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修改版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八章 撤退(二)

du4893525 收藏 1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好,那我就说说。”林浩走到桌边,将张河的大茶缸拿起放在桌中央,又拿起一个小茶杯放在桌边,“大家看,这是吉安城,这是茨坪。两地相距几百里,中间大部分地方是敌人的控制区域。从军事上讲,吉安现在是一个孤立的据点,一旦敌人调兵对吉安形成合围,我们就困难了。守,我们人太少,火力也不足,史文宝可是去南昌拖大炮去了,我们肯定是守不住。撤,我们就得先冲破敌人的封锁线。这一路几百里大部分是敌占区,我们得不到补给和掩护,很容易被敌人小股部队骚扰,拖住我们,然后大部队将我们一举歼灭。那上次桐木岭的事情就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所以,司令员尽快撤离的命令,我完全同意。”

“敌人好像不是很厉害啊,我们还不是很容易就拿下了吉安城。看敌人的表现,很不经打,咱们干嘛怕他们?”王佐很不服气。

“我靠,敌人不经打?那你王佐以前怎么会被敌人追得满山转,连裤子都没得穿?我们为什么又总是和敌人打游击战?这次之所以赢得这么轻松,完全是出其不意加上老天爷帮忙。不怕敌人不代表蛮干!王佐,回茨坪后,你和大牛一块儿去禁闭室呆着,跟他好好学学游击战。学不会不许吃饭!”我严肃地对王佐说。

“啊?是。”王佐无可奈何地与大牛对望了一眼。一对难兄难弟。

“林参谋长刚才把形式给大家分析了。我再补充一点:敌人指挥官如果不是蠢到家的话,就会一边派主力围城,一边派兵去攻打我茨坪根据地。他们只要派一个团的兵力,就可以把我们的老巢扫荡得一干二净。到时候,我们就算冲出去也无处可去。就算是上井冈山,茨坪也是必经之路。敌人一个团在那里以逸待劳,前有拦截,后有追兵,我们是像鸟儿一样长翅膀飞走呢,还是像穿山甲般挖地洞逃走?”我瞪着眼睛望着王佐他们。

“司令员,我们明白了。坚决执行你的英明决定。我对您的敬仰有如……”大牛原本是个憨憨厚厚的人,在我的言传身教之下,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不愧是我看中的兄弟,有前途!

“那好。黄天行派信息中队前伸两百里打探敌人的动静;林浩组织部队尽快休整、换装,还有,俘虏由你处理,按照我们的纪律办:愿意回家的,发给每人两块银元,愿意参加我军的,不得有任何歧视行为,李得标还给史文宝,说什么我们赚了他一把,也得给他的回扣是不?!下次咱们才好再做生意。”说到这里,我得意地环顾四周,“你们一定要注意,我们现在打仗就像做生意一样,最根本的一条是赔本的买卖不作。在和敌人交手前,一定要把对手归类好,什么样的对手要全歼,那种对手不要去碰,那一类对手是不要赶尽杀绝、每次都留点回扣给他的,这些都要具体对手具体对待。这些,本司令会慢慢地教你们的!”

“大牛,你和王佐去帮张老爹搬运,这是我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有没有午饭吃,就看你们的表现了。”拍完他们,现在该给他们台阶了。这可是两个猛将,可以不断地改造他们,但是千万不能把他们的积极性给拍散了。打一下,摸一下,这可是用人之道!

“至于本司令,我亲自带人去抄贪官污吏们的家。”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只说不许搜俘虏的个人财物,没说不许将民脂民膏挤出来。电视剧里,那些抄家大员们都是威风凛凛的,我早就向往很久了。我爽,我爽,我爽爽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哼着舒心的歌,我陶醉在滚滚的财富中。留下大牛和王佐面面相觑,“阳光?今天还在下雪,哪来的阳光啊?”

“司令员,司令员!”孙荆边喊边冲了进来。

“什么事?”又来一个敢于打断我美梦的人,我……

“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孙荆喘了一口气,“我找到我师傅了!”

孙荆的师傅人称“无影”,是二十年前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一流杀手。一生出手无数次,从未有失手的记录。此人不但干收钱杀人的买卖,还常常客串侠客,免费替穷苦老百姓们杀那些贪官污吏、强豪恶棍。最后,他发现中国这种人太多,杀不胜杀,心灰意冷之下,就收山隐居了。在机缘巧合之下,他教了孙荆两年功夫。孙荆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在吉安城的。我知道这事后,立刻敏感的知道我军的暗杀教官出现了,严令孙荆一定要找到他师傅。

“真的,在哪里?”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一把抓住孙荆。这可是比吉安城更重要的宝贝,是我军今后战无不胜的保证,我能不兴奋吗?!

“我让铁锤带着几个战士陪我师傅慢慢过来,我先跑过来报信来了。”

“快去,快去,快带我去见他。”

众人眼前一花,我已不见人影。

“司令员的武功又进步了。真是佩服啊,佩服!”大牛等人羡慕地望着门外。

“师傅,这就是我们司令员。”孙荆转身对我说:“司令员,这就是我师傅,江湖人称‘无影’。”

“‘无影’师傅,久仰您的大名,今日能见到前辈,实在是令我等欣喜若狂啊。张文龙见过前辈。”我对‘无影’行了个江湖上的抱拳礼加鞠躬。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我作为司令员当然要带头提倡。何况,我还有求于人呢!

