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九章:敌人之路(三)

红色猎隼 收藏 9 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印度东部最主要的城市—加尔各答,作为印度东部大邦西孟加拉邦的首府,地处恒河三角洲,濒临孟加拉湾的充足水气,令它的2月远离了新德里那样的干燥和寒冷。作为印度东海岸最大的港口,同时拥有着巨大的国际航空站,成为亚、非和中东地区的空中交通枢纽之一,使它在印度的商业、金融、工业、交通和文化等方面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加尔各答有着所有殖民文化的印记,也有着没落城市的诟病。巍然耸立的欧式建筑、富丽堂皇的酒店商铺与狭窄暗仄的街道和数不清的贫民窟交织在一起。空气中恍惚有了夏天的湿热,还有一些莫可名状的腐坏气息。亚热带的花朵似乎都开得特别热情,好像这一季的花要绽放到毫无保留才叫尽职,这不免让人想到了书中说的"开到荼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口过千万的城市,在300年前还仅是3个小小的村落,,却成为了英国殖民者征服印度的起点。1698年11月6日,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代表以1300卢比购买了这片土地。后来,东印度公司耗资500万卢比在这里修建了威廉大城堡,里面驻有军队,设有商店、剧院、教堂、运动场等,成为加尔各答市的雏型。此后这里便逐渐发展成为国际大商埠和工业中心。1757年普拉西战役之后,加尔各答成为东印度公司侵略南亚次大陆的大本营,总督府所在地。在1858-1912年的漫长历史里加尔各答甚至取代德里而成为了庞大的“英属印度”首府。

虽然此刻印度正在接受了中美两国的联合贸易制裁,但是此刻恒河流域盛产的黄麻、茶叶、矿产等产品仍然源源不断的从加尔各答港装船起运,它们将被运往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在那里以转口贸易的模式运往非洲和欧洲市场,为印度赚取急需的外汇。在马六甲的海战中损失惨重的印度海军的战舰也仍不时的游弋于孟加拉湾的海面之上。

不过坐在缓缓爬升的专机的客舱之中印度东部军区司令阿温德.夏玛中将显然没有心情去欣赏眼前的这熟悉的美丽风景。已经年逾70的阿温德.夏玛中将自问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但是此刻他仍遵照印度军队最高指挥者—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的要求,第一时间从加尔各答飞望首都新德里。他并非不知道这一切的授意来自于年轻的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而自此新德里之行的主要目的很可能是要他交出军权。

对于资力和年龄都比自己小的多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阿温德.夏玛并不陌生,在自己漫长的军旅生涯里,这位印度陆军最为年轻的陆军参谋长的父辈曾不止一次的与自己并肩作战。在阿温德.夏玛担任印度于锡金驻军指挥官的时候,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的舅舅就曾是他的参谋长,而在孟加拉那场泥泞的战争之中,阿温德.夏玛更亲自为战死沙场的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的父亲清点遗物,可以说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能有今天的成就,阿温德.夏玛是功不可没的。但是在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一步步登上印度军界权力的顶峰之时,他所表现出来的激进和独断却令阿温德.夏玛倍感忧虑和失望。

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召集自己和印度东部各邦的行政长官前往新德里的命令,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便在上面写满了与会的印度北部、西北、西南三大军区各军级领导人的名字。这无疑是一种示威和暗示—如果阿温德.夏玛不肯就范,印度陆军最强大的野战力量便可能会调转枪口,向加尔各答发起进攻。不过面对着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的这一行径,阿温德.夏玛不过一笑置之,他从未想过要在印度目前纷乱的局势之下拥兵自重,虽然他并不完全赞同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和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的这种激进的作法,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一个统一的印度也永远好于一个分裂的印度。基于这个原则,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未来,无论等待他的是退役、免职甚至是监狱,他此刻都无比的从容。他甚至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主动邀请了仍处于观望状态之下印度东部最具影响力的两个邦—西孟加拉邦和比哈尔邦的行政长官与自己同行。

