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一章 指书遗言-1

百步 收藏 2 48
导读:《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一章 指书遗言-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第一章指书遗言


这是一个诡异之极的故事,故事开始,要从肖伟祖父——曾老爷子去世讲起……

老人去世时,是九十七岁高龄。由于自幼习武,曾老的身体一直很结实,如果不是患了突发性脑血栓,大家都不怀疑老人绝对可以活过百岁。

老人在临终前最后一次清醒过来,对肖伟讲了一句话,也是他一生最后一句话。当时陪在老人身边的,有肖伟、高阳、马老太太,除此以外,肖伟的前妻赵颖也在场。所以,祖父的遗言肖伟应该没有听错。但,没有一个人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最后留下的,是‘壳子’这两个字!


当时曾老已在病床上整整昏迷了三天,肖伟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刚刚醒来。环视了身旁众人,老人将目光停在肖伟脸上。肖伟抓住老爷子的手,老人张了张嘴,试图讲话。肖伟将耳朵凑近老人。一旁众人神情戚然、屏住呼吸,大伙儿都很清楚,老人要说的,恐怕是他的最后遗言了。

曾老剧烈地喘息着,良久,只发出了两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壳……子……”

肖伟一愣,低身问道:“老爷子,您说什么壳子?”

曾老喘息着,张了张嘴,试图重复,但没有成功。肖伟抬眼看身旁众人,大伙儿面面相觑,显然,所有人都不明白老人要讲什么。

病房内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曾老在剧烈地喘息着,大家在一旁焦急等待。老人再次张开嘴,但努力良久,没能再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大家都注意到,老人的眼里已升起了一股焦急和怒意。

经过这一阵努力,曾老已经很疲倦。他慢慢靠在枕上,闭了闭眼睛。片刻,肖伟注意到老人的左手离开了他,似乎在被上无意识地划着。

高阳忽然低声唤道:“曾老在写字!”

肖伟低头留意老爷子的左手,果然,他确是在写着什么。肖伟猛然想起,老爷子患的是突发性脑血栓,引起右半身瘫痪,这时全身只有左手可以行动。

因为是左手,划出的笔画极为模糊,只见老爷子一遍一遍写着。看了一会儿,肖伟逐渐能够辨认出祖父写的是两个字,第一个是上下结构,最上面是一撇一捺,下面看不清楚;第二个是一个笔画很少的字。

正当肖伟竭力辨认,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老人。众人忙叫来医生,紧急处理后,老人已经异常疲倦、昏昏睡去。

整整一夜,大伙儿焦急地守在病床旁,希望曾老能再次醒来,把要讲的话讲完。但谁都没想到老人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处理丧事这段时间,肖伟一直被老爷子这句奇怪的遗言困扰着。其间他也分别与高阳与马老太太询问过。和肖伟一样,马老太太祖孙两人听到的,也是“壳子”这两个字。而老人用手指书写的文字,两人甚至没有肖伟看得清楚。

肖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以老爷子的脾气性格,能攒到临死之前才说的,肯定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丧事之后,赵颖给肖伟打了个电话,离婚一月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肖伟。

肖伟接起电话,赵颖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平静而冷淡。她通知肖伟,曾老生前在公安部留有遗嘱,死后将所有私人物品捐献。赵颖让肖伟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三天以后,公安部会派人过来整理曾老的遗物。

肖伟愣住了,怎么老爷子还留了这么一手?人一走,家里东西就全归国家了?想了想,这倒符合老爷子的性格。他问赵颖能不能宽限几天,家里东西那么多,三天时间肯定不够。赵颖告诉他,这是上级的死命令,没商量。

肖伟暗暗骂了句“靠”,正要挂电话,猛然想起一件事儿:老爷子临终前赵颖不也在场么,遗言的事情可以找赵颖问问。

赵颖听完肖伟的问题,沉默了片刻,对肖伟说道:“曾老说的,不是‘壳子’!”

肖伟道:“不是‘壳子’,那是什么?”

赵颖答道:“是‘盒子’!”

肖伟一愣,猛然一拍脑门,我靠,对啊!怎么一直没往这儿想?


曾老临终前最后留下的,确是“盒子”这两个字!

老人发病后,因为血栓阻塞神经而丧失了部分语言能力,所以发音不清是肯定的。这一点肖伟也很清楚,因为“壳子”这两个字是不可解的。而汉语中与“壳子”发音相近的词,随便找一个有造词功能的输入法就会知道,只有“合子”“合资”“核子”“赫兹”与“盒子”这五个词,前四个词可以说不搭界,只有最后一个词“盒子”,最有可能。

除此以外,最大的证据就是老人临终前用手指书写两个字。那两个字肖伟虽没完全看清,但至少看出第一个字是上下结构,最上面是个“人”字头;而第二个是个笔画很少的字。这更可以说明,曾老临终之前的最后遗言,确是“盒子”两字无疑!


谜底揭开,肖伟兴奋非常,但只一瞬,更强的好奇又被勾了起来,马上想到:既然是“盒子”,那老爷子在这个临终才提到的“盒子”里,究竟放了什么?又想:老爷子可是干了一辈子传奇职业,见多识广,能让他老人家到死还念念不忘的,会是什么事情?想到这里,肖伟心头好奇更盛。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个“盒子”,应该是老爷子留给自己的,他老人家既然把所有东西都捐了,独独给自己留了这只“盒子”,里面肯定有什么重要东西要交给他,说不准,还是什么值钱玩意儿!

