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十节 福建之战(1)

梦游者 收藏 6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黄群贤站在霍去病号战列舰宽大的甲板上,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厦门的岸防工事,南昌号、杭州号两艘驱逐舰和四艘鱼雷艇游弋在战列舰的两侧警戒着。他们刚刚顺利登上了大、小金门岛,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日本军队防守。


日本海军经过了上次海战的惨败之后,又紧接着被菲律宾海军强行从旅顺口、秦皇岛、天津、青岛、连云港和上海等港口撤离,在中国的海军军舰被迫全部撤回国内,海军基地也被迫放弃,并被菲律宾海军接管,日本在中国大陆上的海上军事力量几乎丧失殆尽。所以,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力量防守象大、小金门这样的海岛,而被迫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大港口的抗登陆作战上。对于日本这样一个弹丸岛国来说,没有强大的海军,从战略态势上来看根本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


黄群贤在苏比克湾海军基地接受占领福建沿海各港口的命令之后,立即率领舰队赶赴福州,根据南宫平安插在那里的谍报人员发来的情报,抢先一步把日本从国内派来示威的“嵯峨”和“樱橘”两艘军舰堵在了闽江口的川石岛附近。


黄群贤派旗语兵打出旗语,让日军投降,没想到却遭到了这两艘日军炮舰射出的炮火的回答!他虽然怒不可遏,却因为战列舰吃水太深而不敢靠近闽江口,只好停在了外海。黄群贤因为不清楚这里航道的情况,同样担心南昌号和杭州号两艘驱逐舰搁浅,只好派出了四艘高速鱼雷艇,用鱼雷攻击“嵯峨”和“樱橘”,战列舰和两艘驱逐舰同时在外围利用大口径远程火炮攻击日舰。


两艘日舰很快就被密集的炮火所包围,他们不敢恋战,先后向闽江内河驶去,试图脱离对方舰炮的攻击范围。趁着日舰逃跑、火力减弱的空隙,两艘高速鱼雷艇迅速接近敌舰,发射了四枚主动制导鱼雷,然后飞快地撤向了外海。四枚主动制导鱼雷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分头追逐着两艘左右摆动、试图躲避鱼雷的日舰。闽江口狭窄的水域限制了两艘日舰躲避鱼雷的空间,很快地,它们分别与“嵯峨”号和“樱橘”号“接吻”了。黄群贤从望远镜里愉快地观察着两艘日舰的船舷腾起的巨大水柱:它们如同被一支无形的大手从水面上托起来,又被狠狠地摔到了水里!“嵯峨”号被两枚鱼雷击中了中部,断成了两截;“樱橘”号的头和尾分别被鱼雷炸出了两个大窟窿,汹涌的江水混合着海水迅速涌入船中,“樱橘”号开始急速下沉。


两天以前还在福州街头炫耀武力、向福州百姓耀武扬威的日本水兵们,现在却死伤惨重,完全失去了当初的威风。侥幸活下来的日本水兵纷纷抢夺救生圈跳入水里。没有抢到救生圈的也没有犹豫,同样跟随着跳入水里:因为再留在船上,他们就该成为鱼食了!


这一次,黄群贤并没有重复上次在科雷希多岛海域对冈田启介舰队日军的屠杀,而是命令四艘鱼雷艇“马上救人”——他要在国内和国际上树立自己“仁义之师”的光辉形象。于是,近一半侥幸未死日本水兵被鱼雷艇从水里救了上来,陆续被押送到两艘驱逐舰上关押。


接着,黄群贤命令舰队的所有炮火,对准约有一个联队日军驻守在闽江口琅岐岛和川石岛上的两个抗登陆阵地进行了猛烈的炮击。日军本来已经做好了“誓死阻击菲军登陆”的准备:这里没有炮台,是因为他们担心炮台被中国人占领,成为阻挡日本军舰进入港口的障碍。因为海路被封锁,驻扎在福州的日军根本无法得到他们急需的远程防御大炮,他们只好把日本陆军的12门105MM榴弹炮推上了岸防阵地,权且充数。其他的日军则效仿日本古代武士的“英雄形象”,脱光了上身、每人都在头上缠了一个写着鲜红“杀”字的白布条,手里拿着机枪和步枪,随时准备“玉碎”。


