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1—4


大家都很高兴,惟独贾迩冶闷闷不乐。移民高兴是因为自己拥有了土地,而且丰收在即。看着庄稼的长势,家家户户需要建粮仓啊,何况一年能有两熟,哪里需要第四年才开始返还耕牛和农具的钱。贾公子和自治委员会的村官还要大家种些甘薯,农民觉得没有必要,只是象征性地种了一点,免得村官们罗里罗嗦的烦人。


劳动力充足的移民户不仅开垦出了属于自己的全部土地,先后种上秧苗,不少人家或单干,或几家联合,开始挖窑烧砖烧瓦,只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干什么都可以。美丽富饶的家园不是遥远的事情。种地和盖房的同时,有些人还将眼光瞄向茂密的森林、翠绿的竹子和无边无际的芦苇,那些都是财富的源泉啊。将那些粗壮的樟木运到大陆做家具,那要赚多少钱啊。在这资源丰富的土地上,只要付出劳动,财富就会滚滚而来。面对美好的前景,能让人不高兴吗?


军队每天都有十个人来到村庄帮助特别缺乏劳动力的人家种地盖房。贾公子将这些士兵教育的多好啊,军队是我们的子弟兵,哪有孩子舍弃年迈的父母的?军队自己也开垦土地,还要伐木造船,邻里互相帮助吧,我们的孩子都在同一只队伍里当兵啊。有时候那些孩儿兵也来帮忙,他们的将领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呢。


最高兴的是那些孩儿兵们,他们说是练兵演习,从军队借来战马四处游猎,队伍常常出去几天才回来。丘陵地带的动物成了肉食的来源,尽管大家都不稀罕,沼泽地里和河流里的鱼、虾、蟹、鳖、泥鳅、黄鳝、螺蛳、河蚌多的很呐,但大家都接受了孩儿兵馈赠的猎物。这是孩子们的心意嘛,怎么能不要呢?


晴雯的小特务们浑身本事,但现在特别羡慕曾经是同学的小兵们。他们可以用钢弩打猎,而自己的手枪别说用来打猎了,纪律规定不到必要时手枪是不能暴露的。但是他们也有办法,他们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孩儿兵外出拉练的队伍,他们在山地里表现出的本领让孩儿兵认识到什么是特别训练,匕首、钢丝缆绳、陷阱不仅仅可以有效地捕杀猎物啊,何况他们发现和追踪猎物的本领特别大。孩儿兵的将领湘云姑娘受到启发,她要将小小的队伍训练成特种兵。小特务们成了孩儿兵和他们的将领的教练。


贾迩冶闷闷不乐是因为他带着三名警卫和两名地质矿产工程师到处找矿,他们找到许多矿点,带回许多矿石样品。但矿石样品越多,贾迩冶的脸拉的越长,以致于说话越来越少了。如果开口说话,语气令人难以接受,最近袭人和晴雯都离他远远的,尽量不去惹这个越来越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今天湘云送来了一条野猪腿,晚饭很丰盛,除了野猪肉,还有几样鱼鲜、蘑菇、莲菜和别的野菜,袭人还开了一瓶贾迩冶最爱的老白干。吃完饭后,贾迩冶端着小凳子又去呆呆地看着屋檐下排列整齐的矿石样品。袭人她们将小桌子放在门口,沏了一壶茶,递给贾迩冶一杯他很喜欢的龙井茶。


湘云首先打破了沉默,“二哥哥,是不是矿石不好?”


贾迩冶叹口气,懒懒地回答,“凑合着能用吧。”


湘云追问,“是不是矿石太少?”


“都是一窝一窝的,但以我们的生产能力,也够用了。”


“那,为什么最近找矿回来都不高兴,而且越来越不高兴了?”


贾迩冶看看湘云,又看看袭人和晴雯,有点诧异,“我有不高兴吗?”


晴雯撇撇嘴,“不知道是谁的脸越来越长了,不说话则已,说话就冲人,好象谁欠你的钱似的。”


袭人说道,“二爷,你最近好象对什么都不满意。”


贾迩冶张大了嘴,好一会才说道,“我对什么都不满意吗?实际上我对很多事都是很满意的。”


湘云说道,“那,二哥哥,你对什么事不满意呢?”


晴雯也追问,“那你对什么事满意呢?”


贾迩冶想了想,“这正是我感到烦闷的事情。满意和不满意都是因为这个地方。”


湘云说道,“二哥哥,你就说这里什么好什么不好吧。”


袭人说道,“这里除了人少之外,没有什么不好啊。再说人太多又有什么好的。我觉得就这样过日子挺好的。”


贾迩冶又叹口气,“在这里过日子是不错,但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过小日子的。我们到这里是为了避开元廷的锋芒,在这里保护我们刚开始搞起来的一点点工业生产能力和人才,积蓄力量,然后回去推翻半奴隶制半封建制的元廷。”


湘云说道,“这里正是理想的地方啊。这里土地可以养活很多人,也有你说的工业生产需要的矿产,能有什么不好呢?是不是因为人太少了?”


