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三章台北的夜

ddtt 收藏 2 0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三章台北的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800米外的一座楼,似乎这是个写字楼,不知道是那家公司的,这座楼距离台联党总部直线距离才几百米,站在上边的警察们拿着MP-5A5也能打到吴哲他们。

如果吴哲他们在这个时候冲出来,肯定活着走不远,警察占据着制高点,还有狙击手,而吴哲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楼上也有警察。现在还是要马上把另一组狙击手打掉,想到这许睿轻轻的蹲下,端着子弹上膛的M-24步枪瞄准正对面的一组狙击手。

警察的那对儿狙击手每人拿一支M-16步枪,正俯看着台联党总部的前口门,这两个特警狙击手穿着轻便型防弹背心,没戴头盔,这真是太好了。因为许睿所在的位置高于特警所在的那座楼,而且双方在一条直线上,许睿需要把枪管指向降下一些才能瞄准目标到两个特警,特警的脑袋、肩膀、后背暴露在M-24步枪的枪口下。如果打肩膀和后背,那防弹背心可以把子弹挡住,只有打头部,这两个狙击手没戴头盔,正好把脑袋暴露出来给自己打,如果他们戴着头盔,那就很难打。

他在用瞄准镜一找,看见头盔被放在一边。“这是你们找死,可别怪我。”许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右手轻轻的握着枪,食指轻轻的放在扳机上,沉着的打出一枪。

正集中精神观察武装分子的两个狙击手几乎都听见一种风的声音,这不是一般的风声,是子弹在空气中飞行时候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声音。只听见“啪”的一声,空气的摩擦声便消失了,一个狙击手依然站在那猫着腰一动也不动的保持着观察的姿势。旁边的狙击手寻找着噪音来源,他想知道什么东西发出“啪”的一声。

许睿退下子弹壳重新用瞄准镜观察,反现一个狙击手死在那不动,一个狙击手站起来东张西望的似乎在找什么,但是特警狙击手没看自己所在的方向,只是看搭档的脑袋。死去的狙击手依然保持着生前的姿势,只是头上多出一个窟窿,活着的狙击手看着死去的搭档,先是一惊,后是本能的拿起M-16步枪准备寻找目标,但许睿的手比他快,食指又动了一下,M-24步枪轻轻的颤动一下,一发子弹旋转着飞出枪管,迎面向特警狙击手飞去。

刚拿起步枪,还没端起枪瞄准的特警狙击手又听到刚才那种风声,他就知道不好,又是一冷枪打来,但是躲藏隐蔽为时已晚,子弹照面们就打过去。中枪的狙击手丢下手里的步枪,摇晃一下就倒在一边。

现在已经打死4个狙击手,许睿看了看左前方和右前方,有两座楼的楼顶上还有4个狙击手,看来他们总共派来8个狙击手,分成4组,每组负责一个方向,不管楼内的人从那边走,都会有一个狙击组‘照顾’到,看来台北特警还是有两下子的,在4个狙击组看来已经没什么死角。

先后抵达的现场的有4辆V-150装甲车,每两台车为一组,负责一个方向,封锁一个街道。

台湾的V-150装甲车不管是军队的还是警察的,都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那就是没炮塔,可能是为了采购时候压缩成本,所以就没要炮塔。军用型V-150只装一挺机枪,或者是架上陶式反坦克导弹,充当侦察车和反坦克导弹发射车使用。

车上也没有外挂装甲,这4辆供特警使用的V-150装甲车上连机枪都没有,只有一个催泪弹发射器和一部探照灯,火力不是很强,特警们都藏在车身后边,用装甲车当移动盾牌,这样就不会被楼内的武装分子打伤。

特警们都不想发起攻击,因为都怕被打死,即使被打残也不好,他们都不希望现场的指挥官下达进攻命令。特警都怕死,何况一般的警察?高级警官也知道部下们都怕死,如果强行攻击肯定自己这边有伤亡,因为惧怕伤亡,所有的警察肯定都不会买力气对付匪徒。

现在匪徒在楼内,处于守势,可以借助楼内复杂的地形拼死抵抗,而警察们无法发挥自己的火力,最还是等他们出来。匪徒不会一晚上都呆在那的,他们肯定想跑,等他们一冲出来就好办的多。警察的指挥官想了半天,决定不先发起攻击。

又击毙了4个特警狙击手,许睿发现天上又多了2架直升机,看来台北的警察实力很强,靠自己的一支步枪是照顾不过来。他手边还放着一部对讲机,和警察用的对讲机是一个型号,可以监听警察的对话。

“我是蓝天2号,已经抵达现场,完毕。”

“蓝天3号抵达,没发现匪徒要突围,完毕。”

“蓝天2号3号注意,保持800米飞行高度,注意狙击手,刚才有一名飞行员阵亡,完毕。”

