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赌场卖友

妙心幻玉 收藏 0 1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赌场卖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很快,他们吃完饭,重新走在长街上。

隐玉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长醉,你到哪里去挣钱?”

“这世上有一种地方来钱也快,散钱也快,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

隐玉摇摇头,她从来就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地方。

第五长醉笑道:“前面最大的红灯笼上面写的是什么字?”

隐玉抬眼望去,只见一个鲜红的纸灯笼上用浓墨写着个“赌”字,她一下明白了,第五长醉指的是赌场,她不禁皱眉道:“去那里的都不是好人。”

第五长醉大笑道:“我已经被你骂过很多次不是好人了。”

“进赌场得要本钱,你有吗?”

“本钱不一定都是金银珠宝,其他的也可以。”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赌场门口。只见虚掩着的木门里面黑漆漆一片,没有半点声响。

第五长醉把马拴在拴马桩上,推开门就往里走。隐玉拽住他道:“还是别进去了,我总有种不祥的预兆。”

“你太紧张了。”第五长醉看着她微微一笑,拉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总是那么温暖,隐玉不自觉地紧紧握住。

进入前院,空无一人,漆黑一片,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一个小伙计,热情地招呼道:“二位里面请。”

小伙计指引着他们来到后院。

后院与前院截然不同,不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而且酒气浓烈,在酒气中还伴随着呛人的胭脂味。

隐玉皱着眉头,紧紧拽着第五长醉,半步不肯离开。

当他们一踏进巨大的赌场时,隐玉立即被里面污浊的空气呛得咳嗽不止,而第五长醉却像是很习惯,左瞧瞧,右看看,那神态似乎是一位离家多年的浪子突然回到了故园。

小伙计带着他们来到一个空桌子前,道:“二位请稍等,茶水马上送来。”

第五长醉很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而隐玉怎么也悠闲不起来,她看着巨大的屋子里挤得满满的都是人,个个都很紧张,绝大部分赌德都不好,有些输急眼的扯开衣领,撸起袖子,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嘴里骂骂咧咧的,也听不清他们在叫喊什么。

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人看他们一眼,谁也不在乎谁来了,谁走了。在每个人眼里,整个世界只有桌面那么大。

小伙计很快跑回来,他端来的并不是茶水,而是满满一坛酒。

酒是好酒,清香甘冽。像这样生意兴隆的赌场,供应的酒一般都不会太差。

第五长醉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之后站起身走到一个赌桌前,隐玉紧紧跟上。

场子上赌的是比大小,最简单的一种。桌上划着很多格子,其中有两个大大的圆形,分别写着“大”和“小”两个字。

第五长醉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下注。旁边一个虬髯大汉颇为不耐烦地嚷道:“没钱就滚远点,看什么看?”

隐玉脸上顿时通红。

第五长醉却笑道:“我是没钱,不过你看这姑娘值多少钱?”他一指隐玉。

虬髯大汉瞪着那双喝得通红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隐玉,一裂嘴道:“最多值五百两。”

第五长醉笑道:“好,就五百两。”

隐玉早已气得全身发抖,抬起脚狠狠踹向第五长醉,同时嘴里骂道:“混蛋……”

第五长醉躲开并抓住她,对虬髯大汉道:“这姑娘脾气大得很,还得劳驾兄台多加管教。”

围在桌边的人轰然大笑。虬髯大汉道:“这种姑娘见得多了,没几天就老实了。”

隐玉一边挣扎一边骂道:“第五长醉,你混蛋,你骗我……”她的眼泪已止不住一串串往下淌。

虬髯大汉皱着眉头道:“别喊了,你跟着老子总比跟他个穷光蛋强,哈哈……”

隐玉冲着那大汉喊道:“呸,你是什么臭男人!”

