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四章抢先一步

ddtt 收藏 3 7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四章抢先一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封锁街道的特警看见两个扛火箭筒的人正是小宇和雷雨田,不过警察不认识他们俩,也没机会认识,这俩人也是黑布蒙面,住露出两只眼睛,身上穿着便装,里边穿凯夫拉防弹背心,不过警察暂时不知道他们穿着这‘铁布衫’。还使劲拿枪往他们身上打。

一个特警小头目一看RPG,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为什么他怕这老土的火箭筒?这东西60年代就有。这个特警知道,连驻伊美军都怕这东西,RPG可以打直升机、打坦克和步兵战车,卡车吉普车更是不在话下,何况自己的这台V-150?即使火箭弹迎头命中装甲车正面,也能把车炸瘫,这车不耐打,所以不由的开始恐惧。

恐惧并非所有人都有,特警可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他们的训练虽然没有三角洲部队那么严格,但是也比一般军队的训练强度大,毕竟维护大都市的治安打击恐怖分子、亡命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中一个特警心理素质非常好,端着MP-5就瞄准小宇的胸部,枪上的保险早打开,食指迅速放在扳机上,但是此时空中已经传来火箭弹飞行时的怪叫声。

两枚发射出来的火箭弹拖着火焰和白眼就奔装甲车过来。小宇和雷雨田打完火箭弹不敢观察打击效果,马上躲在面包车的后边。不过小宇在转身前忽然感觉有一个东西猛的撞击了自己的胸部,估计是子弹,但被防弹背心给拦截住,没伤到他的性命。

他们俩打开面包车的后门,从车内拿出火箭弹,装到火箭筒内,准备发起第二次攻击。

警察们的子弹密集的打向白色面包车,林飞宇此时就坐在面包车的驾驶室里。车的正面早内装一层钢板,可以把子弹拦截住,正面挡风玻璃是防弹玻璃,和运钞车上装的玻璃一样,枪很难打穿,除非是枪榴弹和火箭弹,他并不怕枪扫射。

警察们打出密集的子弹,打到面包车上发出连续的清脆的金属敲击声,玻璃上被打出一片白点儿,一个点有核桃那么大,如果中弹的部分再被打上一枪,防弹玻璃就会被打穿,不过那需要狙击手的枪法。

虽然林飞宇是经验丰富的老雇佣兵,但是他也不是个神人,见了子弹照样躲闪,他怕自己改装的防弹车不结实,也怕子弹打穿玻璃和装甲伤到他,他马上躺在驾驶座上,即使玻璃被打碎,子弹也只能打穿玻璃打到面包车座椅的靠背上。

但他的胆量也值得佩服,在如此近距离上于警察们激战,只见他气不长出面不改色,一点也看不出慌张,从容而又敏捷的从前排驾驶座位上爬进面包车后边,打算拿个大威力的火器也给警察点颜色看。

此时特警的两台V-150装甲车早被4发火箭弹炸成燃烧的废铁,受伤的特警被其他的警察从车上抬出来,没受伤的特警一边开枪一边掩护受伤的特警撤离。

“我们需要支援,把那辆台装甲车开过来,挡住他们,快。”眼看那些废物警察控制不住局面,一个级别很高的特警用对讲机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命令。

另外一队特警把守另一条街道,他们以为队友们能干掉匪徒,没想到匪徒居然追着自己人打的特警们撤退,还要别人挡住匪徒,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无线电里反复就是这句话,连续说了三遍。

两台V-150满载着特警队员迅速向交火的街道扑过去,但这些警察并不知道匪徒有多少人,有什么装备。

其他警察还是原地待命,其实都是在看热闹,谁不想多活几天,都不敢轻易的拿自己的命冒险。

局面现在完全失控,在现场指挥的警官已经换成台北市警察局局长,他是刚刚赶到的,没想到一过来,就发现警察们被打的如此狼狈,副局长指挥警察布置的防线基本不堪一击。现在连特警都开始溃败,看来警察真是用不得。如果实在不行就报告行政院,让国防部派特种部队来处理。

但是台北市只有宪兵部队,装备和警察差不多,也就是V-150装甲车多一点,而且要求军队管理地方治安似乎不符合法律程序。况且先要通报行政院,行政院在把事情告诉国防部,国防部也做不了主,只能报告总统,总统在了解情况后调动军队,等军队来了,可能匪徒们都跑没影儿了。这个指挥流程太长,根本不能用。局长坐在指挥车上用无线电呵斥着自己的部下,要求他们从新包围匪徒,但谁肯听他的?

现在别说是全歼匪徒,就是先困住匪徒都难,现在全台北市的值班警察几乎全部在这里,实在不行只能让各分局和警队的头目打手机叫不值班的警察来增援,但是这些不值班的人手机都不开,到那里找他们去?


