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八章落入魔掌 第十节遭遇王牌特种小队

ddtt 收藏 4 16
导读:抗战先锋 第八章落入魔掌 第十节遭遇王牌特种小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尾野这个小子不一般那,对侦察、渗透、偷袭、伏击等作战很有研究,他可是我们关东军中最廉价的王牌。”坂垣征四郎是个十分细心的人高级参谋,他不但在日本军队里最懂战略战术,另外对控制战争成本也有高深的研究,他必须保证日本占领东北后可以赚钱扩军,如果从满洲掠夺的资源全部投入满洲的防御作战中,那日本还发动九一八做什么?战争就是赌博和冒险,目的就是获得暴利,如果从东北掠夺的资源不能拿回国那就是军事冒险的最大失败,日本是个资源十分短缺的国家,不能把巨大的资源投入到维持占领满洲中,他的脑袋里不光是占领还有经营,必须从满洲事变后获利,所以必须快速的低成本的镇压抗日救国军、和抗日义勇军,如果投入昂贵的坦克、飞机、重炮镇压反抗力量那就太失败了,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如何证明大和民族是优秀民族?

“如果有足够的实力,我到愿意派飞机和骑兵打掉他们,可是为了消灭如此少的部队来动用我们唯一的一个飞行大队那也太奢侈了。”本庄繁现在手里的坦克全部才不足一百辆,飞机三十多架,所以航空兵只在江桥和哈尔滨等大战役时候才出动,他现在唯一舍得派的就是尾野的特种小队,一支以一当十的部队。

“报告。”尾野已经来到司令部门外,他除担任伪军顾问外自己还有一个小队,虽然在哈尔滨战役前被打死很多人但是关东军司令部又给他补充新兵,他的小队有一百个士兵,比其他步兵小队多三十人,火力当然只比哈尔滨战役前强了许多。

“进来。”本庄繁说完站到摆有新京地区沙盘的地图前。

尾野走到司令官面前敬礼鞠躬说着客气话,司令官本庄繁拿起一个代表日军部队的小旗插在长春北边,“一波敌人在这里往北走,你迅速去干掉他们,你的部队坐卡车追上他们,然后干净的消灭他们,他们有五百人左右。”

“保证完成任务。”尾野也不具体问敌人有多少人,也不问敌人火力如何机动能力如何,会不会修野战工事直接把话说满了。

“我相信你可以完成任务,你去吧。”本庄繁说完让直属司令部的运输队的军官跟尾野中尉一起去追击敌人,日本军队的汽车十分稀少,各师团的汽车除了重炮队外、运输队有十几辆其他部队都没有,正因为汽车少才高度集中在司令部指挥下,只有关键时刻才可以动用,如果不是为了扫荡新京地区的抵抗军,司令部才不舍得动用汽车呢,机动全部靠火车和步行,补给全靠军马和马车,当兵的坐一次卡车是很奢侈的事情。

尾野离开司令部去执行任务,坂垣征四郎对目前的局势充满信心,原来关东军司令部下边才有一个师团和一个守备队,现在又增加了第八、第十、第十九、第二十师团进入满洲,多出去近六七万的兵力,消灭东北地区的反日组织估计一年内可以结束,他每天都很高兴,各部队发来的电报都是歼灭敌人多少、缴获武器多少,这样下去明天新年就可以过的舒服一点,不再会有捣乱的抵抗组织存在。

他太低估了中国人的抵抗力,他虽然是中国通但是他并不真正了解那些已经跟他们打了近半年的义勇军和救国军,关东军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好了。


尾野的部队坐上十辆卡车赶奔市区北边,其实敌人的活动区域距离他的部队兵营也就十几公里,如果急行军很快会追上敌人,帝国军队可以连续行军十八小时,其实司令官派车送自己是为了表示对特种小队的重视,所以他坐在卡车里想的就是如何打败敌人,用自己的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另外他期待自己成为坂垣征四郎那样的高级参谋,毕竟坐办公室不是件轻松的工作,比在部队舒服的多,谁不想当位高权重的将军呢,听说土肥原贤二也要马上升少将,真是太让人羡慕。

尾野看看身边坐的汽车部队军官,他们穿的很干净,训练也不如步兵严格,皮肤看上去比步兵好的多,日本最辛苦的就是普通步兵,冲锋在前待遇远不如战车兵和炮兵。

不过尾野很满足,他的小队目前是日本最精锐的侦察作战部队,全小队有一百多人比任何小队都多,机枪掷弹筒的密度是空前的,最代表日本陆军的特色。日本陆军的特色就是火力密度大于任何中国陆军,,另外人力密度也大于中国陆军,大队的兵力比中国军队的团要多,火力上大队可以比中国的师还厉害,总之就是人多火力强。

