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一章散伙了

ddtt 收藏 3 1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一章散伙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直生机的噪音再次响起,街道上的警察和日本特工继续拿枪对射,继续他们的战斗,没时间看这架飞机从那来去那去。UH-1直升机在没遭到任何火力袭击的情况下,平稳的降落在国民党总部大楼上。

坐在机舱内的林飞宇向坐在地上的雷雨田使劲招手,富安和江琦马上把枪背在身上,然后搀扶着受伤的雷雨田和小宇上了直升机。雷雨田使劲喊:“曹秉,上飞机。”

听到雷雨田叫自己,曹秉从走廊里跑出来上了楼顶,跑步登上直升机,林飞宇看见人都上了飞机,就推下油门杆,把直升机拉起来,向郊区飞去。


鬼子的特工在楼内与林飞宇这些悍将作战,死了50多人,楼下与警察激战的特工阵亡了40多个,新田、三井一瘸一拐的从国民党总部大楼里出来,上了一辆丢在那没人开的面包车,然后下令撤退。

掩护新田撤退的特工几乎全部被警察打死或者打伤,最后和新田一齐逃离虎口的只有三井、晴美、美嘉三个人。

晴美开着车,一句话都不说,这次虽然没死,但是回去也是要受处分的,战斗中缴械投降的特工是要上国家安全法庭受审判的,她现在对这个职业已经厌倦,想退出来也没机会了,除非在战斗中开小差。


这次雷雨田等人与鬼子打成平手,让台湾政局没发生剧烈变化,让政治优势进一步向泛蓝倾斜,泛绿虽然在朝,泛蓝在野,但是泛蓝可以阻止泛绿修改宪法、国名、国旗,完全可以在立法院抵制住泛绿的台独步伐。

不过站个人立场上看,雷雨田他们输了,即使及时得到治疗,也落下一身伤疤。

把飞机开到报废汽车处理厂之后,林飞宇的兄弟和雷雨田的兄弟们都集合在仓库里。

“要做的事全顺利办完,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不在会有烦人的枪声,也不会有人追着你们打。”林飞宇拿出一堆一次性纸杯,摆成一行,拿出几瓶子酒,把纸杯都倒满了酒。

大家都不说话,林飞宇假装不高兴,“都苦着脸干什么?我们都尽力了,我们是凯旋而归,今天以后,我就不能和诸位在一起了,这些年来我欠我老婆的太多了,现在岳父岳母身体不好,生意全是老婆一个人打理,我不想让她一个受累,回去帮她。”他拿起酒杯一口气把杯里的酒喝完,然后拿起自己的包,“我把飞机开回船上,许睿,我们注册的那家公司,以后由你去做,其他兄弟如果愿意继续做,你就带着他们,不想做的不要强留。”他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这是放公司营业执照,还有股权证什么的,剩下的事交给你。”

林飞宇交代完,走了,大家看着他的背影,沉默了一阵,许睿说:“其他兄弟要跟我的,就去福龙号上等我,大家可以解散了。”

雷雨田拿起酒杯,把酒都喝完,他身上的伤口,林飞宇已经帮他重新包扎过,又吃了点药,感觉好多了,“曹秉,你们几个回去经营我们的队伍吧,我先回大陆治伤,现在我们都有卫星电话,以后可以随时联系。华显、林盛,我还是劝你们一句,想办法回去为国家做点事吧。小宇,我们走。”

华显、林盛等雷雨田他们走了,才离开,路上他们俩就想,以后做点什么呢,回大陆肯定军工企业不要自己,还是隐居起来等特招吧。

刚刚才一屋子人,现在走的没了人。


回到酒店里,林盛洗完澡就躺到床上睡觉,昨天陪雷雨田聊天回来就没睡好,今天上午有是刀光剑影的折腾了一上午,身上稍微受了点不碍事的轻伤,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一觉起来,天已经黑了,听洗澡间里有水声,估计是老婆刚回来,林盛从床上起来,喝了口茶水,坐到沙发上。他不知道老婆整天都在做什么,她做的那事不能问,她也不能说,他们之间已经习惯了这样。

雅茹穿着浴袍,拿毛巾擦着头发从洗澡间里走出来,林盛习惯的拿过毛巾,为老婆擦头发上的水,“我今天忙了一上午,下午就没事了。”

现在雅茹忙着调查两个台湾政党总部被袭击的事,已经忽略了调查雷雨田的事,不过从可靠线人的那里她听说了,台湾情报部门没招募叫雷雨田的家伙,也没招募华显和林盛,听到这个消息她最高兴了,至少他没卷进去,看来台湾情报部门没来得及招募这三个人。

“你知道我上午去做什么去了?”林盛轻轻的抱住老婆,“我不想向你隐瞒任何事情。”

