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抗战之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十六章 收编(上)

找爱的人 收藏 4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部队在会议结束后都按照总部划分的作战、发展区域开始进驻发展,唯一与总部命令不同的是第四师的第四一三团,该团是在原一营一连的基础上扩编而成的。原任团长因为另有任命,现在的团长为原第四师的师部作战科科长许易奇,政委为原机步二团三营教导员宁宇,参谋长为原三营参谋冯信。

原来总部是计划让第四师整体进驻衡云镇,一是为了继续对第四师进行改编训练,二也是为了防止敌人对大青山基地和天云县总部进行偷袭。可是在会后,焦敏宏找到了刘兴私下说:“部队现在求战心切,而且改装武器后,大家都想一显身手。以此表明自己的决心,是不是可以抽出部分部队参加这次代号为:拓展的行动。”

刘兴在将自己当初这样安排的考虑合盘托出后,焦敏宏大笑到:“老刘啊,你现在也太小看我的第四师了,别说我现在手里就两个团,那怕就一个团加上我们师部的人马,和五倍的敌人熬上个十天半月是绝对不成问题。而且部队派出去的多,发展起来也相对快些啊。”

刘兴听到这里,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同意让焦敏宏的第四师出一个团参加这次代号:拓展的行动。并且最终确定了四一三团参加这次行动。在与其商量有关部队指挥权问题上,焦敏宏很大度的说到:“大家都是在复国军的旗帜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在奋斗着。既然是这样何必分你我呢?你司令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啊。”

刘兴想了下,然后用询问的口气说到:“那这样啊,四一三团的从现在开始暂时划归一师指挥,这次随一师师部向西南方向的林淀、重雷方向发展,不知道,你的意见如何?”

焦敏宏略微的思考了下说到:“行,先说好了,四一三团从现在开始就不再属于我三十六师管辖了,出了问题,你刘司令可别找我,你就要去找梁冲了。”刘兴这时才意识到焦敏宏所说话的含义,两人相对着哈哈大笑起来。

部队在按进度完成着发展根据地,建立完善各级政府管理组织,发展民兵和地方防御武装,扩编正规军部队的事情,部队除开在做这些事情外,还在做着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打击那些土匪武装。对于那些土匪,历来的政府都没有办法,包括现在的日本政府都没有办法,所以对于有些能收编的就收编,没有办法收编,就采取打击,不过每次打击所收到的效果都不是很明显,所以到了最后就只能采取听之任之的办法。

部队在最初受到土匪袭击的时候,都是尽量予以劝说,只是在劝说无效的情况才动手,最终这个事情被集中反应到了司令部,刘兴在与焦敏宏等人商量后,决定建立三步走战略,其中第一步是以防为主,以攻为辅。这个阶段内,将尽量发动关系劝说那些土匪接受改变。第二阶段是为攻防适度,以攻为主。这个阶段中将重点打击那些罪大恶及的大土匪,大恶霸。到了第三阶段将是说服为主,打击为辅。部队在接到指示后,按照总部的统一部署,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对一些大土匪驻地进行打击,使其在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和发展起来,很快部队完成了先前三步走中的其中第一步和第二步。部队刚准备进行第三步的部署,有人就在司令外拣到了一封邀请信,信封上用正楷写着:复国军刘司令亲启。

打开信封,里面装有一张一页多纸的封信。拿出来,就见上面用工整的小楷这样写到:“尊敬的刘司令,见信好。兄弟乃是天云、林淀附近七柳八寨十三山头的总代表,在下姓宾,名岩。最近兄弟们的日子实在有点凄惨,其原因你我都清楚,所以我就不在多说废话,此次修书给你,只是希望能请司令到山中面谈收编的有关事宜。如果同意,司令可于三日后在天云县城南的小树林中等待。为了安全起见,司令可以带一个警卫班随行。其他一切事情面商。”

焦敏宏听到宾岩这个姓名,一下就愣在了那里,只是呆呆的重复着说到:“没想到他还活着,真没有想到,他还活着。”

见焦敏宏这样,刘兴也愣住了,立即跑上去,问到:“老焦,你没有事吧。这家伙到底是谁,有那么可怕吗?”

