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章汽车炸弹

ddtt 收藏 3 4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六十章汽车炸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油罐车司机身上的防弹背心是假的,其实没有任何防弹功能,就是两层布夹着无数个碎玻璃片。而他们身上的炸弹是货真价实的C4,体积小威力大。所以假防弹背心内的碎玻璃片就成了人体炸弹的预制破片,这样两个卡车司机就是两个会走的大威力炸弹。

抓住他们的警察是倒了霉,只听见一声巨响,就什么都不知道,有的被炸的当场死亡,有的被炸成重伤,总之活的死的都一样,反正是浑身是血躺在马路上。卡车司机上半身被炸弹炸的不见踪影,两只腿还站在地上,腰部还在燃烧,发出另人做呕的焦味儿。

在台联党总部附近正举着旗帜和条幅的反对者和支持者眼睁睁的看着警察们被炸弹炸死,这些人都吓傻了,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口号声顿时停止,无数双眼睛凝聚在燃烧的尸体上,两个卡车司机此时已经成为两个燃烧的蜡烛,还立在那燃烧。

警察们听见爆炸声以后全部蹲在地上,左手按着头上的帽子,右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武装警察端着M-16步枪瞄准油罐车,他们无法判断车上是否还有人体炸弹。几十秒之后平安无事,拿着警棍的防暴警察迅速冲向在大街上举行抗议的人群中,喊着“散开、快散开。”

参加示威抗议的人群很快的被警察疏散。

现在人们刚从炸弹爆炸声中回味过来,都怕还有炸弹爆炸,像一窝蜂似的四处乱跑,旗帜、条幅都不要,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然后又被无数只脚踩过。人群向四面散去,警察们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炸弹袭击应该过去,现在必须叫救护车抢救防暴警察。

一名高级警官坐在指挥车内拿对讲机命令:“把两台油车开走,快点,马上叫救护车过来。”

两名年轻的警察迅速跑向油罐车。


继续潜伏在楼顶上的许睿马上报告:“有警察跑向油车,想把车挪走,完毕。”

这个敌情通报非常及时,还没等警察进入油罐车上,林飞宇按下另一个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


台联党总部的前后门外,在众多警察面前,在新闻记者的眼皮底下,油罐车突然发生剧烈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两台油灌车同时爆炸起火,两车总共才用了不到3吨炸药,爆炸威力不是很大,另外因为有院墙的阻挡,炸药没把大楼炸塌,却把几吨柴油炸的四处飞溅,带着火的柴油泼出来,马上形成两片火海。柴油燃烧后的浓烟直冲天空,台联党总部大楼已经被火完全包围住,外边的警察和楼内的人只能看到烟和火。

大火持续蔓延,在此戒严的警察已经呼叫消防局的灭火车前来支援。


依然蹲在楼顶上的许睿用对讲机报告,“火已经烧起来,楼内没人冲出火海,有很多警察被火烧到,有四分之一的警车着火,完毕。”他把对讲机装进上衣口袋,把耳麦线的插头插在对讲机上,戴上耳麦,又从提包内拿出一个消音器,拧在M-24步枪的枪管上,然后蹲在楼顶上,拿枪瞄准台联党总部。

需要优先打击的目标是楼内出来的人,其次是那些混蛋警察,不过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最佳时机,先让那些人烤会火暖和一下。


林飞宇和雷雨田、小宇、刘铭基、张汉合一组,坐在面包车上,还没开始行动。林飞宇用另一部对讲机监听台北警察的无线电联络,这样可以清楚了解警察的动向。面包车内很安静,车上没人说话,只能听见台北警察的无线电中对话。漆黑的车厢内显的有点压抑,雷雨田单独坐在面包车的第一排的驾驶座上,观察车外的情况。

另一个十字路口,一辆小型货箱车内,吴哲无聊的看着车窗外,两手轻轻的放在方向盘上,耳机内静悄悄的没声音,除了许睿偶尔通报一下情况之外,没有任何人用对讲机说话,都等着听林飞宇的命令。这次行动是林飞宇一人策划的,如何执行只有他心里有数,别人都不用太操心。

