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八章落入魔掌 第十一节全歼鬼子的特战小队

ddtt 收藏 5 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三个骑兵连,三百多骑兵风一样冲过来,鬼子的机枪手持续开火连续击倒十几个中国骑兵,可后队向潮水一样就涌过来,虽然不断有人倒下去可是战马跑起来听不下,后边的战马越过阵亡骑兵的身体就冲了过去,没人骑的战马也向鬼子阵地踩过去。

前几排的骑手倒下去,鬼子的机枪也打光了子弹,机枪副射手忙着给歪把子机枪的漏斗内装子弹,机枪只停顿了几秒骑兵就冲得更进,骑兵纷纷开枪射击,双方距离拉近到百米以内,鬼子的掷弹筒连续轰击骑兵队列中间导致几十个骑兵没看到敌人就被炸身亡,战马也被炸伤了摔倒在山沟内,可剩余的骑兵如洪水一般的冲到可以看清楚鬼子长相的距离内。

“集中火力打骑兵。”白川指挥全班奋力向骑兵开火,鬼子的机枪装好子弹继续开火,密集的机枪火力打的骑兵纷纷中枪倒地,但骑兵们也一点不退缩的边打边冲,鬼子兵三面被夹攻,骑兵又冲进所以聪明的鬼子立即闪到山沟两边,让骑兵从山沟中央通过,鬼子步兵机灵的背靠山沟左右的小山包向骑兵背后打冷枪,这下骑兵又死伤不少人。

不甘心失败的三个骑兵连长再次率领剩余的骑兵杀进山沟,边跑边向鬼子射击,一顿乱枪互射最后跑进山沟内的几十匹战马身上趴着几十个死人,三个骑兵连只做了两次冲锋打了一阵乱枪就大部被歼灭,最后只剩下十来个骑兵。

山包左右两边的步兵连也伤亡三分之二,只有两个排守山头,鬼子精湛的步枪射击技术让训练不足的抗日义军损失惨重,五个连现在加起来也就四个排左右的人,其他三百多人战死,马匹损失也十分惨重,机枪把很多战马连同骑兵都打成蜂窝,战斗情况太惨烈了。

鬼子的十个掷弹筒一分钟发射了近三百多发榴弹,几乎把骑兵冲锋的线路全轰炸了一遍,还把左右两边的山包全轰了一遍,简直是用榴弹犁地。

短暂的混战后尾野感觉情况不利,骑兵强悍的冲击让他想起在哈尔滨附近的战斗,也就是在榆树地区他遭遇过精锐骑兵打击损失了十几个人呢,这次是一群射击技术很差的骑兵,但是枪打马踩也让自己损失了大半兵力,他手下一百人死了五十人,半数被骑兵近距离打死,半数被敌人步兵打死,剩下的五十人多半受伤,又跑不快躲闪不及时的步兵被马蹄子踢伤踩伤或者被马撞倒,能战斗的也就两个班,他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人,自己在明处敌人在暗处,不好办,先撤出去,战场不打扫了,万一敌人再冲一次自己就没兵了,三十个伤员全会死,剩下二十个兵也挡不住。

“撤退。”尾野喊完,自己从地上拿起死去的掷弹筒手留下的弹药和掷弹筒就跑,其他的士兵把能带走的武器也带走,其实带什么带呀,伤员除了背包什么都拿不动,拿个步枪当拐杖,胳膊受伤的什么都拿不动,没伤的人还要抬重伤员,这五十人撤离只带了二十支步枪,机枪、掷弹筒是他们优先带走的。


天黑下来,戚贵估计敌人走远了,命令残余骑兵发动假追击,借助夜幕又喊又叫的吓了吓撤退的鬼子然后回到山沟。得胜后的戚贵带人点起火把一看,地上好东西多呀,步枪四十多支、机枪、掷弹筒十来个,弹药包、水壶、装干粮的挎包等等补给品多的数不过来,这次没全吃掉敌人跑了一半伤员自己还是发了小财,随即他下命令打扫战场。