焦敏宏回过神来说到:“他就是最后一任自由党党主席。其杰作为中原横店战役中,独自率领一个团,硬是和日本的三个师团对抗了三天,最后全团只剩下百来人,他也因此一战成名。在自由党快覆灭的时候,他把自由党的大旗给举了起来,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在三九年,还是和暗爪有关。”听到这里,司令部的那些参谋们也都愣在了那里。

此时的司令部变的出奇的安静,大家的眼睛都看着刘兴,因为从内心来说大家都希望刘兴能去。虽然这些柳子虽然人马加在一起也就是五千人马,但是他们所能控制的范围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在说拉,五千人马对于现在的刘兴来说也不算少了。在沉默了数分钟后,刘兴把电话要到了基地,在和参谋长彭全说完后,大声宣布到:“经过我和参谋长商量决定,我将按照信上所规定之要求去傅会。我不在期间,司令部的工作由焦副司令全权负责。如果我发生意外,焦副司令将自动成为新的复国军司令。大家清楚了吗?”

话音刚落,焦敏宏说到:“不行,司令你这样去危险。对于宾岩我想他还不会把你怎么着,但是你能保证他的手下不伤害你吗?要是万一你有个什么危险,你让我来如何掌管这军队啊?我又有何德何能来执掌他们。”

刘兴听到这里,似乎得到了提醒,说到:“这样啊,老焦,我下个正式的命令给你,我相信这样就安全多了。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我就带一个警卫班去。对了,把基地才送下来的那冲锋枪给我装上两箱。子弹也带上一箱。既然是拜见朋友,怎么样也不能空手去。”

听到这里焦敏宏狡诈的笑了起来说到:“对啊,就看对方是怎么接,你就怎么送啊。司令就是司令,不服还真不行啊。”说完后,刘兴也笑了起来,而其他人则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晚上,躺在床上的焦敏宏越想越不对劲,越想就越不放心,这没有出事还好。要是这真出了点什么事情,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毕竟这关系到复国军几万人的生死。虽然说对方允许刘兴带一个班,但是那才多少人,充其量也就是十来个人,所以想到这里,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在略微的思考了一下后,便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直接要到了基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自己对宾岩这个人的看法和顾虑都详细的做了说明,彭全想了下说到:“老焦啊,我看这样,回头,你找下通讯团的李容和特战队的队长:猴子李忠。我会告诉他们怎么做,你安排好一个营负责做好接应工作。至于其他的吗?李容和李忠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你就不要操心了。”焦敏宏听参谋长也这么说,刚才还紧张的心顿时轻松了许多。

早上起来后,在随便吃了点东西后,焦敏宏便直接朝司令部走去。刚到门口,就见李容和李忠也朝司令部走来,李容顺手将一个小仪器递给了他,并且告诉他那是定位器,是他们从那边带来的,其作用就是跟踪。焦敏宏清楚了,那意思是要他把这东西安装到货车上去,这个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在问清楚如何安装后,焦敏宏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参谋长还要我准备一个营啊。原来是这个用途的啊。而猴子李忠报告到,昨天晚上接到命令后,他就派人把那个树林给包围了起来,但是到目前还没有一点收获。不过他已经通过警卫班长把人员做了下调换,把几个老油条给安置了进去,以换下几个才进去的新战士。第二:他已经和情报部长黄厚杏说了,对方答应在这两天内全力收寻这方面的资料,估计在司令出发前会有一些消息传回来啊。听到这里焦敏宏也没有说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做的够好,想的够全面了,自己又何必再去多此一举呢?于是便点点头就让两人离开了。

三天后,按照规定的时间和地点。刘兴带着自己的警卫班,身边还有一辆大车,车上有三只大长木箱。而此时在他们身后不远的树上,猴子李忠的特战队所安排的自己队员正在那里悄悄的做着警戒。这时,有队员报告说,一辆大车过来,车的人看样子应该是负责联系或者是带路人。猴子回答了一声:知道了,继续监视。那辆大车在刘兴等人的面前停了下来。在简单的交谈几句后,就见刘兴和自己的副官坐上了那辆车,而装货的车上则坐上了自己的警卫班,有人立即把情况报告给了李忠队长,李忠说知道了。然后用严肃的语气说到:“巢穴,巢穴,这里是监视者。货物已经安全送出,请接应,请接应。”对方回答到:“监视者,监视者,这里是巢穴,这里是巢穴,你们立即返回,你们立即返回。”李忠回答了一声:“是”然后吹了个干脆的口哨,便离开了。

