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好样的,干的不错,后门是谁?那发枪榴弹打的很及时。”许睿在楼顶上,对现场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警察还没看出来是什么武器发起了第一次攻击,他早就看明白。

“别夸我,是我干的,完毕。”王众明蹲在大楼后门一进门的楼道内。

漆黑的楼到内只有他一个人,面前是一大群特警。在单独作战的情况下人容易感觉到孤独和恐慌,王众明已经习惯这样的战斗,以前在金三角的丛林内他曾经十几次独闯掸邦军的大营,也曾经只身一人偷袭过克伦民族解放军的集结地。后来投奔林老板,跟着他当雇佣兵也是多次身陷重围,几次走过鬼门关,这次的战斗规模和以前他经历过的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台北警察是有点战斗力,无非就是几辆V-150装甲车和几架UH-1直升机,另外他们手中最著名的武器就是遥控作战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曾经是军事杂志上的明星,配备两挺7点62毫米口径机枪,上边还有摄像机还有装甲,这种简单的遥控作战机器人虽然没太多的高科技,但可以代替警察去进入有危险的房间与歹徒作战,在降低警察伤亡率上做了不少的贡献。(这可不是我编的,杂志上确实刊登过台北特警的装备,确实有个小型履带机器人,和那种遥控排爆机器人相似,但有机枪)

或许警察们害怕,他们有可能使用闪光弹和催泪弹,然后忽然冲进来,或者把那个该死的用履带走路的家伙会第一个进来。想到这儿,王众明往自己的上衣口袋内装了两枚手榴弹,又往M203榴弹器内装填了一枚M576E1型榴霰弹,窥视了一下门外,没发现有警察,他轻轻的站起来,端着挂着榴弹器的AUG步枪溜到门口,把身体倚在门内的墙后边,然后闪身站到门口,对外边的警察发射了榴弹,打完榴弹他看都不看,贴着墙边又躲避进楼道深处,找了个角落藏了进去。


外边的警察只看见一个人影从门口闪过,还没看清楚这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小,这个人影就不见了,人影出现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不知道是什么动静。榴弹可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落在一辆警车旁边就爆炸,几百枚碎片随着爆炸飞散出来,蹲在警车旁端枪正往里看的几个警察纷纷被炸伤。

像钢镖一样锋利的榴弹碎片进入警察身上,就像玻璃插进豆腐里那样容易。特警的上半身虽然穿着防弹背心,但是脖子、脸、胳膊大腿可没防弹背心保护,碎片很容易的就刺破特警的衣服钻进他们的肉里。把几个受伤的特警给疼的“哎呀”乱叫,枪也丢在一边,有手捂着伤口止血。他们怕动脉受伤后把血流完,血要真流完,人就玩儿完了。


救护车抵达现场后,刚把几个受伤的特警抬上救护车,救护车闪着警报灯,响着警笛拉着伤员就离开现场。新受伤的警察一时还得不到救护,其他警察马上打电话继续叫救护车。

“楼内的情况怎么样,给些尸体补几枪要多少时间?”林飞宇坐在面包车内,看着一辆辆飞驰而去的救护车就知道现场有警察被打伤,其实打死打伤警察不是目的,只是个手段,如果不阻击住警察,警察就会进入大楼保护那些台联党的王八蛋们。现在最好是里边的自己人手利索点,把那些混蛋王八蛋干掉,然后离开这里。

关宁、余飞等人听见林老板的质问,并没马上回答,而是抓紧用枪击毙那些昏迷的人,而且跑步搜查楼内任何一个可以藏人的角落,他们不希望有漏网,这样的好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

整座大楼有好几层,要靠几个人的腿亲自把整个楼跑一遍,真是不容易。从一楼到顶楼,现在已经被他们几个跑遍了,该杀的人也全杀掉,关宁才腾出时间用对讲机报告情况,“全楼检查过,每个人都被补了一下,现在我们正往一楼走,我们从那个门撤离?。”

“前后门的警察一样多,走那都一样,你们动作快点,出来之前告诉我一声,我给你们清理狙击手,完毕。”许睿大概数了一下,至少有四个狙击组在周围楼的楼顶,如果里边一有人出来,很容易被击毙。

“打死那些该死的狙击手,我们一会就出去,完毕。”关宁说完就让其他人去后门与王众明汇合,自己去前门叫上吴哲向后门这里集结。其实这些事可以用对讲机说,但怕被警察监听到,也就没敢在无线电里说,只要亲自去一下前门叫人。


“我们都集结在王众明进的那个门里,你们准备接应我,完毕。”吴哲抵达后门之后向林飞宇同报了一下他们的情况。

外边的形势可不怎么好,台北警察的UH-1直升机的轰鸣声已经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街道上有三辆V-150装甲车打开探照灯照着大楼,看样子是想在直升机的掩护下冲进大楼。

