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五章疯子武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酒店的走廊里,一个女清洁工正拿着清洁工具挨个打扫房间,走到一间住着客人的房间门前,还没敲门,她就看见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就知道客人不需要拿打扫房间,然后就离开。

房间内,三井站在门口,听清洁工走远,才从新坐回到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个大皮箱,皮箱已经打开,里边整齐的摆放着许多武器弹药,新田带着忧郁的心情正擦M9手枪,一支MP-5K型短管冲锋枪刚被他组装好,还装上光学瞄准镜。

此时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音,新田拿起手机接起电话问:“你确定就是今天?”

“肯定是今天,我已经见他们的几个首脑进入大楼。”

“好的,你去准备一下。”新田说完就挂了电话,拿着手机立即开始群发短信。收短信的人都是些情报局的小头目,他们每人带一队人马分头潜伏,有事的时候由新田给小头目们发短信,然后这些人再把部下召集起来做事。

发完短信,新田抓紧时间检查好武器,然后把皮箱盖住,把衬衣脱掉,在里边穿上防弹背心,然后在穿上别的衣服。三井早做好准备,就等着跟他一起出去执行任务。

短信里写着发动进攻的时间,所有的日本潜伏特工头目都收到这条短信,他们分头准备,会在同一时间发起攻击。


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办公楼外,台北警察加强了警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马路上到处是路障,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路过此处的人都能感觉出来局势的变化。

昨夜台联党被人连锅端,今天国民党就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具体对策。他们不清楚这是一股什么力量,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没人愿意相信这是大陆方面干的。如果是大陆方面操纵,那还不如袭击民进党总部,打掉那里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才能真正的瓦解台独联盟。

办公楼外,高级轿车在警车的保护下进入停车场,因为有昨夜的悲剧,今天没有人敢上街游行示威,民进党总部早就通知自己的党员和支持者保持冷静,千万别上大街,免得被武装匪徒伤害。台联党因为失去了首脑人物,无法组织起什么活动,一些铁杆的台独分子还是以人为单位拿着标语走上大街。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召开会议的议题就是台北的安全问题,以及如何借助突发事件造成的有利局面加紧对民进党的政治反攻。现在立法院里边,已经没有台联党的立法委员,民进党已经没有任何政治盟友,他们控制的席位并没国民党多,即使补选立法委员,民进党依然占不到上风。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必须对民进党采取行动,让他们感觉到台独是没有希望的,只有给他们更大的压力,才能保证台湾持久的和平。


一些日本间谍悄然开始向中央委员会的办公大楼靠近。他们化装成学生,或者化装成普通市民走上街头,他们都戴着蓝色的帽子,以证明自己是泛蓝联盟的支持者,有的手里还拿着国民党的党旗。

这些人走到警察布置的警戒线旁边,都停了下来,举着国民党的旗帜混迹在人群中,其实这些人都带着武器,就等着自己的上司下命令,然后他们就会拿出预先准备好的武器,一齐杀向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办公楼。

日本特工们基本都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里边装的全是长枪短炮,衣服的口袋里装的也是杀人的利器。这些人来台北之前就知道要做什么,他们目标明确,有人指挥,武器充足,都对暗杀国民党大员充满了信心。


在日本特工准备暗杀国民党大员的时候,林飞宇的人都还在报废汽车处理厂的仓库里睡觉,昨天晚上打完仗大家已经很疲惫,而且又聚在一起喝了不少酒。过了一晚上,酒虽然醒了但是人还都昏睡着。

这些喝足了就的亡命徒也顾不上舒服不舒服,有的睡在汽车里,有的睡在弹药箱子上,睡的姿态也各式各样,还有打呼噜的咬牙的和流口水的,看上去和平常人没太多的不一样。


陪雷雨田聊了半晚上的林盛在凌晨才回到自己的住处,一直睡到天亮才起来。

早上服务生送早餐到林盛的房间,林盛和雅茹一起吃着,刚吃了个半饱,雅茹就离开餐桌,忙着换衣服忙着化装。今天她要出门一躺,去执行自己的任务,昨天的突发事件她早报告给总部,但是今天要出去详细收集些情报,以便上级能掌握台湾的情况。

“老婆你要出去?外边可不安全,昨天打了半晚上仗。”林盛唠叨着。

“你后半夜还跑出去呢,没见你不安全,好了你呆着别出去乱走。”雅茹脱下拖鞋,换上一双运动鞋准备出门。

“我不会乱走,最多和雨田他们喝喝茶。”林盛走到她身边,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中午我不回来你就自己吃饭,别干等我。”