看着刘兴安全离开了树林,李容在看了眼焦敏宏后,继续说到:“猎手,猎手,货物出发。货物已出发,注意接应,注意接应。”

扩音器中传来:“巢穴,巢穴,这里是猎手,这里是猎手,请指示现在货物的方位,货物的方位。”

李容在仔细查看地图后说到:“现在货物正朝朝衡云镇方向走去,正朝衡云镇方向走去。你们现在去衡云三号地区等待,你们在衡云三号地区等待。”

对方回答了是以后就没有再说话。显示器不断的显示出刘兴所处方位,而这些情况都被总部在第一时间通知给了跟在后面的第四师四一四团三营。该营是在原一营营部部分下放战士和军官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其营长为原为焦敏宏的警卫排长荣青。

经过连续两次轮训,他被任命为该营的营长。因为其原来的军衔就是中尉,加上在前几次作战中的出色表现,总部很快将他的军衔晋升为中校,所以在营长中,他是唯一一个挂中校军衔。这让许多团长都对他是另眼相看,所以此人有时也显得特别的傲气,本来这次安排他的营是因为在整个第四师中,就营这一级的战斗力来说,如果该营说第二,那在第四师中就真没有几人敢说自己第一的了,但是这次带队的却是四一四团副团长方林和特战队的现任副队长邱随,因为这次行动毕竟关系到总司令的安危。

焦敏宏在慎重考虑后,就安排团长以请客为名把荣青给调开了,因为怕荣青一个不小心穿帮,或者误事了,那就可不好办了,所以最后和特战队的李忠商量后,决定让特战队派出一名副队长,自己这边让办事稳当的副团长方林与其配合来共同完成这次任务。

显示器上的红点最终在成云镇西南方八十五公里处的一个大山中就停止了移动,而此时掩护部队也及时赶到了,通过授话器,他对这次任务做了一个大概的部署。总之只有一条,那就是发现情况不对,必须在第一时间把司令给抢出来,就算他们一个营都搭进去,司令回来了,那就是胜利,否则一切都是白忙活。听到这话,方林多少有点不舒服,但是邱随却知道这次行动的成功与失败的意义都在那里,所以他的回答就很干脆。

如同游山玩水一般,坐着那辆破马车来到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地方。当马车停稳后,就见那马把势说到:“司令,请您里面请。”

这是刘兴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大宅院的正门,高高楼牌显示出当年的主家是何等的富有和辉煌,只是随着时间的跟替,墙上逐渐在剥落着的墙面似乎要告诉世人什么。门牌下,两个手持斯特林冲锋枪的人正站门前,一动不动。当刘兴等人准备鱼贯而进时,两人却把警卫班给拦了下来,示意除开司令和副官外,其他人都不能入内。

刘兴刚准备问为什么?就见里面走出一矮个子对着卫兵大声呵斥到:“放肆,这是宾司令请来的人,是你们能随便拦的吗?让开。”

见此,刘兴也不再多嘴,毕竟别人已经给了自己面子,于是便对警卫班长说到:“欲泉啊,你和副官跟我进去就是,其他人留在这里看好东西便是。”这样一是为了给别人面子,二来也是为了安全考虑,毕竟他还不想就这样给人家包了饺子,警卫班的答应着都站到了大车的周围。

在矮个子的带领下,刘兴等人一路穿厅过院来到了正厅,只见厅内是典型的山寨摆设。正中间是一张八仙桌,两边各放一把高靠背的太师椅,下面则是分两边各放着十把小太师椅。见刘兴等人来了,里面有人立即迎了出来,高声叫喊到:“刘司令及其副官到。”一边喊着,一边带领着刘兴往厅内走。这时就见一群男女围着一个年龄在三十五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从内室走了出来。

见刘兴已经到了大厅中,中间那人立即抱拳说到:“在下宾岩带领七柳八寨十三山头的老少爷们已经恭候司令多时了,司令里面请,上茶。”

刘兴也跟着双手抱拳说到:“宾主席的威名,我也是有所耳闻,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刘兴心里这个腻味啊,便在心里暗暗寻思开了:我这还是司令吗?怎么成了土大王拉。得,土大王就土大王啊,只要能收编了这些人为我所用,当个土大王也值啊。

双方分宾主落座,其他人则坐在了下面的小太师椅上,副官和刘欲泉则分别站在了自己身后的左右两边。等茶送了上来,就听宾岩说到:“刘司令能来赴会,实在让我等感到惊喜。现接淡茶一杯,以表敬意。司令请。”

