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四十节 攀污脱嫌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7 1
导读: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四十节 攀污脱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叶向高和赵世卿脸上都有些羞愧,低声和那些言官们商议,是不是把卷子交给太子让他带走。

那些言官们露出不以为然的悻悻之色,仿佛这两个老头在小题大做似的。甚至有几个人还申辩说,就是因为前面皇帝派了中官来提卷,他们誓死相抗,然后太子殿下又续此行,所以才让他们激动得连礼仪都忘了。这事情错在皇帝,他们言官为了朝廷选士大计,既然连命都拼了,这些小节失措当然是来不及计较的了。

后面的生员听了言官们这么说,又鼓噪起来。几千个人一人一个理由,通通指向符强。说他都已经是武官中的大员,又何必靠作弊来跟十年几十年苦读的仕子们抢功名?或者说他既然靠着皇帝取功名,干嘛不让皇帝就在朝堂上赏一个给他,又何必假装清高,跑到这圣贤俯瞰之地来作弊骗人?

朱常洛又局促了起来,眼神躲躲闪闪,都不敢和那些人对视。那两个老头肚皮一鼓一鼓,几乎像叫不出声的哑巴青蛙。

符强知道今天想让朱常洛带走卷子,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不过他也自信自己按照吴登教的思路写了洋洋洒洒的万言书,也不见得就比这些口口声声说自己作弊的人差,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今天这场考试大家用的都是白话文体,自己这个来自后世的人,用白话难道还比不过这些古人?这里几千生员里,要是随便挑一个出来和他比四书五经什么的,绝对都能压死他。可是今天他们是用的白话文写这篇策论,其中的艰苦不啻于让符强用文言来写这样的文章,想和符强比白话文语法的流畅,那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作弊,有什么证据?身为圣人门徒,就是这样信口雌黄,胡乱污蔑人的吗?”符强突然对着那些生员大声喊。

生员们立即愤怒起来,大骂他恬不知耻。说如果他没有作弊,为什么皇帝接连派人来取他的卷子?为什么他的门前会集聚了这么多的言官考官,这难道不是他作弊被抓造成的吗?

符强发现朱常洛突然偷偷往后退蹭开了几小步,似乎很担心自己会连累他。哪俩个老头看他的眼神也有些疑惑起来,似乎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给人搜出了夹带私藏什么的。符强心里来气,立即蛮劲上脑。

他把吴昌时拖到面前,对着生员们喊,让那些曾经在自己身后排队的生员们也站出来,叫吴昌时和他们说自己到底有没有在入场的时候夹带。

吴昌时和那些人支吾起来,都说他那时候虽然有脱光了验身,但自己没有看清楚,鬼知道他那时候有没有夹带。

符强想不到这些人这么无耻,大声说:“好!你们已经证明了我脱光验身过了。如果我那时有夹带,肯定你们看得出来,如果我真的夹带了你们却说自己没看清楚,哪就一定是你们和我串通好了要一起作弊的了!你们自己老实说,我那时候有没有夹带?如果你们再说没看清楚,我立即就到大理寺自污出首,说自己当时在胸前背后、手臂大腿上全都写满了文章,当时在场的只要不是瞎子,绝对没有看不清楚的道理!你们既然都不是瞎子,那就是藏匿不报,或者和我一同作弊!”

接着符强问吴昌时,当时自己在那个勘验官面前排队?让他把入场在自己之后的邻队那些生员都找出来,一起到大理寺去理论。

吴昌时和那些生员立即傻了眼。

汤务兄弟这时候才跑过了打圆场,说当时他们也在,符强当时确实是脱光验身了的,那些生员们也都可以作证,确实没有夹带。

生员们又说,就算是他没有夹带好了,哪为什么这么多考官和言官站在这里阻拦太监,一定是这些太监在符强考试的时候给他私下换卷了,要不然他赖在考房里一直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是抄卷又是干什么?

符强立马又把吴昌时拖到面前,说自己一进考房就是这个人锁的门,钥匙也是由他带走。如果自己要向和别人通卷,哪一定就是他在居中传递了。

吴昌时吓得连声大叫,说绝对没有这种事情。符强说既然他没有干,那么一定就是在场拦在外面的这些言官和考官以及叶向高、赵世卿干的了,因为自己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站在外面,如果和自己作弊的人不是他们,那么又会是谁?

叶向高、赵世卿赶紧两手乱摇,大声声明自己绝对没干这种事情。言官们也急忙说符强在考房里确实是一步没出,自己这些人站在这里,就是为了阻挡太监们提卷,所以才拼死犯上抗旨。

符强心里大笑,脸上却做出愤慨的神情,问他们:“那么你们倒是说说,我在考试期间到底是怎么作弊了?”

言官们一个个都不敢答话,那些生员们悻悻地说,没有作弊又怎么样?难不成他在考房里呆了一天,还能写出万言书?该不会是在里边画了一天的符吧?如果不是写的那些鬼画符的东西,为什么不敢放在生员们的卷子一起让考官们评审,却要等皇帝的人来提卷?

符强鄙嗤了一声,说你们怕我作弊,我还怕你们窝了我的卷子找张草纸替换呢。他转身向朱常洛启禀,请他把自己的卷子留给考官们审阅。同时请他下令让哪在场的生员中选出几位代表,会同叶向高、赵世卿,和在场的言官、考官,以及随同他一起来的哪两位老头,在收卷官刚刚取出的自己卷子背面上签名作证,证明那张卷子是出自自己之手。而且为了证明这些考官们不会因为自己今天和他们的冲突而故意打压自己的名次,必须在公布第一场名次时,把自己和前三名的卷子都誊抄一份,张贴在榜单边上。

生员们哄笑起来,立即推选出了几十个人做代表,说既然是伏波将军大作,那么各府都应该有人为他作证,也好留着日后天下学子一起来瞻仰。

言官考官们和那些生员代表,都是满脸胜利的笑容,大大咧咧地在符强的卷子背面签上大名,仿佛看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找死的井底之蛙。叶向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也过去签上名字。赵世卿却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看了符强一眼,似乎在惋惜他好好的辽东边地武官不做,却要捧皇帝臭屁去当什么台湾总兵,到贡院来考什么会考,弄得现在现眼现世,惹笑天下。

朱常洛和哪两个老头都有些尴尬,两个老头签完名字以后,赶紧和朱常洛跑路,仿佛多呆一会,符强就会让他们跟着丢丑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