即使坐车行军,白川军曹长(相当于上士)也是十分警惕,他在第一辆卡车上,班内的机枪手把轻机枪架在车顶,一直保持站立姿势,他则站在机枪手旁边一手提着步枪一手抓车卡车的车槽边,全车士兵全是面朝车外坐着,步枪没上刺刀枪口一律对外,士兵乘车保持了坐姿射击动作,枪身一小半搭在车槽上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白川指挥的一班是全小队最优秀的班,他是唯一佩带军曹长军衔的班长,他在行军中不时警惕的看着周围,全班十个人都保持高度戒备状态。他们的班虽然人少,只有十个人但是火力很猛,除了一挺歪把子机枪就是一个掷弹筒,全小队的火力相当于五个普通小队,人员是伤亡一个补充一个,始终保持满编,另外为适应山地作战他们的个人装备都与其他步兵不同。

车队后边的其他车情况也大概相同,既然是王牌特种小队自然就有不同于其他小队的地方,人员素质高警惕性强,单兵技能都是关东军内最高的,可以说每个步兵都是神枪手,投弹没有小于六十米的,拼刺刀格斗自然更不在话下,这些人可以说眼空一切目中无人,根本没把五百多敌人放在眼里。


由于金玉熟悉地形,所以小七把先头部队交给她带领,自己独自指挥后队,他们这个营没有什么名号,可以算是义勇军但是没制作义勇军的红旗,全营五个连基本全是新兵,多数是吉林省的人,部队素质不是很高。戚贵平日只带兵袭击伪警察以及乡村的维持会,经常打只有手枪的伪警察,另外还打地主的保镖和护院,因为部队素质低他都不敢跟日军正面碰一下。

上午部队行军时候一架飞机从头上飞过戚贵就有些怕,害怕敌人空袭自己,部队士兵连飞机都没见过,对空防护也只懂窝倒隐蔽,实在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能力,只要几架飞机打一下估计部队就完了,他很后悔白天行军,要不是为赶路他才不白天行动,因为目标太大,所以他选择偏僻无人的小路,由熟悉小路的金玉带队,他走在队伍最后,生怕遇到追击的鬼子兵,如果遇到一支骑兵小队他也难以抵挡,队伍是每天训练可是缺乏足够的教官和训练场地,估计全营一起开枪能打中敌人的有三十多人就不错了,这些新招的兵实在太弱。

戚贵战战兢兢的坐在马上,不时回头看看,他真羡慕张学义可以用冲锋枪扫射鬼子,可惜冲锋枪现在一支也没有,机枪就两挺子弹还不多,寒酸到家了,步兵每人才十几发子弹,这还是拼命从地主家里往出搜才搞到的,全营没有拿火枪的已经够不错的。


汽车追步兵那是一追就追上,鬼子的汽车驾驶员看到前边有人立即刹车停住,尾野中尉和白川曹长也发现了前边的敌人。

汽车一停鬼子兵中间没任何口令但是训练有素的鬼子兵迅速跳下卡车就地成散兵线散开,卡车把他们送到这里也算完成任务掉头开走,等卡车走远了尾野中尉举着望远镜看看,大概这队伍有五百人,骑马的可真不少几乎占一半,携带物资的马也不少,要可以缴获一些那自己的部队不就可以自由机动了?

尾野得意的放下望远镜,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挥动一下做出一个前进的手势,蹲在地上的鬼子兵立即站起来,“成纵队跑步前进。”随后他提着马枪跟自己的士兵一起跑步前进。鬼子大队长以下军官没有马骑,除非是自己缴获,所以奔跑能力非常强,加上军官不用带背包水壶等东西,他可比步兵轻松,身上就带手枪、军刀、望远镜地图包等物品,手里还是一支短小精干的四四式马枪,而机枪副射手、掷弹筒副射手可惨了,身上的零碎比步兵还重呢,即使不带步枪也跑不快。

鬼子一追戚贵看到了,他急忙催促步兵和辎重兵:“快走,骑兵留下其他人快进前边的山沟,强占要地就地防御。”

这下骑兵不走了步兵马上跑步进山沟占领有利地形,尾野一看敌人要跑他也着急,“快追,攻击前进。”

鬼子的步兵端着三八大盖就冲上来了,因为背包太重所以比平时跑的慢,鬼子边追边开枪,顿时步枪的枪声响成一片,掩护步兵的戚贵立即带骑兵连开始跑,他不敢冲锋怕白白送死,只是围着日本兵跑圈,始终保持一千米的距离并不许自己的部队开枪。

尾野看忽左忽右的骑马跑起来,就带步兵尾随敌人骑兵追击,可人那能跑的过马呢,追了一阵发现距离太远连一个人都没击毙还打了不少空枪,他马上命令停止追击。戚贵利用骑兵飘忽不定的特点围着鬼子跑了一圈,发现鬼子不追了,两个步兵连带着辎重也进了山沟,他也率领骑兵连撤到山沟里。


尾野带着一百多鬼子兵追到山口发现刚才上当了,如果自己死追敌人,敌人骑兵也未必能打过自己,自己有那么多机枪可以封锁骑兵的冲击路线,干吗四处追骑兵打?刚才要先占领山口把敌人堵在山沟外多好,现在敌人藏起来了不好办呀。

这支队伍骑马的这么多呀,而且不轻易跟自己接火,战斗作风谨慎,跟自己遇到的义勇军什么的不同,那些人见面先打一下,捞不到便宜丢下尸体跑了,自己可以用尸体申请战功,可这些人很节约子弹并不跟自己打,他们是那来的,干什么的?