吴哲用眼睛机械的扫描着车外,路上没什么行人,只有从爆炸现场跑出来的抗议者或者是台联党支持者。他懒的看这些人的狼狈像,扭头看看货舱内坐着几个人。关宁、丁延、秦虎、伍俊文、怀庆、文雍他们几个坐在货舱内,穿着便装,上衣里边套着防弹衣,头上戴着黑布面具,每人都带着一个单肩挎包,里边装满武器弹药。吴哲猛的回头看到六个戴面具的人,自己差点被吓着,“搞什么飞机,没开工呢就打扮起来?”

不知道谁咳嗽了一声,然后关宁说:“怎么还不动手,大哥等什么呢?”

“估计是炸弹威力大把楼炸倒,就不用我们动手。”丁延坐在那无聊的玩着打火机。

“保持安静。”秦虎听到车外有脚步声,马上提醒大家。

车外有很多人的脚步声,不知道是否有警察。


王众明、余飞、夏明、尚云、刘协他们五个人,挤在一辆老式本田轿车内,他们戴好黑色的皮手套,手里都拿着黑色的面具,坐在车内看车外乱哄哄的人群。

每人的膝盖上都放着一个黑色的包,里边装的东西都一样,每个包内都有一支把枪托拆掉的MP-5SD3冲锋枪,一支短管型加挂了M203榴弹器的AUG自动步枪,还有一堆弹药以及其他装备,另外还有一支格洛克18手枪,手枪上装的弹匣不是原装自带的,都是33发的特制弹匣,这都是后来配的,买枪的时候根本不卖。

他们五个人谁都不说话,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给林老板打工,忙完这事就要散伙,林老板要和老婆回去经营岳父岳母的公司,其他人也都要忙自己的事,从此就要天各一方,此时的他们都在想自己以后干什么,和林老板一起干了四年多,都发了不小的横财,回去是吃喝玩乐还是继续四处当游侠,心里一点谱儿都没有。


消防车以最快速度开到台联党总部大楼前,但是路上耽误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街道上到处是看热闹的人群,还有从火灾现场外跑出来的人,这些人就把马路堵塞住,宽大的消防车根本开不快,只能一点点向前挪动。

示威抗议的人群散去之后,消防员才开始灭火。

火势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虽然火没烧进大楼内,但黑烟进去把楼内的熏的不轻,很多人被烟熏倒,如果消防员不能控制外边的火,里边的人再过一会就会被熏死。

几台消防车上跳下十几个消防员,他们拿着水管子向燃烧的油罐车喷水,此时车已经烧的不成样子,泄出的柴油基本要烧完,所以水枪很容易把火弄灭。

火熄灭之后,消防员开始勘察现场的情况,救生员打算背着氧气瓶进入楼内营救被烟熏倒的人


如果这个时候不发起攻击,等救生员把伤员搬到救护车上,就不好办事,许睿用对讲机继续直播现场情况,“该死的消防员把火弄灭,消防救生员准携带装备准备营救楼内的王八蛋,你们快动手,等王八蛋们被救出楼就不好下手,完毕。”

“吴哲、王众明,现在开始工作,一定要把他们围歼在楼内,不要放他们出来,完毕。”林飞宇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雷雨田回头看着林飞宇,问:“我们呢?”