许睿自言自语的骂道:“他妈的还真打死一个?”然后继续监听警察的无线电。

“狙击组听到请回话,完毕”似乎这是个指挥官的声音,刚才就是这个声音在指挥直升机。

无线电内没人说话,这个生气继续着急的问:“狙击组报告你们的情况,完毕。”

还是没人说话,许睿看到楼下一些警察从警车里出来,向4个狙击组潜伏的大楼跑过去,估计是查看4个狙击组的情况。许睿得意的抱着步枪藏在楼顶上偷笑。

“他们似乎想守株待兔,不如我们先打破僵局。”许睿用对讲机问林飞宇。

“狙击手干掉了没?”林飞宇问。

“全搞定,完毕。”

坐在面包车里的林飞宇看看手表,从第一架直升机坠毁到现在才过了几分钟而已,吴哲他们已经进入大楼有十多分钟,现在警察一定猜不到自己会忽然冲进去。林飞宇扭头对刘铭基、张汉合他们两个说:“拿导弹下车,准备打直升机,然后你们俩在外围牵制警察,我开车会冲进去。”

刘铭基、张汉合马上背起自己的挎包,各自拎着SA-7防空导弹就下车去。随后林飞宇开着面包车向台联党总部开过去。

刘铭基下了车就抗着打开保险的防空导弹,他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玩过这个东西,虽然SA-7导弹笨重,原始,不如毒刺、西北风、SA-18那样的导弹先进,但是对付那些没干扰设备UH-1直升机是绰绰有余。

此时大街上有不少人看着他,张汉合掏出手枪,吓唬了一下过路人,也抗起导弹瞄准空中巡逻的直升机。

“蓝天2号报告,发现地面上有可疑人员,他们扛着火箭筒,似乎要攻击我们的飞机,完毕。”

“蓝天2号,不要旋停在天上,让机上的狙击手消灭他们,完毕。”

林飞宇监听到警察的无线电,感觉非常可笑,他们认为那是RPG,太可笑,就让他们领教一下火箭筒吧,他开着车冲向警察的封锁线。

一架UH-1直升机刚刚飞过来,机长命令机上的特警击毙地面拿火箭筒的人,飞行员小心的控制着飞机,坐在直升机舱门口的狙击手端着枪正寻找目标。

刘铭基早早的就听见直升机的噪音,他扛着导弹,转了转身,让导弹发射器对着噪音传来的方向,等直升机刚越过高楼,发就发射SA-7防空导弹。

夜空中刚出现直升机的频闪灯发出的光亮,一道耀眼的火光就迎着直升机飞过去。晚上没有阳光的干扰,SA-7导弹很容易就能锁定直升机,直升机那炽热的发动机比周围空气热几十倍,导弹轻易的就能捕捉到。

这架台北特警的UH-1直升机是民用型的,没有红外干扰机和红外干扰弹,警察买它的时候压根就不想如何防备便携式防空导弹。毕竟十几年前的匪徒们连AK-47都没有,谁曾预见到今天的匪徒拥有正规军的防空武器?

SA-7是1968年装备苏联陆军的一种防空导弹,现在看它老土,但它性能可不一般,拥有10公里的最大射程,2倍音速的飞行速度,以及4公里的作战高度,可以打击射程内的任何一种飞机。在电子技术极其发达的今天,比SA-7好的导弹多的是,抗干扰性也更高,但是袭击没干扰能力的飞机SA-7还是宝刀不老,大到波音747小到遥控侦察机,它都能打。

这架UH-1直升机上的飞行员清楚的看见一道火光,他还以为是RPG,慌忙用无线电报告:“蓝天2号遭到袭击。”剩下的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爆炸,飞机发动机就被击中,接着发动机起火,发动机转速开始下降,然后螺旋桨转速也跟着下降。

飞行员一阵手忙脚乱的也没控制住起火的直升机,失去升力的UH-1像一堆破铜烂铁一样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马路上,破损的油箱内泄出剩余的燃油,马上与残骸上的明火接触在一起,很快的烧成一堆更旺的火。

林飞宇把车停下,看着不远处一架直升机中弹起火,自言自语道:“真是不走运。”随后继续驾驶面包车向台联党总部冲过去。

“蓝天3号报告,2号被火箭击中并坠毁,请速派人支援,完毕。”

3号机上的飞行员清楚的看到友机被打掉,他们依然认为自己可以没事,机长命令飞行员把高度提高到一千米,然后继续围绕台联党总部大楼盘旋。机长很清楚,自动步枪和轻机枪打不到一千米的飞机,RPG也只有400米的射程,显然一千米高度还是很安全的,除非匪徒们使用高射机枪可以威胁他,但是高射机枪十分笨重,匪徒即使有这东西也弄不到现场。

刘铭基打完导弹就丢掉导弹发射器,跑步冲向警察把守的街道,张汉合站在那看着天空发呆,抱怨着:“他妈的还有一架在那?”

