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九章 鱼匪河霸

富贵不淫 收藏 4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九章 鱼匪河霸

所有箭手齐刷刷的把箭头指向了郑寅、王景弘和丁小乙。

只要他们稍有反抗,立刻就会变成刺猬。

箭在弦上,千钧一发。

只听郑寅哈哈哈大笑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岸吧,你们不怕各位军爷射死?我怕。”

王景弘本来还想反抗,听郑寅这话,似乎他很有把握不受伤害,也就把手中本已瞄准的微冲放了下来。尾随着郑寅从刘老汉的船上跳了下来。丁小乙迟疑了一下,嘟哝道:“胆小鬼。”也跟着跳了下来。

郑寅跳到岸上后回身对刘老汉道:“刘大爷,把酒温热了,我们会回来喝您老人家的酒的。”

那刘老汉看着这个身材魁伟的年轻人,心中暗赞:气宇不凡,肯定不是凡人。连蓝大人的手下都毫不畏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那个矮冬瓜白了郑寅一眼道:“呀呵,还挺狂气,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来喝酒?来人啊,给我搜。”

“这位大哥,你可想好了,搜我,你们不怕死吗?”郑寅笑呵呵的看着那个矮冬瓜,不急不火。

“我看你定是疯了,我搜你,就要死?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们蓝家军还怕你们这区区三个人不成?给我搜。”矮冬瓜恶狠狠地说道。

三个黑衣壮汉立即蹿了过来,准备下手搜。

“你是蓝家军也好,绿家军也罢,难道还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不成?你们这不是明抢吗?”郑寅胸脯一挺道:“我看哪一个敢动老子一根汗毛?”

矮冬瓜本就矮郑寅一头,再加上郑寅的气势凌人,顿时先矮了半分,便是那些箭手也被这架势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矮冬瓜围着郑寅转了三圈,斜着三角眼,悄悄问道:“兄弟你是什么来头?”

郑寅哈哈大笑:“从南边来的,还有什么来头?”

“没来头你嚣张个屁,给我搜,谁抵抗就砍死谁。”矮冬瓜心想今儿真邪门了,碰见不怕死的了。接着又大喊道:“他妈的,老子就是明抢怎么着?老刘头,今儿你运送客人,便要征摆渡税,税金吗,就不多要了,三十文,一文也不能少。”

郑寅心说:看来是碰见鱼匪了,鱼匪也就得了,还拦河抢劫,岂不又成了河霸?原来这车匪路霸古来有之啊,而且古今同理,并非只有百姓里出匪徒,便是官家,也一样败类迭出啊。

看看躲不过去,便对矮冬瓜说:“这样吧,你们要搜,就先搜她,你们要是不先搜她,我就也不让你们搜。”郑寅坏坏得看了丁小乙一眼,就等着看笑话。

那些人本来就被郑寅的气势压倒,听了这话,看看矮冬瓜,矮冬瓜也没言语,算是默认许可。这下可高兴坏了三个检查的士兵,纷纷摩拳擦掌想要第一个“搜搜”丁大美人。

他们何曾见过穿着这样暴露的女人,薄薄的军服根本掩饰不住女人玲珑健美的身条,还有美丽的脸蛋,最要命的是那深邃的乳沟,馋的人口水直流。要是能搜她的身,岂不是可以上下其手?……诱惑太大了,三个大男人的腿都激动的抖了起来。

可是不等三人上前,矮冬瓜便咳嗽了一声,道:“好啊,这功劳你们也敢抢?”一句话如惊雷贯耳,骇得三个人立即止住了脚步。

那矮冬瓜凑上前去,吸了吸鼻子,道:“他娘的,这娘们儿怎么这么香?”他哪里闻过现代人那迷死人的香水儿味道?

丁小乙心中暗骂郑寅:“你个该死的东西,作弄起姑奶奶来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只见她婀娜多姿得拧了一下小蛮腰,双手把胸前的衣领扒开了一道更宽的缝。那矮冬瓜个子矮,想看却又看不到,只好跳起脚来看,看他猴急的跳了三跳,还是没有得手,丁小乙双手把衣领一合,娇滴滴得道:“这位大哥,别听他的,你要是先搜了他,我便让你搜个够,怎么样?”

矮冬瓜流着哈喇子拼命点头道:“可是你说的,千万不可反悔。”

“保证不反悔。”丁小乙反看了看郑寅,心说:我让你搬石头,先砸自己的脚看看。

矮冬瓜哪里见过这样风情万种的姿势,这样狐媚勾人的眼神儿,登时亢奋的像吃了伟哥,所谓:美人一声令,哪管亲娘来。

矮冬瓜立刻高声喊道:“快,快,快,给我搜那个大个子。”

郑寅笑呵呵的脸立时冻僵了,傻在那里,本来是要耍一耍人家,没想到,反被人家耍了。

三个凶神恶煞般的军棍立即拥了上来,本来长官不让搜那美女,就一肚子火没出撒呢,总算找了个出气筒。

郑寅还要反抗,早就被其中一个抡起剑鞘砸在了他的头上。顿时郑寅的眼前金蛇乱窜,脑袋里一片空明。

王景弘刚要上前救护,被丁小乙暗中扯了一把,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王景弘回头看看她,又摇摇头,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到了一块儿就要掐,还是死掐。

郑寅庞大的身躯重重的摔在码头上,所有的渔夫都“啊——”了一声,表示吃惊和关心。

三个家伙抹肩头拢二臂,从身上抽出一根麻绳,三下五除二把郑寅捆了个结结实实。一个人还骂骂咧咧地说:“看你牛逼,老子看你还能反出花儿来不成?”原来在明朝,形容一个人狂傲,也是用牛的生殖器,真不知道这个词儿是从哪一年,哪一个人开始使用的?

另一个对刚才的人道:“鞑子六儿,我还是头一回见这样牛逼的主儿呢。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他才成。”

第三个不言不语,早就伸手开始搜了。

他们的习惯是先摸怀里,因为古人的怀里才是最重要的装东西的所在,其次就是袖口了。然而他们三个一个伸手入怀,一个左手一个右手,柔柔捏捏,也没有找到东西,不禁失望。

鞑子六儿心细,他看到了郑寅衣服上有几个四四方方的口袋,便伸手摸了进去,第一把搜的是右口袋,提出一个口袋,打开一看,原来是银子,足有三四十两上下,三个人不由得六眼放光,回头看那矮冬瓜长官正在看着丁小乙流哈喇子,搜到手的那一个便急忙揣进了怀里,另外两个哪里肯愿意,伸手就抢,被那人制止道:“都有都有,让雷老虎知道了,谁都没有!”口气很重,把另两个唬住了。

于是又搜,再伸手进去,他掏出来的是一把手枪,沉甸甸的,黑铁疙瘩一块,也不知道干什么用,便随手丢在了一边。而另一个则扯出了一个锦囊。

天边的虽然还很明亮,但是逐渐的也在变得黑暗下来。矮冬瓜正在色迷迷的看着丁小乙,三角眼不停的暗送秋波,挑逗着丁小乙,丁小乙十分恶心,可是为了捉弄郑寅,也只好忍了。不停的搔首弄姿,使得那矮冬瓜抓耳挠腮。

正在这时,三个黑衣手下几乎是屁滚尿流的爬了过来,口中都喊道:“雷大人,雷大人,大事不好了。”

“慌个屁,天塌下来有老子顶着,你们怕什么?”矮冬瓜听到身后几个人慌张的话感到好笑,头也不回就夸出了海口。

“雷大人,就怕您顶不住啊。”其中那个叫做鞑子六儿的哆嗦着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