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8.小木屋里是否有人在居住.

这次骨哲看得很清楚,站在眼前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身穿一身粉红的衣裳,一双水亮的大眼睛正直直地望着骨哲.

“你是谁?我在哪里?........”骨哲动了动嘴,但是没有力气发出声来.

“你别乱动,老开说过你的伤太重了,要休息好长一段时间.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找到你,你要好好休息.我叫葵花,你就叫我葵花妹妹吧,你叫什么名字?欧,不对,现在你是不能讲话的,等你好了再告诉我好吗?”小姑娘对着骨哲说了一串话.

骨哲听完后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沉睡了过去.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又是那熟悉的声音.

“你是谁,你是谁”,骨哲无助且迷茫地问道.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声音虚无缥缈,忽远忽近, “你是谁,回答我,你是谁,告诉我好吗?”在黑暗中,骨哲像一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小孩.

“孩子,你不要哭,要坚强,要活下去,要记住你是……”

“我是谁?告诉我,我是谁?你又是谁?告诉我好吗?”在梦中骨哲轻轻地问出了几句话.

骨哲慢慢地睁开了眼,熟悉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安安静静,只有几声啾啾的鸟叫.

骨哲缓缓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山洞,阳光从洞口可以照到洞的深处,在靠近深处的地方有着一个木屋,在木屋的旁边还有着一个灶台, 灶台上还有几个碗盘,在旁边是几个陶罐,此外,别无他物,也不知小木屋里是否有人在居住.

骨哲看完了周围,忽然想动一下身体,突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泡在一个小水池中,水是热的,岩石也是热的,水中还泡着无数的药材,有骨哲能叫上名的,也有骨哲叫不上名的.药材应该是被泡了好长的时间,大部分已经乱成一团,粘粘地如同膏药一般沾在骨哲身上,而整个池子就犹如一个大药灌一样,徐徐地散发着药香.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仙境吗?我又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死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在骨哲的脑海里闪过,但就是没有一个答案.

正当骨哲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身影从洞口闪进,骨哲连忙望去,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身穿一身粉红的衣裳,手中采着一大把野菊花,正向骨哲走来.

小姑娘也看到了骨哲,高兴地叫道:“你醒了,你好点了吗?”

骨哲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谢谢你小姑娘,我还好.”

小姑娘见骨哲可以说话,高兴地跳了起来,然后快乐地说道:“我就说你不会死,一定能救活,我还和老开打了赌,这下我可赢了.”小姑娘一脸的兴奋.

骨哲见小姑娘高兴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在笑声中小姑娘突然问了一句:“你刚才叫我什么?”

骨哲被问得一愣“我叫你小姑娘,有什么不对吗?

“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啊?”小姑娘撅了一下嘴。

“是吗?我……”骨哲一时间如何能记起.

“再告诉你一次,我叫葵花,你就叫我葵花妹妹吧.”

“葵花,很好听的名字。”骨哲笑笑地答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葵花问道。

“我叫骨哲。”

“什么?你叫骨折?哈哈哈.还有人叫骨折,怪不得你受这么重的伤.”葵花笑得直不起腰.

骨哲也被这笑声感染,轻声的笑了起来.“骨是骨头的骨,哲是哲理的哲,不是折断的折。”

骨哲待小姑娘笑过后,接着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在洞外边的土坡上被我捡到的。”葵花一边说一边抑制自己的笑意。“你受了很重的伤,就躺在土坡上,一动不动。老开说你已经死了,我说还没死,还可以救,我俩还打了赌,这下好了,我赢了。”葵花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昏迷的时侯,手里还抓着好多猴子的毛,老开说你是猴子从山上抗下来的。”葵花说话的时候总是想笑。

骨哲慢慢地想了起来,自己在跳崖的时候好象是掉到了什么动物身上,要不然可能早就死了。

“那可真谢谢你了,葵花妹妹。”骨哲由衷的说道:

“不用谢,你福大命大,将来一定做大官。”葵花笑笑地说道:


本文内容于 2007-5-20 19:14:59 被骨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