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七章隐秘飞行

ddtt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台北市在十二个小时内连续发生两次武装袭击,目标指向的不是立法机关,也不是行政部门,而是政党总部,先是台联党之后是国民党。这是个重大事件,作为一个派遣出来的侦察员,雅茹已经把昨晚发生的事报告上去,上午她正打算出去调查一下是谁袭击台联党总部。

坐在出租车内赶路的雅茹忽然听见车上的收音机播报临时新闻,“今晨台北市又遭到不明身份武装匪徒袭击,目前警察已经与匪徒在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办公楼前展开激战,今天的袭击与昨日不同,分别有两股武装匪徒进入大楼,袭击发生前台北市市长马英九先生正在楼内主持国民党党务会议,目前马先生的情况不明。”

没等新闻播报员说完,雅茹对司机说:“掉头,去国民党总部。”

司机笑呵呵的说:“今天我还真拉了两个人刚去过那里,那俩小子中的一个拿着一个很大的银白色手枪指着我,还带着两个黑色的包,我看那包里也装的武器。”

“别废话,掉头。”雅茹没注意听司机的话,拿出手机,用短信把这里发生的事报告给总部。


S1基地内,飞机有规律的起起落落。驻扎于此的空军海军战斗机频繁执行着训练任务。机场两边的机库内整齐的停放着各种战斗机,停机坪上还停着不少执行待命任务的歼10和歼11。

远处的雷达站附近有不少防空导弹部队正在进行着对空作战训练,几辆道尔M1防空战车正在演练打击巡航导弹的科目。

98团的电教室内,投影仪正不断的播放着什么,一个戴眼镜的老头正讲着什么,下边坐着一群海军军官正在听讲。荣波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有点犯困,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不喜欢学习,团里一请什么专家教授讲课他就懒的听,今天是个空军电子工程学院的专家,讲的是防空与电子战。荣波想自己也就是个运气好的飞行员,被分在这个王牌部队,反正怎么学也不可能马上晋升中尉,更不会成为什么联合指挥型主官,也当不上联合指挥型参谋,能学好怎么驾驶新型战斗机就可以,其他的学那么多干什么?

飞行大队一中队的副中队长项广就站在教室外,他倒要看看荣波这小子做什么,听说他从来不认真听讲课,今天自己过来一看,果然是这样,真想把这小子踢出一中队,一中队的飞行员都是是全98团最好的,在海航部队中也是技术一流的,这么现在就多出这么个现‘世界宝’来,他飞行技术太稀松平常,也就雷达玩的转,机载电子对抗也还行,如果在解放军后座飞行员中挑一个技术好的,那他还有份儿,要论格斗技术拦截技术,对地攻击什么的,他真是平常中的平庸。

真想进去揪着他耳朵教训他一顿,可团长大队长却经常为这个很稀松的飞行员说话。团长总是说兵是靠自己本事带出来的,去军校挑选些尖子出来带就显不出自己带兵的水平,考察一个军官水平高低,要看能不能把一些技术一般作风散漫的兵带好。团长现在就是拿这个‘宝’历练自己。


团长迟威正坐在办公室用台式电脑进行计算机模拟演习,也就是网上兵棋推演,在网上找其他现在的军官进行的一种训练。这个软件酷似游戏,但比游戏真实,比《红色警戒》《魔兽》都好玩,里边的部队和兵种完全和现实中的一样,可以选择红蓝两军,每次演练分2回合,各指挥一次红军和蓝军,战场是电脑随机选定,部队是自己选,基本没有单独的兵种军种对抗,每个人要指挥协调几个军种和兵种,赢一次难度很大。迟威高兴的继续着模拟演习,他刚才指挥红军的联合部队击沉一艘洛杉矶级核潜艇,还重创一艘航母。

办公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提示,收到一份电子邮件,迟威拿过笔记本电脑一看,是一份总部发来的命令,一会或许还有一份传真发过来。

邮件内容是总部命令98团出动一架双发型歼10,不携带武器,目的地是台北市,要求对市区内进行照相侦察。看完命令后,又看了看附件,附件内是转发过来的国家安全部的一份情报简报。上边说现在台北市区内有武装匪徒袭击国民党总部。

看来军委和总部都很关心台湾那帮混蛋的死活,迟威看完命令,拿起电话:“指挥室,我是01,安排一架双发型准备起飞,加满油不带武器。”

在指挥室内值班的是副大队长沈华,他马上询问:“派谁执行?”

“叫颜玲亲自驾驶,让荣波做他的搭档,让他们越快越好。”迟威放下电话听筒,他也再想,如果国民党大员死于这次袭击,那以后怎么办?泛绿会不会在没有政敌制约的情况下闹独立?这就会引起一场战争,看来这次袭击的背后是一场巨大的阴谋,是谁要这么干?

