,两个小年青儿躲在那伸展开的雪松枝底下......不远一座高宽大的玻璃大厦。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