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章这么做值得么

ddtt 收藏 1 0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章这么做值得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鬼子不断的从楼梯间里冲出来,通常是一顿手榴弹之后就有一群人冲过来,守卫过这里的人几乎全部负伤,只有林飞宇和吴哲两个一点伤都没有,现在不撤离,即使把鬼子全杀了,最后警察打过来也走不成。

“撤离,带上马先生上直升机,动作快点。”林飞宇把自己的人全部署在楼顶上,但发现,小宇、雷雨田两人正给枪里装子弹,还从死去敌人的身上收集弹药,他们俩已经全身挂彩,到处是伤。

“你们怎么不撤?”林飞宇看这他俩。

“把华显、林盛带走,千万别让他们俩死了,他们还能为国家做点事,UH-1最多能坐十多个人,我们俩要上去,飞机就走不了的,带上连先生和马先生走。”雷雨田给自己包扎好伤口,从地上站起来,拎着枪打算继续抵抗。

“我的驾驶技术还行,能把你们俩带走。”林飞宇把枪背在身上,无奈的先去天台启动直升机。

马英九还认为要害他的人做做秀,还是不走,许睿、吴哲把他架起来,就顺着楼道往天台走,因为走的慢,其他人已经全上了天台,守卫楼道的人只有小宇、雷雨田他们俩不是众多鬼子的对手,边打边向天台撤退。


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过,鬼子们绝望的叫喊着,沿着楼道向天台入口跑过来,边跑边开枪,子弹“叟、叟”的飞过来。

“快走,再不走老子的血就流光了,让狗日的小鬼子扒了你的皮。”雷雨田左手按大腿上的伤,躲进天台入口的拐弯处。

“你们为什么这么不要命的救我?你们想让我做什么?“马英九不肯走,非要听到答案。

“没有为什么,你活着阿扁就活着,没有他你什么也不是,你毫无价值,有了他你就了价值,因为你能带领你的党对付他,国民党和民进党,是两只蟋蟀,是两只斗鸡,是两条打架的狗,这是我的形容而已,你可以不这样理解,总之泛蓝和泛绿,我选择泛蓝,有人不遵守规则,要打破现在这种微妙的平衡,我下赌注的那只蟋蟀要被人害死,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你只是我下注的那个蟋蟀而已,我赢或输,就看你的表现了。”因为伤口实在太疼,雷雨田没继续说话,把枪丢在一边,为身上其他伤口包扎止血。

地上靠枪立着两支霰弹枪,这是华显和林盛留下的,一会要近战,全指望这东西。

听完雷雨田的话,马英九呆呆的瞪着眼睛,挣扎着不让许睿带他走,他第一次听说有人把政治当成一种可以下赌注搏弈游戏,而玩游戏的不是自己,自己只是个道具,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不值得,他又问:“你把我当赌博的道具,我和你赢了,你又能得到什么?”

雷雨田疲惫的坐在地上,拿对讲机喊:“放弃一楼,上楼支援我。”他把对讲机丢在一边,继续对马英九说:“你赢了就是我赢了,因为我下了赌注,至于我能赢得什么?我赢的是2300万台湾人多活几天,赢的是东南沿海的暂时和平,赢的是中华民族可以积蓄更多力量的时间。”雷雨田忍着伤痛,微笑着说:“你说我拿我的命当赌注,我赌你赢,能赢这么多,死我一个值得么?我只是个一事无成的混蛋,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我只是一个伸手去当车的螳螂,战争迟早会发生,中华民族肯定会因为几个捣乱的败类而发生一场内战,我无非是想延缓爆发的期限,希望你可以帮我实现这个愿望,拖死泛绿别让他们得逞,别让鬼子得逞。我今天怎么像个娘们似的,废话这么多,你走吧,我不会让鬼子进来打死你。”说完,他剧烈的咳嗽着,身上几处伤口依旧再渗血。

小宇努力的帮他包扎好伤口,坐在一般休息,他自己的胳膊和腿上也有几处明显的伤,“你快走吧,你死了我们就白玩了,如果输了,输的不是你我他,是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他把其他人推到天台上,拿身体顶住通往天台的门,拿起地上的霰弹枪,准备与鬼子最最后一搏。

“你跟我玩这么危险游戏值得么?假如我们死了,泛绿还是会挑起战争,怎么办?你觉得我们死的值得么?”雷雨田包扎完伤口,拿着枪等着鬼子来打他们。

“有什么不值得?即使他们明天宣布独立,即使战争明天爆发,我们在这里负伤流血也算是尽了全力,死了也值得,人不怕死,怕的是你死之前一事无成,怕的是活着的时候庸碌的活着,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有价值的事。”小宇咬着牙,忍耐着伤痛,他长长吐出一口,“我活了二十几年,上学,什么也学好,做事又一事无成,也没什么可以怀念的感情,与其这样活的,还不如死去,死以前多杀几个鬼子也值得,我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又咳嗽了一阵,雷雨田勉强的笑了一下,“你不爱她么?不想她么,你死在这里她不知道,值得么?”