警察们混乱的撤退,雷雨田徒步向前走去,左手拎着AUG步枪,右手拿着PRG-7火箭筒,他通过许睿的无线电直播了解警察的实力,他想先干掉这辆装甲车,让警察失去移动掩体,这样警察就没什么太大的优势。

一辆装甲车的车头刚从露出来,还没开上这条激战中的街道,小宇就看到这辆装甲车,他什么话都顾不上说,扛起火箭筒就打,装甲车还没全完出现在他的视线内,火箭弹就飞过去了。

“轰”一声,正在装弯儿V-150装甲车被火箭弹打中,小宇担心没彻底摧毁它,马上丢下火箭筒,向着火的装甲车补上两枚枪榴弹,把下车逃跑的特警炸伤好几个。

“干的好。”站在小宇身手的雷雨田大叫一声,他扛着火箭筒向前跑去。


特警最后一辆装甲车出现在雷雨田面前,雷雨田有点激动,他以为这辆车不敢过来,但还是迅速瞄准了装甲车,之后发射出火箭弹,火箭弹命中之后,还担心这车没彻底报废,又用枪榴弹补了一下。


街道上凌乱的停着一队警车,还有4辆已经起火的装甲车,街道上见不到警察的影子,不知道他们躲避在哪。林飞宇拿着M79榴弹器从面包车上下来,向吴哲他们招手,“我们到了,准备撤。”

许睿从楼顶上往下看,很清楚警察的位置,用无线电告诉其他人,“他们都被你们打退,现在可以沿着进来的路撤离,不过还是多消灭几个警察,这样撤的利索点。”

林飞宇一边用对讲机回答一边回到面包车上,“明白,我们走,你自己也开始撤。”

刘铭基和张汉合正蹲在前边的马路上,继续向警察发起进攻,听到要撤,有点舍不得,先是扔了一组手榴弹,然后掉头向面包车跑去。

王众明带领着自己的一组人从新回到本田轿车上,吴哲和关宁他们都上了面包车,也不知道车上能不能挤进去这么多人。

“快撤。”林飞宇开着面包车开始转弯。

小宇、雷雨田、刘铭基、张汉合加速向面包车跑过去。

面包车上的窗户几乎全部打开,车上的人不停的向外射击,警察只要一露出头来,就可能招来一枚要命的枪榴弹。

为了有效阻止警察的反击,林飞宇拿起用来监听警察通话的对讲机喊道:“我们不是来杀警察的,如果你们不为难我们,现在是停火的好机会,如果非要打下去,我们愿意奉陪到底。”

所有装备对讲机的警察都听清楚他说的话,警察们吓的那里敢反击?刚才眼睁睁的看着上百名警察不是死就是伤,炸弹、榴弹、子弹的连续打击已经吓的他们只能躲藏不敢还手。


第一个冲出去的是王众明,他驾驶着本田轿车顺利的离开现场,路上没遇到什么警察。面包车上挤着12个人,紧跟前边的本田车,向郊外飞驰而去。

面包车上,吴哲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靠在座椅上,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比我想的要简单的多。”

挤坐在吴哲旁边的关宁看着车窗外的夜色,他摘下黑色蒙面布,随手扔出车外,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干这样的活儿,以后大家就都要散摊子,大哥林飞宇是铁定要隐退,回家给老婆的公司打工,许睿或许回去当私人保镖,他三年前就干这个,而且还干得不错。吴哲或许会拉着刘铭基他们这群好斗的家伙去打劫赌场,或者会绑架黑帮头目勒索赎金,他们这些人就喜欢和黑帮过不去,因为黑帮有钱,抢他们容易发财,他们会拿着黑帮的脏钱过自己奢华的生活。

过了一会,关宁猛然想起来这堆人里少了几个,就问雷雨田:“你的人在那?”

雷雨田说:“你仔细听外边的声音。”

台联党总部方向,依然有零星枪声,肯定是曹秉他们三个人还和警察打着玩,他们都隐蔽在暗处,拿着带消声器的枪打警察,警察拿着各种武器胡乱的还击。

雷雨田担心这几个人杀红眼,就拿对讲机催促:“玩够了没?该走人了,我们已经出圈了。”

“问一下许睿撤了没?他走了我们在撤,万一他有麻烦我们还能帮忙。”曹秉回答完,从一个墙头上跳下去,向没有警察的方向跑去,富安和江琦紧跟着他。他们打了一晚上黑枪,打死几个警察他们也记不清楚。

“我拿着提包正站在酒店门前等出租车,别担心我,你们走你们的,好了我山车了。”许睿走到一辆出租车旁边,拉开车门坐进去,看看酒店的楼顶,然后乘车离开。


新田和三井坐在酒店的房间内,悠闲的抽着烟,看着电视,到了整点新闻时间,新闻支持人播报的是台联党总部遭到武装匪徒袭击,该党几乎全部重要成员罹难的消息,顿时他们两人惊呆了。

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现在该怎么办?报告给局长?这还还用报告,日本的电视台肯定也会播报重要的新闻,到时候每人会不知道这个事情。关键是搞清楚这是谁干的?否则要情报人员是干什么的?

