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反击 第十三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8 28
导读:荣誉 反击 第十三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急促的枪声响成了一片,星星点点的曳光弹交织飞舞在昏黄照亮的夜空之中。联军的40毫米榴弹‘嗵——嗵’的砸了下来,整片整片的把致命的金属破片泼洒在炙热的空气里。嗖嗖啸过的子弹噗噗的打在建筑的墙体外,砂石碎落而下。

岳海波自己也不清楚这队日本伞兵是怎样渗透进来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异常活跃的狙击手已经让联军意识到了如果无法肃清这些死神那么夺取这个中国军队的核心防御阵地只是一句空谈。

如果不是临近阵地的机枪手在发现这些借助着夜幕的掩护悄然渗透而入的日本伞兵后果断的发出告警的话,情势也许会比现在这样更为糟糕。幸亏着机枪阵地上那一梭子的告警,及时提醒了岳海波。

从敌人的战术动作和短促的步枪点击声中可以判断出这支日本伞兵绝非等闲之辈,右斜角的那座茶馆的三楼上布置的班用机枪才打了两梭子就被人家给端掉了,这让岳海波多少有些惊讶,因为那个位置上的机枪阵地隐蔽的相当好,且是在一个接近射击死角的位置上。

很显然对方的主要目标是自己所掩护的蒋聆,从背后房间内不断沉闷响起的枪声中就可以知道那丫头现在正大开杀戒呢。

‘啪啪’的两枪近在咫尺的打在距离岳海波不远的墙壁上,一大块的石灰唰唰的脱落下来,哗哗斑驳散落。子弹划过耳边时那凄厉的飕飕怪叫声让岳海波一阵的头皮发麻,谁知道什么时候不走运,一颗子弹便会洞穿芳纶防护头盔,让自己光荣了。

“我操,该死的小鬼子”岳海波恨恨的骂到。

秋夜里的晚风总是很凉,虽然硝烟战火已经褪去了秋夜里几分的寒意,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凉,不过这个时候的岳海波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那份凉意,甚至的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鼻尖已然渗出点点的汗水和脊背上隐隐而出的冷汗。来袭的敌人不可小觑,而这附近的战友却无法能够在第一时间内给予自己想要的增援。

透过此起彼伏的爆炸的巨响,岳海波似乎能够真切的感觉到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慢慢的移动着,一定是隐蔽在楼梯下拐角处的立柱后面吧,那里恰好的是个射击的死角,黑森森的枪口此刻一定是对着自己的方向吧,岳海波思付着。

对…对…对…尽管进攻者的脚步竭力的放的很轻,尽管进攻者小心翼翼的放缓迈动的步伐,但作战靴的底部轻轻踩上楼梯的第一级的时候,岳海波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些。不过他却并不能探头而出,因为他知道楼下数支5.56毫米口径自动步枪正对着自己的方向。

缓慢而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轻了,几乎的即将消失在那隆隆做响的爆炸声和炒豆般的枪声中。岳海波拉开一枚手雷的保险,延时数秒后,向着右侧的楼梯口扔了过去。

椭圆形的手雷顺着楼梯台阶滚落而下的声音听起来就如同那小孩子的玻璃弹珠顺着盘子滚动一般,骨碌碌——骨碌碌的掉坠滚落下去。

伴随而起的是楼梯下的顿时杂乱起来,和原本轻缓拾阶而上的脚步声变为拖沓做响,还有就是那惊慌失措的日语叫喊声。即便不懂得一句日语,但不用去想岳海波也知道那几句日语是什么意思。

“轰——”的一声,大团的火光几乎照亮下面那昏暗的楼梯入口,短暂巨大的爆炸声中掺杂着伤亡人员的惨呼声,阵阵硝烟气浪翻滚而起,几乎的刺痛着岳海波的鼻黏膜。

趁着短暂的爆炸,岳海波快速的猫腰探身而出,手里的95式5.8毫米自动步枪在‘哐——哐’的射击中喷吐着致命的金属弹丸,黄灿灿的弹壳掉落满地。

很近的距离里,那个缩身在楼梯转角处躲避手雷爆炸杀伤的日本伞兵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急速而来的5.8毫米弹雨给撩倒在地,垂死的身躯无力的发出阵阵抽搐。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日本人立即的报以密集的弹雨,89式5.56毫米步枪和MINIMI通用机枪怪叫着在转角的墙壁密密麻麻的布满上大大小小的弹孔。

