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25

冯骥 收藏 8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1998年7月,长江全流域暴发洪水,滔滔洪水像魔鬼席卷两岸,湖北告急,武汉告急,嘉鱼告急…8月17日,海军陆战队第7旅接到中央军委的一纸命令,旅长肖海毅带领2600余名官兵由广东湛江某基地挥师北上,星夜支援湖北省抗洪一线。

一架海军大型运输机穿破了灰蒙蒙的夜空,巨大的螺旋桨发出震耳的轰鸣声,从厚厚的云层中加速飞行。

运输机从湛江军用机场起飞,直奔武汉的方向而去。飞机上装载着十几艘冲锋舟、三台通讯指挥车、大量抢险救灾器材以及所需医疗、后勤保障物资。

除此之外,飞机上还坐着300名蛙人侦察大队的官兵,他们是陆战第7旅派出抗洪的先锋部队。

鲁炎穿着迷彩服,静静地坐在机舱的一侧,侧着头望着窗外变化多端的云彩,肩膀上抗着一杠一星的海军少尉肩章。

他手里攥着一块小小的玉石,一块碧绿的玉如意。

“你去打头阵,小心点,自己照顾好自己。”在机场登机前,陈妍从自己的脖颈上取下一个东西,塞到鲁炎手里,“这个给你。”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部队就开始登机了,他站在登机口,回头望着陈妍,认真地回头望了她一眼,转身和部队一起上了飞机。

自从提干后,他和陈妍之间似乎就存在一种很微妙的关系。两个人心中彼此都明白,却谁也不肯点破这层窗户纸,仿佛都喜欢这种朦胧美一样。他平时训练忙,陈妍经常到基层去看他,帮他缝缝补补,聊聊天散散步,总之,一个女孩要是对一个男孩好的话,大家都是能看得很明白的,况且部队是允许干部谈恋爱的,也无人在私底下传什么无聊的闲话。

只是那个《海军报》的记者石小军,总是利用出差采访的机会来看陈妍,陈妍依旧对他冷若冰霜,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鲁炎当然不担心石小军挖墙角,他相信自己再不济也会比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记者强得多。

对待恋爱这个问题上,陈妍是女孩,脸皮薄,当然不能率先开口提这事,而鲁炎不是不想提,而他总是觉得时候不到,总觉得似乎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

鲁炎知道,自己心里还在牵挂着未完成的龙渊任务,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上级还没安排下一步的任务计划,他的心里有些纳闷,也有些焦急。

毕竟母亲林兰还在那条潜艇上,不知所踪。鲁炎还未将303潜艇上的秘密全部揭开,对待爱情依旧选择顺其自然的状态。

张冲提干后被任命为雷鲨中队二排排长,依旧和鲁炎天天泡在一起,只不过现在两人都手下都多了一个排的兵,雷鲨中队去年底招了不少新兵,大多都是从体校和各部队精选出来的,身体素质和水性都很好,让两人带起来很是省心。

乌云格日乐则成为女子侦察中队的排长,带着一伙女兵天天练得热火朝天,大有赶超雷鲨中队的气势。一次她们训练正巧被鲁炎和张冲看见,张冲的鼻子重重哼了一下,不屑地说,

“看看,又把花拳绣腿搬出来了。”

“张秃子,你说什么呢?”乌云格日乐正在单手做俯卧撑,她轻轻一撑地就站了起来,忿忿地望着张冲喊,“有种过来比试比试?”随手一掌拍断了身边的一块砖头,动作干净利落。几十个女兵同时起立,杀气腾腾地盯着张冲。张冲从来没有被这么多女孩的目光同时注视过,羞得脸红到了脖子根,拉着鲁炎落荒而逃了。

从那次后,张冲再也不敢说女子侦察中队的坏话了。他不是怕乌云格日乐,他是怕一群女兵们凶巴巴的眼神,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似的。

他看着灰蒙蒙的窗外,不禁想起了远方的亲人,父亲和弟弟,他们还好吗?提干那天,他把电话打回家,向父亲鲁正南报告了这个好消息,父亲高兴地哈哈大笑,一个劲儿夸儿子有出息,至于母亲林兰的事情,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不告诉父亲,因为一切还未水落石出。

关于弟弟鲁寒,鲁炎越来越觉得自己当初的行为伤害了弟弟,怎么能亲手将弟弟反锁在游泳馆内呢?难怪弟弟不原谅自己,他问父亲关于鲁寒的情况,鲁正南依旧兴高采烈,

“你弟弟在上届大学生运动会中得了冠军呢!他大学还没毕业就被挑进了国家游泳队!国家队去外地集训了,不在北京。我当时就给你们部队打电话报喜,人家说你外出训练了!”

“弟弟进了国家队?”鲁炎听了又惊又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他顿时兴奋起来,比自己提干还高兴!他自己的另一个梦想,终于在弟弟鲁寒身上有了实质性的延续。他的心情一下舒展开来,刹那间仿佛周围的天更蓝了,空气更清新了。

飞机机身忽然轻微的晃动了几下,打断了鲁炎的回忆。他并不紧张,知道飞机遇到小型气流了。鲁炎看了看坐在身边呼呼大睡的张冲,也觉得身体有些发困,机舱内偶尔传来一阵轻微的鼾声。他又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夜光表,已经凌晨3点了,还有多久才能到武汉呢?

鲁炎顺势将身体靠在柔软的椅背上,闭上眼睛,手里攥着陈妍送给的玉如意,沉沉睡去。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