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出租车司机推崇的相士

唐戈 收藏 1 18
导读:心*裂 一、天机破 十、出租车司机推崇的相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和米佳欣辞别了黄大仙,走到城北新区的路口,忽听有人轻声叹息:“头角峥嵘,气宇不凡,偏偏执迷不悟,居然听信妖言。唉,可惜。”赵卓尔转过身,看见一位衣衫褴缕的老头坐在街道旁的石阶上,摇头叹息。

老头头发蓬乱,身上的衣服脏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身旁放着个方便袋,装着几个空饮料瓶子,看样子像是靠拾废物卖钱为生的乞丐。

米佳欣毫不客气地说:“嘿,老头子,别倚老卖老,胡说些什么?”老乞丐摇头叹息,说:“唉,心窍迷惘,以妖言为至理,可叹,可悲。”米佳欣怒气勃勃,就要过去和老乞丐大吵几句。赵卓尔听着老乞丐谈吐不俗,伸手拉着米佳欣,摇了摇头,轻声说:“算了,何必和一位老人计较。”米佳欣“哼”了一声,说:“我最讨厌有些老家伙倚仗着年纪大了,就摆出一副倚老卖老的架势,似乎谁要招惹着他,他就要讹谁似的。”

老乞丐颤颤抖抖地站起身,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俯身拎起装着空饮料瓶子的方便袋,佝偻着背,慢慢走了。

赵卓尔和米佳欣分开后,回到家里,穿着鞋就走进了客厅,坐到沙发上,想着黄大仙的话。赵卓尔原本对相面算命之事毫无兴趣,认为全部是江湖术士骗人钱财的无稽之谈。可是今天黄大仙所说句句属实,对于赵卓尔和姚颖的往事,娓娓道来,竟然如亲眼所见,就让赵卓尔不能不信以为真,对相面算命之事从此刮目相看。赵卓尔暗暗自语:“想不到,真想不到,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难以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对别人的过去,竟然推算得如此准确。”

赵卓尔坐在沙发上,回味着黄大仙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赞叹敬佩之余,忽然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赵卓尔皱着眉头,反复思虑,可是却又想不清楚。

赵卓尔自言自语:“我找黄大仙算命,是想请他算出小颖的死因,可他说来说去,说的都是我们过去的事,虽然说的都很准,可什么用处都没有啊。”

赵卓尔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似乎又想起了一件事,可是却又似乎在转瞬间就忘记了。

赵卓尔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拨通了赵卓立的电话。赵卓立在电话里问:“卓尔,你最近还好吧?”赵卓尔说:“大哥,我还好。”赵卓立问:“卓尔,有什么事吗?”赵卓尔犹犹豫豫地说:“大哥,你……还有那个出租车司机的手机号吗?”赵卓立问:“哪个出租车司机?”赵卓尔说:“就是小颖出事那天,送我们去医院的那个出租车司机。”赵卓立说:“哦,我手机的通话记录里应该还有,我没删掉。找他有事吗?”赵卓尔说:“也没什么大事。”赵卓立说:“那你先挂断吧,我查到后,再打给你。”

赵卓尔给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约他到城南鲜香居饭店吃饭。

在鲜香居饭店,赵卓尔看见了出租车司机,问:“师傅,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出租车司机笑着说:“我姓张,在家排行老三,哥们儿都叫我张三胖。你就叫我三胖好了。”赵卓尔说:“好,三胖哥,我老婆出事那天晚上,多亏了您帮忙,所以今天我略备薄酒素菜,表示感谢。”张三胖说:“哥们儿,谁没有个为难遭灾的,赶上了帮个忙,都是应该的,有啥可谢的。我呀,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看着有人着急就狠‘宰’。我呀,看着别人有难,自己就跟着着急。”赵卓尔说:“您是好人。”

赵卓尔要了几个小菜和几瓶啤酒,和张三胖边吃边聊。赵卓尔问:“三胖哥,我老婆出事那天晚上,我记着你说了句什么?”张三胖放下啤酒杯,疑惑地问:“我说句什么?”赵卓尔说:“我记着你好像是说我老婆和我没夫妻的缘分了,是不是?”张三胖皱着眉头想了想,笑着说:“啊,我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过不是说你老婆和你没夫妻的缘分了,我是说呀,你们夫妻缘分已经尽了。”

赵卓尔为张三胖的啤酒杯斟满啤酒,张三胖退却着说:“哎哟,哥们儿,别再倒了。干我们这行的,不能多喝酒,让交警看出来麻烦可就大了。”赵卓尔问:“三胖哥,我想问问,你当时是怎么看出来我们夫妻缘分已经尽了呢?”张三胖笑了,说:“我就是瞎说,你别当真。”

赵卓尔说:“三胖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你别紧张。”张三胖说:“好,我就跟你说吧。我老爸有位朋友,姓林,我叫他林叔,会替人看相算命。林叔虽然没有城北的黄大仙名气大,可也挺准的,而且人也挺有涵养,不像黄大仙那么招摇张扬,我倒更信他的。只听说黄大仙替人算命,算过去的事准,就好像亲眼看见似的,不过没听人说过,他能够算出将来该怎么样的。”赵卓尔点点头,说:“确实是这样。”

张三胖说:“我刚开出租车的时候,林叔让我在家里放个鱼缸,养八条金鱼,放在东墙角。嘿,你别说,我这生意还真就挺‘火’的,从来没跑过空车。就凭这点,我看林叔就比黄大仙强。我想过和林叔学这套本事,可他却说没那个什么根基,死活都不教我。不过,林叔喜欢喝几口酒,我没事的时候就陪他喝几盅,一来二去的,也沾了点神气,学了点小本事,能看出些人的祸福,自己也知道该怎么趋吉避凶了。”

赵卓尔问:“三胖哥,那你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我老婆和我已经夫妻缘尽的呢?”张三胖笑了笑,说:“哥们儿,不瞒你说,我真没啥本事,看相也是凭一时的灵感,你现在让我说,我还真就说不出来了。”赵卓尔问:“那你能带我去林叔那吗?”张三胖说:“没问题,吃完饭就去。”

赵卓尔心想:“看相算命的事,应该让米佳欣跟着,这些事,她可是见多识广。”赵卓尔给米佳欣打电话,请她和自己一起去林老师那里去看相算命。米佳欣在电话里问:“哪个林老师?”赵卓尔问了张三胖,张三胖说:“林清闲。”米佳欣在电话里不屑地说:“他呀,比黄大仙差远了。喂,你找他干什么?”赵卓尔说:“你如果不去,我自己去好了。”米佳欣很干脆地说:“我不去。我劝你也别浪费时间了。”

赵卓尔挂断了手机,心想:“米佳欣居然不找林清闲算命,看来这位林先生的本事也大不过黄大师,我找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张三胖却没有看出赵卓尔的心思,热情地说:“哥们儿,我吃完了,咱们走吗?”赵卓尔心想:“反正我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既然来了,就去看看也没什么。”点点头,说:“走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