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等待是为了更好的出击

jizhibird 收藏 3 51
导读: 据说,几千年前的荆柯在易水畔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时,业已知道此去必定失败,因此慷慨而更加悲壮。其实,他满可以成功的,他知道只带着秦武阳,只凭借这一腔义气是完成不了刺秦大计的。他还需要等……但太子丹的眼睛、太子丹一次次看似拜访实则催促的车乘之声让他不能等下去…… 也据说,中国近代的屈辱史是可以改写的,只要能让那些甘于为国倾洒热血的志士冲锋陷阵、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等着居心叵测的各国公使坐在谈判桌后将怜悯的目光投向大清帝国…… 这等待与出击中有多少深奥的学问呢


据说,几千年前的荆柯在易水畔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时,业已知道此去必定失败,因此慷慨而更加悲壮。其实,他满可以成功的,他知道只带着秦武阳,只凭借这一腔义气是完成不了刺秦大计的。他还需要等……但太子丹的眼睛、太子丹一次次看似拜访实则催促的车乘之声让他不能等下去……

也据说,中国近代的屈辱史是可以改写的,只要能让那些甘于为国倾洒热血的志士冲锋陷阵、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等着居心叵测的各国公使坐在谈判桌后将怜悯的目光投向大清帝国……

这等待与出击中有多少深奥的学问呢?

春秋中叶的一天,孔子站在河边,望着滚滚而逝的河水,发出一声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是的,河水像时间一样,不管群山如何拦截,风云如何变幻,它总是要流的、要出击的。有了要流的决心,又怎么耐得住委顿、受得了等待?

可是,当它没有汪洋,微小的如鸟儿的一滴眼泪,它有冲撞土地、制造沟壑的行动吗?

是啊,曾经的黄河、长江必定是瘦弱的,它许是挂在树梢的一颗露珠,在灰暗遥远的阳光照耀下落在岩石上、掉在草丛里,它该是有流到别处的梦想的,抑或是没有,但它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因为它身子抱的再紧也抵抗不了咸咸泥土张开的饥饿的嘴,甚至也承受不了轻佻风儿亲昵的触碰。

它只能等,等着炎热过去,凉爽蹒跚而来;等着周围大大小小的露珠凝聚在自己身边;等着高山融化的雪水颠簸着来到自己身边;它甚至也等来了鸟儿温润湿湿的鸣叫,月圆之夜月亮溢下的凉凉的光华。

在漫长的等待中,它变得庞大乃至汹涌。

在漫长的等待中,它变得喧闹乃至奔腾……

于是,可以明白:

等待是一种内敛,一种蕴积,一种将生长的欲望、冲动的梦想、创造的执着糅合成寂寞的过程。

在这过程中,可以如诸葛亮躬耕于南亩,每日看云卷云舒,闲散如野鹤;可以如季羡林在四面透风的牛棚,扪虱笑谈,粗糙如乡村老农。但不可以不在某些时刻思索天下风云,不可以不在昏暗的油灯下与印度圣哲探讨深奥的《罗摩衍那》。

因此,等待的过程决不是夏季的雨落到地面,等着被庄稼渐渐吸干;决不是熄灭了光亮的黄昏渐被星星占满天空;决不是遗失在荒凉心灵旷野的一句诺言,喊完就消失影踪。

等待决不是失望爬上额头,从此一蹶不振!

等待是蹲下身来,倒掉鞋里的沙子之后的继续走;等待是整理背包,带足登山必备物品的继续爬;等待是不愿撞的头破血流让一切付诸东流的冷静出击。

等待何尝不是积极主动的创造机会啊!

只不过它是隐忍了幼稚的沉稳,打磨了尖锐的圆滑,让锅里青蛙悠哉游哉舒服到死的温度……

一个家庭主妇看到自己对面搬来一户人家,晚饭时便去借鸡蛋,两家关系从此和谐融洽,可谓主动出击,创造机会的功劳,但细细想来,她又何尝不是在等待中进行了观察呢?这位主妇兴许在等待中看到了对门擓进了一篮鸡蛋,或许看见了对门咕咕而叫的母鸡,即使她什么也没有看见,在观察等待中,难道就没准备一番侃侃而谈鸡蛋而谈蛋糕而谈天气的家常话来?

种子冲破土地要在黑暗中待些日子;蛹化为蝴蝶也要在茧里包裹几天;当然不到长城非好汉固然让人肃然起敬,但如能静下心来,仔细思考到长城的路线、凭借,岂不更快速、平安地到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