戚贵击毙五十多个鬼子付出了三百多人的伤亡,另外还有二三十个伤兵,部队元气大伤以后怎么去见张学义?人家忙了半天拉起支绝对忠诚于党的军队怎么瞬间就垮了,时间仓促根本没搞过什么训练,新兵的兵龄最短的是十天,最长的是两个月零八天,他蹲在地上看着一个脑袋中枪的新兵,心里顿时生出无比愧疚。

金玉是经验丰富的土匪,他先打扫自己人的阵地,把阵亡士兵的枪支弹药全部收集起来,枪打好捆放在一边,剩下的战马也集中起来,她大概算了一下正好一人一马还剩下些装多余枪支和辎重的马,看来下一步机动不成问题。

战斗结束后唯一麻烦的是他们没有铁锨无法掩埋尸体,最后把自己人的尸体放在沟渠内草草用枯草盖住,用刺刀刨了点土把尸体浅埋,至于鬼子的尸体全部不给埋就亮着。

打扫完战场戚贵看到自己人损失太大,他实在不干心,他走到金玉面前,可忽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金玉是男人性格直来直去,“你是不是不干心吃暴亏,打算带残兵报复?”

戚贵点点头,“我就不明白,日本人怎么这么难打,伤亡那么多兄弟才击毙五十人,每杀一个鬼子平均我们损失七个人。”

“亏你还参加了北伐,这还不明白,你把鬼子当成孙传方打了,鬼子训练好不说个人意志也顽强,九一八到现在我没听说谁俘虏过几个鬼子兵,他们死也不愿意被俘虏,性格十分顽固,他们是被一种信念驱使着。”金玉的水平还说不出狂热的军国主义情绪这个词。

“选几个你的亲兵我们偷袭鬼子营地,不杀光他们我不罢休。”戚贵说完给一支新缴获的三八大盖里压满子弹,他还从鬼子阵亡的机枪副射手和掷弹筒手身上搞来两支手枪,他第一次见到大正十四年手枪,看起来就不如盒子炮威风,可他没盒子炮用,只有一支马牌撸子他还不舍得用,张学义的两支枪牌撸子送老婆用,自己现在不用鬼子留下的手枪,也就只能用中统总部发的撸子,金玉十分小气把从地主家搜来的盒子炮全给了自己的亲兵,他的亲兵战斗力十分厉害。


尾野的特种小队兵败,部队撤出去里地才扎营休息,没伤的兵点起篝火来吃干粮喝水搭帐篷,然后依次站岗,不站岗的兵还要照顾伤员,白川作为军官外军衔最高的班长他最忙,他用篝火把水壶里冰凉的水烧热,然后拿着饼干和水壶走到尾野身边,队长坐在一个背包上发呆,他把东西拿过去,“队长,请吃一点吧。”

尾野喝着水吃着干粮,他心情十分不愉快,因为自己参战以来没一战是打的顺利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取得胜利如此难,独立守备队五百人袭击北大营打一万人,自己一百人追五百人,哪个更难?自己怎么连这点敌人都打不过,机枪掷弹筒疯狂的开火消耗了那么多弹药还是败下来,他现在不知道击毙多少敌人所以不敢报告上级,他计划明天带两个班打回去看看,留下轻伤员保护重伤员,他看着篝火发呆,他害怕上军事法庭。

躺在地上的重伤员闭着眼,重重的呼吸着,此时伤兵忽然听到枕着的头盔传来轻微的震动,地面有种被敲击的声音,耳朵好的尾野似乎听到马蹄声,夜幕中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坐在篝火附近的鬼子被骑在马上的金玉等人看的十分清楚,金玉亮出两支盒子炮一马当先,身后是拿着两支王八盒子的戚贵,身后十几匹马上坐着的全是金玉带出来的土匪,他们也恨小鬼子,十几个人每人都是双短枪一长枪,战马没用多少时间就冲到鬼子营地内。

