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二章 占领海州 第十二章 占领海州(五)

HimalayaRange 收藏 1 1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二章 占领海州 第十二章 占领海州(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2—5


陈岩这几天除了和丁顺高谈阔论之外就是在城里到处闲逛,他对占领海州城的军队充满好奇,可是他无法窥探任何秘密。城里的治安由两百多名衙役承担,连城门和州衙都是这些衙役守卫。兵营他是进不去的,他只能看看兵营的岗哨。岗哨装备的武器是他从没有见过的钢弩。几座城楼上也各有几名士兵值班,他们不管城门里来往的行人,只在待在城楼里。陈岩试图登上城楼看看这些士兵究竟在干什么,但每次都被客气地阻止在登上城墙的楼梯上。在街上倒是容易接近士兵,他们上街时都不携带武器,待人很客气,买卖公平。


陈岩问过丁顺这只军队如何向当地派粮派饷。丁顺告诉他这些人没有派粮派饷,只是将原来驻军的物资和州里储备的物资都据为己有,另外税收的收入扣除州衙官员和衙役的奉银之后的八成交给他们,剩下的二成用于办公费用和城里的公共建设。打仗时打碎的城门的重修就是使用这笔钱支付的。实际上现在还没有交过大笔税收,现在还没有到庄稼的收获季节。这些人进城后不久就做起了买卖,还组织了个商会,将买卖辐射到周边的城池和乡村。他们购买的物资主要是粮食和布匹。他们的到来繁荣了地方经济,丁顺不知道他们卖的香皂和白酒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在城里没有作坊。


两名军官也没有探到什么秘密,唯一的收获和陈岩一样,就是近距离目睹了兵营岗哨手里的大小两种钢弩。不过他们比陈岩多看出一些名堂,他们看出大号钢弩可以一次发射三支弩箭,小号钢弩一次只能发射一支弩箭。而且两种钢弩使用的弩箭应当是一样,这个判断的依据是两种钢弩的箭槽宽度和高度一样。但是两名军官没有看见他们熟悉的长弩箭,士兵胸前有两排布袋,里面鼓鼓的圆柱状物体应当弩箭,但是太短了。


布袋是穿在身上的,就像一件无袖超短上衣。除了装弩箭的两排小口袋之外,在近两肋处还各有两个长口袋,但是里面没有东西。站岗的士兵总是两个人,钢弩是一大一小两种,大钢弩配有枪刺,小钢弩没有枪刺。士兵戴着形状奇怪的头盔,没有铁甲。但是两名军官认为士兵在外衣里有铁甲背心,否则这么热的天气衣服怎么会在前胸和后背明显厚了一些?而且里面的衣服有厚厚的大领子翻在外面,里面穿了一条短绳。如果将翻领竖起来,可以保护到后脑和下半个脸部。


两名军官听丁顺说几名蒙古人和色目人军官的家属还住在城里,而且有衙役守护。于是他们走访了这几户人家,看见老弱妇孺们过着平静的日子。陈岩听说后也觉得不可思议,据此推断招降这支军队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当他见到贾迩冶时,他知道他的想法完全错了。人家连被俘的军人都不杀,不杀老弱妇孺更是自然的事情了,这与别的事情毫无关系。


贾迩冶在会见陈岩之前充分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情,经过三次放声大笑之后,脸上那种鄙视和痛恨陈岩这般小人的表情才消失。杨无过评论道,“这样才像会见使者的样子嘛,刚才好像是去杀人啊。”寒霜却说道,“杀人的最高境界是杀人于无声无色之中,兄弟你还没有到最高境界啊。”吴公公直截了当地说道,“座山雕有大笑三声杀人的习惯。”众人虽不知座山雕为何物,但都明白他的意思。


会见是在州衙大堂进行的,事先贾迩冶就否定了居高临下的建议,而是采用与陈岩对面而坐的会见方式,丁顺做中间人也有座位。客套之后,贾迩冶说道,“贾某近日生意繁忙,未能及时会见使臣,还望使臣海涵。今日借丁知州的大堂与使臣会见,在此先谢过丁大人。贾某愿闻使臣来此之意。”


陈岩见贾迩冶开门见山,于是也来个直截了当。“陈某奉淮东都元帅之命,特来招降将军,如将军归附朝廷,顷刻便获高官厚禄。”


贾迩冶说道,“贾某乃一商人,并非什么将军,对做官亦无企求。再者,贾某自有无数财物,也不指望靠俸禄过日子。使臣美意,对贾某并无诱惑。”


陈岩说道,“将军自称有精兵强将三万,岂非将军乎?将军自称商人,岂有商人拥兵自重,强夺州县者?”


