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九章 总会有麻烦

ddtt 收藏 3 4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九章 总会有麻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夜总会的吧台另一边闲坐的华显和林盛喝着啤酒聊天。林盛拿起酒瓶把半瓶子酒一口气,舒服的呼出一口气,“你老婆不盯着你她放心么?这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年纪小,没你这么复杂。你还问我,你老婆怎么放心让你来这里?”华显刚说完,看见不远处的许睿和吴哲。这俩人早看见华显,就一起礼貌的微笑一下,然后举起手里的酒瓶示意了一下,继续各自喝酒。

“我老婆忙,她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估计她来台北不是因为我,因为上级把她派到这里忙工事。”林盛很知道老婆是个特工,因为这个他很自豪,也很无奈。因为雅茹又聪明又漂亮,不是每个美女都有头脑的,所以她做特工林盛很自豪,无奈的是因为这个职业,他们俩不能经常见面。

“我刚才看到许睿和吴哲。”华显在这个无聊的夜晚不知道该和自己的兄弟聊点什么。

“你没叫你老婆一起来这里坐一会?”

华显对着酒瓶呆滞的微笑一下,“她知道我在这里,估计马上就来。”


几个黑帮头目的打手正无聊的拿着酒瓶在夜总会里转悠着找小姐,正好看见一个中学生的摸样的小女孩刚走进夜总会,几个打手互相看了看旁边的同伴,都咧着嘴笑着,然后一起走过去。

亚美是第一次来夜总会这种地方,她在日本的时候就知道这些地方到处是色狼,所以从不来这里,今天来这是因为华显也在这,她担心华显出来又喝多酒忘了回去,今天华显一出门她就问清楚华显要去那,她好出来找。

没想到一进这地方,就围过来一群不怀好意的家伙,这些年轻男人看起来就不像好人,自己就加了小心,做了一些心理准备。在日本的时候父亲教过她一些空手道,她也认真的学过,虽然打不过这么一群人,但是也不至于被他们摆布。亚美瞪着大眼睛看着围住她的这些人。

一个打手走上来问:“小妹妹,你不好好在家呆着来这里做什么?是出来当小姐的还是来找男朋友的。”

“滚开。”亚美会用汉语骂人,而且骂的很标准。

“你还会骂人呀,看来脾气还不小,让哥哥调教调教你,怎么样?开个价钱吧?”一个打手伸手就抓亚美,亚美早有准备,一闪身躲开他,“你给我滚开,我不想打你。”

“这小妞可够倔的,一起上。”一个打手说完招呼其他人一起动手。

亚美那里受过这气,见这群人要占她的便宜,她也没客气,把以前学的空手道功夫使出来,马上就和这些人打起来。


“你看那里出了事,有人在打架。”林盛眼睛好,第一看见不远处发生的事。

华显扭过头一看,是亚美在和别人打架,他什么都没说,拿起一个空酒瓶就冲过去,根本顾不上想这些人是谁,也不去想自己能不能对付这些人。他最爱亚美,见不得任何人和她动手动脚,扑过去就拿酒瓶向一个打手的脑袋上砸过去。

只听一声玻璃的破碎的声音,一个打手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血顺着脑袋上的伤口就流出来,把这个打手疼的捂着伤口打滚。其他打手没想到还有人敢在他们的地盘上打他们的人,这些人马上就火了,迅速拔出刀来,把华显围起来。

“你他妈的还想英雄救美,老子看你是个狗熊,弟兄们给我打,打死他。”一个打手骂完,和其他打手一起向华显出招。

林盛这家伙反应虽然只比华显慢了半拍,但是身手也不含糊,从腰上摸出两支M9手枪,打开保险,对着几个打手的头就开了枪。手枪上装了消声器,枪声本来就小,再加上夜总会里的音乐声的干扰,打手们根本听不到枪响,就见又有两个人被打倒在地。

打手们马上停止攻击,都拿着刀呆站在一边,看着地上倒着的三个同伙,一个稍微聪明一些的打手飞一样跑掉,跑去包间内向老大报告。

华显本身脾气就不好,遇到这种事不把对手全杀掉他那肯罢休?他也拿出两支M9手枪对准其他几个打手,就骂了一句“操你妈”然后左右开弓,两支布雷塔M9手枪连续开枪,几个打手迅速中枪倒地,当场死在这里。华显双手拿着枪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电影里的主角,就是周润发的演的那个角色,M9手枪就是他的道具。

把你几打手干掉以后,华显和林盛长出一口气,把枪从新别进腰带上。华显这才有时间问亚美,“宝贝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们走吧。”亚美拉着华显的手打算离开,因为这地方不能常呆,警察一会就来。