“我们等一下。”林飞宇继续坐在那,看车窗外。

吴哲启动起发动机,猛踩下货箱车油门,货箱车像斗牛一样向前猛冲,急速行驶在马路上,吓的行人纷纷躲避。

王众明开着老本田轿车从另一个方向进入现场,车上的几个人都戴上面具。


没用几分钟,货箱车和本田轿车一前一后停到台联党总部大楼的前后院门口,值勤的警察试图让车停下来,但车一点不减速,把站在路上的警察撞倒在路上。

吴哲很清楚今天要干什么,所以一点也没客气,他把车开足马力,撞倒一个警察后,迅速把车开到台联党总部的正门外,又猛转方向盘,车就冲入院内,院内的几个消防员没反应过来就被车撞倒,车停在大楼的楼门口。他把车停稳当,然后第一个下车,看见前院内全是被烧掉的高级轿车,地上还躺着几个被撞伤的消防员,他没理这些伤员,拎着武器包就进入楼内。

货箱车的后门也打开,六个蒙面人从车上下来,没和外边的警察打招呼就冲进楼内。

外边的警察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弄蒙了,连进去几个人都没看清楚。


后院的门很小,已经被油罐车上的油把后门烧坏,院墙也被爆炸时候的冲击波推倒。王众明熟练的驾驶着老本田轿车冲进后院。

他们下车之后才发现这里还躺着很多保安的尸体,估计是油灌车爆炸时候柴油飞出来把他们烧死的。

余飞懒的看地上的死人,就拎着包下了车直接从后门进入大楼内,其他四个人也跑步跟进去。


两路人马已经倒位,雷雨田驾驶的面包车还没启动,因为林飞宇没让他开车。按照计划,面包车上的人是不参与第一波次进攻的,因为一旦第一批人冲进楼内的人进去,有可能被赶来的台北特警包围,他们要做的是一旦特警到来,就想办法解围,击退特警,掩护进入楼内的人撤离。

事情和预料的一样,这些人一进入楼内,警察就察觉到这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先是人体炸弹,然后是汽车炸弹,再后来是一些拿着包的人进入楼内,看来这肯定是有预谋的连续袭击。控制现场的警察迅速把情况报告给局长,局长下令出动特警封锁现场。

警察通过无线电台调遣人员装备,但被林飞宇听到,现在林飞宇已经能估计出增援警察的大概人数。


大批警察从其他地方被调来,特警乘坐的写着‘特勤’字样的警车迅速停在台联党总部大楼外。

狙击手拿着M-24狙击步枪跳下车,拎着沉重的步枪奔跑着,迅速进入附近的几个大楼。到了楼顶,狙击手架起狙击步枪,能清楚的看到台联党总部大楼外的情况,只要有人一出来,他们就能开枪狙杀,可以与楼下建立封锁线的特警一起把武装分子消灭,这就是在城市治安作战中控制制高点的好处

警车横停在那路上,特警队突击组迅速端着M-4卡宾枪和MP-5冲锋枪下了警车,持枪蹲在车旁边,观察大楼的窗口和门口,打开枪上的保险准备歼灭武装分子。


“我看到特警们控制了几个制高点,他们穿着黑蓝色的制服有防弹背心和战术背心,戴防弹头盔,战术背心的口袋内似乎没少装东西,他们有催泪弹枪,很多突击组的警察正戴防毒面具,楼内的人做好准备,完毕。”许睿通过对讲机直播现场情况,进入楼内的人能及时了解警察的情况,这样就知己知彼,仗也就好打的多。


吴哲和关宁一边认真的听着对讲机传来的敌情通报,一边端着MP-5SD冲锋枪进入楼内。

大楼外的电线被油灌车引起的火给烧毁,楼内已经是一片漆黑。里边的人不可能有武器,所以吴哲和关宁都没戴夜视镜,只把MP-5冲锋枪的战术灯打开,发现楼道内有不少昏迷的人,显然火灾没伤到他们,是烟把他们熏倒。楼内现在还有一股很浓的烟味,外边的火熄灭后,新鲜的空气又进入楼内,或许过一会这些昏迷的人会自然苏醒,最好还是在他们醒来前干掉他们。