“唉。”贾迩冶长叹一声,“贾某命薄,身处乱世,虽有财富,但在乱世之中也难以自保。幸有诸多好友相帮,收集溃散军人组织队伍以图自保。贾某虽暂住海州,却并无强占之意,此地知州仍然是丁大人便是明证。贾某到此地,只是歇歇脚而已,将来贾某自然会离开此地的。”


陈岩问道,“不知将军欲往何处?”


贾迩冶回答道,“吾闻海外有仙岛,贾某欲往仙岛安乐之地。”


陈岩又问道,“将军何时去仙岛?”


“唉。”贾迩冶又是长叹一声,“仙岛隐秘,且在大海中飘忽不定,确实难寻。贾某已经寻觅多年,仍然未得。但贾某决心不该,孜孜以求,相信终有寻得仙岛之日,将之化作人间仙境。”


“那么。将军未寻得仙岛之时,便不会离开此地了?”


“出海寻觅时便离开,寻不着或许还会再来。”


“将军不降也不走,可知都元帅是不会同意的?”


“贾某只是借此地歇歇脚而已,难道都元帅为此会与贾某大动干戈?”


“恐怕都元帅不得不如此。”


“唉,贾某深感不安。如果都元帅麾下有三万精兵,定会与贾某打成两败俱伤,那就会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啊。”


“将军自认能挡都元帅的三万精兵?”


“贾某之兵也有此数呀。如果都元帅有兵三万,我们不过是旗鼓相当而已,贾某为何不能挡之?请使者转告都元帅,请他发兵三万过来,我们打一仗验证此言非虚如何?”


“如果都元帅发兵十万,将军将之奈何?”


“啊,十万嘛,是吾军三倍有余。果如此,贾某只能溜之大吉,提前下海寻觅仙岛了。不过贾某知道都元帅不会有那么多兵将的。邳州之兵,不过三万之数耳。”


“大元兵众,按民之人口征签兵卒,有天下兵马不知其数之说,调来十万大军又有何难。将军无虑乎?”


“唉,贾某迟早会离开此地,何必劳师动众。请使臣转告都元帅,贾某最多待在此地两年,等备足了粮食,打造了足够的大船,就会下海自去。”


“两年是万万不可的,最多四个月,都元帅就会发大军而来。那时候将军想走恐怕都难以如愿了。”


“何必如此着急,我们就定下两年之期如何?”


“只能是最多四个月。”


“那就一年半如何?”


“这岂是讨价还价之事。”


“没有一年半,贾某造不出航行远海的大船,如何出远海寻觅仙岛?如果都元帅不能通融,贾某只能边打仗边造船了。”


“这不是都元帅能通融的,四个月后,都元帅必定发大军而来。”


“唉,贾某虽心有不愿,但恐怕难以避免和都元帅兵戎相见了。可怜都元帅帐下之卒,不知有多少将作无头之鬼。悲乎,哀乎。”


“将军决意和都元帅一战了?”


“非贾某之意,实乃都元帅之意也。”


陈岩和两位随从当天离开海州。博鲁欢听了陈岩和两名军官的汇报后心里充满了疑惑,思量再三,考虑到海州之敌并没有向外围发展,决定权且放之不管。海州之敌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仍然没有搞清楚,而且他们的武器和防御工事十分奇特。如果对方真的有三万,总不能将邳州的三万多人马开过去与之硬拼吧,如果打败了那是无法交代的事情。还是等到八月几路大军汇集之时,八万多人马再一鼓作气消灭海州之敌。


谈判结束后贾迩冶就回到参谋部与参谋们讨论陈岩露出的口风。众人一致认为近期邳州就发兵攻打海州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博鲁欢搞不清楚我方的兵力。现在沂州、十字路和郯城的重兵还没有大规模调动南下,这意味着那些军队的指挥权还不在博鲁欢手上,他不敢仅以邳州的兵力攻击我方。再过四个月时令已近深秋,这一带的庄稼到那时已经成熟,正是敌人南下的有利时机,那时便于大军在沿途就近获得部分补给。八月中下旬元军将采取重大军事行动应当是既定战略计划,再晚也不可能,严冬季节不利于大规模军事行动。


参谋部决定利用这段时间继续训练部队,而且加紧在城里组织人员缝制冬装,要求各部队外松内紧,严防敌人偷袭。水军各船都要分批在东西连岛和灵山岛之间航行,熟悉航路。兵工连、工兵连、运输连和医疗排都转移到灵山岛,而且物资都转移到那里,将灵山岛建成一个物资存储和中转的基地。


五月中旬,邳州之敌忽然发生了异常调动,在运河一线布置了大量军队。参谋部虽然对敌军的部署感到疑惑,但也没有放松警惕。不久敌军派出的军队又缩回邳州。事后才知是元廷攻宋大军的总指挥、丞相伯颜北上大都经过此地,为保护伯颜的安全才发生了这次异常军事行动。贾迩冶感觉伯颜十分嚣张,居然穿行于仍然存在宋军的淮东地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