“反正没人喜欢我,我算是白活了,这样活的毫无意思,我们别说话了,还是留口气多杀几个鬼子吧。”小宇把武器都放在手边,等着最后的决斗。


曹秉、富安、江琦收到雷雨田的命令,跑楼道就奔向楼顶。楼顶的UH-1直升机运载着马英九和林飞宇、许睿这堆人先离开这里,这下鬼子就没办法干掉马英九,他们的计划就彻底落空了。

小宇和雷雨田每人端一支霰弹枪,坐在同往天台的走廊里坐着,枪口指着走廊的另一边,他们就听见杂乱的脚步上在靠近。

几秒之后闪出几个鬼子,他们戴着面具端着MP-7冲锋枪,看见人就开火,子弹在狭窄的空间内胡乱飞着,打到墙上崩出很多水泥渣滓,雷雨田感觉到胸口很疼,他知道是防弹背心挡住了子弹,他端着霰弹枪不停的往外打。霰弹一片片飞过去,鬼子的脸上、胳膊上、大腿上被打成蜜蜂窝,疼的鬼子扔下枪倒在地上嚎哭着。

新田和三井见最后的两个部下被打成重伤,躺在走廊口这,就知道走廊里还有敌人,两人摸着口袋找手榴弹,手榴弹已经在攻打顶楼楼道的时候用光,现在想去楼顶,只能端着枪冲进走廊里进天台门,但是这太危险,两人都不敢拿命冒险。

雷雨田把武器包倒过来,里边的弹药已经用完,只掉出一枚手榴弹,他想都没想就拿过手榴弹,向走廊口扔过去。新田和三井一见有东西落在走廊口,就知道是手榴弹,新田飞起一脚把手榴弹踢到远处,手榴弹爆炸之后没伤到任何人。

顶楼的楼梯间响起凌乱的脚步声,新田一回头,正好和曹秉打了个照面,两人见面就知道不是自己人,手里的枪一起开火,三井也马上加入枪战中。两个打一个,曹秉一见吃亏,马上扣动枪挂榴弹器的扳机,AUG步枪下的M203榴弹器内还有一枚待发榴弹,榴弹发射出去的时候冒出一股淡淡的烟。

榴弹直飞向新田、三井两人,榴弹正好从两人之间飞过去,落在他们俩背后爆炸,碎片把两人的胳膊打伤,他们俩疼的也丢了枪,使劲拿手捂着伤口。曹秉端起枪准备处决这俩人,但是步枪里没子弹,他马上摸武器包,找里边的弹药,摸出一个弹匣,马上给枪换上,等换好子弹之后,那俩人也不知道藏那了,曹秉大声喊:“雨田!”

“在这呢。”雷雨田咬着牙说出了这几个字。曹秉顺着声音找过去,就见雷雨田和小宇受伤,就问:“还能行动么?”

“走不快,我的腿上受伤了,你带富安、江琦掩护我们俩,我们上楼顶等直升机。”雷雨田吃力的拿霰弹枪当拐杖,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

“你们俩把他们背到楼顶,我在这里掩护。”曹秉给后上来的富安、江琦分派了任务,两人不敢耽误,背起伤员上了楼顶。


UH-1直升机飞出警察保卫圈之后,就降落在一个公园内,许睿等人护卫着马英九下了飞机,抢了几辆车把这个大佬送往安全地带,林飞宇又开着直升机回去就雷雨田。

他知道剩下五个人坐困空楼,一旦警察冲进大楼,他们拼到没弹药的时候肯定会被警察干掉,他把直升机开到最快,迅速飞向国民党总部大楼。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去救自己的战友。


新田和三井被打伤,无奈的藏在角落里,新田拿着对讲机呼叫:“外边的人坚持一会,我们马上撤离,完毕。”

“走吧。”新田包扎完伤口,叫上三井,两人一瘸一拐的拿着枪,顺着溅满鲜血的搂道走下楼,他们也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

在街上和警察激战的鬼子伤亡越来越大,马上就支撑不住,还好这一切即将结束,他们过一会就能开溜。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