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一、醉眼冷看朝市闹

唐戈 收藏 0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和张三胖来到林清闲的住处。原来林清闲住处和赵卓尔家离得并不远,只隔了两道街。林清闲在城南步行街西端的一楼,开了间“博古斋”,吃住都在这里。

赵卓尔进了屋,只见屋内琳琅满目,摆满了古意盎然的钟、鼎、尊、罍,墙上则挂满了字画。

林清闲坐在桌子后,看见张三胖和赵卓尔进屋,礼节性地点点头。坐在林清闲对面的一对中年男女转过头,看了看张三胖和赵卓尔,神色有些紧张。林清闲笑了笑,很随意地说:“是我的侄儿。”

林清闲继续和这对男女说:“郭老板,铜器作伪,方法有很多,所以鉴定古铜器真伪,决不能简单地以大小、轻重、形状、颜色、气味等来辩别。大小、形状是作伪者很容易仿制的,而轻重则可以通过铸造时控制炉壁的厚薄达到作伪的目的。颜色呢,就更不好说了。拙劣的作伪者是用油胡桃在紫铜器上涂擦,然后再用硫磺复擦,让紫铜渐渐变成黝黑色,与古铜器的颜色相近。高明者以水银掺杂锡末为磨镜药,敷在新铜器上,涂抹均匀后,再用毛笔蘸醋,调细硵砂敷匀,如果想让新铜器变成蜡茶色,就迅速投入水中浸泡,要使新铜器变成纯翠色,则不入水浸泡,而用新布擦拭,铜器光莹而铜腥气为水银所消,也就闻不出来了。喜欢收藏古铜器的人,以为将铜器摩擦发热却没有铜腥气味的就是古铜器,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我不是说通过大小、轻重、形状、颜色、气味等不能鉴定铜器真伪,实在是这其中的道理过于繁复,不容易掌握呀。”

郭老板恭恭敬敬地问:“林先生,那您怎么一眼就看出我手里的这个宣德炉是赝品呢?”林清闲说:“至于宣德炉嘛,因为是皇帝颁诏仿制秦汉炉鼎彝器的样式,供宫廷大内所用,质料之美,锻炼之精,都非民间所能办到,所以后世仿制最多了。据说宣德炉的质料取自当时逻罗国风磨生矿洋铜、日本的红铜,加以倭源的白黑水铅、贺兰国的洋锡,至天方的番硵砂、三佛齐的紫绯、渤泥的紫矿胭脂石、琉球的安澜砂,以及石膏、石绿、朱砂、文蛤、石墨、云南黑白棋子等,以助其色泽,经过八炼十炼以至十二炼而成的。鉴定的方法有很多,式样、色泽、题款都可以。我就是通过题款确定它不是真品的。你看‘宣德年制’这几个字,真品但凡‘德’字,心上绝无这一横。呵呵,我就是通过这个识别的。”

郭老板仔细看着捧在手里的铜炉,恍然大悟,拍着桌子,懊悔地说:“唉,我要是早向林先生请教,也不至于花了几万冤枉钱啊。”林清闲笑着说:“这个铜炉虽然是赝品,但制作精细,年代也很久远,花几万块钱倒也不能说是冤枉。要是真的宣德炉,几万块恐怕也买不到手。”

郭老板又从坐在身旁的女人的挎包里取出个古董,捧在手里,说:“这个东西是什么,还请林先生帮着鉴定一下。”

林清闲忽然瞪大了眼睛,双手接过,从抽屉里取出放大镜,仔细端详起来。郭老板夫妇紧张地看着林清闲,屏住呼吸,静等着林清闲的鉴定结果。

林清闲放下放大镜,摘下眼睛,取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轻声问:“郭老板,你从哪里得到这个的?”郭老板说:“我在购买这个假宣德炉的时候,顺带着花了几千块,从文物贩子手里买下了这个东西。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着古色古香的,也就买了。”

林清闲笑着说:“哈哈哈,几千块钱?这文物贩子真是混蛋。”郭老板以为又是一件赝品,脸色红胀,羞赧地说:“我……我……其实对古董并没有太深的研究,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所知。”郭老板的妻子气愤愤地说:“我劝过你多少回,别摆弄这些东西了,这个家都快被你败光了。”

林清闲看着郭老板的妻子,微笑着问:“如果败光了家,却换来了价值连城的宝贝,你干不干呢?”郭老板的妻子眨着眼睛,问:“林先生,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清闲微笑着问:“我是问如果郭老板败光了家产,却换来了价值连城的宝贝,你会同意吗?”郭老板的妻子又惊又喜,颤抖着声音问:“什么,你说这么个黑皱皱的……竟然会价值连城?”林清闲叹息着说:“何止是价值连城,简直是无之价宝,无价之宝呀。想不到世间真有此神物!”

