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陈真 第二卷 第二卷 八方风雨会中州 第十集 武者之间的对决

新军上将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7/


民国10年即公元1922年5月3日奉天城北奉军讲武堂演武场


这里的外面被抽调起来的中国军队和日本关东军给包围着,能够进来这里的都是凭着派发的入场券,主要来的都是中日武术界代表已经各地的报馆记者,还有就是一些当地比较有声望的人士。而在外面,“黄牛党”们把此次对决的门票已经炒到了大洋北块,不过因为双方的要求,能进去的不过百人,因此还是一票难求,让人不由想起后世的世界杯。


陈真轻轻地闭着双目,耳边还是传来杂乱的声音,感叹道,不由又想起陈纬那个时代中国足球的悲哀,以后有机会想办法提高下中国足球的水平,陈真想着想着,头脑乱了。


陈真一个人站在演武台上,突然,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势朝自己走来,不由让他睁开了眼睛,内田!他心里一惊,看来他的修为已经大为提高了。


看着陈真看过来,内田微微点点了点头。


陈真走了过去,“恭喜。”陈真简短地说。


“谢谢。”突破以后的内田性格气势已经完全变了,如果说以前他的样子象一条待人而食的毒蛇,现在他已经象一把入鞘的宝剑。


打量着内田,陈真发现自己无法锁定对方的气势了,心里一惊,他的瞳孔放大了。


“陈君,期待和你一战时间太久了,不过我们是不是象表演的猴子。”内田也讶异自己根本无法锁定对方,瞳孔也放大了,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故作轻松指着热闹的人群说。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在演戏,只不过是观众的多少而已。”内田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陈真,原来他也没有把握。


评判们纷纷入场了,来自中日双方的评判一共八位,中国方面是少林大师恒林,武当派掌门松鹤道长,鹰爪门掌门陈至道,河北太极门掌门陈镇北,在日本方面,柔道协会会长断水流,唐手(后来叫空手道)高手武田,伊贺派松下正文,上海虹口道场负责人松冈,他们将见证十年后中日武术的再一次对抗。


让观战的人大跌眼睛的是,在评判喊了开始以后,两人都没有主动出击,在那里静静的站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生怕给对方以破绽,不过两人静静站在那里,给外面观战的一众高手的感觉却是压力越来越重,仿佛就是两座大山立在那里。


“内田怎么了?”来自武田疑惑道,“我们日本武术不是讲究先发制人,现在他怎么也学中国人消极防守了。”他这一问,正好问出了在座所有日本武术高手的疑惑。


“其实你们错,中国人的小、后发制人不是消极防守,而是为了寻找机会,争取一击中的。”少林的恒林大师看不惯日本人学了点中国武术的皮毛,就自认为可以目空一切,冷冷说到。


在这里,感觉最轻松的却是现在的东北王张大帅:“奶奶的,这两个人搞什么,要打就打啊,这么看着就能够把对方看倒,那不成了剑仙之流的人物吗?”


“大帅,他们都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因为现在两个都好像是浑身破绽,但是却又没有破绽。”旁边的手下大将有“剑仙”美誉的武当高手李景林解释道。


“奶奶的搞不明白你说什么?”张作霖看着有些打瞌睡了,嘀咕道。


就在这一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动了,仿佛是电光火石般的一接触,有离开了,这个时候,两人都有些佩服对方了,势均力敌的对手,虽然他们过去有诸多恩怨,但是到了现在,都把对方当成自己最好的知己,人生要寻得一个真正的对手何其难,对于自己尊敬的对手,最好的方法,就是全力一战。


接下来,陈真动了,只见他左手握拳,右手呈掌,五指分开,脚下迈着不规则的步伐,开始绕着内田转起圈子来了,可是内田却站在原地,身体却跟着陈真的步伐在转动。由开始的两人都安静变成了一动一静,这个时候场外观战的众人仿佛也跟着场内紧张的气氛不由屏住了呼吸。


内田忽然发现陈真的步伐有写规律了,他也快忍不住了,年龄上的差异和体力使他不敢轻易出动,但是好像渐渐发现了陈真的破绽了,他步伐尽管看起来没有规律,但是仔细观察,就发现每一步都是呈现一个弧形,于是内田动了,在陈真步伐迈出那刹那他那一动,仿佛象晴天闪电,狠狠向陈真劈去,这时,他猛然发现陈真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这时陈真身体突然违背了物理原理一扭,转身一个侧踢,正中扑上来的内田身体,只见内田身体被踢起来,接着陈真得势不饶人,脚下连环踢出,如果山东弹腿有人在这里,他们就会发现,陈真的腿法和他们的家传武功非常相似,但是却是神韵不一样,也有点象泰拳中的连击,内田在空中,无处借力,接连被陈真踢中了几下,重重摔倒在地上。


“内田先生……”外面观战的日本人惊呼,对陈真怒目而视。


半晌,内田艰难从地方爬起来,陈真连忙作势欲击。


“不用打了,陈真,我输了。”内田痛苦地说,陈真那几脚可踢得不轻。


“哗——”日本人全部闹起来,内田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陈真想不到你结合了这么多种功法,融合了自己的风格,我错了,过去的几十年我太固步自封了。我们日本武术也如此。”


“不用难过,内田先生,其实你到了今天的境界已经胜过当年船越先生了,况且你们东瀛武术也有我们学习的一面,我第一击就是用的你们日本的功夫。”陈真对这个对手也十分敬佩。


“年轻人,胜就是胜,输就是输,没有必要那么执着,其实我们日本的武术不过是你们中国传过去的而已,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交手。”内田忽然发现自己原来看得那么重的胜负荣誉仿佛一下子成了过眼云烟.


陈真猛然发现、,自己这个曾经十分讨厌的对手居然在这个时候有点乘风欲仙的感觉。


此战结束以后的当晚,内田离开了奉天,以后再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有人说曾经在中国南方某个山里的寺庙见过一个长得很象他的僧人,但是人们仅仅认为是笑谈,慢慢就忘记了他,好像这个叫内田的日本第一高手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