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八十五章 一切重来(6) 第八十五章 一切重来(6)

摇滚情人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他被送进了医院,穆索兰暗自着急,却没有一点办法。

伊斯在恢复了平静后,还是回到了学校。令人奇怪的是,院长什么也没问,只是告诉她,克洛斯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他可以不开除她,但条件是她必须去医院看看他。

又见到伊斯,凯琳和里克很是惊奇,她和克洛斯之间,似乎有着一种奇怪的关系,不过, 他俩一致要求伊斯应该去看看克洛斯。

“佳列娜,虽然你没说,但是很明显你和雅涅克上校的关系很不一般”凯琳说:”我们怎么也猜不透,你应该去看看他,他伤得很严重呢”

里克有些埋怨她:”佳列娜,我敢说上校这次出车祸,都是引起的。自从他见到你,就象变了个人似的,找不到你,他就借酒浇愁,真不知为什么,你竟然会给他这么大的刺激,我觉得,你这是在有意折磨他,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伊斯说:”我会去看他的”

“佳列娜,你和上校究竟是怎么回事?”

伊斯装出愁眉苦脸的样子来:”我也觉得奇怪,以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嘛”

“唉”里克叹了口气:”也许我知道,上校将你认做另一个人了,我见过那个人的照片,你和她长得就象姐妹俩似的,不过,在那人身旁,是另一个德国人”

“也许是这样”伊斯说:”我去医院看看他”

“快去吧,无论怎样,你应该救救他”里克说:”自从他见到你之后,好象才活了过来一样,为了他,你就让他错认几天吧”

伊斯故意选在了晚上才去医院,她轻轻的走进病房里,房间里灯光十分暗淡,只有角落里一盏很淡的灯亮着,他已经瞅着了还没醒,伊斯便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仔细地凝望他。

他的头目一侧还看得见那次被德国人拷打留下的伤痕。这次车祸,使她又想起了那回在基地在他被抓住,还是她救他出去,啊,那么多么危险而难忘的一晚啊。他牵过她的手,抱过她,却不知她是谁。为了掩盖他被打的伤,他故意出了一次车祸。

这次,他伤得有些重,肋骨断了几根,肩上还被撕开了很大一口。伊斯见他没醒,就小心地将他的手握在掌心,这个人曾是那么的勇敢与坚强,为了战争的胜利,他所承受的也太多了,放弃了自己的幸福,爱情,甚至是生命。在得知他多年来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竟然是自己时,不禁感到有些迷惘了。要是在以前的话,她会高兴地发狂的,可现在,她却没法激动起来,她该如何对待他呢?作为波夏特,她应该受到审判,她固执地要和何尼斯结婚,是一种叛变行为,这些事情的性质,在战争结束时,竟变万分严重,她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只有他才能救她。

“克洛斯!克洛斯!”她轻声叫她,并用德语说:”你还好吗?”

克洛斯睁开了眼睛,透过暗淡的光线,却见伊斯就在眼前:”伊斯!”他说,他伸手去抓他,就想从床上挣扎起来。

伊斯却紧紧拉着他的手不让他动:”你受伤了,别乱动。”

“这是梦吗?我是在做梦吧?”

“是的”伊斯笑了起来:”做梦有什么不好的呢?”

克洛斯痛苦地说:”别走,别走,伊斯,别走!”

由于这暗淡的光线,克洛斯在病痛中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他紧紧地抓着伊斯的手不放开。过了一会儿,他又进入了睡梦,可郐一直抓着伊斯。伊斯决定不挣脱他。

第二天清晨时分,里克来到医院,却看见伊靠在床边直打瞌睡,一只手被克洛斯一直抓着,见里克来,伊斯打着哈欠,埋怨地说:

“你看,这就是让他错认的结果,已经就这样一晚上了”

“为了让上校早点好起来,你就作点牺牲吧,上校这么喜欢你,你没什么坏处嘛”

“可我只是被他认错了而已”

“那你就帮帮他,他的工作很重要,原来他一直闷闷不乐,见到你之后,他开始变得快乐起来,你才不见了几天,他就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两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吵醒了克洛斯,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伊斯和里克两人,不说话了好好看着他,他随即发现他手里还紧抓着伊斯一只手腕。

“我昨晚没有做梦?”他欣喜地叫起来。

“你叫了一晚的伊斯,就这样抓了我一整晚,害我没法睡觉!”伊斯埋怨地说,就好象根本没发生过布熊那件事似的。

“对不起”他赶紧放开他。

伊斯活动活动僵直的手,就站起身来。

“你要走吗?”克洛斯紧张地问道:”请你不要走!”

“我得回学校了,我要上课呢”伊斯说:”下午再来看你”

“不,……”

“我一定会来的,你快些好起来吧”

“你真的还会来吗?”

“我保证,行了吧?下午见!”说完伊斯便赶紧蹿门去。

又见到伊斯,克洛斯心情好多了,他急不可待地就离开了医院。他不能老是呆在医院,伊斯需要他,需要他的保护。他也必须每时每刻知道她的行踪,他不能让她再离开视线。

每个星期三和周末的晚上,伊斯几乎都会在半夜去研究院,有时会留下一些什么东西,有时是一张或是半张图,有是会是一些口气老练的工作指导。但这些一磷半爪的东西令研究所的人大为不满。他们急于想了解伊斯的完整意图,可克洛斯却坚持不让他们知道是谁在半夜里留下这些东西。

许多个夜晚,当伊斯几乎是习惯性地越墙进入研究院时,克洛斯总是很小心地跟踪着她,一直看着她从研究院顺利出来,并回到学校。他的这种做法伊斯根本就没注意到。

不过,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月亮被云层遮住了,光线暗淡,伊斯很熟练地出了音乐学院,顺着墙边悄悄走向研究院,她进到了办公室,将桌子上的台灯罩上一块厚布,找开,这儿的环境她已经很熟悉。

她很满足地在大桌子的椅子上坐下,桌子的主人似乎白天工作很忙,桌子上零乱极了。很明显,桌子的主人正在研究伊斯上回留下的那张图,这是一张喷气式发动机的涡轮风扇结构图,伊斯绘得很简单,因此那人正费力揣摸,想做一张更准确明了的图出来,可有几个部份,他看不出伊斯所有设计意图来。

伊斯觉得很有意思,她便在这个人的图上直接修改和补充起来,她专心致致,只有在这时,她才有种找回自己的感觉,一种自由和骄傲的感觉。

她全神贯注,并不注意周围的情况。因此没注意到有人正穿过院子,朝这栋楼走来。有两人轻脚轻手地摸黑上了楼。

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两人商量了一下,然后就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伊斯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个半死,她从椅子上跳起来,几乎碰倒了椅子,她从一侧拼命逃跑,可另一个却拦住了她,并在黑暗中准确地拦腰将她一把抱住。她短促地发出了一声尖叫,就被人紧紧捂住,叫喊不了。

那两人奇怪地小声说:”是个姑娘!”不抓着她的那人跑到桌子边,看了看:”是她,就是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