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秋日里的朋友

mondy911 收藏 111 147
导读:已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似乎有点渗骨的凉气,这个时候,也许家是离家之人最向往的地方。夕阳的挂在远处的树上,惨淡。树上仅有的几片零星的叶子,也是摇摇欲坠,秋风吹过,也总算是落叶归根了。 树下的小酒店,也即将打烊,毕竟这里不是繁华的闹市,不是车水马龙的官道。早睡早期是乡下人的习惯。还有一桌客人没有走,说是一桌,不是一桌,因为只有一个人,不是一桌,也是一桌,人,总是会来的。桌上只有一壶酒,三个杯,两杯是满的,一个是半杯,他没有脸,不是他没有脸,是我们看不见他的脸,长长的头发加上一个破斗笠,把他的脸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已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似乎有点渗骨的凉气,这个时候,也许家是离家之人最向往的地方。夕阳的挂在远处的树上,惨淡。树上仅有的几片零星的叶子,也是摇摇欲坠,秋风吹过,也总算是落叶归根了。

树下的小酒店,也即将打烊,毕竟这里不是繁华的闹市,不是车水马龙的官道。早睡早期是乡下人的习惯。还有一桌客人没有走,说是一桌,不是一桌,因为只有一个人,不是一桌,也是一桌,人,总是会来的。桌上只有一壶酒,三个杯,两杯是满的,一个是半杯,他没有脸,不是他没有脸,是我们看不见他的脸,长长的头发加上一个破斗笠,把他的脸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那个人将半杯酒一饮而尽,仰头看看酒幌子,依然那那样的飘着,人,还是没有来。

酒馆老板跑过来,细细的问道:“这位爷,我们要打烊了,您看这...”

“再等一会,一会就好。”说着拿出一锭银子,往桌上一放。

“好说好说,爷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小的听候爷的吩咐!”老板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悦。

那个人用手摸了摸身边的拐杖,似乎有点心急了。

一声牛叫,由远及近,该来的人,终于来了。来人不多,两个人,一个牵头牛,另一个则是抱个葫芦。

正好,一桌人,一壶酒,三个杯。

“害骨兄久等了!”原来这就是最近在水城苏州突然崛起的封楼帮的暗夜主管-骨哲。他不是骨折,他是骨哲,不要被他手上的拐杖迷惑了,你只要把他当成骨折之人,那在谁就会成为真正的骨折之人。

“无妨,栉风品酒,天凉酒暖,世凉心热啊!”骨折说道,“战斗兄今天战绩如何?”

他说的就是江南独行侠素有灌神之称的战斗记。此人为人仗义,只要有难,只要你开口。在江南,黑白两道无不敬重。

“唉,还是老样子,只是我有点失望啊!现在有太多的假的啊!或许我不应该改变我的策略。倒是不见牛兄有什么动作啊!”

牛兄,神秘乌龙山的一个小卒,此人武功不高,虽说身在乌龙山,但是一般不去中原,因为那里都是高手,他倒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我也就是凑凑热闹,没有真么真本事,不能和他们比啊!”被成为牛兄笑着。

“唉,自从准字令出现以后,江湖似乎有点没落了!”骨折说。

“是啊!”现在我们似乎只能靠大户的接济了。”灌神叹说。

“是啊!我还有一个需要IP的楼,大家去座会儿?我有好茶。”

“兄弟要IP,我们能不去?走!顺便看看有没有大户开仓放粮的,下个月的酒水钱还没有啊!”

三个人,干了杯中酒,向着苏州城走去。

夕阳,已经落下,暮霭渐浓。秋风依然没有终止,接下来的冬天,世间人要怎样渡过,明年的春天,还有多久才到?

渐远的身影,骨哲并不骨折,灌神也是无奈,大家都是因为自己的朋友,才会坚强的留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