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九章 由近及远 第九章 由近及远(二)

HimalayaRange 收藏 0 0
导读:二爷传奇 第九章 由近及远 第九章 由近及远(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9—2


今天不过年也不过节的,但贾迩冶偷了一天懒,上午在家阅读《孙子兵法》。贾迩冶以前喜欢看战争电影,但从未读过兵法书籍。真想不到啊,二千多年前的军事家治军的第一要素竟然是道,那不就是政治挂帅嘛。可惜孙子说的道有问题啊。民与上一致是没错,可是上是指君主。人民的利益想和君主的利益一致是可想而知的,谁不想和皇帝一样有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但君主的利益不会和人民的利益一致,人家妃子闲置着也不会送你一个。孙子搞不明白这事说明孙子玩军事也不怎么样,将来还得看老子怎么玩。应当把上改成人民的利益,民族的利益才能有效果。但是如何能做到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呢。这可不是你想代表就能代表的。关键是要取得认同。如何取得认同呢?答案应当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应当是维护人民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但是这真的能做到吗?


下午贾迩冶带着袭人骑马到警卫班练兵的小山包观看练兵。门不合知道练兵的小山包就在镇东南五里多路的地方,就放他们出行了。


警卫班的演练项目都是单兵技能训练,包括骑术,钢弩射击,用钢弩的刺刀拼刺,匕首刺杀割喉和用钢丝缆绳绞脖子的动作。训练使用了草人,这是四名干部的发明,使训练更有实用的效果。四名干部教得认真,新兵练的也认真,这让贾迩冶十分高兴。尤其是列队整齐,动作一致,看来学校的体育课成效极大。贾迩冶高兴之余,用钢弩射了几箭,箭箭都中红心。贾迩冶指导袭人射了几箭,发现袭人持弩射击十分吃力,心里萌动了造一种小弩的想法。袭人对练武兴趣不大,和四位美人亲近去了。


贾迩冶建议将箭靶上的同心圆圈改成人的半身胸像,比划着的身体让在前额、喉部、左右两胸以及胸口肋骨分叉的柔软部位画上红点,还解说击中右胸一般不能让人立即死去,但伤到肺部则十分痛苦,能有效地造成敌人的恐惧,增加敌人的负担,削弱敌人的战斗力。贾迩冶教了一个右手的军礼动作和持弩行注目礼的方式,全体队员列队练习,还真有军队的庄严。贾迩冶觉得除了四名见过流血的干部,还缺少一种精锐部队的肃杀气氛。


在观看警卫们训练的时候贾迩冶思考了班组战术训练的问题以及侦察、捕获俘虏、放哨警戒的训练。在傍晚返回庄园的路上,贾迩冶对茗烟和虎威说每天夜里派六个人分两班在庄园放暗哨,干部要轮流查哨。白天还得正常训练,虽然辛苦一点,但这是一项训练科目,要认真执行,不得有误。


回到庄园时贾迩冶带着干部及时将警卫参与夜间值勤的情况向门不合作了通报,要他们协调行动。然后又向杨无过做了通报,免得秘密人员夜间行动时发生误伤。后来贾迩冶给门不合配发了三把钢弩,除了供门不合的手下做射击训练外,也用于夜晚的潜伏哨。


晚饭是古丽和姐妹队的三名成员做的,袭人留三人吃饭,她们谢绝了。她们带走了几条红烧鱼和一锅鱼头豆腐汤,这些鱼都是她们带着古丽到秦淮河撒网捕获的。姐妹队的成员都是水网地带生活的人,捕鱼捉蟹、采莲捞藕是她们的看家本领。


晚饭时晴雯取来白酒,结果古丽又喝醉了。贾迩冶对此已经熟悉,有点担心晴雯老是给古丽下药会不会把古丽弄成傻瓜。今晚还有一些古怪,郑芙郑蓉莫名其妙地老是脸红,神态有些扭捏。自从冬天共浴后,二女已经进入了角色,有时还跟贾迩冶撒娇邀宠。现在厚厚的冬装已经换成薄薄的夹袄,贾迩冶有时在她们身上揩油,摸摸捏捏地调情,二女都十分配合,还经常主动和二爷捱捱擦擦。今天的行为神态极为反常,吃过饭就去洗碗,然后就到卧室不出来了。


现在贾迩冶和袭人、晴雯在客厅饮茶,晴雯突然关心起贾迩冶的身体健康。“二爷,你最近太辛苦了,瘦了许多。”


“呵呵,知道老公辛苦就应当将老公照顾好啊。老公身体棒,体力足,就可以做到我好,你也好。”


袭人说道,“二爷,我们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吗?说出来我们会改正的。”


“是啊,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说出来,我们改正错误,我们会照顾得你从头到脚都舒舒服服的,保证你满意的不得了。”晴雯腻歪在贾迩冶身旁,伸手就在小二爷藏身之处摸索起来。袭人有样学样,在另一边靠了过来,在贾迩冶的耳边轻轻吹气。


