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三、苍龙横沼

唐戈 收藏 1 0
导读:心*裂 一、天机破 十三、苍龙横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送走了林清闲、张三胖,天色渐黑。赵卓尔只觉连日奔走,身心疲惫,煮了碗方便面充饥,就躺到了床上,可是偏偏又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好容易在天亮前睡了一觉,就又爬起来,坐着出租车来到林清闲的“博古斋”。

林清闲看到赵卓尔,笑着说:“赵老师神情萎靡,精神不振,看来昨晚没有睡好啊。”赵卓尔点头承认,说:“是啊,我做梦都是林先生在为我推断着我爱人去世的原因。”林清闲摇头说:“实在惭愧,我学艺不精,而你妻子的星象又模糊不清,我无法观看清楚。不过我倒是看到,赵老师的星象显示有客星犯主,狂横起于勾绞,你近日要加倍小心,防范意外之灾啊。”赵卓尔说:“谢谢您的提醒。”

赵卓尔观看着林清闲的“博古斋”内的古董、字画,问:“林先生,您既能鉴定文物真伪,却又会相面、算命、星象,您怎么会如此多的学问?”林清闲说:“我这点本事算什么呀,在这个世界上,自有绝顶聪明的人,过目不忘,触类旁通,举凡琴棋书画、奇门术数、医卜星象、土木建筑,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呵呵呵,可能你没有见过这样的奇人,所以感觉难以置信。”

赵卓尔惊讶地问:“林先生,您说的奇人,我觉得有些像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难道世界上竟然真有这么聪明的人?”林清闲说:“当然有,只不过你没有机缘遇到罢了,这就是所谓的‘奇人异士,可遇而不可求’呀。我有幸在三十年前,遇到了一位奇人。当时他患了疾病,躺在一所小旅店内,恰好我与他住一个房间。我没想很多,只是觉得出门在外,有了病无人照顾是很可怜的事,就帮着他请医生、买药。这位奇人病好了后,可能是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吧,就教了我些本事,可惜我资质平常,不能够把他的本事都学全学会。说实话,我现在的本事,或许还不及他的百分之一,但混口饭吃,却是很容易的了。”赵卓尔笑着说:“您是混口饭吃,我们就要讨饭吃了。”

赵卓尔问:“林先生,说实话,您和城北黄大仙看相算命的风格真的是不同。”林清闲摆弄着博古架上摆放的钟、鼎、尊、罍,笑着问:“哦,有什么不同?是不是你进了黄大仙的屋,他就把你过去经历的事,说得清清楚楚的?”赵卓尔点头说:“是。其实我也是觉得好奇,我觉得算命都应该询问生辰八字的,可黄大仙就不用呀。同是相面算命,难道还有许多种方法吗?”林清闲说:“当然有,师乘不同,方法各异呀。”

赵卓尔问:“您能说说,黄大仙是用的什么方法呢?是相面吗?”林清闲微笑着说:“这个我就不好随便评论了。哈哈哈,同行之间,说的好,是在替别人吹捧。自家门口顾客稀少,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情。说的不好,又难免让人感觉是同道相轻啊。”赵卓尔被林清闲的话逗笑了,说:“林先生,您别介意,我只是随便和您聊聊。”林清闲笑着说:“这我知道。”

林清闲背着手,踱到赵卓尔面前,问:“黄大师对你爱人的死因,怎么说的?”赵卓尔说:“黄大仙只说害怕天谴,折了寿命,不愿意为死去的人再泄露天机了。”林清闲又问:“黄大仙为你算没算将来呢?”赵卓尔说:“黄大仙只说我未来虽有不顺,但只要诸事留意,终究会逢凶化吉,事业成功。”

林清闲笑了笑,微微点头,说:“是了,我想他也应该这么说了。”赵卓尔问:“林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清闲微微摇头,说:“赵老师,你是知书识理之人,找人算命,也不过是心内疑虑难以排解之时的权宜之计,并非当真,既然黄大师掐算得很准,于他是多了次显姓扬名的机会,于你是开释了内心的疑惑,何必继续深究?”

