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章 实战练兵 第十章 实战练兵(三)

HimalayaRange 收藏 0 35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章 实战练兵 第十章 实战练兵(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0—3


千户拓赤处于愤怒状态。今天上午驻扎正阳的淮西等路枢密院谴使训斥拓赤,斥责他没有保护好交通干线,以致前线大军的军需物资多次在确山境内受损。下午驻扎汝南的汝宁府也谴使训诫,责成他五日内肃清匪贼,缴回军需物资,否则自己必定获罪。


这伙匪贼是最近突然出现的,刚开始时只不过是搞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一些小官吏和富人的家财受到损失。县衙出动衙役侦缉后,这些匪贼开始杀人了,不仅缉捕人员被杀,还有一些官吏以及乡里的弓役手和与官家关系密切的富人也被杀和失踪。更可恶的是派出巡逻的士卒也被杀和失踪,最后竟然发展到抢劫军需物资和杀害押运军需的士卒。


这伙匪贼太狡猾了,行动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但他们的活动也有一定规律,他们总是在确山县的辖区作案。为此拓赤非常气愤,这分明是跟本官过不去嘛。昨天这伙匪贼终于露出了马脚。有个受伤后侥幸逃脱的押运前线军需物资的元兵报告说这伙匪贼有四十多个人,穿戴就像叫花子,可是武器装备精良,他们的弩箭五十步以内百发百中。匪贼打的是伏击战,战时徒步,但是撤走时都是乘马逃逸的。这位伤兵报告说他看见匪贼离开官道后向一条河谷遁去。


拓赤派人带着伤兵到实地落实了匪贼逃遁的河谷就是位于县城南面四十里官道东侧的石滚河。当天傍晚,拓赤派出一名蒙古兵和一名汉兵前往石滚河侦察。第二天塔赤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回派出侦察的细作,却等来了权大无边的枢密院和顶头上司派来的训斥使者。塔赤十分焦躁,他必须剿灭这伙匪贼,否则自己拼死换来的千户军职就会丢掉,还会受到杖责和罚没大部分财产,在自己麾下任百户的长子也会失去庇护,失去前程。


塔赤和总把合巴儿商定明天拂晓自己亲自率领二百骑兵和五十人的亲卫队扫荡石滚河,合巴儿率领另外二百骑兵和四百汉人步兵随时增援,留二百汉兵看守四座城门。合巴儿领令去准备了,拓赤自己回到官邸的后院。这个后院很大,分成三个院子,在中间的院子中央有一个两层楼高的大帐篷。在大帐篷里四名婢女侍侯拓赤吃饭,然后又侍侯他洗脸洗脚。睡觉时拓赤让婢女将小妾都唤来陪寝。


拓赤有两个妻子,一个是蒙古人,一个是色目人。拓赤现在有五个小妾,他已经记不清楚以前有过多少小妾,反正有的送给上司和同僚了,有的赏给下属了。现在的五个小妾中有两个是色目人,一个是同僚送的,另一个是一位色目人百户的妹子,为了巴结上司贡献给上司的。其她三个小妾都是汉人,一个是色目小妾带来的婢女,另外两个都是抢来的。只有两个抢来的汉人小妾中的一个在拓赤第一次享用她时发现还是处女,其她现在的小妾和以前享用过的小妾都不是处女,那个色目百户的妹子和她的婢女也不是处女。但是拓赤还是破坏了许多处女的贞操,多年的征战他没少干过恶事,凡是他用过的婢女都被他经常奸淫。


两名细作在天黑以后潜入河谷,他们刚进入谷口时就被潜伏哨发现了,很快贾迩冶就得到报告,客人来了。细作很专业,沿着河谷灌木杂草丛生的北岸山脚慢慢地向里面渗透。一路上他们发现几处岗哨和两道防御工事,下半夜时他们到达村庄附近。村庄里一片寂静,但是岗哨密集,无法再向里面渗透了。


虎威排的侦察通讯小组的三名战士在河谷南岸的山坡上一直在跟踪监视两名细作。借助于仲秋明亮的月光,八倍望远镜将细作的行踪看的清清楚楚,透过三十倍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见细作的长相。一名战士不时地向村庄方向发出短促的灯光信号,侦察小组的另外三名战士在村庄里用望远镜观察接受信号。


夜晚的通讯方式和白天的通讯方式有共同之处,信号都使用汉字的拼音表达,在具体的情况下可以临时规定一些简短的特殊信号,另外信号接受都是用望远镜观察。不同之处在于白天使用旗语,夜晚使用一个红色的特制小灯笼。灯笼外面罩上黑布,只留一个巴掌大的圆孔,信息的表达方式类似于电报。