‘无影’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须发白了一半,矮小精瘦,穿着一身土布衣服。从外表上看,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江西老表,与江湖一流杀手扯不上边。只有偶尔他的双眸中精光一闪,如利芒般扫过,才让人觉得此人不可小觑。

“老朽不才,司令员多礼了。” ‘无影’不卑不亢地还了一个抱拳礼,“听小徒说了司令员救民于水火的宏图大志后,老朽非常激动,愿以这把老骨头为司令员出把力,不知司令员可否同意?”

“欢迎,欢迎!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我热烈的语气,加上真挚的表情,就算拿不到奥斯卡金像奖,起码也可捞个提名了。

“好,爽快!我‘无影’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你了。”几十年的抱负终于有机会施展了,‘无影’也激动起来,“来,来,司令员,我给你介绍我的两个老哥们,这是‘弓王’,这是‘老枪’。我们哥仨是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兄弟,四年前我们又结伴隐居在这吉安城里。这次我来帮你们,我想你们应该需要他们这种老手,就把他们一起带来了。他们俩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想当年,‘弓王’的一把弓,可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宝物啊。”

“弓王”,六十一岁,微胖,两只手骨节粗大、青筋暴出。三十年前,他被誉为第一造弓高手。像大牛他们这种高级猎手造的弓,杀伤力虽大(杀伤力能不大吗?大牛可是拿它来射野猪的),但不精确,而且有效射程只有一百米。“弓王”的弓不仅有效射程可达二百五十米,而且极为精确,杀伤力也大得多。最令人赞叹的是,他的弓比大牛的要小、轻了一半,还可折叠,便于携带,也美观得多。哪像大牛他们制造的弓,整个一粗制滥造,一点档次都没有。

“老枪”,六十三岁,黑瘦,高直,整个人站在那儿就像是一支步枪。他十六岁进入汉阳兵工厂。1893年,汉阳兵工厂仿制德国的毛瑟1888型步枪成功,他就是最主要的功臣。这种枪就是大名鼎鼎的“汉阳造”,又叫“老套筒”。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汉阳兵工厂的技术权威。前几年,由于他年纪大了,加上不会拍新来的厂长的马屁,被厂长百般刁难。他一怒之下,就卷铺盖走人了。他造的枪,用料比别人少,枪支寿命比别人长,精确率更高,耐磨耐用,返修率微乎其微。

“弓王”和“老枪”保持着技术人员的一贯传统,站在那儿只是对我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没有说话。

望着这三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老人,我的心激动得真实无法用言语表达,“我靠!真是太走运了。我的兵工厂,我的特种作战武器,我的特种搏杀教官,全都有了。上天啊!您真是太有眼力了,我绝对是一支有着光明前途的潜力股票。”虽然,由于被送到这个时代来,我明里暗里不知给上天施加了多少古今中外我能够想出的酷刑,但这次,我是真心实意地感激上天。

“孙荆,这就是你经常提起的师傅啊?”大牛在旁边低声和孙荆说:“我怎么看他都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不就是个老头子吗!”

大牛的话被“无影”一字不落地听在耳里,但“无影”只是微微一笑,捋了捋胡子,没有说话。

“大牛!你胡说什么?‘无影’老前辈当年纵横江湖时,你还没有出生呢。快给‘无影’老前辈赔礼道歉!今后,‘无影’老前辈就是我军的搏杀教官了。你要完全听从教导。”虽然是在训斥大牛,但我也想看看‘无影’的真功夫。现代社会的假冒伪劣和虚假广告太多了,我等现代人早就练就了一副怀疑一切和否定一切的大无畏的心态。我当然不希望在这个时代也遇到水货!

“什么?他当我们的搏杀教官,他这样的没有二两肉的老人,行吗?”大牛不服气地问道。真是我的好兄弟,配合得实在是太好了!

“大牛,你真么能这么说!快向‘无影’老前辈道歉!”我佯装生气,故作姿态地对大牛说。

“司令员,既然这位小兄弟不相信老朽的能力,那我就和他玩两把,切磋一下。” ‘无影’一副阅尽天下人情世故的神情,含笑地向我请缨。

“嗯,既然这样,那就请‘无影’老前辈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巴不得看看‘无影’的真功夫,当然不会拒绝。

‘无影’向前走了一步,脚步不丁不八,两手下垂,神定气闲往哪儿一站,平静地看着大牛。

大牛大吼一声,左手一个直拳击向‘无影’的头部。大牛天生神力,这一拳起码有两百斤的力道,若被他打实了,‘无影’绝对是隔屁了。

拳头越来越近,眼看这一拳就要击中‘无影’的头部。就在此时,‘无影’突然左脚向前一步,同时左手成鹰爪扣住大牛的手腕,稍一发力,大牛就全身顿时麻木。‘无影’一个拧身,右手往大牛空虚的肋下点去。一指之下,大牛就瘫软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无影’前辈手下留情!”我一看‘无影’的出手就确定他是真正的高手,急忙喊道。大牛是我兄弟,我可不希望他被‘无影’弄得以后什么大便不禁、小便失灵什么的。

“司令员放心,老朽只是点了这位小兄弟的麻穴而已。” ‘无影’伸手在大牛身上又点了一下,“好了,没事了。”

自此以后,大牛就把对我的无比崇拜大半都转移到了‘无影’身上。我靠,真是郁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