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秣马厉兵(1)

彭宁辉 收藏 22 1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一切的故事,都要从1940年8月8日说起。


这个炎热的夏日傍晚,驻扎山西省狼孟县的26团上校团长上官云湘吃过晚饭,先是伏案写公文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一个茶盖,正惋惜这副山水笔意纵横阑干的金花盖碗间,案上墨水又泼在写了一大半的稿笺上,气得上官云湘索性扔了笔,叫勤务兵去请副团长、参谋长碰个头商量一下战情。


然后他就接到报告,说参加师部会议的团部情报参谋何伟在回来的路上被日本人在赵家镇据点抓住了,一同被抓的,还有特务连的中尉郑涛。


这一下,握在上官云湘手间那副残存的金花盖碗的茶船、茶碗也一并牺牲,一股茉莉花茶的香味夹杂隐隐的不祥之意顿时弥漫在26团团部。


黑色的皮军靴踏着茶具碎末细片、茶水茶叶,地上一片混乱。


国军团长盯着面前带来消息的随行执行保卫的特务连上士刘三猛:“他们!怎么会在赵家镇被日本人抓住!?那里,是你们的必经之路么?”


刘三猛满头大汗,军衣已经打湿了大半。结结巴巴地说团座,早上我们从师部出发,下午到了官堂渡口本来直接渡河要返回的,何参谋说去趟赵家镇办点私事,会会相好,随行的郑长官提醒他那里驻扎有日本人大约一个中队的兵力太危险,但何参谋说那里他情况熟悉,还有关系掩护。于是我们折回去走了十多里地,进了赵家镇来到他说的有关系那家茶馆,我在外面监视着,何参谋、郑长官和老板坐下喝茶说了一会儿话功夫,几个便衣就带着一帮鬼子冲进来。我一看势头不对就跑,好不容易……


除了院子里树上的归鸟在叫,整个团部一片寂静。


“先拖下去,严加看管盘问!”应声而入的士兵架走了人。


踏着凌乱的地面不停的踱步,上官云湘一下子就觉得问题严重了!


少校情报官何伟两天前前往师部政治处开会,昨晚师长还在电台中说命他口头带回本集团军传自团以上军官的绝密命令!


“这两个没脑袋的王八蛋!”上官云湘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一下子心无定见……


(二)


也是在这个傍晚,距离26团120里外,日本华北派遣军横田独立旅团五个大队的作战命令已经下达,指挥官在叫喊,士兵荷枪实弹集结,汽车列队,骡马嘶鸣……协同动作的,还有一支由10门山炮组成的炮大队、一个工兵大队。


作为横田旅团行动的前哨,一只面涂黑色油彩伪装成八路军武装便衣队、随军携带电台的30人先遣队已经在游击区活动。


这支分队携带武器精良,训练有素、配合熟练。他们刚才成功地摸掉了警戒哨,哨兵的手还没有抓住报警的手榴弹就被打昏然后匕首递进了肋下。一百多米外,约有一个班人数的八路军村游击组正在酣眠。很快,这个丧失了警戒的村游击组会血流成河……

而几百里之外的石家庄正定机场,夜色中,发动机轰鸣,军士横枪警戒,狼犬咆哮不停……


日本陆军空降兵梨原真江少佐正下令手下一支80人的特遣分队登机飞往太原——他接到的命令是向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部一位使命特殊的少将报到。机场地勤机员好奇地打量这支装束奇特的队伍,背负沉重伞具和枪械,一派实战准备的队员踏着不急不缓的步履登机。有人在队列里面埋怨说我们连德国教官规定的训练时间都没有完成,军部把我们派到支那的华北干什么……


登机前,梨原真江少佐听到一个来自本土熊本的空军地勤军曹边给飞机加油边对同伴嘀咕说“今天居然是8月8日,山本君,我从来就觉得这一天不是个好日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