“你们走的了么?”一个溜走的打手又带着一大群人回来,挡住他们的去路。

穿西装的那个中年男人此时也走了过来,“打死我的兄弟,想走就走,你当这里是那?”说完他就拿出一支左轮手枪,不过他们这一群人只有一支枪,和没有差不多。

林盛又把两支手枪拿在手里,其中一支枪对准拿左轮手枪的中年人,冷笑了一下,“打死你照样想走就走,你拿爷能怎么样?这他妈是那你不知道?爷爷告诉你,这是中国,不是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横行的地方。”

“年轻人,别太狂,你枪里的子弹能把我的人全打死?”中年男人一边轻蔑的问一边继续抽着雪茄。

“爷爷就不信打不死你们这群王八蛋,爷操你妈顺便操你姥姥,你他妈的狂个球。”江琦大喊一声冲过来,手里两支格洛克17手枪连续射击,一串枪响之后,把这个中年男人身边的保镖打手基本全放倒。

一听见枪声,人们就知道出了事,顿时夜总会里全乱了套,富安手拿两支格洛克19手枪冲到夜总会的大门口,把打算逃跑的人挡住,曹秉拿着两支沙漠之鹰手枪早跑到夜总会的后门,彻底把这个隔绝开,发现有逃跑或打电话叫警察的人一律开枪击毙。如果不这样控制局面,警察会在五分钟内赶到,而且还会包围这里,到时候想走也是不可能的。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许睿和吴哲不想帮忙也要帮忙,林老板好要靠这些人做事,这些人要死了或者被警察抓起来,那不是就麻烦了么?许睿想到这儿,对吴哲说:“看样子我们不出手不行,一会台北的警察就要过来,我们先把打电话叫警察的人控制住,然后招呼他们撤退。

吴哲从吧台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跳上吧台,看见有人打电话,马上拔出P266手枪就打,如果是男的打电话一枪就打到头上,当场击毙,如果看见女的打电话,就跑过去飞起一脚把打电话的女人踢翻在地,然后一脚把手机踩烂。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们五个人安全离开。

许睿更不敢闲着,一边往华显那边跑一边拿枪打正拿手机的人。

一个年轻的服务生钻进桌子底下打手机报警,许睿左手的P266手枪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响,子弹壳顺利的从枪躺内飞出去。躲在桌子底下的服务生身上中了一枪,惨叫一声死在桌子底下。此时许睿右边十米外的一个年轻女孩正蹲在地上拿着手机拨电话,他右手上的P226迅速指向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大概也就二十岁左右,不像做小姐的,像是来这里消费的顾客,许睿真想一枪把她的头打开花,可是看这个女孩长的还算漂亮,不忍心杀了她,就稍微把枪口偏了一点,一枪打过去,子弹飞入女孩手中的手机上,把手机打碎,吓的这个女孩尖叫着丢下手机,用左手捂着受伤的右手爬在地上又哭又叫。许睿真是不忍心伤她,可这个节骨眼儿上也不得不这样做。

他跑到华显身边,“和畜生们说什么话?台湾的黑帮比他妈的碳都黑,全放倒就闪人,警察要来了你们走的了么?”

本来华显和林盛就没停手,一直就不停的用手枪处决这些保镖和打手,现在就剩下这个中年男人没被打死。江琦换上子弹,“听说台湾的黑社会很厉害,今天终于算是见着了,死了这么多跟班还他妈像个人似的站在这里?看来真是不怕死。”

其实这个中年男人也很害怕,毕竟地上躺着的都是自己的保镖和打手,这是三十多条人命。那些开枪的人居然杀了人还很镇定,看来都是老手,今天自己是倒了霉碰到这些人,想到这里。这个中年男人一下跪在地上,“饶命,饶命,别杀我,我有很多钱,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现在他连黑帮头目的身份也不顾,面子也不要,只求一个活命。

华显才不管他求饶不求饶,反正他看不上黑社会,也看不惯,打死一个少个祸害,杀他的时候自己反倒有一种成就感。他感觉自己就是评书中的展昭或者是白玉堂,正手拿兵刃对付一个江洋大盗。他的手没有丝毫的颤抖,扣动下扳机,9毫米子弹飞出手枪把中年男人的脑袋打开花。

从华显冲过去动手,到把几十个打手保镖报销,总共也没用5分钟的时间。

“这些人简直臭不要脸,仗自己人多也出来作威作福,早他妈的该死,没把这个人的家属全抓住杀掉,真是遗憾。大家把家伙都收起来,走吧。”江琦把枪装回身上,看看看其他几个没事,自己先离开这里,去门口招呼上曹秉和富安一起撤离。