还没等尾野等人看清楚夜幕中的敌人,夜幕中就同时闪出几十个星星点点的火光,一阵密集而清脆的枪响持续响几来,几秒后战马从篝火边风驰电掣般的跑过,二十来个鬼子兵刚端起步枪没看清楚就被盒子炮射出的复仇子弹击倒在地,随后骑在战马上的土匪故意让战马从伤员的身体上踩过去,把没死的鬼子兵踩踏了一遍。

骑兵闪电般的进攻让戚贵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快,骑在马上总有高人一头高人一等的感觉,骑在马上看鬼子的步兵一点都不害怕,鬼子更加矮小,战马快速的奔跑给人带来一种很积极的冲劲儿,让你感觉到进攻是种享受。

为了保险起见戚贵指挥大家连续三次马踏日军营盘,最后吓的尾野和白川仓皇从营盘内跑出去,伤员武器什么也不要了,俩人在夜里瞎跑最后摔到条雨水冲刷出的沟内,嘴里还啃了土,但是沟可以隐蔽他们俩,他们俩没动地方,在黑夜的寒风中忍耐到天亮。


戚贵他们马踏鬼子营地又发了笔横财,基本抢走了鬼子所有的武器和装备,最后鬼子兵躺在冰冷的中国土地上,等太阳从新升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看到像国旗一样的太阳。

戚贵发了横财连夜转移到深山内宿营,他得了十挺机枪以及弹药,他看着战马上装满胜利品心中稍微欣慰一点,彻底干掉一小队鬼子可以让死去的兄弟们瞑目。

在外躲了一夜的尾野等天亮了提着军刀站起来,看看自己带出来的电台还完好,又看看睡着的白川,他把白川摇醒,“起来吧,我们回去看看自己人怎么样了。”

白川醒来后提着步枪看看,俩人回到营地看到的是被马踩死的重伤员,被用匕首扎死的伤兵,还有胸口腹部中枪的士兵,很多人是站岗时候被正面击中而死,尾野看完以后像疯了一样跑进昨天激战的山沟,他看到的是横七竖八的一片尸体,白川没看明白但是尾野懂汉语,地上的日本军人尸体不是瞎摆好的,而是被摆成一个死字。

“啊——啊!”尾野像是精神崩溃了一样两手举过头顶发狂一样大叫着,最后两腿一软跪在死去的士兵面前,高举的两只手攥成拳头使劲砸在地上,他边砸还边喊,白川被吓了一跳,估计小队长受刺激了他急忙也跪在小队长身边,“长官,长官,千万别这样,我们还活着,可以为死去的战友报仇,他们是最优秀的,请你相信他们是光荣的为天皇陛下尽忠了,他们都是英勇战死的。”

尾野趴在地上哭着,白川开始把士兵的尸体整齐的摆成一排,等尸体整齐的摆好以后白川发现,士兵尸体上没水壶、饭盒(只有精锐部队才有仿德式饭盒)、腰带、武装带、牛皮子弹盒、军用挎包、钢盔、武器、背包,只要是可以用的敌人几乎全部拿走,像是把日本士兵要扒光一样,士兵身上没有棉衣,只剩下衬裤和上衣,军装外穿的大棉衣没有,上衣里边穿的棉衣,军裤里的棉裤也被脱下去,除了日本军服和内衣,几乎带棉花的衣裳没有一件,跟宿营地那情况差不多,宿营地那快粘上血的军装偏多估计敌人没要,为什么敌人要把棉衣全拿走?难道敌人十分穷?现在刚过了春节才一个月,天气在逐渐变暖和呀,应该对棉花的需求不大的。

“队长,我们的武器和物资几乎一点没剩下,他们连装干粮的包也全拿走了,敌人似乎很穷,估计是土匪。”白川把自己发现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尾野心想土匪,真是土匪不成,根据陆军情报总部的资料自己知道,在中国战斗力第一的是红军可以以一抵十,其次是一些惯匪,他们擅长骑马打双枪,他们几乎不认识字甚至不会保养武器,但是射击技术十分精良,进攻快速擅长伏击,单兵战斗力与中央军相等,高于地方警察和保安团以及小军阀,在中国东北最厉害的应该是土匪,他们才是真正的东北王,为什么自己失败了?因为自己遭遇的肯定是土匪,当骑兵偷袭自己的时候密集和驳壳枪的枪声可以证明他们是土匪。

