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章 实战练兵 第十章 实战练兵(四)

HimalayaRange 收藏 0 4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章 实战练兵 第十章 实战练兵(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0—4


拂晓前拓赤率领两个百人骑兵队和五十名亲卫骑兵开出南门,由两名细作领路向石滚河方向急驶。拓赤打算打个偷袭战,急行军的目的是为了让匪贼可能派出的细作来不及回去报告军情。拓赤经历过多次偷袭战的经验,深深地懂得偷袭战的真谛就是让敌人来不及反应,这样就能将敌人打个措手不及。但是拓赤这次失算了,他无法料到对手有他不了解的侦察和传递情报的手段。


县城西面约二十五里就是山区,县城西南面一座高出县城约三百米的山头上隐蔽着无忌排的侦察通讯小组。透过三十倍望远镜,从这里不仅可以俯视县城的南门和南下的官道,县城的部分街区也可以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无忌排的侦察通讯小组及时发出了灯光信号,信号经过河谷北岸山脊上的半个侦察小组的接收,转发到位于河谷中的虎威排的侦察通讯小组。贾迩冶在拓赤出城的第一时间得到情报,和衣而卧的战士们迅速集合起来,然后又迅速地出发占领各自的阵地。贾迩冶自信满满地带领只有八个人的警卫班和六名参谋最后进入阵地,情报说敌人大约出动了二百五十名骑兵,正迅速向南行军。看来分批诱敌前来送死的计划正在实现第一步。


两名细作在队伍最前面冲进河谷,但是他们在阵地前约二十五丈的地方勒住了嘶叫的战马,他们看见四名岗哨在土墙后面端着弩向他们瞄准。拓赤率大队人马赶到时在细作身后停了下来,他没有下令立即冲锋,原因是对面敌人的阵地上有几十个人了。既然偷袭不成,那就不用急于一时,强攻需要更多的准备,拓赤将部队迅速部署开来。拓赤领着亲卫队居中,左翼是色目人百户指挥的百人队,右翼是蒙古人百户指挥的百人队,士卒们张弓搭箭,摆出攻守兼备的架势。亲兵向拓赤报告敌人共有六十二人,拓赤心想人数比细作报告的马匹数目少三个呀,看来敌人确实派出了细作。拓赤想不明白敌人怎么会事先得到情报在阵地上等待他的到来。


拓赤在观察地形和敌人的阵地。这里的河谷大约有二十五丈宽,河道在左侧,有三四丈宽。南岸山势陡峻,而且长满灌木,不可能有伏兵,因为从陡峻的山坡上冲下来一定是滚着下来了。双方对持的地方是砂砾地,但大石头不多,不会妨碍骑兵的突袭,只是砂地上冲击的速度可能会小一些。河谷的北坡山势较缓,山脊上可以埋伏步兵,但冲下来时必须穿过坡脚一两丈宽的灌木地带,不可能冲击的很快。再说敌人几乎都在对面的阵地上,哪里还会有伏兵?拓赤没有怀疑细作侦察的情报的准确性,因为马匹的数目是能说明问题的。


对面敌人的阵地主体是土石垒成的墙,只有半人高。中间有个缺口,有一丈宽的样子,用原木做成的三角型拒马堵着,拒马有一人高。河道中也有拒马,那里没有部署兵力。在敌人身后约三十丈还有一道同样的阵地。拓赤对敌人的阵地设施感到好笑。这么低的土墙能阻挡骑兵冲锋吗?但他也有些疑惑。六十几个人凭借这样的阵地就敢与二百五十名骑兵对阵,对方的指挥官要么是白痴,要么就是另有所持。难道对方依赖的是他们手中的弩?


拓赤下达了命令。左右两翼和中军的队伍共有五十名长弓手前出十丈,五十只箭矢同时射向敌方,然后回头归入各自的本队。对方站立的敌人同时矮了下去,只露出带着奇怪形状头盔的半个头部。拓赤知道敌人用单腿跪立的姿势隐蔽在土墙后面,架在土墙上的弩保持着威慑。敌人虽然穿的像叫花子,但是训练有素啊。拓赤对于消灭当前的敌人更有兴趣了。


所谓长弓其弓长有四尺多,并非那种在欧罗巴之地出现过的比人还高的长弓,那种弓不适合骑兵携带和使用。元兵的长弓弓体使用枣木等质地坚硬细密而富于弹性的木质材料,用火烘烤加热弯曲成型,再加以精心雕刻和装饰。弓弦使用强韧的牛筋,如果能搞到更坚韧的动物筋腱则更好。造山小心翼翼地奉劝可能不小心跑到古代去的各位老大,千万别搞什么铁胎弓。如果你的力气很大,将铁胎弓体拉弯了变形了,那种弓体是不能储备弹性势能的,你还必须回家去从新搞成弓的模样。如果你能像贾二爷一样搞出富于弹性的硼钢则又当别论,但这需要你知道到哪里去找硼的矿物资源。不要到贾迩冶开矿的地方去,那里已近被登记了,贾二爷的所有权是受法律保护的,除非你愿意出一大笔转让费,包括相当惊人的知识产权转让费。嘿嘿,呵呵,哈哈。


拓赤没有考虑弓的问题,他只对一轮射击没有任何战果而忿怒。但身经百战的拓赤没有冲动,他决定就这样相持一阵。他在等太阳再升高一些。敌人的正面是东南,太阳再升高一些阳光就会射向敌人的眼睛。那时敌人射击的准确性就会大打折扣,冲击前进的骑兵就可以少受损失。