刘兴客气着端起了茶,微微的抿了口说到:“如果我口感不错的话,这应该是安徽霍山、六安产的黄山毛尖茶。还真是好茶啊,已经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茶了。谢谢宾主席的美意,刘兴我有点受之不恭啊。”

听刘兴能准确的将茶的产地说出来,宾岩略感意外的回到:“没有想堂堂司令会对茶也有如此研究,实在难得啊。”

刘兴微笑着将茶杯放下,说到:“难得宾主席如此客气,在下也略被了点薄礼,送给主席。还请主席不要嫌弃才是啊。”

说着转脸看了一眼副官,副官点头走了出去。约莫一口茶的工夫,就见副官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六个士兵,每两人抬着一个长条箱子走了进来。将箱子放下后,士兵转身走了出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就见刘兴走到面前,将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只枪来说到:“这是我部才生产出来的新式枪械,只因情况限制,所以数量不是很多。这里一共是两箱四十八支,外加一箱子弹,请宾主席收下才是。”

听到这里,宾岩立即站了起来,两边坐着的人,也迅速的围了上来。宾岩从中取出一支,仔细的打量了起来。该枪为全钢结构,木手柄。行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枪的威力绝对不可小视,在看完后,宾岩并没有把枪放下,而是惊讶的问到:“刘司令,你是说这枪是你们自己生产的。”刘兴很自信的说到:“对,是我们部队生产的,现在已经普遍装备部队了,只是名字还没有确定,不知宾主席是否可为其取一名字啊。”

其实这就是复国军部从那边过来时所装备的枪械,只所以说才生产出来,这到也是一句实在话,因为生产能力有限,所以生产的枪械一般是只装备正规军。宾岩在得到刘兴的确认后,手里拿着枪,嘴里默默的念叨着:“中华有望,复国有望啊。”看那架势,他不亲自开几枪,估计枪是不会离开手的啊。听到刘兴提出让自己为枪取名,宾岩略微沉思下说到:“既然司令提议在下取名,那在下就献丑了,我觉得不如就叫:中望吧。取之中华有望之意,大家看如何啊?”

听到这里,刘兴和副官还有欲泉差点没有大笑出声。副官在心里嘀咕着:中望,你当这是铝合金的啊。

刘兴也思考了会说到:“恩,这个名字好是好,就是太饶口了点。我觉得直接叫中华会更好些啊,不知道主席以为如何?”

大家听刘司令这么说,也觉得中华比那中望要强的多,便纷纷附和到:“好名字,就叫中华拉。”

此冲锋枪便是复国军装备的第一种制式武器:中华一号。见大家都同意将该枪取名为:中华,宾岩也跟着同意了。礼物被士兵给抬了下去,双方再次落座,刘兴便开口说到:“宾主席,你我都是中国人。我想这次宾主席邀请上来,不会就是了为了喝茶、聊天吧,我觉得大家直来直去的好。有什么话大家都敞开来说,何必搞那么多繁文缛节、拐弯抹角呢?”

听到刘兴把话题给说穿了,宾岩也不再绕弯子了,便接过话题到:“既然司令把话点穿,那我也不再客气了,这次请司令上来,其目的就是一个,希望司令放我等兄弟们一条生路。”

刘兴扫了一眼下面的人,再用余光看了下宾岩说到:“你我同为中国人,根本就不存在与谁放谁一条生路的问题,不知道主席何来此言啊。” 听到刘兴这么说,宾岩愣在了那里半晌没有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这复国军的司令嘴上功夫是如此厉害,他开始暗暗的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对才好? 看着刘兴用这种近似玩笑的口气就把自己的问题给堵了回来,宾岩开始认真打量起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肩抗中将军衔,个头略微比自己高一点,但年龄绝对不会比自己大多少的对手。

从刘兴的回答来分析,宾岩的智慧告诉他,他这个对手的政治智商不会低于他的军事智商,如果再绕弯子最终吃亏的绝对是自己,既然刘兴已经把话给说穿了,那再去遮掩什么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见想到这里宾岩说到:“那好啊,既然司令把话给说穿了,那我就直接说了,不知道我们过去后司令打算怎么来对待我和我的这些兄弟。”说到此,宾岩不由的转过脸去,眼睛直直的看着刘兴,对于现在刘兴是怎么想的,宾岩实在无法猜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