“人不是很大的问题。四五年时间我们就可以移过来几十万人口。”


湘云问道,“二哥哥,你是说四五年后元兵就能打到江南吗?”


贾迩冶愣了一下,看看晴雯,晴雯摇摇头,没有说话。贾迩冶说道,“这是推测,可能性很大。”


湘云说道,“有几十万人口也可以招募不少军队了。以二哥哥练兵打仗的能力,我们会实现目标的。”


“唉,这里养活人的自然条件和水力资源都很好。问题是矿产不行。”


“二哥哥,你不是找到矿产了吗?怎么会矿产不行呢?”


“矿产的种类太少了,你们看看这么多矿石样品有几种矿物?”


晴雯不假思索地说道,“黑的是煤,褐色的是铁矿,黄的很好看的那种不知道是什么,还有白的像土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


袭人说道,“白的好象是明矾。”


“你们说的对。黄的是天然硫磺,可以用来制造硫酸。白的是制作明矾的原料。”


晴雯好象领悟到什么,“是不是矿产种类太少了?”


“是啊,正是这个问题让我揪心,甚至想放弃这里,在大陆上找一块根据地。”


袭人连忙说道,“二爷,千万别放弃这里啊。这些移民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家园,怎么能放弃呢。”


“是不能放弃,而且还要尽可能地多移难民过来,以后学校在教小孩念书的时候要教育小孩自己是中国人,世世代代都要记住这一点。” 贾迩冶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湘云。


湘云说道,“二哥哥,你别看着我。我以后不教书了,我要带兵。”


贾迩冶又叹了一口气,“其实打仗是一代人之事,教育是永世之事。教育是传承文明,发展文明,意义非同小可。”


“那,有宝姐姐他们就行了,再说二哥哥自己也教了许多弟子,他们都有一些别人不会的本事呢。他们也可以再教别人呀,反正我要带兵打仗。”


“对幼童是教育,他们长大一些以后还要自己研究,在研究中学习,在研究中发现和创造。”


晴雯说道,“还是先说说究竟缺少什么矿产吧?”


“唉,缺少很多。除了铁和煤之外,我们制造武器还需要钨、硼砂、锰、铜、铅,这里都没有,制造炸药需要的硝石也没有。”


袭击有点担忧,“缺少这么多东西呀,那怎么办?难道真要到别的地方去?”


晴雯不以为然,“就是到大陆上也没有用,除非拥有很多地盘,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多种类的矿产呢。”


湘云接着说道,“拥有许多地盘还需要避开别人的锋芒吗?干脆针锋相对就行了。我们怕谁呀,是不是这样,二哥哥?”


贾迩冶眼睛一亮,“你们好象说到关键问题了。继续说下去。”


晴雯问道,“我们说到什么关键问题了?”


湘云也问道,“是啊,什么是关键问题?”


贾迩冶好象是喃喃自语,“许多地盘,许多矿产。对,有许多地盘才有许多种矿产。每个地盘都需要为生存而战,这就是只有针锋相对的斗争才能生存。要有个可靠的后方基地,就在这里。这里的土地能养活很多人,而且水力资源特别丰富,是制造武器和提供粮食的理想之所。要有一只装备精良的舰队联系各个地盘和后方。需要许多许多人才啊,需要同盟力量啊。”一个战略构想在贾迩冶的脑海中浮现出来,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也足以使贾迩冶看到了希望。


“二哥哥,你说什么呢?”


“啊,我在想你们说到的关键问题。”


袭人问道,“关键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


“关键问题是只有一个根据地是不行的,要有许多根据地,而且要有办法把分散的根据地联系起来。”


晴雯问道,“是不是不同的根据地能提供不同的矿产,运到这里制造武器?”


“对,但敌后的根据地一定是极其艰苦的。必须为生存而战。我们需要人才,许多许多能在敌后生存和打游击战的人才。你们的那些娃娃兵过几年正适合到敌后担当此项重任。湘云妹妹,你好象在训练你的小兵游击战和特种战。你要多动动脑筋,把他们训练成能在敌后艰苦的条件下进行隐密行动和特种作战的领导人才。明天你就找肖烈副参谋长,和他协商组织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士兵还有晴雯的那些鬼灵精组成一个游击战和特种作战的教官小组,对你的小兵进行训练。你对肖烈说这是我的命令。晴雯,这事你和湘云一起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