第五长醉一抬手便封住了她的穴道。

隐玉顿时全身僵直,只有眼泪还再不停地往下流。

五百两银子已摆在第五长醉面前。

这时只见一人开始摇晃瓷碗,瓷碗里两颗色子“哗哗”乱响,最后“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

第五长醉把五百两银子全部都推到写着小字的圆圈里,其他赌客也都手脚麻利地将银子放好,等再没有人下筹时,那人一手按在瓷碗上,另一手按在桌沿上,眼睛盯着这群赌徒,这时只听这群赌徒们鬼哭狼嚎一样开始叫喊。

终于,瓷碗掀开,两颗色子各一个点,共两个点。

第五长醉兴奋地怪叫一声,扭头看向隐玉,冲她眨眨眼睛,隐玉僵硬的身体丝毫不能动弹,眼睛里喷射出怨恨的火光。

那虬髯大汉一拍桌子,骂道:“妈的。”

第五长醉毫不理会隐玉,而是继续下注,并且拿来桌上那坛酒,一碗接一碗地喝着。此时,他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一个赌鬼外加酒鬼了。

隐玉现在就连脚趾头都已开始痛恨这个无耻的东西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他喝了多少酒,赢了多少钱。终于,第五长醉将一堆银子往虬髯大汉面前一推,摇摇晃晃地走到隐玉面前,伸手解开她的穴道,满嘴酒气地说道:“走吧。”

隐玉抬手就向他脸上掴去,却一把被他抓住,他道:“我花了六千两把你赎回来,你还不愿意?”说完拽着她就往门口走。

就在这时,突听一人高声喊道:“百变葫芦,请慢走。”

第五长醉歪歪斜斜地转过身,抬起醉眼四下寻找,只见一个身材枯瘦的老者在向他招手,于是他道:“你认识我?”

老者走到他面前,道:“老夫不认得阁下,但阁下腰间系的葫芦老夫却认得。想来阁下定是百变葫芦的传人?”

“正是,在下第五长醉。”

在此之前,满屋的人没有一个人看他,而此时,满屋的人却没有一个人不看他。所有人的目光不是盯在第五长醉的脸上,而是盯在他腰间系的葫芦上。

隐玉打心眼里厌恶这种场合,她不喜欢引起别人的注意,而第五长醉却恰恰相反,面对满屋人的目光,他竟面露得意之色,好像他在这里露了多大的脸一样。

这时,老者开口道:“请阁下跟老夫来。”他转身朝一个小暗门走去。

第五长醉似乎想都没想,紧跟着老者走入暗门。

隐玉拼命挣扎,但怎奈就是挣脱不掉,她恨声骂道:“混蛋,你放开我。”

第五长醉道:“不要闹了,你现在离开我更危险。”

“跟着你才危险。”隐玉的两只手被他一只手抓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被他牵引,仿佛他手里只是随便抓着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小猫。

进入暗门,是一个长长地甬道。老者将他们带到甬道尽头,推开一扇木门,里面是一间小客厅,他道:“二位请稍坐,老夫去去便来。”他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见隐玉,更没有看见她的挣扎。

等老者出去后,第五长醉松开隐玉,道:“隐玉,你先别闹了,你没发现这家赌场有点诡异吗?”

隐玉瞪着他,恨声道:“我不想跟把我卖掉的人在一起,这里诡不诡异的跟我没关系。”

“我感觉就要有一场好戏上演了。”

“那你还跟那老头进来。”

“不进来怎会知道到底演什么戏。”

“你自己看戏吧,我去找鸟王了。”

第五长醉拽住她,道:“这戏也是演给你看的,你若错过了,他们岂不很失望。”

“我才不管,我只想离开你。”隐玉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往下流。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好了,别生气了,都怪我事先没和你商量,就自作主张,我错了。”他一手拽着隐玉,在她面前单膝跪地,做出一副可怜相,边摇着她的手边说道:“至少去找鸟王的路费不愁了。”

隐玉委屈地大哭起来。

第五长醉站起身,笑道:“别哭了,让大叔抱抱。”

隐玉推开他,恨声道:“他是什么东西,看见他就三年不想吃饭,你还把我卖给他。”

“我不是已经把你买回来了吗?”

“呸,我开始讨厌你了。”隐玉猛地甩掉他的手,掉头冲到门口,向长长的甬道跑去。

但当她终于跑到甬道尽头并打开暗门时,门外的情景却令她全身僵住,只听她惊恐地尖叫道:“长醉……”

她的身体也随之瘫软下去,幸好第五长醉已上前扶住了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