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一章 宝岛台湾 第十一章 宝岛台湾(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1—5


五月底,最早种植的水稻已经成熟开始收割,移民和军队都尝到了收获的喜悦。茗烟这时候率领船队返回。这次船队扩大了一倍,大船除了浏河号和秦淮号,还增加了刚下水不久的东山号和牛山号,相应地小船增加到十六条。船队带来的移民有两千余人,两个新兵连及其装备也带来了,新兵连没有马匹。茗烟对他的两个新兵连得到优先装备很是得意,这些装备是基地这三个多月的全部产量。其他三个老连队至今装备不足四分之一,新配属的新兵连没有任何武器装备,训练时都是使用老连队的装备。


粮食比上次带的少多了,但其它物资更多了,除了大船装运了矿产品,有十二条小船装运的都是各种矿产品,运的最多的是硼砂玻璃珠。看样子项飞他们对浏河囤积的物资有点头疼,但贾迩冶并不嫌多。由于修建了码头,卸船的速度比上次快多了。移民被安置在两个点,在倪礼利的帮助下分别成立了自治委员会,领导移民建设家园。高价买来的耕牛分配到各户,剩余的十几头耕牛归军队所有。


新老三个连队混编为一个营,茗烟任营长。营以下设三个连,编制和装备不变。有作战经验的军官严重不足,贾迩冶将他的一个警卫班十人全部编入茗烟营,都担任排长或副排长。新设了营部,除营长和副营长之外,还有一个八人的警卫传令班。这样一个营刚好是四百人的编制。


茗烟带来了一根基地用新研制的车床加工而成的无缝钢管,内径达到三十五毫米,长度达到三百五十毫米。这个尺寸是新机器能达到的加工极限了,而且加工极其费工费时。贾迩冶用手榴弹里的炸药和雷管作成小炸药包塞在钢管里做了十几次耐爆实验,证实钢管可以用来制造小炮。贾迩冶在这里待不住了,决定随船返回大陆,尽快造出小炮来。


经过几天突击给大船上装载木料,船队即将返回大陆,副营长严库带领八个战斗班和两个侦察通讯班武装护航。临行的前一天,贾迩冶召集茗烟、严库、肖烈、晴雯、袭人和湘云开了个会。这六个人被贾迩冶指定成立一个领导小组,负责这里的生产、开发和武装力量的训练任务。这个领导小组的成员都是贾迩冶的铁杆,其中严库和肖烈都是庄园子弟。贾迩冶规定领导小组必须定期开会,遇事不决则投票表决。晴雯被指定为组长,拥有召集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的权利,而且一人拥有两票。


会议还决定了一件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贾迩冶让晴雯更名为秦文,当事人自然是十分乐意。在此带动之下,袭人更名为习荏,茗烟更名为闵烟。


那天晚上,秦文和习荏死死纠缠大小二爷,以致大二爷筋疲力尽,小二爷无精打采。习荏握着小二爷问大二爷,“二爷,什么时候再到这里来?”


“什么时候来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不过你以后别叫我二爷,要叫老公。”


“为什么叫老公?”


“老公就是相公。”


“相公就相公呗,老公多难听。难道二爷老了吗?二爷一点也不老啊。”


“唉,那就随你叫吧。”


躺在另一边的秦文说道,“老公,你让我做这里的头头,我还真有些心虚呢。这里数湘云最有学问了,为什么不让湘云做头头呢。”


“在意识形态方面,包括湘云在内,其他人都很难摆脱时代的束缚,只有你可以做到。只要你遇事能多听听不同的意见,我相信你能做好这个头头的。”


“可是我很多事情都不懂,我真怕做不好呢。”


“没有人天生什么都懂的,只要目标明确,可以边干边学嘛。我们的目标是明确的,目前就是发展壮大,以图将来推翻元廷。这里是避难和积蓄力量的基地,发展壮大是一切工作的核心。”


“老公,军队这边还好办,大家都是自己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齐心合力。移民那边应当怎么办?各家自扫门前雪,恐怕很难做到齐心合力。”


“军队和起其他武装力量目前还不会出现很大问题,但要防止军队变成老爷兵。因此生产、建设和训练都不要放松。要让军队多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比如修路、造桥和帮助有困难的人家。移民这块原则上是让他们休生养息、发展经济。农业五年不收税和其他行业十年不收税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移民富裕起来,而且鼓励手工业,提高经济水平。农民多余的粮食我们都可以作为战备物资购买储藏。不能强行购买,更要买卖公平。”


“老公,我们买很多粮食积压起来就会付出很多银子,时间长了会造成我们资金不足的。以后我们没钱了怎么办?”