“知道了。”林盛把老婆送走之后,去阳台看清晨的风景。这是他生活习惯的一部分,也不知道站在阳台上希望看到什么,反正呼吸点新鲜空气没什么害处。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临时会议在上午九点准时召开,外边相临的三条街都戒严了,只有行人可以走,汽车一律绕道行驶。昨天的事还像噩梦一样笼罩在每个警察头上,真怕今天再出什么事,今天要再出事,台北警察的脸就丢尽了,局长可能被马英九市长炒鱿鱼,连退休金都没的拿,普通小警察虽然不会被开除,但是在值勤时没抓住匪徒,也会影响日后的升迁。

今天值勤的普通警察也戴上钢盔,穿上防弹背心,拿M-16步枪,装备的基本和特警没啥区别。昨天那一场激战,导致上百名特警受伤或死亡,几十名普通警员受伤,警察元气大伤。执行任务的警察人手不够,只好带些好装备出来震慑匪徒们。


当新田和三井带着装满武器的皮箱走出酒店的时候,其他日本特工已经先期抵达现场,就等新田来亲自指挥。新田和三井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目的地。

坐在车上,新田继续发短信,明确了更具体的攻击时间和攻击信号,让那些特工们都做好战斗准备,告诉他们不要怕牺牲,要为国家明天的安全放手一搏。

出租车停在离戒严街道不远的路口,新田和三井拿着皮箱站在马路边上,新田从箱子内拿出一支信号弹枪,装上一发信号弹,打向国民党总部大楼。


信号弹发着红色的亮光飞过来,所有的日本特工都知道这是进攻信号,所有的人都从身上掏出手榴弹,拿出手枪,有的还从背包里拿出M-4卡宾枪和MP-7冲锋枪,这些人迅速的武装起来。

维持秩序的台北警察在眨眼的工夫就发现面前忽然有许多人拿出武器,这些警察还没反应过来,枪声和爆炸声就响起来。

手榴弹雨点般的飞了过来,弹片几乎覆盖了没一寸地面,警察们习惯的躲进警车里边,有的钻进车底下。

特工们叫喊着拿着武器一边打一边向国民党的办公楼猛冲过去。值勤的台北警察们被吓的腿肚子都发软,没想到匪徒又来袭击,他们先是找好地方隐蔽,然后才拿着武器毫无目的的乱打,现场的指挥官看着命令,就是没人听。

特工们就像是一群发疯的野兽,一边冲一边打,一下就把警察的防线冲垮,他们踩着警察们的尸体,向前进攻。


在阳台上正看林盛忽然听见爆炸声和枪声,因为他听过着些声音,还是能分清楚是枪响还是放爆竹,他穿着睡衣跑回卧室,拿起手机给雷雨田打电话。

“喂,雨田,外边有枪声,你现在安全么?”林盛担心雨田的安全,怕是警察对他发起报复性进攻。

“怎么了我很安全,我正睡着呢?什么事?”雨田在睡梦中起来,还迷糊着呢。

“外边有枪声。”林盛激动的说,从新跑回阳台。

“什么方向?”雨田迅速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鞋一边问,迅速做好出门的准备,把装武器的包拎到身边。他还打算把住在隔壁房间的小宇叫起来。

昨天大家喝咖啡聊天一直到很晚,雨田和小宇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这个旅店到是离市中心不远,过去看看还是很方便的。

拿着手机站在阳台上的林盛焦急的辨别方向,然后回房间找到台北地图,确认了一下,“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办公楼那方向。”因为他住的楼层高,还是能看的很远。

“你确定?”雨田已经走到房间的门口,他不希望国民党的领导人出事,这些人活着就是和平统一的大门开着,如果他们死掉,陈阿扁还不反了天?必须全力保护国民党的人。

他打定注意,走出房间,去敲小宇的房间门,“起来,出事了,有人暗杀国民党首脑,我们去阻止他们。”

“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小宇揉着眼睛走出房间。

“他们死了民进党就能搞独裁,我们必须去,否则死阿扁就能毫无顾及的投靠鬼子。”雷雨田已经做好走的准备。

刚醒过来的小宇已经明白,这是一场赌博,赌的是台湾的前途和命运,赌的也是中国的命运,如果国民党大员都死了谁能与阿扁对抗?阿扁就马上会成为独裁者,台湾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匆忙离开旅店,雨田和小宇上了一辆出租车,雷雨田拿着手机给林飞宇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下,睡在仓库里的林飞宇接起电话,“什么事?”

“泛蓝的老巢被打,我们现在正往过赶,你也快点来,不要让那些人得手。”雷雨田说完就挂上电话,掏出沙漠之鹰手枪指着司机的头,“去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快点。”

出租车司机一看坐车的人有枪,就知道这俩坐车的来者不善,只好按照吩咐去做。


还在床上睡觉的华显被惊醒,他隐约听见外边有枪炮声,不知道那和那打,以为PLA打进来,他把睡在身边的亚美弄醒。

“你干什么?”亚美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

“外边有枪声?”华显马上爬起来,拿手机就给雷雨田打电话,“喂,外边打起来了你知道么?”