躺在地上的人全是台联党的党员或者头目,这些人没事吃饱了提出什么台独党纲,今天被烟熏倒就是报应。吴哲看着这么多半死不活的人,非常高兴,右手从包里拿出一支格洛克18手枪,枪上已经装上了消音器,打开保险,枪口指向地上的一个人,“噗”的一声,一个昏迷的人脑袋被打出个窟窿,鲜血顺伤口就流出来,昏迷的人只是轻微抖动一下,就在昏迷中死去。这么舒服的死去,真是便宜这群混蛋,真想把这些人抓回去折磨死,那才痛快。可现在的形势不允许这样做,要迅速的处决这些人,吴哲没在犹豫不停的用左手食指扣动手枪的扳机。反正手枪里有33发子弹,正好能把这些人全干掉。

吴哲右手拎着MP-5,用枪上的战术灯照亮,左手拿着手枪给昏迷的人身上补枪,他还以为自己手脚很利索,抬头一看,关宁他们几个人早走到他前边,这些人懒的拿出手枪补枪,干脆把MP-5SD冲锋枪调成单发射击状态打地上的人。

被击毙的人头上流出的血不一会就把楼道内染成红色,不过这里没有灯光,看不清楼道是红色的,但走过去就会感觉有粘稠的东西沾在鞋上。


王众明带着其他四个兄弟从后门进去,做的和吴哲他们一样的事,不过大家都保持着无线电静默状态,谁也不说话,把频道留给许睿,都一边补枪杀人一边等敌情通报。

“注意,特警开始在楼的正门后门外部署突击组,他们也企图进入楼内,楼内的两组人最好留下一个守门,不要把警察放进来,完毕。”许睿端着狙击步枪不想开枪,他担心警察通过判断弹着点来发现他,到时候他就不好脱身,所以还是忍住开枪的欲望,继续在楼顶上观察警察的部署情况。


听到许睿的通报,吴哲多了个心眼儿,看来不能愣头愣脑的冲进去杀人,最好是留一个人在门口,伏击企图进入这里的警察。谁留下呢?看看关宁、丁延他们已经冲在前边,自己是离门最近的一个,还是他来守这儿最合适,就用对讲机说:“前门的警察我对付,其他人继续收拾王八蛋们,完毕。”

林飞宇马上补充,“王众明,你们这队人也留一个看门,别叫警察堵在楼内,明白?”

“我亲自去,完毕。”王众明接到林老板的命令马上调头跑向后门,一边准备战斗一边回答。

楼内一片漆黑,外边的警察根本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他可以躲藏在漆黑的楼道内观察外边。后门正对着的马路上有很多警车,警车上的警灯不停的闪烁,有一队特警端着枪迅速向前移动,看来是想封锁后门。

这些警察如果找地方隐蔽起来就不好打,王众明想到这,马上把MP-5背在身上,从包里拿出AUG自动步枪,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枪榴弹装到枪口上,打开枪的保险,瞄准外边正猫着腰向前小跑的特警就扣动了扳机。一声沉闷的枪响,警察们警惕的卧倒。

其实子弹是顶着枪榴弹发射出去,根本打不死人。最外围的巡警们卧倒后才发现没有子弹飞过来,只看到有个比手榴弹大很多的东西飞向特警。特警们依仗自己有头盔和防弹背心,根本不怕冷枪,继续向前跑。

一枚400多克的枪榴弹忽然从后门飞出来,特警们一点都向不到这个东西是什么。枪榴弹一落地就炸开了花,“轰”的一声,几个特警被炸倒在地,受伤的特警躺在地上,他们已经被枪榴弹炸的耳鸣,根本听不见周围的声音。榴弹碎片打到身上非常的疼,这些特警也顾不上脸面,倒在地上就惨叫起来,“有人受伤,快叫救护车。”

封锁大楼外围的特警还躲在警车旁边,他们此时还比较清醒,知道刚才突然闯进楼的人是武装分子,另外他们认为刚才是武装分子扔了一枚手榴弹,但是没看见是从那扔出来的,现在只能蹲在地上端枪瞄着大楼,用眼睛搜索着可能有武装分子的门窗。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