可是,黄群贤的旗舰主炮却在7000米之外就开始了对这些榴弹炮的蹂躏:这些军舰上的大炮刚刚更换完毕,用现代炮钢制造出来的舰炮,不论是射速还是射程,都要比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大炮强上许多。两轮炮弹覆盖过后,日军辛辛苦苦弄过来的12门榴弹炮就变成了一堆扭曲的麻花。接着,所有军舰开始靠近日军阵地,舰炮近距离射出的燃烧弹把日军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两轮炮火过后,阵地上准备“玉碎”的日军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黄群贤舰队的掩护和福建督军李厚基的默许下,从台湾来的六艘运输船在福州港顺利登陆:菲律宾陆军第7、第8两个师、2万余人,踏上了福建省的土地。菲律宾军队迅速肃清了零星日军的抵抗和骚扰,控制了港口附近的亭江、马尾、猴屿、营前诸镇,大批军事物资开始在港口码头卸货。部队开始兵分两路:一路沿闽江两岸同时快速推进,向西北部的福州市区进发;另一路由此向西南方向挺进,迅速占领了吴航镇(今长乐市),又立刻马不停蹄地向福清进发——那里驻守着日军的一个联队,有2000多人。


而黄群贤率领的舰队却没有登陆福州,而是奔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厦门。


日本被迫将台湾交给菲律宾之后,很快就对中国大陆的军事部署进行了重新调整。由于日本海军遭到了空前的重大失败,日本军部原来依赖强大的海军制订的福建、山东的驻军计划,被迫进行了重大修改:福建省与台湾仅一水之隔,从台湾支援福建原本是非常便捷的,所以日本在福州和厦门等战略要地只象征性地驻扎了一个联队、约1500名士兵。台湾失守之后,日本陆军部马上从本土把金久保万吉为师团长的第十师团2万余人派往福建驻防,把斋藤季治郎为师团长的第十一师团2万余人和一个8000余人的独立旅团,共28000名日军派往山东——而这个第十一师团的第一任师团长就是日本陆军名将乃木希典!这样,日本在中国山东的陆军兵力仅稍稍少于原南满的驻军。


同时,日本又把立花小一郎为师团长的第四师团从本土调往南满驻扎,把桥本胜太郎为师团长的第九师团从朝鲜调往南满。增加了两个主力师团之后,南满的日本驻军增加到了空前的5万余人。仅从日本对中国的驻军调整之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日本政府的中国大陆军事战略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日本在中国大陆上的驻军增加到了近十万人,日本开始从“海军威慑加适量驻军”向“确保陆地控制权”转变,并制定了“确保帝国对南满和山东的绝对控制”的战略目标。


黄群贤舰队对福州发动突然进攻、击沉两艘日本军舰、迅速攻占福州港,这是日军指挥官金久保万吉万万没有料到的。日本陆军部的原意,是想以武力胁迫福建省的青年学生放弃反日游行、镇压福建人民的反日浪潮。而对于菲律宾在这个时候出兵中国大陆,日本高层却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因为按照正常的逻辑分析,菲律宾目前的经济实力还无法支持他们占领中国大陆的军事行动。日本人在这里所犯的最大错误,是把菲律宾与日本等同起来看了:日本人认为,对于中国来说,他们俩应该都是侵略者,都会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反对和抵抗。


而派出“嵯峨”和“樱橘”两艘军舰前往福州示威,也正是日本人的“投石问路”之举。历史上,日本在对中国发动战争之前,几乎每次都要试探中国的战争意志:甲午战争之前,他们借口保护日本渔民,曾勾结英国试探着进攻琉俅。结果却是不胜而胜,在军事上没有取得胜利的情况下,意外地在谈判桌上从清政府那里讹诈来了50万两白银。于是,山县有朋据此向日本天皇提出了“大陆政策”,第一次把占领朝鲜、台湾和中国东北列为日本的国策,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也由此开始急剧膨胀,就此埋下了日后甲午战争的种子。后来的侵略朝鲜、侵略中国东北、日俄战争、“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日本都曾经对中国进行过多次的试探。