西孟加拉邦位于印度恒河平原东部,这里不仅是印度军队北上不丹、锡金、和尼泊尔,东进孟加拉的战略要地,更是印度东部主要产粮区和采矿与重工业区。失去了西孟加拉就等于失去了印度东部,这一点上阿温德.夏玛相信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不会不明白。而比哈尔邦位于印度北部,北邻尼泊尔,东接孟加拉邦,西边是北方邦和中央邦,南连奥里萨邦,为印度大邦之一,不仅是新德里控制印度东部的要道,更以土质肥沃,盛产大米、小麦、油料、烟草、辣椒和杂粮。芒果、荔枝和香蕉等水果而闻名印度各地。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如果这两个邦可以响应新德里新的政治中心的号召,那么对于印度东部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便可以说是尽在掌握之中了。

当然还有一个举足轻重的要素在于,作为印度东部最主要的政党—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者)的领导人,现任印度西孟加拉国国邦领导人的卡拉特此次同意前往新德里,更可能在政治上解除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的空前孤立的局面。在西孟加拉国国邦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者)赢得了史无前例的七连胜。该党在印度历史上是唯一一个连续30年赢得邦内选举的政党。而在印度其它地区,强烈的反当权者情绪通常让各党执政一两任后就被赶下台。此刻坐在阿温德.夏玛身边的卡拉特显得有些兴奋。作为印度目前左派的代表人物,此刻他显然也期待着通过这次新德里之行,让正日益壮大的印度左派在经济和外交政策上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但是阿温德.夏玛良好的初衷并没有最终得到实施,虽然在他的专机起飞不久一切正常。但这架专机在飞行途中突然发生剧烈爆炸,化为巨大的火球坠毁在印度北方邦恒河流域附近。消息传来,印度东部军区立即宣布进入一级战备,同时西孟加拉邦和比哈尔邦也宣布封锁边境。虽然还没有证据,但是无疑此刻所有人的都会将怀疑的目光集中到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所组建的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身上。

印度陆军东部军区副司令卡尔马特中将在没有接到新德里正式任命的情况下,自行宣布依照印度陆军的组织条理和阿温德.夏玛中将的意愿接任印度陆军东部军区司令一职。在卡尔马特中将简单的就任仪式之上,他沉痛的表示在这个印度国家最为艰难的多事之秋失去阿温德.夏玛是整个印度人民的损失。对于新德里发生的动荡,印度陆军东部军区将保持密切的关注。这种隐隐约约的中立态度,无疑令新德里的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被感不快。

在接到阿温德.夏玛中将将协印度东部两个大邦的领导人亲自前来新德里的时候,乔京德尔曾经倍受感动,虽然因为很多问题的见解之上分歧,他曾一度与这位对自己的成长给予很多帮助和指引的老将行同陌路,甚至是在自己所发动的这一系列激进的行动之中,乔京德尔都将在印度陆军之中德高望重的阿温德.夏玛中将视为主要的威胁和对手。即便是向他发出共商大事的邀请之时,乔京德尔的内心考虑更多的也是如何在新德里逼迫对方低头。但是对方的深明大意,却足以令自己自惭形秽,乔京德尔亲自冒雨在新德里机场等待着一度象父亲那样照顾自己的老将的抵达。他甚至打算将印度陆军总参谋长的位置让给这个老成持国的老人。但是此刻一切伴随着飞机的碎片破灭在印度的天空之中。

当得知阿温德.夏玛中将座机坠毁的消息时,乔京德尔站立在大雨磅礴的新德里机场上,冰冷的雨水混合着泪水无声的流淌过自己的脸颊。这种失落不仅是因为从这一刻起印度东部的问题将更为复杂和棘手,更是一种失去至亲的悲痛。“这绝不是简单的意外!”乔京德尔取下自己的军帽,任大雨将自己淋湿。他不难猜到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谋杀,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又会是谁呢?虽然此刻乔京德尔还不能确定,但是在这个刹那他已经暗暗的发誓,无论对手是谁,他都会把他从印度的茫茫人潮之中揪出来,绳之以法。