“呵呵,只是说笑而已,没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我很感激你们呢。另外我对你们照顾得很少,说来惭愧啊。”


晴雯咯咯地笑了起来,“要不要来点肾宝,那可是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啊。吃了本姑娘的肾宝,必定雄风不倒,你好,我们也好。”


“别,别。千万别把你的肾宝用在我身上,那些斜门歪道的玩意都是夺精伐髓、杀人灭口的东西啊。”


“咯咯咯。”晴雯大笑起来,“小二爷阳气旺盛,用不着肾宝呢。”晴雯用力在小二爷撑起的帐篷顶部拍了几下。“二爷,今天来个一箭双雕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哈哈,上阵厮杀,神勇的本都督何时胆怯过,只是担心你们招架不了三百个回合呢,”


袭人说道,“不要纸上谈兵呀,且上战场斗上三百个回合再说。”


“姐姐说的对啊,我们侍侯二爷上战场吧。”


袭人和晴雯将二爷押上战场,解除二爷的一切装备,然后两人分兵合击,将二爷夹持在中间。


“嘿嘿,不公平啊。你们解除了我的武装,自己却全身武装整齐,不公平的战斗啊。”


晴雯说道,“谁跟你讲公平啊,本姑娘就喜欢打不公平的仗,以强凌弱,以多欺少,这样才能保证打胜仗,绝不打败仗。”


“咦,晴雯姑娘长进不少啊,是不是偷看过兵书?”


“什么偷看兵书呀,你能看我就不能看吗?要讲谋略,你这个不带兵不打仗的大都督假都督可能还不如我这个小女子呢。”


“哇哇,自信满满啊。本都督拭目以待,真希望你善使计谋,成为搞阴谋诡计的高手。”


小二爷遭到一下重击。“什么阴谋诡计嘛,难听死了,连个好词汇都想不出来吗?本姑娘教教你吧,应该叫文韬武略,大智大勇,不是小小脑袋能够想出来的智慧。”小二爷的光头被揉了几下。听说自己没有什么智慧,小二爷委屈的眼泪汪汪。


“好好,嘴爽,手爽,我也爽。袭人姑娘,你有没有晴雯这样的雄心大志?”


袭人在贾迩冶的脸上亲了一口,“二爷,我没有雄心大志,我只想侍侯好二爷,别的我也不会呀。二爷你不会嫌我没本事吧。”


“没关系,没关系。侍侯好本都督也是革命工作,是对革命事业贡献极大的重要工作。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好同志。”


袭人莫名其妙,“二爷,你都说什么呀?我怎么听得稀泥糊涂的?”


晴雯咯咯发笑,“二爷,你说的太臭,身上也臭,现在洗澡去,把臭气都洗掉。”


全副武装的晴雯和袭人将彻底解除武装的二爷押解到卫生间,大澡盆里不仅放好了热水,而且水里还泡着郑氏两姐妹。


晴雯和袭人推着贾迩冶进了澡盆,晴雯说道,“二爷她们俩就是你的双雕,能不能射中是你的事了。我和袭人姐姐睡觉去了。”袭人拉着晴雯咯咯地笑着离开了卫生间。


哇,原来早有预谋啊,晴雯的文韬武略、大智大勇要是都用在这种地方那还了得。不过用在本都督的身上却是大好事啊。二女自然也是知情之人,两人将二爷夹在中间,精心侍侯二爷打扫卫生。浑身皮肤是一寸一寸的搓,毛发是一根根的梳洗。二爷也要劳动劳动呀,于是二爷伸出勤劳的双手,在两具侗体上揉搓起来。哇,原来劳动是如此美妙的事情啊。柔嫩的表皮之下竟然暗藏结实的肌肉,沉甸甸的乳房一定是凝结了许许多多鱼蟹虾鳖的精华。二爷渴望能象千手观音一样生出一千只勤劳的手来,全都用在帮助自己的女人洗澡的神圣事业上。


当郑蓉打扫干净二爷的最后一个脚趾,郑芙已经将小二爷搓洗了很多遍,搓的小二爷浑身肿胀,再搓可能就会爆炸了。没有人知道三个人是如何从卫生间转移到卧室的,只是第二天袭人、晴雯和古丽都发现从大澡盆到二爷的床边多了一行深深的脚印,很多年后当这套房子彻底翻修时那些留下脚印的青砖被好事者高价买走收藏起来。


第一只被射下来的雕是郑芙,二爷惊讶地发现让正处级降为副处级的歹人不是淫暴的贼人,原来卖个好价钱比突破障碍更重要啊。不过二爷还发现这只雕有明显的后庭倾向,不是容器的地方也能当容器使用,看来将贼人统统杀光一点也没有冤枉。第二只雕没有悬念,但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加之期待已久,居然也能放浪形骸。当小二爷终于疲惫不堪,无力再举之时,大二爷陷入深深的自责。培养一个正处级多困难啊,需要经历多少考验啊,自己一次造成两名正处级降为副处级的事实,后果严重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