贾迩冶没有让拓赤等待太阳升得太高,他让几名射击成绩不错的警卫战士让敌人开开眼。警卫班的李大逵,张小飞,程摇进和吕铁头是特招的战士,他们在入伍前都有斗殴伤人的前科,是几个勇气十足,胆大妄为的小伙子。跟随贾迩冶打了不少剿匪战斗后,他们的胆子更大了。响应贾迩冶给敌人来点教训的号召,四名战士在警卫班长刘芒的带领下翻出土墙前出十丈,五只短箭同时射向拓赤。他们没有看战果,射出弩箭后迅速跑回,躲在土墙后面。其实他们不必跑出那么远的,不过既然人家有勇气,自家怎能示弱。


敌人的弩箭短小而迅速,拓赤没有看清楚飞来的弩箭,只是长期征战养成的本能使他伏在马背上。拓赤躲过了弩箭,可是他身后的亲卫倒霉了,两名亲卫和两匹战马中箭。拓赤发现了对方弩箭强大的贯穿力,这么远的距离贯穿铁甲的能力是己方的长弓也办不到的。拓赤愤怒了,决定发起冲击。根据以往的作战经验,在这个距离发动骑兵冲击,对方的每只弩只有发射两只弩箭的机会。拓赤决定就是拼掉一百人,也要将对方砍个精光。


在拓赤的怒吼中,左右两个百人队抽出战刀发起了冲击,拓赤的亲卫队没有动,他在等待时机,无论哪里首先突破敌人的阵地,亲卫队就会从那里冲进去给敌人最后一击。对方开始零星的射击,这是十几名装备瞄准镜的狙击手的自由射击,十多名冲击的士卒摔下马来。冲到距离超过一半时,前面的马匹纷纷摔倒,后面紧跟着的骑兵被前面的人和马匹绊倒。对方在其阵地前挖了大量的陷马坑。敌人开始一波一波的密集射击,弩箭密集的程度让拓赤感到吃惊。


冲击的队伍退回时只有五十五个人,拓赤命令全体骑兵弓箭准备,防止敌人乘机发起反攻。但是对方没有反攻,阵地上只有伤兵的哀号和受伤战马的悲嘶。一些没有受伤但失去主人的战马在阵地乱窜,然后纷纷向谷口方向奔去。


亲兵向拓赤报告现在对方有一百一十五人,而且敌人的大多数弩一次可以发射三只弩箭。多出来的五十三人是四十名游击队员和十三名临时装备钢弩的民兵。在敌人发起冲击之前这些人都坐在土墙后悠闲地休息。拓赤将失败的事实归罪于细作的失误,他咬牙切齿地砍下两名细作的头颅。


双方僵持了将近一个时辰,拓赤没有逃走的念头。他现在又怒又悲,他的官职为百户的长子就躺在阵地上,那个献给他两个小妾的色目人百户也死了。他的怒是因为自己没有冲击的能力了,而且对方也不反攻,使他没有机会杀伤敌人。在拓赤的命令下,两名亲兵向谷外急驶而去。拓赤目送两名亲卫,直到看不见为止。没有人阻拦求援的亲兵。


拓赤认为自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如果敌人徒步发起攻击,他的骑兵每人有发射五六只弓箭的机会,然后可以砍光剩余的敌人。如果敌人逃跑,他的骑兵就追击歼敌,骑兵追杀逃跑的步兵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如果敌人不攻也不逃,等大量援军一到,最终被彻底消灭的还是敌人。


埋伏在敌人后方南侧的茗烟排和开合排的一个班在两名求援的敌人离开后向里面徒步前进,他们在敌人身后十五丈的地方瞄准敌人。在贾迩冶的命令下阵地上的所有人翻过土墙向敌人迫近。元兵紧张起来,在拓赤的命令下全体元兵引弓待发。茗烟和开合发起了弩箭攻击,第一波密集射击就使二十几名元兵栽下马来,来自背后的攻击使敌人混乱起来。前后夹击开始了,拓赤中了五只弩箭,立即死掉了。受惊的战马拖着拓赤的尸体到处乱窜。


剩余的五十多名元兵向北坡上逃窜,他们承受着左右两面侧后的攻击,穿过灌木地带后只有十几个人了。在半坡上突然又遭到迎面而来的弩箭的攻击,这是埋伏在山脊上的无忌排的一个班发起的攻击。


战斗结束了,除了两名被故意放走的元兵,敌人被全歼。四名民兵和两名游击队员受箭伤,但都不是致命伤,他们没有战士们拥有的防护装备。战士们开始打扫战场,没有断气的敌兵在枪刺的作用下都结束了痛苦的哀号。参谋们保管从敌人身上收集到的钱财,战士们收集了还能使用弩箭。


将近三百名民兵和农会组织的一千多农民从后方赶过来参加打扫战场。逃散的战马被收拢起来,没有受伤的马有五十五匹,轻伤的马有三十二匹。兵器、盔甲、盾牌和马靴被民兵收集起来,民兵武装起来了。敌人的尸体被拖走掩埋了,死马和重伤的马也被拖走了。不到半个时辰,战场变得干干净净,连血迹都被撒上了砂土看不出来了。


六名伤员被几个兼职的卫生员用乙醚麻醉后拔掉弓箭,用酒精清洗后缝合了伤口,敷上了基地华郎中配制的伤药,并用蒸煮过的白布包扎起来。十几名民兵抬着伤员在两名游击队员的带领下提前向西南方向转移。


经过一阵紧张的战场设置之后贾迩冶让一千多农民带着缴获的马匹撤到后方,一百名会射箭的民兵被留了下来,其余二百名民兵也向后面撤退。留在阵地上的人开始休息和吃干粮。静静地等待下一场战斗。十几名农民送来了煮熟的马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