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新世纪初期的一个清晨,阳光像金子一般撒了下来,而南海舰队总部的作战会议室却紧紧挂着窗帘,会议室内坐满了人,巨大的幻灯片在墙壁上的屏幕中不停变换着。

“这次代号‘和平利剑—2000’的军事演习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俄两国规格最高、人员最多和技术含量最大的一次军演,也是两国军事合作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反映两国的军事合作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南海舰队司令员夏松青坐在长桌的一端,胳膊拄在桌上,缓缓地说,“从咱们中国方面来讲,这是中国近20年来最大一次与外军进行的军演,对中国军队提高与外军的交往有重大意义,所以我希望咱们南海舰队参演的官兵一定要高度重视!”

“夏司令员说得很正确。”海军总部作战部部长王锐少将接过话茬,一字一句地说道,“在中国军队对外交往中,俄罗斯处于十分重要的位置,中俄两军交往历史最悠久,高层和专业代表团近年来互访最频繁,两军总参谋部进行的战略磋商成效最明显,两国军事技术合作内容最丰富、范围最广泛,我军向俄军事院校派遣留学生的数量最多,两军互信程度也最深。”

“所以,这次中俄海军部分的演习可以检验双方提高各个作战环节的快速联动战斗水准。”王锐加重了语气,说道,“演习中将双方统一计划、分获资讯、独立式行动的合同战斗模式,变为统一计划、共享资讯、融合式行动的新型合同战斗模式。”

全场泛起一片沙沙的写字声,肖海毅、邱南疆、杨报国、龙百川等人低头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诸位请看一下幻灯片。”夏松青指着墙壁上的挂屏说道,“俄军国防部国际合作局局长透露,这次联合军演尤其令人瞩目的是被称为俄空中核打击力量‘三驾马车’等远程战略轰炸机,在联合演习中将同时亮相。幻灯片上显示的是俄军最先进的战略轰炸机。介时,俄太平洋舰队还将派出一艘登陆艇、一艘大型反潜舰及海军陆战队一个特种大队参加军演。”

“我们南海舰队的陆战第7旅将第一批参加演习,全旅实兵实装上阵,时间比较紧,希望大家要利用演习前的时间精心准备,完成好总部领导交给的光荣任务。”夏松青的目光威严地扫过在坐的每一个人,“首战用我,用我毕胜!我希望这句话在各位身上得到完美的体现!”

“下面,请总部作战部王部长讲一讲我们演习前训练大纲的重点科目,大家欢迎!”夏松青带头鼓起了掌,会议室内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龙百川坐在椅子上用力鼓掌,他觉得嗓子有些发干,轻轻咳嗽一声,抬头看见挂在会议室墙壁上的挂钟,上午10:30分,他一边鼓掌一边想,鲁炎该拿到绿色笔记本了吧?

此刻,鲁炎穿着海军常服,正站在和作战部会议室仅有一墙之隔的机要部保密室内。一名少校机要参谋走进了用钢铁浇铸成的密室内,过了五分钟,他手中提着一个密封的透明塑料袋走了出来,对着站在隔离区内的鲁炎说,

“这就是0531号物品,它已完成任务,现在将它交还给你。”

鲁炎双手接过塑料袋,那册陌生而温暖的绿色笔记本在袋中静静躺着,在白炽灯光的照耀下,笔记本上的血迹更加刺眼夺目。

“妈…”鲁炎手中握着塑料袋,心里轻轻默念,“您回来了。”他楞了一会,才将塑料袋放进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跟着机要参谋一起走出了保密室的巨大铁门。

空荡荡的走廊里有些许黑暗,鲁炎和机要参谋走在大理石地板上,制式皮鞋的鞋跟与地板相触,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去哪里?回部队还是去招待所?”机要参谋热心地问,“要是去招待所的话我给你安排一下。”

“不用了,谢谢您,我回部队吧。”鲁炎对参谋感激地笑了笑,“不麻烦您了。”

“没什么麻烦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机要参谋低头琢磨了一下,“要不要和你的领导打声招呼?”

“是的,我在楼下等他们开完会再走。”

“那好,那我就不送了,还有些工作要做。”机要参谋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再来找我,我就在机要处,今天我值班。”

和机要参谋握手告别后,鲁炎独自乘坐电梯来到机关一楼的休息大厅,他提着公文包走到沙发前,坐下,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微微颤抖,打开公文包,小心翼翼地取出塑料袋。

落地玻璃窗的阳光照进大厅,金色阳光下,绿色笔记本像一泓染血的翡翠,在鲁炎的手中流光飞转。

绿色塑料本封皮上写着林兰的名字,大部分纸张已被鲜血染得模糊不堪,很多字迹早已消失殆尽,只留下一个个泪痕似的墨水伤疤。

这是谁的血?鲁炎的眼眶里尽是热泪,这是母亲的血吗?他用手指抚摩着每寸染血的纸,如同年幼时林兰抚摩他的脸颊一般。

翻开笔记本,一张熟悉的黑白照片赫然在目。照片上,鲁炎和鲁寒笑得稚态可掬,天真自然。

看到照片,鲁炎的眼角终于滚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

“妈…”他在心里呐喊着,“儿子不孝,还没找到您的尸骨,请您保佑我,一定将您的尸骨运送回北京。”

鲁炎楞楞地想了一会,擦干了眼泪,开始翻看绿色笔记本。

林兰的字迹清秀娟美,散布在那些没被血迹污染的纸张上。

鲁炎的目光汇聚着光,膜拜似地看着母亲留下的文字,尽管是一些简单的航海日记,却让他感到自己与母亲之间十指相扣,近在咫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