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二章 无耻之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轰——

豪华包箱的门突然被震开,往里倒飞了进去。碎裂的木屑四处横飞。

“啊——”

包箱内正在陪客人玩乐的女侍一阵惊叫。

小钢炮铁塔似的身躯出现在门口,里面三男五女全都赤条条的惊看着他。让小钢炮大开眼界的是,长桌上竟躺着一个赤身女人,她身上摆放着各式冷盘。红红绿绿的,在白玉似的女体上,显得特别的怪异。

小钢炮听都没听说过女体盛,今天突然看见,吃惊不小。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只道是日本人玩的变态游戏。没去理她。

由于不懂日语,又不能用汉语说话,只得用手笔划,跟我走。三个鬼子哪会乖乖的听话?嘴里呜里哇拉的喷着谁也不懂的兽语,神情愤怒。小钢炮心急,冲上去,一手提一个,夹到腋下,等到第三个鬼子时,已无手可抓。既使这样,小钢炮也有办法,但见他猛起一脚,踢在鬼子的下胯上,鬼子腾空而起,小钢炮向前一步,在空中飞舞的鬼子,正好落在他的肩膀上。

扭腰,转身,迈步,小钢炮夹着两人,背着一人,吭哧哧的往回走去。所过之处,楼房摇摇晃晃,像是地震,厚厚的地毯上,留下了一长串脚印。

在后面的岩琦惊得合不拢嘴,这还是人吗?得好生侍候着,这些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啊。又想,怪不得,既使大臣的公子,都不放到眼里,想抓就抓。他又回忆起井口交待的话,女侍要最好的,先来二百个,女体盛要十五桌,一字排开……十五个人就要二百个女侍!岩崎原本以为这些人,召来当花瓶,照情形,可能二百个都不够用。

回到大包箱,小钢炮随手一扔,夹在腋下的两个鬼子像炮弹一样,被掼到地毯上。肩膀上的那个,被他扔到空中,横飞了去。

“唉呀!你就不能轻点?要是死了,可就没价值了!”狼牙见地上的鬼子都不动了,可惜的说道。

井口一雄一直跟在小钢炮的后面,这会儿,凑上去,逐一检查。第一个,一探,竟是没气了,翻过来一看,原来,他的腰被夹断了。

小钢炮摸摸头,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了两声:“意外,意外,我这只右手,夹灭日枪习惯了,哪知道这鬼子没灭日枪重,也没灭日枪结实……”

这不是废话吗?灭日枪重达二百四十斤,枪身由合金制成,鬼子的血肉之躯,哪能去比?

第二个鬼子,倒还有口气在,扇一轮耳光,也就醒了。看来,他比较幸运,是小钢炮用左手夹来的。再看第三个鬼子,身体已经冰冷,脖子软得像面条。

龙战士骆飞天笑道:“小钢炮,我都要喊你一声炮哥了,你真行啊,一会儿的功夫,夹死一人,摔死一人,都快赶上江东小霸王了!”

“嘿嘿,这不能怪我啊,谁要鬼子哪么不结实?”

原来的那群女侍,因为嫌她们不够漂亮,早被赶走了,现在包箱全都是自己人,中国话说得震天响,也不怕被外人听见。

“不知活着的这个,是不是小泉孝太郎,要不是,也灭了算了,没什么利用价值。”狼牙笑道。井口一雄会意,将他的话用日本复述了一遍,躺在地上年轻人,一骨碌的爬起来:“我是,我是,别杀我。你们想要什么,尽管开口。要钱吗?我爸有得是。”

“日,真没种,原本还想上满清十大酷刑呢!看来,用不着了……”

井口一雄虽是黑龙会的小头目,总归是受气一族,今天好不容易有报复的机会,哪能不玩个尽兴?骂道:“小泉,日元在老子眼中,还比不上擦屁股的草纸!要来何用。我们捉你来,是因为你打扰了老子的雅性,想活命的话,赔老子玩个尽兴!”

“是,是,是,一定,一定……”

“来,第一个节目,赖狗钻洞。”井口望中央一站,两腿跨开,吼道:“钻过去!”

“不、不、不……”小泉孝太郎身体直往后缩。

“钻过去!”小钢炮用手轻轻一摁,小泉就爬到了地上,随后一脚踢出,正中其屁股,小泉就像滑板一样,从井口的胯下钻过。

“哈哈,过瘾,还有谁想玩赖狗钻洞?”