“短期内资金不会有多大的问题。资金可以回笼一部分,我们带来了不少香皂和购买来的其他可以长期存放的生活物资,移民有钱了就会购买这些生活物资的。我回大陆后还要大量购买各种物资,把手上的银票都化掉。将来我们在这里建各种工厂,只要不犯大的错误,我们会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经济机制的。”


“老公,移民的事物全都由自制委员会管理吗?如果移民发生案件我们管不管?”


“移民内部发生的一般性的纠葛或者利益纠纷,原则上都由自制委员会调解处理,我们不必干涉。如果事情涉及到土地政策和发生必须处理人的问题,我们就要管了。简单地说,不能让自制委员会具有司法等等政府的职能。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方便明打明地行使政府的权利,但我们实际上必须具有这样的权威。制度、政策和法律的事情现在不方便说清楚,但做的时候要做的明白。有的事情可以迁就现在大家习惯的思维,有些事情不能迁就,特别是涉及到处理人的事情。明白我的意思吗?”


“哦,我明白。你是怕封建意思统治这里。我明白了。大目标是建设和积蓄力量,管理是用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智慧。是这样吗?老公?”


“完全正确,但很多东西我们都需要学习、摸索。要靠大家的智慧。”


习荏问道,“怎么知道将来的智慧呢?”


贾迩冶嘿嘿笑道,“秦文是天才。天才是生而知之的。秦文一出生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事都知道。”


习荏笑道,“这么厉害啊。那我问问秦文妹妹,你知道湘云姑娘和谁好上了吗?”


秦文说道,“我早知道了,我的小特务告诉我湘云和肖烈好上了。他们俩躲在树林里亲嘴都被小特务发现了。”


贾迩冶笑道,“你们的小特务没事干啦,怎么能偷看人家亲嘴呢?”


习荏握小二爷的手用了点劲,“二爷,你不觉得遗憾吗?”


贾迩冶回答道,“有什么遗憾的。肖烈是副参谋长,有勇有谋,配湘云这个爱打仗的丫头正好。肖烈他老爹还是秀才呢,也可以算是门当户对了。”


习荏叹气,“二爷,不是这个意思。湘云和你很亲近啊,他和别人好上了,你不觉得遗憾吗?”


“乱想,乱想。湘云是表妹,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习荏不以为然,“娶表妹那是亲上加亲啊,当然会有那个意思了。”


“不对,不对。我决不会娶表妹的。”


习荏有些疑惑,“秦文妹妹也这样说过,为什么你们都说不会娶表妹呢?真奇怪。”


第二天上午船队出发,借助于东南风和顺流而下,仅一个时辰船队就出了河口。贾迩冶看着鼓起的风帆,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夏季的台风起源于赤道附近,由东南季风送到台湾附近。农历六月的台风多在福建沿海登上大陆,农历七月以后才偶有台风登陆浙江沿海,而且登陆地点多偏浙江南部沿海。因此只要在不同的时间选择不同的航线,台风季节航行也可以是安全的。


贾迩冶将台风登陆地点随时间而变的特点跟三位小领航员作了简单的解释,还在他们作的航海图上作了大致标绘。船队出海后没有向西偏航,而是向北偏西的方向航行。第二天发现一条暖水海流,流向北西。于是船队进入海流,顺风顺水航行。这条暖水海流是股补偿海流,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存在。暖水海流沿台湾东岸自南向北,到达台湾北部海面后分成两股。一股偏向北东,另一股偏向北西,正好可以用于夏季七月之前返航大陆时加快航速。后世的海洋学家将这条海流称为黑沟,原因是海水很清澈,目视深度可以达到四十米。由于透明度高,在远处看上去是黑的,在卫星照片上也是黑的。不过它不是什么小河沟,宽度一般在数十公里之一百公里。


四天后海流逐渐偏向东北,船队离开海流继续向西北偏北的方向航行。又过了三天,发现海水明显变黄,于是船队向西航行一天了望员就看见了海岸线。这一趟航行三个小领航员又学到了不少新东西,在海图上增加了标绘,郑不败的一帮老水手都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对于贾迩冶来说记忆中的地理位置是最重要的凭据,加上长江口带来的泥砂使海水变黄是很好的导航标志。偶然发现的一股暖水海流和强劲的东南季风显著地提高了航速。当然,罗盘和时钟的功绩也很大,否则没有胆子在远离海岸的外海航行的。一旦迷失方向,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