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张冲听到鲁炎的喊声时刚刚登上堤坝,他觉得双腿上冒着一股凉气,低头一看,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七、八条吸血后胀得比手指还粗的蚂蝗死死叮在他的双腿上,正贪婪地大口吸着鲜血。

“我操!这帮狗日的!敢偷袭老子!”张冲顿时怒火冲天,立刻弯下腰,伸出手掌拍向正在蠕动的蚂蝗。

“啪!”

张冲一巴掌拍掉了三、四只蚂蝗,瞬间,鲜血溅红了他的小腿。蚂蝗被拍断的半截身子还嵌在腿上,张牙舞爪地拼命向肉里挤。鲁炎帮着张冲一起将蚂蝗向外拔,没想到这些吸血鬼的身子又滑又扁,两人几乎捏不住它们,根本无法完全将它们从腿肉中拔出。

两人正手忙脚乱地捉着蚂蝗,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你们怎么能这么弄?”

是乌云格日乐的声音!鲁炎和张冲同时抬头,看到乌云格日乐和韩小燕站在堤坝上吃惊地看着他们。

“这不是开玩笑吗?有这样捉蚂蝗的吗?”韩小燕又好气又好笑的说。此时的韩小燕,肩膀上已经换上海军下士的军衔,成为女子侦察中队的一名侦察班长。

“这些家伙…又滑又粘…根本握不住!”张冲摊开粘着鲜血的双手,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是有劲儿使不上。”

乌云格日乐立刻在张冲面前蹲下,伸出双手对着张冲的右小腿伤口周围轻轻拍打,说来也怪,没几秒的功夫,那些断成半截的蚂蝗一个个服服帖帖地从淌血的伤口中退了出来。

“看到没?应该这样弄!”韩小燕弯下腰看着乌云格日乐的动作,羡慕地说,“哎,看看我们格格多照顾你?”乌云格日乐虽然提干当了排长,但韩小燕依然一口一个“格格”的叫着,两人的关系不但没有因职务而疏远,反而更亲密了。

张冲听韩小燕这样一说,心里倒不好意思了,面孔涨得通红,双腿欲抬还休,站在堤坝上不知该不该再让乌云格日乐继续拍下去。

“别乱动,会流血的。”乌云格日乐抬起头看着张冲,轻声嗔怪道,“张秃子,现在你老实了?跟我吵架时的劲头哪去了?”

月光和灯光的双重照耀下,将乌云格日乐的脸遮挡得朦朦胧胧,一张清秀的面孔上写满了同情和心疼,张冲望着她的脸,不由看呆了。在那一刻,他坐倒在堤坝上,任凭乌云格日乐拍打着自己的双腿,他觉得她的双手是两朵柔软的棉花,轻轻抚过那些班驳的伤口,又暖又烫。张冲甚至希望乌云格日乐的双手永远不要停下去,就这样温柔地拍啊拍的,直到整个世界失去光芒,失去色彩。

韩小燕拉着鲁炎悄悄走下了堤坝。鲁炎回头望去,月光下两人的影子越来越长,乌云格日乐浑然不知似地拍打着张冲的腿,又从急救包中掏出药水,给他的伤口一层层慢慢涂好。

堤坝下面,疲惫的侦察队员们草草吃过干粮,个个倒在麻袋之上,早已进入甜美的梦乡,鲁炎和韩小燕小心地在堤坝下前进,生怕一不留神踩到了战友。

“哎,鲁排,你说我们格格是不是喜欢张秃子?”韩小燕俏皮地问鲁炎,“是不是呀?”

“不会吧,我看张秃子天天和她吵架呢。”鲁炎笑着说,“他还总说乌云皮肤黑呢!”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韩小燕胸有成竹地说道,“知道什么叫越描越黑吗?像张秃子这种人,心里越有鬼,嘴上就越要描。他可不像你,你和陈参谋都能沉住气,两人装得比谁都像…”韩小燕一边笑,一边向前面的女子侦察中队跑去。

“坏丫头!你说什么呢?”鲁炎的脸也红了,冲着韩小燕的背影喊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不要乱说啊!”

“看看!说漏嘴了吧?”韩小燕笑嘻嘻地回头冲鲁炎挥挥手,“鲁排,早点休息吧!”

鲁炎也冲他挥挥手,向雷鲨中队休息的场地走去。

他忽然觉得胸口凉丝丝的,低头借着月光一看,发现自己迷彩服上衣口袋的内侧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一个洞。

那枚翠绿色的玉如意从洞中微微露出来,紧紧贴在鲁炎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