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34

冯骥 收藏 7 40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鲁炎带着一大块特制的纤维布,第二次下潜入水。

这次他在水下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涵洞,顺利地带着纤维布游了进去。在淤泥堵塞的洞道内,他还是放下了赖以生存的氧气瓶,深吸一口气,钻进了狭小的涵洞深处。

他憋着气,用力抓住纤维布的一头,将裂缝牢牢地罩住,而后按住纤维布的一角,从防水袋中取出一枚钢钉,试图将纤维布固定在裂缝之上。

裂缝中喷出的江水力量太大,连续将纤维布冲开,鲁炎一时竟然无法固定,不禁有些焦急,他慢慢吐出一个气泡,在水下换了口气,而后尽量延缓自己行动的速度,用来减少肺中的氧气消耗量。

鲁炎又连续尝试了几次,直到肺中的氧气消耗殆尽,才放下纤维布游出洞去吸氧。

他返回到放置氧气瓶的地方,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放在洞道之中的氧气瓶竟然不见了!

鲁炎的大脑在一瞬间迷糊起来,难道是放在裂缝处了?他的胸口已经开始疼痛,立刻转身返回堆着淤泥的涵洞裂缝口,伸手仔细摸索。

摸了一遍,还是没有!

此刻,鲁炎已经在无氧状态下坚持了6分多钟,肺中的氧气已经全部耗光,潜水的本事他的确比不上张冲。他的胸口开始剧烈疼痛,似乎要爆炸一般,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在这一刻,死这个字钻进了他的脑海,难道就这样死了吗?恍惚中,他似乎看到父亲的面孔,看到母亲的面孔,看到战友和领导们殷切盼望的面孔,还有,陈妍那张美丽而精致的面孔…

求生的本能还在驱使他做最后的挣扎,他将无力的手臂伸入裂缝,希望能用身体堵住这道通向死亡的伤口。

他的手臂变得软绵绵的,仿佛变成了一株毫无生气的水藻。

忽然,在他意识即将丧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手掌碰到了一个东西。

他的手掌被另一只手掌紧紧握住了!

瞬间,一股暖流从那只手掌上传递了过来,如同电流一般温暖了鲁炎已经冰冷的四肢和躯体。鲁炎最后求生的希望被激活了,他将自己的嘴巴靠近裂缝,期待着一个新的希望。

涵洞对面是洪水暴涨的河道底部,河道下有一个人正同样试图封堵裂缝。

那只手没有让鲁炎失望。

鲁炎的嘴巴中被那只手塞入了一个呼吸器,他在丧失意识的状态下终于吸到了第一口救命氧,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

两分钟后,鲁炎逐渐清醒了过来,肺中又重新充满了氧气,血液中的气泡逐渐消失了。

鲁炎很清楚,裂缝对面的人救了自己一命。

“可能是陆军侦察大队的战友吧。”鲁炎的心中充满了感动,“救命之恩等上岸后一定相报!”

他松开了呼吸器,开始重新拉扯结实的纤维布。对面那人从裂缝中伸出手来,帮住他拉扯着纤维布。在水下陌生人的帮助下,鲁炎很快在涵洞内固定上第一枚钢钉。他和裂缝对面的人轮流用一个呼吸器汲取宝贵的氧气,不一会儿就完成了三个角落的钢钉。当最后一角的纤维布盖住裂缝时,鲁炎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然后迅速地将最后一颗钢钉镶嵌在涵洞壁上。鲁炎憋着胸中剩余的氧气,飞快地转身游出涵洞,向水面上浮去。

鲁炎浮出水面,大口喘着粗气,踉跄爬上了堤坝。在张冲和龙百川的搀扶下,他向肖海毅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缓缓敬了个军礼,说道,

“旅长,口子…堵上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两名水利专家立刻指派其他人向水下涵洞口填堵沙袋和石块,确保万无一失。参加抢险的军民们站在堤坝上开始热烈鼓掌,掌声中还伴着各种各样的喊声,一群闻讯赶来的媒体记者高举着照相机和摄像机,冲着浑身湿漉漉的鲁炎一阵猛拍,闪光灯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向海军陆战队致敬!”、“感谢解放军!感谢共产党!”、“这小伙子真棒!”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赞美之词充斥在清晨的空气之中。

“你的氧气瓶呢?”肖海毅没有理会周围的响动,拉住鲁炎的胳膊惊讶地问道,“氧气瓶哪去了?”

“不知道…我刚下去钻涵洞…把氧气瓶放到裂缝外边…可能让水冲走了…”鲁炎摘掉脚蹼,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旅长,我要去闸门那边,我要找一个人,是他在水下救了我!”

鲁炎不等肖海毅回答,强撑着身体,向闸门另一侧走过去,几名男女记者立刻围住了鲁炎。肖海毅连忙从后面跟了上去,向记者说道,

“各位,请等一下再采访吧,他需要休息!”

鲁炎没有理会那些记者,他分开人群,径直走上堤坝。

堤坝上的小路直通闸门另一侧的土岸。

张冲跑上去,扶着筋疲力尽的鲁炎,向堤坝上走去。

那些记者们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采访机会,也跟着他们跑去,有些好奇的群众也在后面跟着,想看一看这位拯救闸门的小伙子到底长得什么样。

鲁炎刚刚登上堤坝,就觉得一阵头晕,隐约中,他看到对面土岸上站着一个人影。

是他吗?是他救了自己吗?

鲁炎鼓起最后的力量,向前跑去,他的头昏沉沉的,眼皮飞快地跳着,似乎在黑暗中看见一只温暖的手,那只手,似曾相识,似曾流着一股和自己同样味道的血液。

那个站在土岸上的黑影在堤坝大灯的照耀下缓缓转过身来,他的身上也是湿漉漉的,他的肩膀宽而结实,他的眸子和鼻子漂亮极了,整个人看上去和鲁炎一般无二。有所不同的是,鲁炎头上裹着一条写着“中国海军陆战队.刀锋”的黑头巾,而土岸上的小伙子赤露着上身,手中拿着一件放在岸边的李宁运动衣,正往身上穿。

他转身看到蹒跚走来的鲁炎,全身立刻像被冰冻住了一样,一动不动,连眼神都凝固在鲁炎的脸上。众人看得真切,小伙子肩上红黄相间的李宁运动衣上写着一行大字,

“中国游泳队.集训”

张冲傻了,记者们傻了,围观的军人群众们都傻了。怎么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伙子,两人都是拯救这次闸门管涌的英雄!

鲁炎只觉心脏一阵抽搐,突然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倒下了。

在倒下的瞬间,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冲着眼前的小伙子喊了一声,

“弟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