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晚上,整个校园已进入睡梦。伊斯却偷偷起身,从学校的围墙爬出来,她悄悄的直奔研究中心。一种冲动支配着她,她从一段有树荫的围墙爬进去。研究中心里四处静悄悄的,几幢楼在黑夜中显出黑坳坳的影子来。四周不见有卫兵在巡逻,她就偷偷地溜进楼里,来到那间大办公室。很顺利地打开了门。

她闪身进去。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将铺在沙发上的毛巾严严地罩在台灯上,然后小心地打开灯,只让很少的一部分光线照在桌面上。

她打开图纸,拿起铅笔在图纸上潦草地涂改,这种熟悉的感觉令她觉得很舒服。修改完,她在纸的空白处有些得意地流利地签上波夏特的大名,啊,很多没这样做了!可她不得不拿橡皮将波夏特的名字擦去。

她做完这一切,就关掉灯,静静在坐了一会儿,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办公室,并顺利地又越出了围墙。

研究所立即就发现了情况。克洛斯也来了,他看到了修改过的图纸,他仔细地看了看图,然后,他用一支铅笔在一处空白处磨擦了几下,一个淡淡的白色的名字便显现了出来:波夏特,没错!肯定是她,只能是她!他高兴极了。

伊斯几乎每天都去克洛斯的住所那儿坐一坐,虽然大家心里在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可无论如何,伊斯就是不承认她还活着。克洛斯每次每次给她准备好可口的点心,任随她来到他的住处逗留。

有了一次去研究所的经历,她又去了一次,依然很顺利,没有卫兵,门也没换锁,这一次,她留下了一张图,是研究所一次正在讨论的喷气发动机的另一部分。但她也是签了名,又擦去。

克洛斯明白,不能去质问她这件事,如果有谁企图在半夜想抓住她的话,那就将永远失去她了。可是研究所里的人却对这张图大发意见。

“上校同志,上次改了一张图,这次又留下一张图,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她真是什么波夏特,那就应该审判她!审判她为德国人做的一切!”

审判?刚开始,伊斯不是苦苦哀求他要他帮她离开德国吗?可当时他拒绝了,正是他们建议她留在德国的啊。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克洛斯说”难道她的修改或是她的图有什么错误吗?”

“那倒没有,这个神秘的人究竟是谁?你还不准我们加岗,甚至不让我们锁门,要是出了安全问题怎么办?”

“不会的,我保证”

“你个人的保证微不足道,国家的机密才是最重要的!”

“请你们别试图抓她,否则她就永远得不到其它图纸了。”

“如果你能说明她亲自给我们以解释……”

“我正在努力”克洛斯说。


克洛斯很担心研究院的人会企图抓住伊斯,他必须加紧说服伊斯,使她愿意来研究院以及,那些那些V—2的一切资料。

他决定给她看一件她所熟悉的东西。

下午,克洛斯没去上班,他躲上了对面的楼顶,等着伊斯。放学的时间过去一会,伊斯就来了,她才进屋,就突然看见沙发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漂亮的布熊, 她的脸唰一下就白了,她盯着布熊,摇摇晃晃地扑过去,却还是由于过度激动昏倒在沙发前。

克洛斯吃了一惊,没料到竟会是这样。他只知道这是伊斯床上的玩具,却不知道那是何尼斯在很早的时候送她的礼物。看到伊斯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他立即从藏身处跳了出来,这件事没料到竟然搞砸了。

伊斯醒来时,她躺在了沙发上,她睁眼见到的人,不是克洛斯,却是穆索兰,见她醒了,穆索兰松了口气:”你醒了?伊斯?啊,不,佳列娜,不过,名字并不重要。你一切平安令人感到欣慰。”

伊斯一声不吭,就想站起身来走开。穆索兰连忙拉住她:”请等一等,我只要和你说一句话。你不是知道克洛斯中尉当时娶苏露芝是组织上的决定吗?你不是知道他一直在心中有别人吗?我要告诉你这个人!”

伊斯站住了,她很好奇。

“这个人,就是帮助过她,救过他多次的波夏特博士!”

伊斯又一次惊呆了,什么?他竟然一直在爱着自己?他那个神秘的心上人闹了半天原来就是自己!这是不是太迟了呢?”

“当我们明白这一切时,他独自去了波莱歇路德,在伊斯的坟前举刀自杀。可被我及时拦住了。”

伊斯甩开他,抱起布熊,拼命跑了出去。她心乱如麻。因为她这几年来时时都看到他为那个神秘的心上人而忍受的痛苦,可这人,却竟然是她!竟然会是她!可现在事情已变了,变了,她已嫁给了何尼斯,克洛斯已杀了她,从前的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了,永远不能重来!


已经好多天了,伊斯没了踪影,克洛斯怎么也找不到她。她没去上课,,也没回学校,再也不去他那,也没再去研究所。克洛斯几乎要疯了,她上哪儿去了?她还会回来吗?难道又将一次眼睁睁失去她?他再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和折磨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就在眼前,却不能说我爱你。

穆索兰找到音乐学院院长,院长对伊斯的出去很是满:”你看,这么没有纪律性的学生,要是她还不回来,马上就可以开除她了!”

“不,不能这样”穆索兰说:”我要单独和你谈谈,可以?”

这位院长觉得有些奇怪,就亲自起身,关好办公室的门,对他说:”你说吧”

“她,佳列娜,我有充足的理由说明她不是叫这个名字。”

“那她是谁?”

“一名在逃,不应该是说一名隐藏起来的德军原重要人物”

“什么?她是纳纳粹?”院长奇怪地问

“不,她是一名科学家,我国政府非常需要她,我必须找到她”

“找到?到底她是谁?”

“这是一个需要保密的名字,原来我们以为她已死了,但现在,我们在这儿发现了她。请你不要把她赶走,我们不能失去她。”

“为何不将她抓走来?”

“不能那样做,我们只能争取。”

“好吧,先生,既然事情是这样,只要她别太过分,我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谢谢”穆索兰说。这样,如果伊斯还回来的话,她就可能在音乐学院留下来。

找不到伊斯,克洛斯也再没心思工作,他几乎又要回到精神崩溃的边缘。更糟糕的是,他开始借酒浇愁。在一个酒后的傍晚,他驾驶的汽车冲出了公路,撞在一棵大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