“今天是怎么了?”雅茹把毛巾拿过来,放在一边,她感觉今天这个呆头呆脑的老公有点不对劲。

“国民党总部被袭击的时候我在现场,是日本间谍干的,我还见到两个你也认识的人,晴美、美嘉,就是日本情报局的两个女间谍,以前和我套近乎的那俩人被我们缴械了。”林盛无力的说着,他靠在沙发上。

雅茹以为他开玩笑,就没当真,“怎么了,那俩小美女对你说了什么,他们还奉命勾引你回日本,我可是费了很大力气把你从那弄出来的。”

“我说的是真的。”林盛把胳膊上的伤给老婆看,“这就是新田、三井两个王八蛋把我打的。”

林盛把伤口给老婆看,很明显是手榴弹碎片擦伤的。“你没伤到别处吧?”雅茹关切的问。还是自家人心疼自家人。

“没事,雷雨田和小宇被打成重伤,伤口处理完,我们就散伙了,鬼子被我们击毙了至少有三十人以上,但是没把新田那群人给打死。”

“你怎么能去拼命呢?这事与你利益无关。”雅茹一脸严肃的看着老公。

林盛把老婆抱紧,“你别生气,我就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去冒险。”其实这话白说了,他以后干的事比这轰轰烈烈的多的多,小命倒是没什么大碍。

“国民党大佬的死活与你无关,我不许你拿自己的命去随便拼,我可不想你有事。”雅茹还没说完就哭了,她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找一个品格上没问题,人生经历简单单纯,又有钱的男人做老公很难。

“爱拼才会赢,这次我们挫败了鬼子的阴谋,泛绿想单干闹独立那是做春秋大梦,这次我们小打,为的是以后不会爆发战争,这样泛绿收敛多了,如果他们要挑起战争,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台湾岛的伪总统府是铜墙铁壁也挡不住我们的子弹。我忽然感觉做一个武器设计师是那么没用,不如拿起枪去保护民族利益更容易。”林盛说这话是真心的,他总感觉设计武器难以为国出力,不如拿枪更容易。

“可世界只有一个你,我不许你再冒险,以后你做什么,必须向我汇报。”雅茹表情严肃,看起来很不高兴。

“好了,以后一切都听你的。”他抱住雅茹。

“等我忙完了,你就和我回家见我父母吧,我还想办正式的手续。”(结婚手续)

“好。”


在雅茹和林盛商量回大陆的事情,雷雨田已经坐上偷渡船,已经在回家的陆上,他有些疲惫,不想再回金三角,不想靠抢劫毒贩讨生活,只想找个普通的工作,过安静的日子。小宇也本打算死在台湾,不过幸运之神眷顾他,没让他死在台湾,他只落下一身伤,回大陆之后还要休息些日子,等伤好了才能继续工作。


这几天台北已经解除戒严,正是跑路的时候。华显在酒店的房间内,帮亚美整理着衣服,他也要回大陆去,偷渡船已经找好,他现在手里有枪,不怕蛇头为难他,和第一坐偷渡船去美国比,他已经不再是个懦弱的书生。

“我自己来吧。”亚美知道华显身上有伤,不方便干这些,就自己整理衣服。

“你自己来什么呢?”华显转身把亚美抱起来,吻了她一下,“想不想早点和我回家看父母呢。”

亚美红着脸点点头,“我怕你家人不喜欢我。”

华显把她抱上床,“怎么会呢,我喜欢的,我家人一定喜欢。”抱着她就亲热。


两党总部被袭事件结束了,台北又恢复了平静,那些个只会开枪放火的凶神恶煞们已经不在台北市,刑事警察们却依然忙碌着侦察取证,因为市长马英九要向市民有个交代,就拿警察往死里用,并以开除为威胁,要求警察尽快破案。

其实他知道,那些人抓不住,他们没党、没首领、没组织,只是一群临时纠集起来的爱国义士,他们能把武器带进台北,能搞起这么大的事,肯定有本事逃跑,所以那些人是抓不住的,另外他没向警察透露国民党总部被袭击的细节,警察不知道林飞宇这群人的名字和长相,去那抓人?

马英九也不想抓那些人,给警察下死命令是做给市民们看,让大家认为他是个好市长。市民们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件事,匪徒没有抢他们的钱,没杀他们的人,被杀的全是那些讨厌的政客,还有收黑钱的警察,没人认为台北警察值得同情,都说他们收黑钱坏了良心,老天爷派天兵向那些黑心的警察索命去。

重新坐到市长办公室内,马英九总感觉自己似乎多活了一辈子,心里很乱,什么都不想做,就琢磨雷雨田那段话,难道自己真是只蟋蟀?陈水扁是另一支蟋蟀,只有自己活着,才能保证台海和平,怎么能在阿扁的任期内不让阿扁的阴谋得逞呢?他以后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