林清闲站起身,笑着说:“我骂文物贩子是混蛋,是因为他有眼无珠,连起码的专业知识都没有,居然把珍宝当成了瓦砾,只卖给郭老板几千块钱。这样的人真应该早点‘下岗’,否则中国的文物都让他们糟蹋了。”

林清闲转身取过酒瓶,启开酒瓶盖,将白酒顺着手里物件的小孔倒进去。物件竟发出铮然的清脆鸣响,并随着酒的注入而逐渐变大,酒注满后已然成了一只酒杯。

郭老板夫妇不知不觉站起了身,惊讶地看着这个黑皱皱的物件在林清闲手里的变化,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林清闲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杯子又慢慢缩成了原样。

林清闲赞叹说:“古人造作妙技,巧夺天工,简直让后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呀。这个宝贝名字叫‘破壶杯’,见于宋朝人的记录,我还以为是无稽之谈。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世间真有此神物!”

林清闲将破壶杯双手递还郭老板夫妇,郑重嘱咐:“这是件无价之宝,二位要妥善保管。更不可让外人得知,以免有贪图财物之人见财起意。切记,切记。”郭老板夫妇忙不迭地说:“谢谢,谢谢你林先生。”

看着郭老板夫妇欢天喜地走了,张三胖走过去说:“林叔,您为别人鉴定文物真伪,怎么总把鉴定的方法告诉别人?大家都会鉴定文物了,我看您的‘博古斋’也就关门了。”林清闲微笑着说:“三胖,有钱有势的人得到古董,都是要请有名的专家鉴定的。人家毕竟是权威嘛,牛皮哄哄,一言九鼎呀。到我这里鉴定文物的人,都是民间爱好风雅却苦无资金的人,他们省吃俭用,攒下钱购买几件自己喜欢的古董,难免吃亏上当,却总是痴心不改。这位郭老板做的是小本买卖,偏生喜欢收藏古董,已经吃了几次大亏。我就这么点本事,乘蒙他们相信我,怎么忍心看着他们吃亏上当呢?”

张三胖皱着眉头说:“您说了这么多,他们也没多付些钱。”林清闲笑着说:“钱财总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何必为赚的钱多钱少烦恼呢?别人为钱财烦恼,我却把钱财当成了催命符。再说了,钱赚多了,酒喝得也就多了。呵呵,酒喝多了对身体没好处呀,催命符多了可不好,我这个糟老头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张三胖低声说:“钱还是多点好,赚得多就比赚得少强。”林清闲轻拍张三胖的肩膀,笑着说:“三胖啊,能把钱财看穿了,人的心胸也就开阔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在的人都在为钱财奔忙,想想又有什么乐趣呢?没事的时候就到林叔这里陪着我喝两盅,看着为钱财奔忙的世人,不是很有意思吗?”

赵卓尔在林清闲为郭老板夫妇鉴定文物的时候,坐在椅子上,欣赏着林清闲挂在墙壁上的字画。赵卓尔在大学里学的是汉语言文学,对诗词字画很有兴趣,见了东面墙壁上挂着的一副诗词,不觉仔细看了几眼,轻声念诵:“钓笠披云青嶂晓,撅头细雨春江渺。白鸟飞来风满棹,收纶了,渔翁拍手樵童笑。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晓。醉眼冷看朝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

林清闲笑着说:“其实我对诗词也没什么研究,就是喜爱这首词语意飘逸,所以就挂到墙上,不要见笑。”赵卓尔说:“您太谦逊了。”林清闲微笑着说:“我不是谦逊之人。”林清闲谈吐诙谐幽默,赵卓尔只觉得这个略显瘦削的小老头很是可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