岳海波不时的探出枪身,对着楼梯下就是‘哐——哐——哐’的一梭子,占据着有利的地理位置至少让岳海波的防守还不是那样的吃力。尤其是投掷手雷,根本不需要冒着危险担着被流弹击中的可能探身而出。只需要拉下保险拉环,延迟数秒后让手雷顺着楼梯滚落下去,就可以了。而楼下进攻的联军就没有这份地利了,仰攻而上以及有着楼梯转角的阻隔,他们投掷手雷只会掉落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不过当岳海波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数十名联军的攻击时还是感受到了阵阵的压力,尤其是换弹匣的时候,狡诈的日本人会借助着枪声骤停的这个时间段来发起攻击。甚至的已经有几次几乎都是在楼梯口处,来不及更换弹匣的岳海波只得用自卫的手枪近在咫尺的射杀攻上来的日本伞兵。

不知什么时候拎着88式狙击步枪的蒋聆出现在岳海波的身边,身后那激烈的交火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以至于不得不放弃狙击阵地,而会同正独自苦苦抵挡着联军进攻的岳海波共同阻击这支渗透而入的日本伞兵小队。

不管敌人的目标是什么,只要能够拖住他们、消灭他们,让敌人无法达到自己预定战术目的就是胜利。即便没有其他战友的支援,哪怕只是孤零零的两人,作为中国军人都得无所畏惧的面对。去根据自己的判断,随时随地的完成任何的突发任务。保家卫国的军人在哪里都是战斗。

短促点射的枪声中夹杂着88式狙击步枪沉闷的射击声。这种楼内狭窄空间内的短兵相接,狙击步枪所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自卫用的92式自动手枪相比似乎更是一种好的近战武器。依托着楼道弯口墙壁的掩护,岳海波和蒋聆一左一右的交叉封锁着整个的楼梯。

进攻受阻的联军有些老羞成怒,40毫米榴弹发射器‘嗵——嗵’的向着楼内泼洒着弹幕,爆炸声不绝于耳,大片大片的墙体被炸的支离破碎、烟土飞扬。依托着优势的火力支持,借助着单兵微光夜视仪,交错掩护着的日本伞兵再一次的突入了进来。枪声大作,雨点样洒落而出的5.56毫米弹在整个楼梯上方构筑起一张密集交织在一起的火网。

被联军疯狂倾泻过来的弹雨给牢牢封死在楼道弯口墙壁后的岳海波和蒋聆不得不一点点的听着联军大兵的作战靴步步而近的踩上每一级的台阶。不断的有子弹噼里啪啦的打在了墙壁的拐角边,大块小块的混凝土、石灰块脱落而下。

身边的最后一枚手雷也已经化成了夜幕中的那抹跳动的火光,难道就这样的坐等着鬼子伞兵一步步的攻上来射杀自己。但此时他们却已经是无路可退了。

‘砰’的一声沉闷的回响,血肉横飞,最前面的联军扑通一下载倒,骨碌碌的顺着楼梯滚落了下去,胸前碗口般大小的血窟窿,整个的胸部都一片稀烂。这是12.7毫米大口径狙击重弹的杰作。

接着又是一声枪响中,另一名急速后撤的日本人整个的脑袋都被打的稀烂,昏暗中几乎的看不出哪是鲜血哪是白花花的脑浆。

岳海波看了下弹道,是从对面街道那边的建筑物内射出的子弹,毋庸质疑那是自己人的狙击手,跳跃的火光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的再向自己点点头。

“是大柳”

“真恶心,用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枪,搞的像个屠夫一般” 架好88式狙击步枪的蒋聆接过话语。

退缩到楼下隐蔽的日本伞兵绝望的发现自己显然落入了一个屠宰场,一个中国人的狙击手最好的练靶场。不会有任何的俘虏,因为死神化身的狙击手是不需要俘虏的,也从来没有收容过俘虏。

枪炮声越来越近了,整个师部里能够战斗的杂勤人员都已经去了前沿,甚至连贺平大校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带着人冲出隐蔽去和进攻的联军对射了。

小城内的血战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防御者随着都可能崩溃,而同样的进攻的联军也成为了疲惫之态,但贺平大校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战况随时都会发生着改变,在援军没有到来之前,联军一旦夺取了小城的控制权,所有一切对于共和国军队有利的一面都将全面颠覆。但援军现在还在哪里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