他说完,左手就拎着装武器的包,右手握着导弹发射器的手柄,把导弹发射器扛在肩膀上,跑步向有直升机噪音的地方跑。一架UH-1直升机正好盘旋过来。张汉合大概估算了一下,直升机的飞行高度也就是一千米左右,速度非常的慢,这可是个好机会,他左手丢下装武器的包,用左托着导弹发射器,稳住以后迅速瞄准直升机,向UH-1直升机射出导弹,然后他看也不看导弹是否打中,扔下导弹发射器就向台联党总部大楼跑过去。

第三架UH-1直升机被击落的时候,把台北警察彻底给震慑住,所有的警察都听到直升机被炸的声音,都看到直升机起火坠落的情况,所有警察都清楚了匪徒的战斗力,对消灭他们不报任何幻想。

在V-150装甲车外端着枪警戒的特警们都知道情况不想自己想的那么好,匪徒的火力只在自己之上不在自己之下。他们想了想,还是装甲车上安全,然后又都回到装甲车上,只把脑袋从车顶上探出来观察楼内的匪徒。

特警们刚回到装甲车上,林飞宇驾驶的面包车就冲到警察面前,林飞宇大声对车上的其他人说:“拿火箭筒,先把V-150干掉。”

小宇和雷雨田各自从车上拿起一个装好火箭弹的RPG-7火箭筒,迅速拉开车门冲下车,就蹲在面包车旁边,瞄准两辆装甲车。

现场的警察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楼内,没想到匪徒们里外夹击。吴哲一看帮忙的来的,马上大喊一声:“一起冲。”

吴哲他们总共12个人,都是老雇佣兵出身,枪法精湛,胆子也大,这场面在他们看来算不了什么。

大家端着AUG一起从台联党总部大楼的后门冲出来,12枚枪射榴弹几乎同时打出来,射向不同的目标,顿时爆炸声连成一片。

警察们想,这还了得?12个人一起冲出来,榴弹打的这么密集,这那能扛的住,都骂着娘纷纷蹲下或者爬下,警车被炸的纷纷起火。

一些胆子大的警察等榴弹都炸完,从车底下狼狈的爬出来,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AUG步枪下的M203榴弹器又几乎同时开火,这次的火力覆盖才彻底,二十多台警车基本全被报销,这些警察现在就是徒步步兵,没机械化行进能力,没车的情况下追匪徒 那可不好追。

与吴哲这群人面对面的警察都害怕,他们知道榴弹的威力远大于子弹,以前见过匪徒用AK扫射,但是AK连发射击时候抖动很厉害,一般子弹都是乱飞,看似很猛烈,但是没什么杀伤力。台联党总部后门前的马路才多宽?十几米而已,榴弹一炸碎片到处飞,一不小心就给身上来个口子,没被打死的警察都向受惊的羊群一样散去。

被吓跑的警察们纷纷向远处跑,远处有V-150装甲车,躲在车后边安全,榴弹再厉害,打不爆装甲车,不相信还是怎么地?匪徒有本事就把装甲车打翻。

但是街道狭窄呀,他们没考虑到这个。如果一个个的跑也不安全,匪徒们会像打兔子一样一枪一个把警察全报销掉。这些警察此时就想的是逃命,一群警察都挤在一起跑。如果拿AUG步枪扫射,只能打死后边的,前边的能逃脱。

关宁一看这情景,那高兴的不得了,心里骂道:一群废物,这么跑能跑掉么?然后大喊一声:“给他们点地瓜。”他说完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手榴弹,使劲扔向跑在最前边的警察。

“轰”一声,400克重的预制破片手榴弹落在警察们的面前,把逃跑最快的几个警察全部炸倒,后边的吓的马上趴下,先躲避手榴弹。

众人都看见关宁投手榴弹,也跟着一起投,分两拨跑的警察被12个手榴弹拦住,前后全是爆炸声,跑都跑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这一炸死去的警察就超过三十多人,可比自动步枪扫射时候杀的人多,而且火力密度更大。第一波手榴弹过去之后,吴哲高呼一声:“别让他们活着回去。”他带头又扔手榴弹。

其他没被炸死的警察正要逃跑,又被手榴弹的碎片包围住。

爆炸的火光和烟雾散去,明亮的路灯照耀下,马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两群警察的尸体,即使仔细看也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尸体已经血肉模糊。

装甲车上的特警看清楚了几百米外的匪徒,匪徒们都穿着便装,都挎着包,手里拿着AUG自动步枪,脸上都戴着黑布面罩,正在装枪榴弹。特警们从装甲车的车舱里站起来,半个身体探出车外,端着MP-5正要瞄准这些匪徒,就见远处一辆面包车旁边有两个人正扛着PRG-7火箭筒。PRG这东西可不是吃素的,被它碰着就会死,挨着就会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