“博古斋”的门被推开了,一位年青人扶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走进来。赵卓尔看见有顾客进来,说了句:“林老师,谢谢您的指点。”转身欲走。林清闲忽然想起了什么事,皱着眉,说:“赵老师,你稍等片刻。”

进来的是祖孙二人。林清闲请祖孙二人坐下,老人有些疑虑地看着赵卓尔。赵卓尔说:“林先生,我去买瓶纯净水。”林清闲微笑点头,说:“好。”

老人从挟在腋下的皮包里捧出一块端研,小心翼翼地放在林清闲的桌子上,说:“林先生,这是我家祖传的一枚端研,可惜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却不知道它是什么名字。我年岁大了,活不了几年了,只想临死前知道这枚端研的名字,就是死,也能够瞑目了。”

林清闲双手捧起端研,仔细观看,只见端研密理坚致,理润而泽,黑而且青,研面雕刻着一条黑龙,左右各有一个鸲鹆眼为龙睛。黑龙髭须张扬,姿态鲜活,犹如穿行于云雾之中,气势磅礴。林清闲用手指轻轻敲击,端研发出清远的轻鸣,悠然不绝,仿若龙吟。

林清闲将端研交还老人,微皱眉头,仰面深思,轻声问:“老人家,请问阴天下雨的时候,这方端研有什么变化吗?”老人望了眼孙子,似乎有些疑虑。林清闲微微一笑,说:“你们可能也了解过了,林某为别人鉴赏宝贝,什么时候向不相干的人泄露过宝贝的来源去向吗?”老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摇头说:“我们是知道林先生的为人的,因为相信林先生,所以才到‘博古斋’请您鉴赏。实不相瞒,这枚端研确实有神奇之处,就是在阴天下雨的时候,鸲鹆眼会自然而然地冒出些水气,就好像云雾一样缭绕不散。”

林清闲微微点头,说:“这就对了。这方端研的名字叫‘苍龙横沼’,原是北宋时皇帝的宫庭御用之物,后来在靖康之乱时流落到民间。冒昧地问一句,老人家可是姓王?”老人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林清闲,点头说:“林先生,我正是姓王,您是怎么知道的?”林清闲说:“我只是猜想。如果你们王氏家族还有宗谱,你回去查查,看你们的祖上是否有位名字叫王子裳的。”老人站起身,身形微微颤抖,激动地说:“林先生,您真是位活神仙,什么事您都知道。”

林清闲说:“我不是什么神仙,我是根据这方端研的来历判断出来的。这方‘苍龙横沼’端研来历不凡,据说是北宋政和年间的宫庭御用品,当时就已视为稀世之宝。靖康之乱,都监王殊藏匿了许多宫庭御用之物,后来也因此获罪,多亏了棘卿王子裳营救,王殊就把这方端研送给了王子裳,以表谢意。想不到你们王氏千百年来,居然还保存着这块端研,真不容易呀。”老人激动地说:“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我们当儿孙的,看得比自己的命还珍贵,不敢让它受一点点的损害。”林清闲叹息说:“如果中国人都能像你们这样对待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后世儿孙,就能够看到许多祖辈鬼斧神工的杰作。”

王姓祖孙恭恭敬敬地将“苍龙横沼”端研放入皮包,千恩万谢,告辞离去。

赵卓尔看着王姓祖孙离开了“博古斋”,又推门进屋,问:“林先生,您还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林清闲摇头说:“赵老师,不对呀,奇怪!”赵卓尔问:“林先生,什么事您觉得奇怪?”林清闲说:“赵老师,你妻子既然去世将近一个月了,按道理她的星象已经不应该显示了。可是,我昨晚明明看到,她的主星虽然昏暗模糊,却依然在微微闪烁。这不是很奇怪的吗?”林清闲抬起头,望着前方,自语:“这没有道理啊。为什么会这样奇怪?这是从所未有的事啊。”

赵卓尔又惊又喜,问:“林先生,您的意思是小颖还活着,没有死?”林清闲看着赵卓尔,问:“你妻子的尸体还在吗?”赵卓尔颓然说:“已经火化了。”林清闲说:“那她怎么可能还在人世?人已死,主星还在。我年过半百,也为无数人相面算命,却真的没有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事情。”

林清闲自言自语:“这样奇怪的事,我是无法解释的,或许只有那位奇人能够破解这个谜团。可是那位奇人寄情于山水之间,纵横来去,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到哪里找他去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