“我,我,我……”在场的人除了狼牙之外,都是年轻人,玩心重,一个个踊跃报名,在包箱中央架起了一座座狗洞。

小泉孝太郎撅着痛得要命的屁股,不断的从狗洞中爬过,他知道,好狗不吃眼前亏。

“哈哈,真过瘾啊,比儿子还孝顺。我总算明白了,他为什么叫孝太郎……”狼牙眉开眼笑。

“操,搞什么搞,人生人,狗生狗,难道你属狗,认条狗当儿子?”火狮子大笑道。

狼牙大窘,两腿一收,将孝太郎夹在胯下,坐了上去,拍着他的屁股,道:“你这狗东西,害得我老人家丢了面子。现在给老人家当马骑,让我舒心舒心……”

小泉孝太郎有伤在身,好在狼牙身体轻,要不然够他受的。

狼牙坐在小泉的身上,神情十分的写意,见胯下小泉头发被染成棕色,一簇一族,小火矩似的往上翘,乐呵呵的说:“原来还是一只棕毛狗,叫几声给我老人家听听。”

“汪、汪、汪!”

“嘿嘿,学得真像,俱有演员的天赋啊,以后去当戏子,一定能够红遍全日本!”

“对,对,对,老人家说得太对了。”小钢炮鼓掌叫好,“特别是去演动物世界,简直不用化妆。”

“哈哈……”众好汉又是一阵狂笑。

或许是受老人家的启发,后来,小泉孝太郎真的进军演艺圈。据说,其相貌英俊、身份尊贵、不用任何特别的宣传包装,就已经是一个十足的明星了。稍稍努力,就红遍日本,成为一代影帝。

包箱内的电视,忽然,画面一转,入眼皆是滚滚浓烟,美丽性感的主持人正伊伊呀呀说着什么,听不懂日本语的人,还以为她在叫春。

“快看,兄弟们已经动手了!”众人随着井口一雄的方向,将头转向电视。

“好哇,干得真过瘾!”

“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动手吧!”

“急什么?”狼牙骂道:“要等兄弟们汇合,才轮到我们才动手!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尽情的玩,嘿嘿!”

“好咧,跟着‘老人家’就是好,好吃,好玩,还不花钱!”

“哈哈……”浪笑声又起。

老人家身体虽轻,驮久了,小泉也受不了,这会儿已像死狗一样,爬在地上,不动了。

“真没用!”狼牙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小泉当马,没得玩了。下一个节目,小泉吃屎,谁有屎,赏他吃!吃饱了才有力气。”

“我有,我有!”龙战士骆飞天,跳了过来,边跑边解开裤档。

“噗哧——”好大一陀便便,直接屙到小泉张开的嘴中……

众人又想大笑,忽然一股臭气飘来,“呕——”。

“快出去!”

一群人,望门口逃去。那个快啊,像是屁股上着了火。

骆飞天,眯着眼,舒服的喊道:“慢慢来!”

率先跑出去的小钢炮,忽然呆在门口不动了。紧随其后的几个人,住门外看了一眼,也全都呆住了,形同塑像。

“那是,那是……”井口一雄的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

大厅的中央,一溜摆开十五座女体盛,真壮观啊。四周,围了一圈身着性感暴露服装的各色美女。有的穿白衣,扮护士状;有的着军服,扮自卫队;有的戴蓝帽,以为空姐……有的上身不着一缕,白白的乳房排成一道乳浪;有的下身全露,清一色的黑毛,是为一线黑……最打眼的是黄白黑棕四色赤裸的美女交错在一起,组成一朵樱花图案,这叫百花盛开……

先前,井口一雄吩咐岩琦准备十五桌女体盛,至少二百名女侍。岩崎见识到了松尾的权势,政治世家,小泉家的公子都可以说抓就抓,权势能不大吗?办起事来,自然加倍卖力,十五桌女体盛,一桌不少,又担心二百个女侍不够日,就招来四百个。这么多的东西,包箱当然放不下,只得摆在大厅里。一阵紧张的忙碌,现已准备着差不多了,正要去请松尾,不料门开了。里面的人全都跑出来,又全都愣在门口。

“我的妈啊!”小钢炮心里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震撼,一句中汉语,蹦了出来。

他这一喊不打紧,后面的人,也跟着爹啊、娘啊,喊作一堆。

“他们是支那人?”岩崎两眼发黑,心直往下沉,“难道又想大闹银座?”。悄悄的抽身,就想往外走。

“站住!”说话间,窜上一人,牢牢的抓住岩崎的手腕,“你留下来,陪松尾大人!”