想到这里,肖伟喜得抓耳挠腮,马上让赵颖帮着回忆一下,她给老爷子做了这么多年的研究生和助手,有没有见过或听过老爷子有这样一只“盒子”。赵颖思索了片刻,很肯定地回答说没有,从没听曾老提起过。

肖伟有些失望,要说跟老爷子的关系,赵颖这个做学生的肯定比自己这个亲孙子强。赵颖既不知道,这事儿看来老爷子藏得够深的!他让赵颖再好好想想,这件事情她绝对得帮忙,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找到了那个“盒子”,少不了她的好处。

赵颖沉默了片刻,说我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再说,自己也不需要什么“好处”。肖伟一愣,“呵呵”干笑了两声,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肖伟低头思索了片刻。三天的时间可够紧的,整栋老宅上上下下一共三层,老爷子的物品更是堆积如山。这三天的时间不仅得整理,还要赶紧把老爷子存的值钱玩意儿抢救出来,否则公安部的人一到,所有值钱的东西可就全归国家了。

除此以外,还有老爷子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万一这三天自己没找到,到时候被公安部的人发现了,愣说是老爷子的遗物必须充公,那自己不就瞎了?

看来这事儿得找个靠谱儿的人帮忙才成!想到这里,肖伟给高阳挂了个电话。高阳是肖伟的发小儿,从马老太太的爷爷那辈儿两家就是世交,关系非同一般。这次为了老爷子的丧事,高阳足足请了一个星期事假,应该还有几天时间。


高阳果然是高阳,接到电话,立刻赶到曾家老宅。此后整整三天,高阳陪着肖伟关在老宅里。两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整理老宅的物品,还有,就是寻找肖伟祖父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

三天的时间,两人将老宅从里到外翻了数遍,忙的不亦乐乎。清理的工作异常繁琐,曾老爷子家道殷实,又做了一辈子传奇职业,遗物中确有不少希奇玩意儿。两人把值钱和不值钱的东西分成两堆儿,除此以外,便是老宅找到的大大小小三十五只盒子。

两人将盒内物品倒出来分别检视,基本都是针头线脑之类的平常物件。再把所有盒子一一拆开,这三十五只盒子,同样普通,没有机关,没有夹层,更没有一只像是能让老爷子临终前还念念不忘的!

扔下这堆破烂儿,高阳又陪着肖伟在老宅上上下下搜索了几通,再没发现什么惹眼的东西,整栋老宅里,似乎并没有曾老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

回到一层客厅,肖伟开始觉得这事儿有点邪门儿。难道老爷子临终前犯糊涂了,说的根本就是胡话,老宅里压根儿就没有这么一只“盒子”?

两人分析了一阵儿,感觉又不太可能。曾老爷子一生严谨,按肖伟的话说,老爷子可是一个“一辈子绝没干过一件不靠谱儿,临到头抓瞎事情”的人,否则,老爷子也绝对干不了他那份儿工作。


曾老爷子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老人一九零六年生人,十八岁进入奉天警备厅任职,后曾分别留学日本东京警事学院以及英国苏格兰场学习刑侦,精通两门外语,是当年名满东北的“神探”。

“九.一八”事变后,老人不甘做汉奸,移居北京,和高阳曾祖父合开了一家锁厂。解放后,老人到公安部供职。文革开始后老人被错划成“右派”,长期下放到南方农村,但关系一直放在公安部。

1980年,老人以74岁的高龄被平反后,被公安部返聘,任公安部资深“刑侦专家”和“开锁专家”。老人在刑侦和开锁方面的功力,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当年曾受过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


想到这里,肖伟越发肯定:老爷子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肯定是有的,只不过一定放在了什么隐秘的地方。

沉吟了片刻,他从储藏室找来两把锤子。肖伟琢磨着,这栋老宅子看来百十年了,说不准会有夹壁墙之类的机关。

高阳也同意肖伟的观点,两人一人一把铁锤,叮叮当当敲了一个多小时,爬上了二层,这是老爷子生前住的地方。书房没见异常,卧室所有墙壁和地板也都是实打实的。

凌晨一点,两人打开了卧室的壁橱,里面东西早就翻出来了,壁橱内部空空如也。一层一层敲着,当锤子落到壁橱最底层后壁时,肖伟猛然间一震:我靠!这已不再是铁器击打在水泥墙面上的声音,换而是一种木制品的“托托”声响!

肖伟迅速扔掉手中锤子,趴下身仔细观察:里面是一个掩饰极好的木箱,就藏在壁橱底层深处,木箱尺寸与壁橱底层大小相仿。箱子正面,贴着一层墙纸,使木箱与四围墙壁看起来无异。

肖伟神情激动,难怪这两天一点儿都没注意!看来这事情有门儿了,老爷子能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除了那只传说中的“盒子”,说不准还有其它值钱的玩意儿!

手舞足蹈兴奋了一阵,和高阳一起将木箱拖出。如此巨大的木箱,拉动之时竟毫不费力,肖伟趴下身看了看,原来箱子下方装有滑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