“知道了,我正拿家伙往过赶呢,你如果想给我帮忙就叫上林盛一起去帮忙。”雷雨田把手机装回到上衣口袋内。

出租车开到办公楼附近,司机不敢继续开,因为前边已经打起来,一群穿便装的武装匪徒正和警察激战,企图攻进大楼,警察伤亡很大,已经有点支持不住。

昨天晚上警察已经损失不少人,今天人手不足,与训练有素的日本特工枪战,自然不占上风。特工们端着枪基本不打连发,很节约弹药,警察们为了壮胆肆无忌惮的浪费着子弹,企图靠火力吓退匪徒。

左手拎着皮箱的三井右手拿着一支格洛克17手枪,正用手枪清除着周围威胁,在他手枪射程内的警察纷纷中枪倒下去,警察却怎么也打不中他。新田端着一支M-4卡宾枪,用光学瞄准镜瞄准一个正在开火的警察,瞄准镜的十字线压在警察的头上,他轻扣扳机打出一个点射。

一发子弹正中警察的面门,警察当场死亡,旁边几名警察一看对方枪法很准,早被吓的失去抵抗的决心,端着枪缩着脖子猫着腰就向后跑。


特工们把警察打散,向办公楼跑去,警察只是躲在远处胡乱放枪。此时现场已经混乱不堪,马上的行人以为是PLA的特种部队穿便服攻进台北市,吓的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飞。

接完雷雨田的电话,林飞宇站在仓库里大喊一声:“集合。”

所有还在沉睡的人全部起来,揉着眼睛问:“什么事?”

“国民党总部遭到不明身份的匪徒袭击,我们去支援,快拿武器。”林飞宇跑出仓库。

仓库外放着一个巨大的集装箱,他把集装箱打开,然后进去。里边放着一架UH-1直升机,就是以前停在福龙号甲板上的那一架,后来被装进集装箱内,用卡车运到这里。

直升机油箱里的油是满的,随时可以起飞,但需要先把这个飞机从里边推出来。还好集装箱内有滑轨,很顺利的把直升机弄了出来。他把直升机推出来还发现集装箱卡车放在这里比较碍事,就把卡车开到一边,这样直升机就能起飞。

其他人拿着武器从仓库内走出来,看直升机已经准备好,林飞宇已经坐进驾驶舱内。大家一窝蜂似的从仓库里冲出来,跑到直升机前边才发现他们人多,很难一起坐直升机走。

“铭基,你带你的人开车去,我先把他们空降到楼顶去应急,咱们在中央委员会大楼内见,开着对讲机。”林飞宇启动了直升机,驾驶着直升机载着自己的8个弟兄先走一步。

把武器包使劲扔进白色面包车之后,刘铭基迅速坐进驾驶室,“大家动作快点,泛蓝要被抄家了我们昨天就白忙。”

白色面包车被发动起来,张汉合他们6个人都钻进车内,面包车飞快的离开报废汽车处理厂。


直升机这东西就是好,比车速度快,还能载不少人,可以不饶路就直接越过地面上的障碍。林飞宇驾驶着飞机向有枪声的地方飞过去。

开直升机虽然不是他的老本行,但是在‘牧场’时候就学过,自己也在美国靠过民用飞机执照,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都能开,开雇佣兵公司的时候他为了节约人力资源,自己亲自充当飞行员,驾驶直升机冒着枪林弹雨飞来飞去的运兵运弹药。(CIA初级特工训练基地,对外称为牧场,位置在兰利市郊区,有机会去美国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不开雇佣兵公司之后,林飞宇已经很少开直升机,反正已经练出技术来,随时可以熟练的开动直升机。台北地区楼高,他把直升机的飞行高度保持在一千米,这样不容易撞到楼。


直升机很快飞到中央委员会大楼上空,林飞宇小心的操作着,不断降低着螺旋桨转速和发动机转速,稳当的把飞机落在楼顶上。

飞机还没停稳当,许睿这些人一窝蜂似的挤下飞机,端着枪挎着武器包就下了飞机,四处找进入楼内的入口。

没用多少时间,大家找到一个紧锁的铁门,这门是连接楼顶和楼内的通道。吴哲冲上去飞起一脚踢在门上,铁门之发出一声噪音,并没被踢开,吴哲有点生气,拿起霰弹枪就把门锁头打烂,把破门踢开之后,他沿着门内的楼梯就进入楼内,第一个冲进去。

现在楼内已经乱做一团,特工们拿枪冲进楼,并不是见人就杀,他们只杀经常上电视的头面人物,其他的普通党员和小头目,理都不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