“有直升机和装甲车,向前门方向去,他们想开装甲车直接进入一楼大厅,你们小心点,我先把直升机打掉,完毕。”许睿端起M-24狙击步枪瞄准直升机,现在自己距离直升机大概有600米左右,这个距离开枪打它效果比较好。

他瞄准直升机内的驾驶员,现在直升机正在旋停,似乎在侦察情况,他用狙击枪的瞄准镜瞄准驾驶舱内的飞行员,迅速扣动扳机。

一发7点62毫米迎面飞向警察的UH-1直升机飞过去。飞行员没听到枪声,也不会想到楼顶会有狙击手,心理丝毫没有准备,突然间就听见“噗”的一声,正面的挡风玻璃上被打出一个窟窿,飞行员脸上顿时流出一股血来,血溅在挡风玻璃和仪表上,飞行员失去对飞机的控制能力,直升机开始迅速向下坠落。

机长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傻了,不知道这冷枪从那里打来的,怎么这么准,一下就把直生机的驾驶员给打死,子弹居然命中飞行员的面部?不过他没时间想什么多,马上集中精力控制失控的直升机,从新调整发动机转速和螺旋桨转速,但飞机已经离旁边的一座楼越来越近,几乎就要撞上去。

机长及时接管了飞机,拉起驾驶杆,直升机没有一下坠落到楼顶,做了一个转弯,但是螺旋桨差点打到楼顶上,机长吓出一身冷汗,他需要把直升机拉起来,飞到比楼顶高的空域,然后找地方降落,把阵亡的飞行员从飞机上弄下去。


许睿打出第一枪,左手握着枪,右手离开扳机,拉枪栓把子弹壳从枪里退出去。他最不喜欢M-24步枪的理由就是这种步枪需要手动拉枪栓把子弹壳退下去,这非常费事,非常麻烦。用起来的感觉就像是玩汉阳步枪或者是三八大盖,每开一枪就要拉一次枪栓把子弹壳退出去,而且每打五枪还要从新往枪内压子弹。

天知道美国陆军部为什么喜欢这种该死的步枪,他们宣称这样的手动步枪不容易坏,另外还说在战场上如果狙击手第一枪没打好,就会暴露自己,没办法快速的打第二枪,所以半自动狙击步枪没什么价值。这些都是那些没上过战场只坐在办公室内的文职官员想出来的。在战场上时间就是机会,如果你拿着M-24打一枪拉一下枪栓,你手拉枪栓抛子弹壳的时候或许第二个敌人就跑掉,等你的手重新回到扳机上,眼睛继续从瞄准镜里找人,或许人都跑完了。

当雇佣兵的时候许睿就知道M-24狙击步枪的毛病,但是他还是喜欢这个枪,毕竟它比PSG-1便宜,而且重量轻,容易携带,即使给M-24装上专用消音器,也不会影响它的杀伤力,子弹的速度和侵彻力衰减的很小,而PSG-1和M-21之类的狙击步枪就没有这样的优势,SVD虽然是半自动步枪,但巨大的枪声总容易暴露射手的位置,即使能马上打下一枪,狙击手也害怕敌人的火力而不敢打,只能马上拿上枪换个地方先藏起来保住命在做打算。俄罗斯的VSS步枪体积小携带方便,也是微声狙击步枪,但是射程太让人失望,只有400米。所以在能买到的枪里挑来选去,只有M-24综合性能最好。而那些西欧制造的著名狙击步枪在黑市上根本见不到,欧洲武器管制严格,海关也不好贿赂,枪的产量也稀少,即使性能好,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有军火走私商能搞到它。

面对空中这架UH-1,M-24狙击步枪只能当毒刺导弹用,必须把这个直升机打下来,否则吴哲他们要受到立体夹击,而且逃出来也容易被该死的直升机跟上,不打掉它大家都要坏事。


M-24有消音器,开完第一枪后,地面上的警察不知道直升机出了什么事,机长也没拿无线电说发生了什么,地面上的人只发现直升机忽然像失控了一样掉下来,但是还没落到地上又挣扎的飞起来。已经被吓坏的机长来不及报告情况,先把直升机稳住。

一会可能地面上的特警需要搭载直升机去那座武装分子占领的大楼,如果把飞机摔了,那只能平面进攻,这样伤亡就会更大。

直升机刚刚稳定住,又飞到比周围楼高一些的高度上,许睿又从瞄准镜里又看见这个老掉牙的飞机,此时飞机的右侧的发动机暴露在他的枪口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他马上瞄准发动机开了一枪,迅速退下子弹壳准备打第三枪。