而现在中国国内的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日本所判断的那样:自从孙中山出任菲律宾总统之后,国内的革命者逐渐把菲律宾当成了自己的家。大批孙先生的旧部和青年学生纷纷前往菲律宾,这里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革命的摇篮,他们的救国主张和救国道路也逐渐为大家所接受。由于菲律宾在各方面对日本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日本人在吕宋、台湾和远东的任何活动,都会受到对方情报机关的高度关注,日本因此在这些地区的情报工作步履惟艰,1年多来几乎毫无所获。他们判断菲律宾政府政策走向的唯一有效的参考,就是来自上海和北京等地公开发行的报纸!


张自强他们的这种做法,同样是吸取了中国历史上曾经经历过的惨痛教训:日本人从清朝末期、甲午战争爆发之前开始,就派出了大批谍报人员进入中国腹地搜集各种情报。他们发动甲午战争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当时来自北京的一条重要情报:“慈禧太后正大肆铺张,庆贺她的六十圣寿。中国军队高级指挥官大部来京贺寿,中国军队毫无任何战争准备!”后来中国在甲午海战中的失败,除了慈禧大肆挪用海军经费、武器落后等客观因素之外,日本间谍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的:他们获取了北洋水师的行动路线等详细情报,才有日本海军在大东沟附近埋伏、并对毫无战争准备的北洋水师发动突然袭击。在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时,日本军队指挥官手里的中国地图,比中国军队的地图还要详细。小到一个村落、甚至一口水井,在日军的军用地图上都有确切的标注!而这些成绩,都是日军谍报机关数年积累的结果:他们派人化装成走街串巷的小商贩,走遍了中国大地的各个角落。而中国政府则对此麻木不仁,甚至委屈求全。这正是日本情报人员能够在中国屡屡得手的根本原因所在!


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南宫平充分吸取了这个历史教训,把情报机关的工作重点放在了日本。菲律宾控制的所有地区,都对日本人采取了各种严格的限制措施:日本人要想取得在这些地区的临时居留证,需要有当地人提供担保,担保人必须随时报告他们的活动情况,他们的居留时间最长不能超过10天;拒绝对日本人签发长期居留证,日本人要想向这些地区移民,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这里的任何一所高等学校,政府都不允许他们接收来自日本的留学生。日本政府曾经针对菲律宾政府的这些苛刻的歧视政策多次交涉,却毫无结果。他们根本就不理会美国、英国等国家的调解,原因是“日本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永远敌对的国家’”!


张自强他们这样做也是出于各种考虑:日本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祸害”;日本还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任何一个日本人都可能为日本政府服务;同样的原因,他们的先进技术更不能让日本人掌握!如同后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的技术封锁那样,他们与日本的贸易仅限于普通初级产品,对日本的高技术产品输出则严格限制,技术转让更是门儿都没有的事情。


他们针对日本人采取的这些措施,今天终于初次在战场上发挥了作用:日本在对菲律宾进军国内的时间判断上,出现了重大失误,福建的日军因此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日军第十师团长金久保万吉的眼睛紧紧盯在手里的电报上,那是驻守福州的日军第十师团参谋长宇垣一成少将发来的电报:“即日,菲海军突然出现于马江口,击沉“嵯峨”、“樱橘”两舰,海军尽没,被俘者近半;福州港失守,阵亡将士566名、伤1004名,第二联队丧失战斗力;李厚基部与敌协同作战,我部腹背受敌,突围失败,请求增援!”


金久保万吉呆呆地看着电报,脑子里想的,却是日本陆军部昨天发来的绝密电报:“发扬大和民族的“玉碎”精神,使用各种手段,彻底摧毁支那民族的抵抗意志,为维护大和民族的尊严而战,为天皇陛下尽忠!”金久保万吉做为一名高级指挥官,当然不象那些普通日本士兵那样盲从。他更明白陆军部的这封电报对驻守福建的第十师团究竟意味着什么:在敌国作战没有援军、没有后勤支援,四面楚歌呀!不论他的军队多么顽强和勇敢,部队的子弹也总有打完的时候,第十师团的最终结局只能是覆灭!