附件上的安全部简报说台联党总部在昨天晚上也被袭击,这是为什么?这似乎也是个阴谋,打掉台联党是杀鸡给猴看,吓唬民进党,让他们不敢闹独立,国民党被袭击是谁在报复还是一个孤立事件?反正自己不是政治家,想这些也没用,还是想想怎么好执行任务。

自从西表岛被袭击之后,与日本的战争可能性小了一大半,日本的军舰也很少越界找事。这次台湾又出事,搞不好98团还要转场去福建打一仗。


坐在值班的副大队长沈华打电话让机务大队准备好一架双座歼10。现在还要找人把正在上课的飞行员找来,他看了一眼值班室,今天值班的人很少,很多人都去听讲课去了,必须马上找个人去教室叫颜玲和荣波。副中队长项广正好上完厕所回到值班室,“项广,你去教室把颜玲和荣波叫出来,让他们换上衣服,有一个紧急任务,飞机已经准备好。”

“是。”项广马上执行副大队长的任务。

他又回到教室门口,轻轻推门进去,走到荣波和颜玲后边,轻轻的拍了两个人一下,“紧急任务,大队副叫你们迅速登机。”

颜玲一边听课,一边记笔记,现在有任务,不能继续记笔记,把把笔记本留下,对旁边的许赢说:“帮我记下笔记。”说完站起来,和荣波轻轻离开教室。

这次只说是紧急任务,没说是侦察还是战斗任务,两人不免的有点紧张,颜玲知道团里一般很少给主官安排一般任务,但凡是中队长大队长亲自驾机都是重大任务,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一次重要的侦察任务,战斗任务不太可能让荣波也跟着去,他的技术可是一中队里最一般的。


两人离开教室,飞奔进更衣室以消防员的速度换好衣服,就拿着头盔跑到机库。

一架双发歼10战机已经停在机库内,油车正给战机加油,舷梯已经放好,就等飞行员登机。

颜玲和荣波匆忙向机务军官敬过军礼,爬上进战斗机驾驶舱。油车加完油之后离开,牵引车把战机拖向跑道,驾驶舱盖盖好之后,荣波熟练的操作着机内的电子设备,打开空地电台,准备接受塔台里的起飞命令,启动战机内的数据链以方便接受有价值的信息。

机内计算机收到团部发来的飞行线路图之后,荣波看完之后对颜玲说:“今天我们去台北,注意保密,别让其他人知道。”

“准备起飞,试车。”塔台里的军官说着万年不变的几个口令。

双发双座的歼10启动起两台AL-31F发动机启动起来,巨大的风扇急速旋转起来,尾喷口喷出蓝色的火焰,颜玲感觉到发动机噪音很正常,“05收到,试车完毕。”

“可以起飞,完毕。”

坐在驾驶座上的颜玲松开刹车,战机平稳的滑行在跑道上,单机起飞就是简单,不用考虑编队问题,隐形战机最好别编队飞行,这样会增加雷达反射信号,不利于隐蔽。

坐在后边暂时没事可做的荣波看着驾驶舱外的风景,这是他第一次去台北。


数据链这东西大大提高了通讯的保密性,只有团长和飞行员知道要去那里执行任务,指挥室里的值班军官、机务军官、塔台里的导航军官都不知道战机去那,保密性大大增强。

飞机起飞之后为了减少暴露自己的机会就关闭掉电台,保持无线电静默,只用数据链与团部保持联络。

这架双垂尾的隐形歼10向南直飞过去,即使国内的军用雷达也很难发现他们。战机有反雷达的气动外型,有涂满机身的吸雷达波涂料,雷达波只要照到战机上,雷达波不是被吸进去就是被反射出去,雷达很难接到回波信号,发现它实在是不容易。


机舱内的防强光高亮度液晶显示器显示着飞机的各个参数,一个液晶显示器显示出数字地图,还时刻显示飞机的位置,飞行员用这种自动导航设备,可以轻松的坐在驾驶舱内不用担心迷航。刚飞出S1基地,颜玲就把战斗机转入自动驾驶状态。

他只注意各种参数,生怕这个刚诞生不久自动驾驶系统软件出什么问题。机上的高科技东西实在太多,但高科技的东西又容易坏,有时候用这东西还不如不用,不用它也少担点儿心。

“一会去你对付PAC2,有把握么?”颜玲问。

“天上的云真好看。”荣波看了一下全向式雷达告警接受器的指示灯,没有雷达波持续照射飞机,因为火控雷达难以捕捉到雷达反射截面很小的目标。“不用对付它,他们不可能锁定我们。E-2T可能发现我们,我们侧面的雷达反射截面很大,可能被它发现,一会幻影来了你对付。”