两名细作在天快亮时打算回去交差,突然他们发现警卫加强了。村庄里派出三组巡逻队,每队四个人,就在细作潜伏的附近来回巡逻。两名细作只得缩在杂草中不敢动弹。天亮后巡逻队回去休息了,岗哨也换班并且减少了,但是细作还是没有溜走的机会。只要一动就会被岗哨发现,他们手中带有枪刺的弩可不是吃素的。


细作在杂草中蛰伏了整整一个白天。虽然又饥又渴而且还瞌睡,但他们还是发现了一些情况。他们发现从天亮开始只有两组岗哨在值勤,每组两个人,而且半天才换一班。上午有个四十人的小队在操练,也就是站站队,用弩的枪刺在地上练了一会拼刺,没有骑在马上训练,看样子他们虽然有马,但不善于马上拼杀。操练的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上午的大部分时间这些人都在三三两两的东游西逛,但是他们都是弩不离手。


有几个人在河滩里牧马,细作反复几次清点马匹,发现有六十五匹马。这六十五匹马属于虎威排、警卫班、六名参谋以及贾迩冶和金无忌。并不是细作以为的所有马匹。


马匹都很健壮,看样子这伙人虽然不善于马上拼杀,却善于养马。下午细作又发现了新的情况,有几个匪贼从农舍中推出三个男人,绑在树上用马鞭抽打。好象不是审问,因为被打的人都被堵上了嘴。他们是在打人取乐啊。被打的人穿的是当地乡民的服装,而且已经被皮鞭抽的破破烂烂。细作还发现村庄里没有出现别的乡人,连小孩也没有,看样子这三个人是没有逃掉的倒霉蛋。其实这三个人是被捕获的元兵,鞭打他们是参谋们设计的保护石滚村村民的手段。


天黑后两名细作开始向谷外潜行,足足化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出岗哨的监视范围。喝饱河水之后,两名细作向谷外一户农家急行,他们的马匹寄放在那里。细作让农人和他的妻子给他们生火做饭,吃饱喝足之后他们开始调戏农人的妻子。他们奸污蹂躏了农人的妻子,然后骑马扬鞭而去。


千户拓赤在几个小妾身上消耗了太多的力气,当值班的亲兵在帐外反复大声报告有紧急军情时,酣睡的拓赤仍然没有醒来。被惊醒的小妾们在拓赤身上胡乱忙碌了一阵才将他弄醒。拓赤懒得到官邸前院接见两名细作,他传令将细作带到帐篷里来。


帐篷里弥漫着浓烈的淫靡气息。蒙古兵细作详细地向拓赤汇报侦察来的情报,眼睛不时地在半遮半露的女人身上扫过。汉兵细作干脆直接贪婪地专心观看女人们的大腿和胸脯,歪头侧脑地希望发现一些平时绝对看不到的东西。他不担心会遭到拓赤的惩罚,他太了解这些蒙古兵了。即使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上司,看看他们的女人也不是什么过错。如果立了大功,而且主子高兴,说不定主子会将自己的小妾或婢女赏赐给下属,当然主子也要下属忠心的回报。


拓赤用蒙语问了蒙古兵细作很多问题,然后又用汉语询问汉兵细作。拓赤问的很多,而且很专业,他的专业素质是三十多年的征战中逐渐积累起来的。拓赤十六岁时以奴隶的身份从军打仗,正是勇猛、机智、运气和不断提高的军事素质帮助他不仅摆脱了奴隶身份,而且还从一个小兵一步一步地爬到千户的地位。


在拓赤用汉语询问汉兵细作时,蒙古兵细作开始专心欣赏女人的胸脯和大腿。有三个小妾有意将身体暴露的更多,让年轻的小兵看到更多的内容。尽管拓赤很好色,但他毕竟已经过了半百之年,雄心远远超过实际能力。到了这个年龄的男人不管他身体有多壮,色心有多大,在女人身体里使用的那个东西实际上是害怕女人的那个东西的。原因是这个年龄的男人不能让女人感到充分地满足,拓赤不可能同时满足几个如饥似渴的小妾,尽管他天天都生吃动物的睾丸。


拓赤清楚地知道两个小兵的眼睛看的是什么,他毫不介意,他太了解这些小兵了,他自己也当过这样的小兵。拓赤在几个女人的屁股上重击几掌,打的女人唧唧乱叫。拓赤得意的笑了,还冲着小兵挤眉弄眼地淫笑,两个小兵也跟着淫笑。


两个细作的情报让拓赤很满意,他让两小兵回去休息,明天拂晓前随他出发,打完这一仗后给他俩记功和赏赐。两个细作兴奋地走出帐篷,拓赤也很兴奋,他有信心一鼓作气地消灭六十五名匪贼,还能夺得六十五匹上好的战马。拓赤传唤婢女送来一壶热米酒,就着米酒嚼下一根狗鞭,然后带上羊眼圈,又在女人身上折腾起来。拓赤相信明天会非常美好,不仅不会获罪,还会立下新的战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