“报告!驻守福清的第三联队指挥官井上一郎大佐急电!”作战参谋的喊声打断了金久保万吉的思考,他急忙从作战参谋的手里抢过了那封电报:“今日上午11时25分,菲律宾陆军约5000余人突然包围了福清城。我部与敌激战近2小时,敌人炮火异常猛烈,我军士兵损失过半。两次突围均告失利,请求师团长火速派兵增援!”


金久保万吉拿着这封电报,急忙走到了地图前面:作战参谋根据各地电报,已经把敌我战场态势和双方军队的部署情况标注在了作战地图上:在莆田、泉州的位置插的是代表日军的红旗,福建西南部的汀州、漳州、武平和龙岩等地插着代表广东军队的绿旗,福州和福清两地则是代表着两军对垒的箭头。而与厦门近在咫尺的大、小金门岛上,是代表着菲律宾海军的蓝色军舰标志。


金久保万吉站在那里沉思起来:广东陈炯明控制的漳州和龙海,与厦门仅隔着一条九龙江。厦门的防御工事虽然坚固,但是福建地处沿海,这里的海岸线港湾众多,可供海军登陆的地点实在是太多了!他的眼睛盯向了莆田、泉州和厦门之间的众多港湾,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防不胜防啊!


福州到厦门有近300公里的路程,如果派兵救援福清的第三联队,全部坐汽车也至少要6个小时的路程,远水解不了近渴呀!金久保离开了地图,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度着步。他突然问道:“陈炯明的军队有什么动静?”作战参谋连忙甩了一下被金久保晃晕了的脑袋,立正回答道:“报告师团长!在漳州和龙海驻防的广东军队突然频繁调动,人数增加了很多!”


金久保万吉点了点头道:“命令第一联队和第一炮兵联队留守厦门!命令驻守莆田的第五联队马上增援福清!命令驻守泉州的第九联队马上赶赴莆田接替第五联队驻防!命令厦门的第七、第八联队立即赶赴泉州接替第九联队驻防!给宇垣一成阁下发报:请阁下率领的第四、第十联队及第二炮兵联队全体官兵,务必坚守福州阵地至少三天,等待援军!”参谋复述了一遍,把记录递给了金久保。他又仔细看了一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立即发报,命令各部队马上执行!”“哈依!”作战参谋一个立正,匆匆向电报室跑去。


金久保万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由于军部战略决策的失误,自己的一个师团、2万余人的军队,是沿着海岸各重点港口城市分散布防的。十个步兵联队分散在了福州和厦门两个重点防区以及福清、莆田、泉州等三个非重点防区,如同撒花椒面一样被分散到了五个地方!当然,如果只是对付李厚基的部队,这样的部署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他这次面对的,是装备精良、人数与日军相当的菲律宾陆军!他曾经详细询问过当年驻守台湾、被菲陆军打断了双腿的加滕一郎中佐关于菲陆军的情况,知道这个对手不论是武器装备还是部队的作战意志,都比“大日本皇军”只强不弱。更可怕的是:他们根本没有中国人传统的那种懦弱和盲目宽容!加滕一郎因为只醉心于军事,没有抢劫和强奸等罪行,这才拣了一条命,被遣送回国。而多一半有欺负台湾百姓劣迹的日军,都把自己的小命留在了绞刑架上!


“5000多条人命啊!”金久保万吉想起了当时坐在轮椅上的加滕一郎苍凉的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日军试图用血腥手段打击台湾人民的抵抗意志。做为一名有良心的军人,加滕一郎在心里是反对的:军人应该在战场上杀敌,却不应该杀戮毫无反抗能力的百姓!


虽然当初加滕一郎带领军队攻击了进军台北的菲陆军,但是,当吴志明得知他居然没有任何抢劫财物和奸淫妇女等劣迹之后,他马上带着医生专程来为加滕一郎治疗,并对他说:“军人战死沙场是本分,为自己的国家效命是责任和义务。但是,如果屠戮老百姓、奸淫妇女、抢夺财物,那他就不是军人,而是禽兽!我敬佩你,因为你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我为自己当初的卤莽真诚地向阁下道歉!”吴志明的话,让加滕一郎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心里对这支军队重新评价了。他非常敏锐地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中国人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而这支有纪律、有信仰,而且装备精良的军队,必然会成为日本军队在亚洲最强大的对手!