抓住岩崎的正是井口一雄,他在日本混迹多年,见过世面,没有像其他的人那样吃惊,见岩崎脸皮大变,要溜,就知道坏事,抓住了他。

“哈伊,哈伊。”岩崎鞠躬比鸡吃米还积极。

“你摆的是个什么明堂?”

“这叫千美宴,只有首相招待政要时,才摆出来的。”

井口将岩崎的话翻译给众人听,惹来一片轰笑。

“哈哈,今天我们中国爷爷,也享受龟儿了的一顿首相大餐!不错,不错。”狼牙兴奋得连老人家的自称都忘了。

“上啊,还等什么?”小钢炮率先往最近的一桌女体盛冲去。

“哎哟,等等我。”狼牙直追了过去。

女体盛地点的选择与寿司的摆放,都十分的讲究。

宴席摆放的室内必须是简洁的布置,一幅古画,一盆观赏性植物,还有古瓷花瓶等古玩,以显示古朴、高雅。温度要求凉爽,防止出汗。“上菜”时,“女体盛”一丝不挂。赤身裸体地躺在房间中央,摆好固定姿势,整个人宛如一只洁白的瓷盘。头发拆散呈扇形摊开,并缀以花瓣。

“女体盛”的胸部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根据每种寿司的滋味补作用,摆放在女体盛身体的特定部位。日本人认为,蛙鱼给人以力量,当放在心脏部;旗鱼有助消化,放在腹部;扇贝和鲤鱼能增强性能力,放在阴部……

客人用餐时,需换上传统的浴衣进入用餐房间,坐在“座布团”(日式薄团)上。一边欣赏“美器”,一边细细品味。

众好汉都是些粗人,哪会有那么多讲究?一窝蜂的涌上去,箸(筷子)也不用,伸爪便抓,顺带着揩上一把油,有的甚至一通乱捏。

“啊,这妞不会是死的吧,怎么眼睛都不动一下?”

“挺尸了?”

“呕——”想到刚才自己竟然从尸体上取食,众好汉全都反胃的直吐。

“瞎说什么啊,这是活人!”井口一雄道。

“那,为什么我掐她,她都不会叫一声?”

“你懂什么?女体盛在上岗之前,授受过特别训练,可以持续四小时,眼皮都不眨一下!”

“这么强啊,比我站军姿还强!”

“为了赚钱啊,日本人什么都做得到。照职业操守,必须做到对客人‘完全服务,娱乐和服从!’不论你怎么捏她,她都是不哼声的。”

“真的?”

这个傻大兵,在女体盛上猛捏起来,饱满的胸部,变化成各种形状。女体盛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眼皮就是不眨一下。

“嘿嘿,绝了!”

“快吃吧,要不都抢没了。”

“啊,我的寿司……”

一桌女体盛,转眼间就被消灭了个干净。众好汉又向下一桌发起冲锋,如蝗虫卷过。精致的女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啊,你们真不够意思,有好东西都不给留给兄弟!”拉完大便的骆飞天,冲了出来。

“谁不够意思啦?还有好多桌呢,急啥?”

“嘿嘿!”

又一只恶狼加入了女体盛的饕餮大餐。

井口一雄对女体盛知之甚多,对兄弟们提的问题,有问必答。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聆听着关于女体盛的背后的“文化”,别有一番风味。

古代日本饮食文化受中国的影响很大,“女体盛”在日本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如果说刺身(生鱼片)、寿司(紫菜米饭团)是从中国传入日本,那么,“女体盛”则是日本人自己创造的。中国是礼仪之邦,虽有“食色,性也”之说,但在实际操作上,未见有像日本“女体盛”那样将“食”与“色”结合得如此紧密。

归根揭底“女体盛”是日本倭奴,极端卑鄙、龌龊、无耻的产物。到了现代,提倡新的饮食理念,认为饮食给人的感受是由生理享受和文化体验两方面共同构筑而成。食品真正的滋味只占一半,另一半则是由食品所代表的文化内涵,对进食者的特殊意义和进食过程中的心理体验所构成。“女体盛”是集美食、美女、美景于一体的艺术享受,被日本人认为,完全符合现代饮食理念,结果更加的发扬光大。

其实,“女体盛”兴盛的根本原因,在于迎合一些富有的日本男人畸形的贪欲。而日本女人,从小就被训练如何取悦男人,所以,在日本从来不用担心缺少“盛体”。一方面是巨大的市场,一方面是源源不绝的女体,女体盛在日本不繁荣才怪!至于“女体盛”是否会摧残艺伎身心健康,这完全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啊,‘女体盛’是艺伎?那不是被千万个男人干过?很脏?”

