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二) <11>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陈百鹤现在已是广东国民政府辖下的国民革命军七十师师长。他请了郑武国来,委以自己属下的二团团长之职。

在北伐战争中,郑武国指挥二团官兵立下奇功,遂被提升为七十二师师长。一九二九年,他奉命驻防石家庄。此后由于他治军严谨、高效,麾下军队的军事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国民革命军中成为一支出色的军队。因此他的军职不断提升,直至被授予中将军衔。在这期间,唯一让他痛心的是妻子林氏因为久病而不治离他而去,郑武国心中愧疚之意无法言表,他觉得欠家人的太多了,不知可否下辈子来还报他们。

一九三一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本军队长驱直入攻进沈阳。郑武国胸中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准备给日本人一个教训。却不料国民政府命令部队不予抵抗。他十分焦心,就上书恳请政府积极抵抗入侵者。但书函递上去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他又上书数次,也是一样的结果。最后反倒惹怒国民政府,连降他军职,三天里,从中将直降到排长。政府面对外敌入侵,却实行什么“不抵抗”政策,真是闻所未闻。郑武国愤而弃职离去。

住进一家客店,郑武国又细细思量下一步该往何处去。为什么总是不得志,本来以为自己被授予那么国的军衔,又逢外敌入侵,自己可以大展拳脚,为国家和民族作出一番贡献了,却未料到如今的国民政府竟会这样!除此以外,有没有一个为中华民族谋求整体利益的政权呢?突然,他眼前一亮:共产党。早就听说共产党是代表广大工人、农民这些无产阶级的利益。她的现时任务是对内打倒官僚主义,对外推翻帝国主义。既如此,自己何不参加共产党呢?想到这,他就想起了陆庭兴,自己与他在德国同一军校进习了三年,关系也不错,让他介绍自己加入共产党应该没问题。想到此,他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坦然入睡了。

陆庭兴现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任红六军团内的一师师长。郑武国便动身去了安徽青阳。见到了陆庭兴。陆庭兴对郑武国的到来颇为高兴,热情地招待了他。两人互相叙述了分别后自己的经历。

陆庭兴比郑武国早一年从德国毕业回国。回到家里不久就投身推翻清政府的革命活动中。他家庭从他父亲到他已是两代单传,因此家里人丁稀少,但有好多田产,有上百个佃户种他家里的田。他父亲年纪已高,就派人把他找回来,让他在家好好经营产业,当个阔少爷,不要四处奔走干那些掉脑袋的事。陆庭兴初时坚持不肯,他父母情急之下给他跪了下来,他无奈只好先答应下来。后来国内革命活动风起云涌,他又实在过不惯那种饱食终日却无所事事的日子,便私自将大部分田产卖了,所得钱款交给父母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历经数次革命战争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郑武国也想他简单叙说了自己的经历。然后他提出自己也想参加红军。陆庭兴听了大喜道:“太好了!象你这样文武兼备的人才我们是求之不得啊!我马上向组织上汇报,肯定没问题!”

陆庭兴留郑武国吃了午饭后,就带着他去见根据地人事部部长任永道。任永道年约四十出头。陆庭兴就将任永道和郑武国两人作了介绍。三人落座后,陆庭兴就说了郑武国要求参加红军,任永道犹豫了一下道:“此事须组织上研究议论后方可决定。”然后他对陆庭兴道:“你进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进入里屋,关上门,任永道急急地扯过陆庭兴压低声音道:“你好糊涂,竟替这么个人引荐入队伍!”陆庭兴不解地问:“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任永道说:“难道你没有对他的背景和经历作一点了解,就轻率地让他混进队伍?此人出生在封建官僚家庭。之后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居住数年。。这且不说,他还担任过地方军阀的参谋长,怂恿其主子并亲自指挥对另一派军阀的战争,弄得生灵涂炭,百姓怨声载道。更重要的是他前几年在国民党军中被授予中将军衔,不久却突然降为排长。现在他不干了,跑来参加红军。这样的举动不令人生疑吗?你敢保证他不是国民党派来卧底的吗?”任永道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陆庭兴却不以为然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别的不说,你所说的最后一件事,那是因为国民党政府对日军执行不抵抗政策,郑武国就不断上书请政府抵抗日军,却反倒惹恼了国民党政府,降了他的军职。他因此对国民党不抱希望,才来参加红军。你怎么能这样猜疑一个有志抗敌的志士呢?况且我们当前正急需他这样的军事人才,我们岂有不接受他之理?”任永道说道:“再急需我们也不能让这样一个阶级成分复杂不明的人混进红军队伍。再说你跟他几十没见面了,对他的了解有多少?你敢保证他说的都是真的吗?日后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陆庭兴急忙道:“我敢保证他此来为的是抗日报国,决无二心!”任永道说:“不行,等到出了什么事,谁也负不起责任。这事我是断断不允许的!”见不能说服他,陆庭兴只好出来。

任永道也跟了出来。他对郑武国道:“很抱歉,郑先生。我们不是对你不信任,而是怕这是国民党政府的诡计:派你前来诈降,然后里应外合,围剿我军。我们不得不防。”郑武国站起说道:“请你不必怀疑。我确是诚心诚意的想参加红军抵抗日寇的,绝对没有受任何人的指派来进行什么诈降。希望你再考虑一下!”“不用考虑了,我必须对部下上万的红军战士的生命安全负责!”任永道毫无商量余地。陆庭兴无奈地看着郑武国,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无能为力。郑武国见此,就说道:“既如此,请恕多有叨扰。告辞!”说罢,他转身出了屋子。

陆庭兴也出来,追上郑武国道:“武国兄弟,我绝未料到会这样。本以为这根本没问题,不知他为何对你有这么深的成见,我也说服不了他。”郑武国道:“陆兄,不必解释,你已尽力了!”陆庭兴问道:“下一步你有何打算?”郑武国道:“能有什么打算?不过我现在最希望能在战场上杀日本人。算了不说了。我就此告辞,请留步!”言罢,他大步离去。陆庭兴看着他远去,心里一阵难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