“你对这飞机很熟悉?”颜玲虽然是1中队的主官,但是他没太多的心思留心手下这些飞行员,要做的事很多。

“我们不能低空飞,地面的毒刺导弹会捕捉到我们的红外辐射,也不容易躲避响尾蛇,我们的战机不是最好的隐形战机,我们只能躲开远程雷达而已,如果E-2T距离我们150公里就能跟踪到我们。”荣波对战机其实了解不多,但他最关心的战机的雷达性能、电子战能力和隐形能力,对这些方面的参数有一定了解。在战斗情况下如果在150公里的距离上被E-2发现并不是什么麻烦事,稍微一加速度就追上去用R-77E导弹把又笨又慢的预警机打掉。

颜玲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电子表,现在已经飞了半个多小时,马上就要飞过大海进入台湾岛上空。那里有跟踪距离1000多公里的铺路爪雷达,还有大名鼎鼎的AN/MPQ-53雷达。这些雷达如果‘看’到歼10,那战斗机可就麻烦大了,轻则被爱国者导弹追上在,重则被击落。

这款歼10还没来过台湾,如果正巧有训练的台军战斗机发现这架怪异的歼10,那台空军用不了多少时间就知道PLA装备了这种隐形战机。在这个年代保守秘密是最难的事,卫星不停的盯着中国,战机的试飞前都要放在机库内,试飞时候还要计算出卫星过顶时间。而且还不能在有人的地方试飞,怕被摄影爱好者或者DV爱好者发现了弄到网上。

飞机能保密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S1基地内的航天侦察分队24小时监视过顶的照相侦察卫星,如果有卫星过顶,他们会建议部队主官取消飞行计划,或是技术保障部队人工造雾,用雾掩盖S1基地,保证新型战机不被发现。航天部队的高能激光器还没安装好,如果装好了还可以用激光照射间谍卫星,让照相卫星失灵。


双发歼10进入台湾上空,并没有受到雷达波持续照射,靠着隐身的本事躲避开雷达监视。

“现在我们去台北。”颜玲关闭自动驾驶系统,在北斗定位系统的帮助下改变航向,直飞台北市上空。

“保持1万米以上高度,飞低了会被人看见的。”荣波提醒道。

“他们可以听到我们。”

战斗机从台北市上空飞过,荣波早把航空照相机调成自动拍摄状态,数码照相机迅速把台北市的情况拍下,并用数据链同步发回团部。


自从战斗机离开基地,迟威就把指挥用的电脑打开,打开进入指挥控制软件,通过战斗机数据链自动传回的坐标位置,他基本清楚战机的位置。

电脑屏幕上的地图上显示有飞机的飞行轨迹,现在战机已经飞临台北,标出飞机位置的地方还显示飞机的速度和高度。这套自动指挥控制系统虽然不是最先进的,但是在国内第一次实现了鼠标指挥。1999年北约已经装备这种系统,地面控制军官坐在电脑前,就能了解到天上每一架飞机的情况,包括飞机的速度、高度、燃料、弹药等参数。需要下命令改变飞机航向的时候,只需要拿鼠标拖动和点击屏幕上的象征一架架飞机的图标。这种指挥系统基本和北约的C4ISR系统旗鼓相当。(即使中国现在真有我YY的这东西,我们已经落后了,老M早就有这东西)


“照相很顺利,可以返航,不需要复飞。”荣波关闭战机上的照相机。

“一切顺利。”颜玲刚说完,扭头看了一下窗外,有一架正在训练的AT-3B教练机。心里边说:真是不凑巧,怎么碰到这么次的飞机。

荣波见颜玲扭头看外边,也跟着看,“是一架训练的AT-3B,我们快躲避开它,别让他们看到我们。”如果自己的战机被台军用照相机拍下,那就没任何保密的机会。

“知道。”颜玲松开踏板,使劲拉驾驶杆推油门杆,歼10迅速爬升到2万米高度,航速增加到每小时900公里。

瞬间就从AT-3B的前方飞的不见踪影。


正在训练的台湾的两名飞行员忽然见前边出现个飞机,怎么看都像F-22,但是看不清楚就不见了。台军飞行员就把这架双垂尾双发的歼10当成F-22,也没追他们。

不过如果想追也是很困难的,AT-3最大飞行速度不到每小时900公里,也就是898公里,而歼10打开加力就能超音速飞行。AT-3的实用升限才1万4千米左右,歼10最大作战高度是2万米左右,只要歼10加速爬升,对AT-3的飞行员可不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收到战机传回的数码照片,迟威认真的看着几张照片,从一张照片上可以看见一座大楼外有很多警车,还有许多冒着黑烟的汽车。看来安全部的情报很准确。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