“倒!”井口一雄原本以为这些人听完女体盛的事,会同情她们,没想到这些人关心的竟然是这个,不满的回答道:“其实这艺伎是日本女人当中最干净的,上菜之前,她们至少要清洗五遍,时间长达九十分钟!而且女体盛,全都是处女,因为日本男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备‘内在的纯情与外在的洁净’,最能激发食客的食欲。不但如此,还得容貌要较好,皮肤光润、白皙、体毛少、身材匀称、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喂,喂,喂……你们要干什么?”

几个灰道战士,一听女体盛是处女,喉结滚动,口水直咽,拔开上面的寿司,跨马提枪便上。

“周围有那么多美女随便你上。这些可是纯洁女子,别乱来。”

“都人尽可餐了,纯洁个屁。老子活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不占个处,太亏了。”

“要上,也得我先来!”火狮子陈鑫涛道:“说好了,处女我承包。”

“那边不是还有吗?急什么?”

“我就要这个!”

陈鑫涛排行第四,论地位这个灰道战士差远了,若是平常,绝不敢和他抢。但此刻,精虫上精,顾不得许多了。两人抢来抢去,竟打了起来。

“都给老子住手!”狼牙上前,一分一挫就将两人分开,跺脚骂道:“还没杀鬼子呢,自己人就先打起来了!我命令,一人一个,谁先抢到归谁!”

狼牙是组长,他一锤定音,火狮子只得另寻目标。

岩崎在一旁老实呆着,听不懂汉语,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此刻,这些人,都挺枪上去了,还能不明白,他们想干什么。

日本人性观念开放,女子十二三岁就在前辈的教导下破处,所以尽管日本人虽多,但要想找出几个漂亮处女可不容易。如果这十五个女体盛被开苞了,损失的不仅仅是钱,更重要的是信誉。因为“女体盛”在从业之前,都订有合同,不从事性服务。

想到巨大的金钱和信誉损失,岩崎发了疯似的冲上去,意图阻止,但他所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仅嚎叫了二声,便吃了一脚,昏了过去。

“哈哈哈……”男人粗犷的笑声,与女人的尖叫,在大厅激荡。

周边的四百名女侍,目睹了这些,没有丝毫的惊乱,队形没变,仍然或站或卧或蹲在各自的位置。“波涛”涌动、“黑线”笔直、“樱花”盛开,淫雨霏霏,时候准备着客人的临幸。

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这种场面她们见多了。因为她们知道,胜者王败着寇,她们不过是胜利者一方的战利品,没有人会威胁到她们的生命。

“放开我,放开我!”火狮子抢到最后一桌的女体盛,没想到,这桌的女体盛会奋力挣扎,跳了起来。当时大厅里的场面虽混乱,但熟悉的汉语,在这里面显得非常的特别。

“你是中国人?”火狮子愣住了。

“我出生上海!留学东大。”女体盛说到留学东大的事,显得非常的得意,两眼朝天,斜看着火狮子。

“臭婊子,在日本做人尽可餐的女体盛!好了不起是么?”

“日本人有什么不好?女的柔美,男的彬彬有礼,又能赚钱,比起你们这些乡巴佬来要好一百倍。我们上海女人,天生就是为嫁日本人而生的!”

“婊子!”火狮子怒不可扼,抓住她的头发,一把提起来,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日本人都是什么模样!”

陈鑫涛是愤怒,更多的人是无言以对。

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教育经费又少得可怜。要陪养一个,能够留学像东大这样的世界名校的学生,特别是女生,谈何容易。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培养出了几个,又欢天喜地的提供奖学金,供她出国。只盼着,将来能够学成归来,报效祖国。有谁知,这其中竟有像她这样的,不好好念书,从事着娼伎工作,真是丢人都丢到了国际上。更加可耻的是,在她眼中,生她养她的祖国同胞,竟被她视为乡巴佬。并且大言不惭的宣称,“我们是为外国男人而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