作为印度陆军的元老级人物阿温德.夏玛中将的突然去世,在印度陆军各级指挥官的心中都是一种难以言表的伤痛。但是如果说还有谁在暗自拍手称快的话,这个人或许只能是印度陆军南部军区司令维杰中将了。维杰中将出生于1943年印控克什米尔的查谟,16岁时就进入国防学院学习。1962年,他加入印军杜尔加团。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先后出任过印军快速反应部队旅长、沙漠突击师师长、军长。1999年5月,印巴卡吉尔大规模武装冲突期间,维杰作为陆军作战部部长,协助陆军参谋长亲自制定了反击计划,被授予印军最高的“卓越服务勋章”。第二年7月,他还指挥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印军,成功地打破了非洲塞拉利昂叛军的封锁。当时的维杰可以说是印度陆军之中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

但是就在2001年,维杰升任陆军第一副总参谋长,距离印度陆军参谋长一步之遥的时候,印度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局势突然恶化,双方百万大军在边境展开了漫长的对峙。急于建工的维杰全然无视印度政府缓和局势的外交努力,积极的组织部队调动,并拟定了对巴基斯坦先发制人的作战计划。事后证明他的这些努力不仅没有为他赢得印度政府高层的赏识,反而落下了一个不识大体的评价。而当时穿梭于印巴边境负责情报工作的乔京德尔却因为成功的完成了印度政府对巴基斯坦的战术核武器部署情况的调查任务而后来居上。在阿温德.夏玛中将的支持之下,取代了维杰成为了陆军第一副总参谋长,负责协调将维杰调上前线的数十万大军从边境后撤的军事行动。而维杰则被分配到陆军南部军区担任司令从此与最高权力无缘。

印度南部虽然幅员辽阔,但是为印度洋所环绕。所以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印度陆军的后院,以前还负责印巴边境南段的防务。但是随着西南军区的建立,印度陆军南部军区便成了真正的成为了全军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假想敌和陆地战线的“后方”,虽然仍部署着2个军的兵力,但是野战兵力所辖总计却不过3个步兵师。担任这样一个军区的司令,一度令渴望驰骋战场的维杰中将唏嘘不已。个人报复难以施展之后,这个昔日印度陆军的猛将,开始逐渐变得堕落和无耻起来,反正仕途无望,不如在退休之前多捞点实惠,成为了维杰中将的新目标。

在他上任以来,不仅从南部军区的战备油库之中大肆倒卖汽油,通过自己的辖区向印度东南的斯里兰卡境内的泰米尔猛虎组织走私军火。甚至伙同印度陆军负责后勤的数名高官为了获取巨额回扣,长期购买牲畜饲料,以此充当官兵一日三餐的口粮。挪用军费用于孟买股市的投机更是维杰中将乐此不疲的生财之道。虽然乔京德尔发动的军事政变,一度令他如坐针毡。召集他前往新德里的命令也同样传达到了印度陆军南部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浦那,令维杰中将进退维谷。不过阿温德.夏玛中将的飞机失事的消息却多少让他缓了一口气,他立即以此为理由,宣称印度南部局势动荡不便前往新德里。

但是这样的借口毕竟只是缓兵之计,对于自己未来维杰中将在窃喜之后也不得不忧虑起来。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的种种腐败不法,在曼莫汉.甘地内阁时代还可以通过官官相护得以保全,但是现在乔京德尔大权独揽,难免不拿自己的这些问题开刀。本来多年的积累也足以让自己逃往国外过上奢华的后半生,但是偏偏又遇到金融风暴,自己所贪污和挪用的巨额资金也投入其中此刻难以抽出。不过幸运之神显然还没有背弃他,就在他走投无路之时,一位公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她大方的拿出了数十亿的美元,而所要的不过是维杰中将手中那2个军的忠诚和半个印度而已。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