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1 玩寇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1 玩寇

住在潭州府衙里面的都督张浚一行忙于了解敌情、一行忙于颁降功赏,最初着实碌碌了好一阵。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岳飞始终没有举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张都督很快便无所事事了。固然,他隔三岔五也进城向张浚汇报军事进展情况,无奈总是三言两语分外简单,听得张浚如坠云雾之中。如此一来,张浚只好整日与幕僚及席益、薛弼等人闲聊解闷。


这日在府衙后堂,张浚一边品茶一边感慨道:“此茶初品亦是上品,却是回味不佳,味道混沌,不如圣上赏赐的御苑试春般甘甜爽口。”

向来陪伴一旁的吕祉原是细细打量着满目玲琅的秀莲新藕,蜜筒甜瓜,椒核枇杷,紫菱碧芡,听了张浚之言不禁一笑:“相公此言似是有感而发?”

席益诧异道:“吕参议倒是知得张相公的心腹?”

“相公的心腹事只在混沌二字上。” 吕祉轻轻拈起一粒枇杷,细长的指甲划过娇嫩的青皮:“相公亲临湖湘督师已有月余,岳太尉却是偶有散兵讨伐,始终按大兵不动,这不是混沌又是什么?”

“不错,岳太尉煞是沉鸷之人。”张浚感慨道。

吕祉冷笑一声:“沉鸷,只怕是玩寇吧?记得初见岳太尉之时,张相公曾殷殷询问岳太尉平寇方略,岳太尉当时便是言词模糊推三阻四。今日更是故技重师,直不欲自家们知晓其动向。”席益听后微惊:“若是果有此等不臣之事,下官也顾不得他圣眷正隆,却需上奏朝廷参他一本。”

张浚对岳飞的恭谨还是印象不错的,虽然他也对岳飞过于简略的汇报有所不满,还是开解道:“大概这便是兵法所言的兵有深机,非足为外人道的意思吧。须知岳太尉是忠孝之人,又岂有玩寇之理?”

吕祉依旧不依不饶:“岳飞武人,粗俗不知义理,只堪以物为喻。他当初乃是饥鹰,奋于功名恐怕是真的;今日却是饱鹰,志得意满之时,相公思量可还称得上忠孝否?”

薛弼一直是敬陪末座,本来只想静听,不打算插话的。听到如此离谱的言论,亦不禁骇然皱眉。然而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只默察张浚的反应。

张浚连连摇头:“吕参议过虑了,喝茶喝茶。”

席益与岳飞并无深交,适才所言不过是相信同为文人的吕祉,此时见张浚反对,更无二话。而吕祉依旧是顾虑重重的样子,薛弼不得已终于开口,却不是为岳飞分辩,只道:“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岳太尉是饥鹰是饱鹰,不如让下官一探便知,不知二位相公意下如何?”

“薛运判是潭州第一个干练的属员,定能体探得实情。”席益即刻笑道。

张浚沉吟一下,也没有阻止:“如此有劳薛运判了。”吕祉的话终究在张浚心中投下了浅浅的一道阴影。今后这个阴影在适当的机缘下会愈扩愈大,终致不可弥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