坐在沙发上的新田恼怒的掐灭烟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台联党被我们扶持了十几年,眼看就要用到他们,他们就这样垮掉?”

“居然有人抢在前边?难道我们想做什么被其他人察觉到?”三井也不相信是真的。

“泄密是不会的,估计是我们和他们想到一起,不过现在想查他们是谁肯定不容易,不过他们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打击泛绿阵营。”

“组长,那我们怎么办?明天的计划要执行么?”三井问。

新田现在几乎要崩溃掉,先是女儿下落不明,然后就是这件事,看来通过暗杀扰乱台湾政局的计划已经有人在用,这些人能杀台联党,那肯定也能暗中保护国民党,如果继续暗杀国民党首脑,肯定阻力不小。搞暗杀时候不但要与警察交火,还可能与这些人发生冲突,成功的机会又小了一些。


深夜,雷雨田和小宇坐在一个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内喝着咖啡。雷雨田从来没这么轻松过,以后就可以过几天平静的日子,再也不用听爆炸声和枪声。华显和林盛和他们坐在一个桌子旁,这两人问:“以后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可能要回家休息,然后找个平常职业去做,不回金三角,以后不想在管其他事。”雷雨田拿着搅拌勺看着咖啡发呆。

“那鬼子和台湾警察找你怎么办?”林盛问。

“我回大陆,这样比较安全。”雷雨田扛了五年枪,早就厌倦了战争、杀戮和争斗,这次帮林飞宇搞完这次‘政变’,他已经是身心疲惫,再也不想舞刀弄枪的过日子。

最感觉到失望的人是小宇,他还没过够枪瘾,就没的玩儿,不由的感觉有点沮丧,“我还没过瘾呢?”

“你想玩我就让曹秉把你带回缅甸。”雷雨田喝了一口咖啡,注视着夜色中的街道。

“这次为什么没叫我们一起去?你以前不是说要带我们一起玩的?”华显看完新闻,才出来和雷雨田见面,心中有点遗憾。

“林老板的部下都是高手,百战余生,我自己去都感觉有点业余,曹秉那些带过兵的今儿个也才跑了龙套。”雷雨田的思绪又飞回到战斗中,他佩服许睿的枪法,居然一个人都把狙击手干掉,战斗中警察的狙击手没开一枪,佩服刘铭基、张汉合导弹打的准,他自己是第一次见真的SA-7,即使给自己,自己也玩儿不转这东西,还有吴哲他们几个人,居然敢正面对警察发起攻击,胆量和技术都是一流的。“我真搞不懂,林老板的人本事那么大为什么他请我来?或许是他高估了敌人的水平。”

夜深了,大家都有些疲惫,有些聊不动,雷雨田忽然说:“我们一起回大陆吧?”他不想把华显、林盛留在台湾,万一台湾的中科院、中船公司聘用这俩人,那不是给解放军解放台湾增加难度么?所以必须把这两人都带走。

本来华显、林盛很喜欢台湾,但是到台湾呆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个地方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这里犯罪率高,到处是窑子和赌场,任何行业都有黑帮渗透,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回去也好,多不过被安全局骚扰几天而已。”华显很想回大陆,因为他现在有钱了,军工企业不用他做事,他也无所谓,靠银行卡上的几十万美圆也能好好的过安稳日子。

在回大陆这件事上,林盛还没想好,他什么都听雅茹的,雅茹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没想好,再让我想想,如果你们着急回去,接别等我了。”

“你不是没想好,是你老婆没下‘旨’,你决定不了吧?”华显早就发现,自从林盛认识了雅茹,就逐渐没了主见,以前他只是这么感觉,今天却发现了‘证据’。


报废汽车处理厂的仓库内,林飞宇和自己所有的兄弟和部下都在这里。

“兄弟们,今天大家都做的很好,从明天起,如果没什么意外,大家就各奔东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虽然不在一起了,但如果有事,我一定帮着大家,你们之间也要相互帮助。”林飞宇说到这里停住不说了,他低下头,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的眼泪。面对这些多年来陪他出生入死为他赴汤蹈火的兄弟,他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感谢他们。

大家都静静的听着,没人插话。他们这些人一起靠抢劫赌场起来,靠敲诈毒枭完成原始积累,靠经营雇佣兵快速积累财富,又靠手里的钱、武器,以及自己的能力左右了台湾的未来,这一路走下来那一步不是充满了风险和偶然,那次不是死里逃生?

“不说这些,大家一起喝酒。”林飞宇打开一个箱子,里边放着各式各样的洋酒。

这些人都是酒鬼,酷爱喝酒,酒精能让他们忘记恐惧,忘记杀戮时的不安,能让他们忘记受伤时的疼痛。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