此时,金久保万吉的心里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从他的内心来说,他赞成加滕一郎的观点,不愿意用屠杀百姓来做为取得所谓的“皇军尊严”;可是做为一名日本军人,他必须执行军部的命令,他必须效忠天皇和日本这个国家。


“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彻底摧毁支那民族的抵抗意志!维护大和民族的尊严,在支那树立大和民族的威信、树立大日本皇军的军威!”——这就是日本军部发给金久保万吉的电报,他的理解就是“可以尽情屠杀中国百姓、用中国人的鲜血吓倒和摧毁中国人对大日本皇军的抵抗意志!”同时收到这封电报的,还有驻扎在山东的斋藤季治郎。他对这封电报的理解,与金久保万吉“英雄所见略同”。


有了加滕一郎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金久保万吉对是否向全军下达这个命令非常犹豫:日军的失败已经避不可免,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而以菲军的一贯作风,这个命令一旦下达,第十师团的这2万余人能够生还的恐怕就寥寥无几了,他们可是自己两年多的心血培养出来的精兵啊,2万多条人命啊......


“报告!”作战参谋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他的思考:“师团长阁下!据侦察部队报告:西北部的武夷山区发现大批广东军队;在漳州和龙海驻防的广东军队突然开始对我军西部阵地发动了猛烈炮击;敌人舰队同时开始炮击南岸阵地,但还没有试图登陆的迹象!”


“他们是同时发动的进攻吗?”金久保万吉追问了一句。作战参谋立即回答道:“是的,师团长阁下!广东军队发动进攻的时间是下午2点,菲律宾海军开炮的时间也是下午2点!”金久保万吉立刻呆在了那里:原本以为陈炯明发表“协助菲律宾军队驱逐福建日军”的声明,只是为了给自己捞取抗日的名声和政治资本,没想到这个军阀这次竟然对自己动了“真格的!”两支军队能够同时发动进攻,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而已,而是他们已经统一了指挥系统!在以后的作战中,应该把他们当做是一支军队来看待了!


“这个可恶的陈炯明!为了讨好孙中山和菲律宾,竟然舍得花这么大的血本!”金久保万吉恶狠狠地咒骂着:“命令第七、第八联队暂时停止赶赴泉州的军事行动,全部加入西部阵地!命令第一炮兵联队把火炮全部投入西部战场,饱和攻击广东军队阵地!命令工兵团,立刻准备在九龙江上架设至少5座浮桥!由我亲自指挥,把广东军队彻底击溃!”


金久保万吉对于中国的军阀们是非常了解的,也十分藐视他们:这些人“有奶便是娘”,只要给他们提供金钱和枪炮武器,让他们扩充军队,你就是让他们把祖宗出卖了,他们也会同意!现在的北京段祺瑞政府,就是被日本的“西原借款”和“武装参战军”这两个他们根本无法拒绝的条件击倒,这才让日本人在中国可以肆无忌惮、予取予求!


而广东军队竟然胆敢先对大日本皇军开第一炮!金久保万吉这次可真被陈炯明给气蒙了:从来都是日本人首先挑衅中国人,这次居然是中国人先对日本人开炮,这还了得!所以金久保万吉才下定决心,先拿陈炯明开刀!


“逮不住蛤蟆,我还抓不住老蚧(指蟾蜍,也叫癞蛤蟆)?”他想起了中国人的一句口头禅:“我这次就拿你陈炯明的血来为大日本皇军立军威!”与中国的这些军阀们作战,金久保万吉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可惜的是,这位大日本皇军的中将指挥官这次又错了:他的对手,并不是他原来印象里装备落后、缺乏训练、士兵厌战的那支粤军,而是装备了先进武器、经过了严格筛选和刻苦训练之后的一支劲旅!在漳州和龙海驻防的广东军队指挥官也并不是金久保万吉判断的陈炯明,而是曾经打断了加滕一郎双腿的菲律宾陆军少将——吴志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