白川跑到昨天黄昏时的战场,仔细寻找敌人的尸体,他们发现敌人的尸体远远高于自己人,他大概数了数大概有近四百具敌人尸体,以及两百多匹死去的战马,另外很多地上有风干的血迹,证明他们把一些伤员带走了,是顺着山沟走的,从延伸向山沟深处的密集的马蹄印判断,敌人肯定还有大量的马匹,至少没死的人估计都有马可以骑。他侦察清楚以后回来报告。

尾野心想自己打死近四百人,光骑兵就快两百人,还击毙两百匹战马?那敌人估计动用了三个骑兵连,自己遭遇埋伏的时候左右山头上有大概两百人,那自己是在跟五百个土匪交火并以一比四的成绩打败敌人,每个光荣的皇军士兵杀了四个敌人,看来也是小有成就,他拿出电台立即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


“司令官阁下,这是尾野小队发来的战报告也战损记录。”参谋把一份文件给了司令官。

本庄繁拿过来一看顿时气的火冒三仗,“居然大量丢失装备,奇耻大辱,怎么这么能打的军官忽然变成饭桶?”他把文件摔到桌子上。

坂垣征四郎拿过来一看,“阁下不必生气,他们遭遇到的是惯匪,是最难对付的支那人,如果是东北军,他们小队可以消灭一个团。”

本庄司令官最听坂垣征四郎参谋的话,因为这个参谋号称日本军队的头脑,还是个中国通,“那你看怎么办?”司令官看着坂垣。

“很简单,在选择一百名优秀的士兵给他,中国人喜欢说哀兵必胜,他们为失去国土而痛苦必然激发出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只有更凶猛的进攻才能让土匪死心,土匪是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策略,他们不会对满洲国造成任何威胁,只要加紧围剿就可以,我想他们死去四百个同伴,对皇军的威胁也降低到几乎没有的地步,他们伤了元气很难恢复,这支逃走的土匪战斗力已经可以估计为零。”]

“参谋长,给尾野补充精兵,让他沿路继续扫荡一切敢挑战我军的敌人,坚决消灭一切顽敌。”本庄繁下定决心要在任期内干掉所有的抵抗组织,他已经听说自己的关东军司令干不长了,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名垂青史的关东军司令官。


取得巨大胜利的戚贵现在看着众多的战利品开始想着下一步的行动,现在部队里只有不到十人是土匪,其于的全是自己招来的兵,是绝对听自己的,现在他自己把自己降成指导员兼连长,他现在打算把武器独吞,不让金玉碰任何战利品,这批武器他还另有用处。

从目前局面看抗战只是刚刚开始,各地虽然都燃起抵抗的烽火但是败少胜多,经过此次战斗他总结出来很多教训,以后要抓军事训练,把士兵训练成合格的兵再参战,目前缴获的武器,以及自己部队富余出的四百件武器总共是五百件,他打算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先把多余的武器隐藏起来,日后部队发展壮大可以用多余的武器武装,另外多余的武器可以补充战斗损失,目前这个连可以算种子连,唯一由党掌握的抗日武装,必须珍惜部队和战利品。

心中盘算好一切以后,戚贵打算在双城西南地区,也就是蒙汉杂居的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所以他带兵并没有向北走而是向西北方向走,他希望建立起根据地后把张忠拉过来帮忙,肯定张学义愿意,另外张学义是非常支持自己的,自己一定要好好经营一片根据地,为以后抗战做准备,有根据地才能请中央、省委派人帮自己开展工作,一个人本事再大也踢不开,在吉林黑龙江交界的西部地区先站住了,再发动群众参军入党,训练新兵开展敌后游击战,他计划好了也没跟任何人商议就向西行军,去开辟一个真正的红色抗日根据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