直升机忽然冒出一点火星,估计是被子弹打的冒了火星,随后发动机冒出一股细微的黑烟,在其他人看来,发动机没什么大麻烦。坐在机舱内的机长发现仪表有些异常,传动部分显示为故障,不知道为什么故障,难道还有人继续打冷枪?但没枪声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努力控制着飞机,用无线电大喊:“指挥部,我是蓝天1号,有狙击手袭击直升机,一名驾驶员阵亡,发动机出现故障,现在要迫降,我无法继续让它飞行,完毕。”

UH-1摇晃着企图降落在楼顶,又一发子弹钻进了发动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有点异常,飞机螺旋桨的转速越来越慢。许睿不清楚子弹打到发动机那个位置,但知道打螺旋桨和传动轴效果最好,但现在是在晚上,不好瞄准这两个要害位置,只能向发动机猛打。

5发子弹没感觉怎么打,直升机就逐渐下降,然后重重的摔在马路上,螺旋桨打到周围的建筑物上边,断成好几截,碎片飞的四处都是,最后爆炸燃烧起来。


地面的警察惊呆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先是特警进攻失利损失七八个人,然后是直升机掉下来,前后发生这些事也就不到5分钟,难道这些人是特种兵不成?特种兵是那里来的?难道是PLA来了,这可不好。

被袭击的目标是台联党,莫非是PLA先拿他们下手,是杀鸡给猴看,吓唬民进党?不过要想证明这些,最好活捉一个进入楼内的武装分子。警察们都不敢瞎想,集中精神观察楼内的武装分子,希望能在他们突围的时候击毙他们。警察们有的拿着手枪,有的端着M-16A1步枪,都躲藏在车后边伸出脑袋看楼里。

“他们正在看你们,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把警察车打掉,这样他们就不好追你们,刚才直升机变的焰火好看么?”许睿依然藏在楼顶,俯看着现场,继续做监视器。

“干的不错,希望他们没有其他直升机,吴哲,你带楼内的人展开反击,把警察的防线冲开,完毕。”林飞宇继续在包围圈外等待机会,他不打算此时发起进攻。最好是里边的人和警察先交火,等警察打的非常投入的时候自己再从警察背后攻击,不过目前天上还有两架直升机,街道上还有几台装甲车,对里边的人来说压力也不小,但集中火力先大量杀伤警察,等警察数量减少后再由自己这队人对付那几个大家伙。

这个计划在行动前就研究过,警察的套路也很简单,吴哲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也知道什么时间有人来支援他,所以他不怕警察人多势众。吴哲看看旁边这些人,“都准备枪榴弹,我们滚动射击,先灭掉他们要抓住我们的幻想,然后冲出去。”

“没问题。”大家都纷纷准备。

“许睿帮我们清理一下狙击手,等你弄好了我们就冲出来,完毕。”吴哲和许睿打过招呼之后,先跑到门口给警察送去一枚枪榴弹。

枪榴弹把一台警车被炸毁,所有警察刚把注意力分散到爆炸的警车,许睿抓紧机会向特警的狙击手下了死手,一发子弹射向蹲在楼顶上的狙击手,狙击手正观察现场,没想到一发子弹钻进自己的脖子内,打断了他的脖子,狙击手端着M-16步枪摇晃了一下,栽倒在地。旁边的副狙击手放下望远镜看着自己的搭档,企图从搭档的枪伤上判断出敌人的位置,他顺着搭档脖子上流血的伤口向反的方向寻找杀死搭档的人,副狙击手刚转过身,许睿已经把子弹壳退下去,副狙击手进入了他的瞄准镜,楼顶上的灯光很亮,依靠光学瞄准镜他几乎看清楚了副狙击手的模样,但现在不是给人相面的时间,他果断的又放了一枪,不过没去看狙杀效果,而是先把子弹壳退掉。

副狙击手只看到远处有座高楼,这是一家酒店,他的眼睛能判断出这个楼与自己的距离,直线距离也有500多米而已,难道这个楼内也有敌对武装分子?副狙击手右手拎起M-16步枪,企图瞄准这个楼搜寻这个武装分子,但一发子弹迎面飞来,子弹旋转着挂着风,“呼”的一声就飞了过来,副狙击手呆站在原地。

他右手拿着的M-16步枪掉在脚边,两手自然下垂,直直的站在那,脸还是仰起来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两道眉毛中间却多出一个窟窿,窟窿里的血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流下来,流过嘴唇,流过下巴,血最后流到脖子上,全流到衣服里,衣服外边一点血迹都没有。尸体在楼顶上持续的站了几秒,然后僵直的向后倒下去。

两个特警狙击手毙命,其他3组狙击手丝毫没察觉,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很少把注意力放在自己人身上,他们看都不看这里,也不看着火的警车,只关注楼内的情况,都瞄准大楼的前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