离开夜总会,华显和亚美一路上没碰到警察,顺利的回到酒店的房间。

华显把衣服脱下丢在沙发上,把枪放在枕头底下,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倒在沙发上,回忆着刚才那刺激的场面。在他没枪的时候,见到其他人打架的时候自己只会选择绕道走,即使自己过去也是白给,以前的自己一无是处,想伸手别的行凶都没能力。自从雷雨田送他第一支枪以来,他感觉自己的忽然有了脾气和火气,碰到不愉快的事只会把枪拿在手里,用枪解决问题。

自己逐渐从一个文弱的设计师变成一个能主宰别人生死的人,自己有剥夺别人生存权利的能力,好像自己就是上帝。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就是个证明。如果这件事换在其他没枪的年轻人身上,多不过是拿起酒瓶和椅子胡乱打一顿,最多是双方拿出刀来械斗一番。

有枪也就免去这些麻烦,只要把枪拔出来,指着对方的头,动一下手指,一切都解决掉。子弹飞过去的时候它不管你是黑道大佬也不管你是如何了不得的人,照样会要你的命。这就是枪最迷人的地方,即使最强的黑帮在子弹面前,他们也是一群没有装甲的软体动物。

回到住处依然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华显脸上还挂着微笑,亚美走到他身旁,“你就打算整晚都在这傻笑?有什么可笑的?”

“台北几百万人头上又少了个瘟神,这不是好事不值得庆祝?他们在也站不起来,在也没机会欺压善良,又少了一群收保护费的混蛋。我就喜欢杀他们,这样没人会认为我是坏人,因为我在替天行道,我在除暴安良,这是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

亚美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黑社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整天杀这些人,警察会找你的。”

“警察都是狗屁,动不动说自己是正义的,他们正义的屁,如果警察是正义的化身,那地球上还有黑社会?即使我每天杀贼,警察也会杀我,因为警察和那些有实力的黑帮是一伙的,我才不怕他们”华显从沙发上坐起来,伸手就拿茶几上的酒瓶。

“你总是喝酒,今天不许在喝,我要和你好好谈谈。”亚美表情第一次这么严肃。

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都在一起这么久,有什么好谈的?但华显还是假装认真的把酒瓶放下,从沙发上爬起来好好的坐在那,把亚美抱在怀里,把自己的头靠在她肩膀上,“要谈什么呢?”

“你不能总是这样,除了喝酒什么都不做,也不能整天住在酒店里,这里一点都不像家。我们还是买个房子住吧。”

华显轻轻的吻了她一下,“我知道不能一直住这,因为我打算离开这里,带你回我的老家,我和雷雨田一起走,你在耐心的等几天,估计再过一周就走。和我一起回家去,我家北边有一座很好玩的山,我陪你上山玩,我小时候很喜欢那,山下还有一条小河,上边还有吊桥。”

“你就会哄我。”

“带你回家,让我的父母也看看你,估计他们对你比对我还好。”


许睿和吴哲一起出了夜总会,徒步走在灯火通明的步行街上,路边的大排挡里边坐满了喝酒吃夜宵的人,街上十分热闹,卖着各种小吃。台北的小吃很有名气,他们俩人却没什么胃口。

走在这里,不时的有小吃的香味儿飘过来,一般的路人都会忍受不住美食的诱惑,会马上在大排挡里找个空位置坐下,要一份好吃的大吃一顿。

吴哲低着头跟着许睿走,许睿扭头发现他无精打采的跟在自己身后,就问:“今天是怎么了,喷子都见了荤腥还提不起精神,莫非是因为她?如果想就打个电话过去。”

“我不想打扰她,希望她在家能安心学习,反正就要见到她,忙完正事我无事一身轻的去见她。”


已经是午夜,吴哲已经回住处休息,许睿躺在酒店的床上拿着手机把今天晚上的事写成短信,发给林飞宇,他是老板,事件中有关人物都是他的朋友,他应该知道这些。

林飞宇在自己租的别墅内,在双人床上睡的正香,忽然床头柜上的手机“嗡”的响了一声。他睡觉一向很轻,手机调到震动,也能把他叫醒。他醒来看看熟睡的妻子,怕打开床头灯扰了她的好梦,就轻轻的拿起手机,看着新收到的短信。

看完之后就随手删掉,心里埋怨着他们几个人在办大事之前惹下这么多麻烦。万一警察由此展开调查,查到这几个人,自己的计划就可能泡汤。他们没事应该少惹点麻烦,等事办完了他们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现在做这些太不值得。林飞宇心里很烦,一点也不想睡,生怕这些人后半夜又惹什么麻烦。自己不睡又怕吵醒老婆,只好轻轻的躺下,把手机轻放在枕头边,闭着眼睛想着计划的细节。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