步兵小队追到山沟前不走了,是个当兵的鬼子都明白这样的地形利敌不利己呀,贸然追进去后果很严重,不过尾野转念一想怕什么呢?敌人不就是多么,追进去能怎么样呢,敌人枪法比自己好,那是开国际玩笑,中国人打枪的不行,敌人有重火力么,自己依靠火力猛射击精度准就跟他们拼了,尾野也不拔军刀,直接端起马枪大喊一声:“全体成密集队形冲锋,敌人没有机枪和炮,冲呀。”

十个班的鬼子潮水一样冲进山谷,他们成二龙出水的队形就杀进山谷,冲了一百米发现没有枪声尾野停了下来,他还觉得有点怪应该敌人忽然开枪打自己,拦头打尾困住自己然后打,怎么自己进来了还不打,他站在山沟看着两边大大小小的山包,没有敌人?是不是应该用掷弹筒开火,轰击山包后看看山包后有人没,他仔细一想不行,帝国资源紧张不能浪费弹药,还是这么干吧,“继续搜索前进。”

鬼子兵端着步枪继续小心的顺着山沟往里走。


山沟的左右两边最高的山包后藏了两个连,金玉、戚贵各指挥一个连,骑兵三个连躲进山沟最里边作为预备队,进山沟后他们家决定以多胜少吃掉鬼子,不过等鬼子进来了戚贵没发战斗信号,他端着从伪军那缴获三八大盖心发虚,不是他怕打仗是他第一次见如此少的部队带如此多的机枪,整整十挺歪把子,我地娘呀这么多机枪,还有十个掷弹筒,天那简直发财了,他看着如此多的武器口水都流出来了,真是运气好呀遇到火力这么好的敌人,要打胜了自己的队伍鸟枪换炮了,其中一个军官拿着四四式马枪,张学义说这个枪最好使,刺刀不挂身上,刺刀就折叠在枪下,非常好携带,自己看的心痒痒。

战斗前的对峙中尾野喊:“机枪手成倒V字形展开。”十个机枪手三个枪对山沟,另外六个枪口指向左右山头子弹上膛,另一个机枪手在自己身边,这样展开简直无可挑剔,正好应对伏击,左右和正面最容易被打,掷弹筒手全部集中在两行步兵之间,步兵左右分成两队蹲在地上警戒,尾野像后出手,有实力才可以后发而先制,没能力才完先下手为强,自己底气很足可以让对手一步,他就站在倒V字队形正中间靠前一点。

空气凝固了,太阳慢慢的向西落下去,下午已经快过去了双方对峙了足有一分钟,戚贵再等什么,就等鬼子停住脚步,他从激动中缓解过来,鬼子只要不走就成固定目标,对刚会玩枪的人来说不动的东西才好打,他充分考虑到新兵的特点,现在距离敌人三百多米正好打,戚贵看了声“打”,顿时山沟右边的高地上一百支步枪同时开枪,“啪”的一阵齐射就打出去,当兵的立即拉枪栓退子弹。

戚贵把士兵训练成老鼠一样,打完枪立即缩头拉枪栓,不许不动位置,枪响完后集体隐蔽然后一起露出脑袋瞄准打第二发子弹,虽然枪法不好但是突然开火击毙了几名鬼子兵,高度戒备的鬼子机枪手立即还击。

山沟左边的金玉端起步枪放倒一名还没开火的鬼子机枪手,她身边的一个连同时打响,“打机枪手,快打。”她急催手下向机枪手开枪。

尾野一看敌人下手了他马上蹲下举枪瞄准山包上的机枪手,之后一枪把敌人机枪手击毙,他满意的拉枪栓退弹壳,这时候日本步兵小队全队开火,十个掷弹筒五个一组分别压制左右山头,十个机枪手也如此分工顿时用凶猛的火力左右开攻压制埋伏他们的敌人。

就在短短的十几秒内,机枪就打完一弹斗的子弹,鬼子兵瞄准的仔细所以开火就要人命,尽管戚贵的兵像老鼠一样机灵可是一次落下的五枚榴弹就要了十个士兵的命,鬼子的机枪又准又狠的打死十几个自己的步兵,戚贵当时就傻了,一看身边爬着二十来个人不动了,他马上意识到鬼子厉害了,枪打的这么准平时怎么训练呢,估计拿子弹喂出来的吧,他大声命令:“打一枪换个地方,杀小鬼子!”可他身边的一个连只有稀疏的十几条枪在响,很多人吓的都不打了。

金玉这里的情况更糟糕,鬼子一下打死她手下三十多人,才不到一分钟鬼子就这么厉害,但是山沟内埋伏的骑兵在枪声一起就开始冲锋,骑兵成密集队形就杀出来了。

“杀呀。”由几个土匪充当骑兵连长的骑兵部队风一样从山沟内冲出来,鬼子的几个机枪手立即转移目标改向骑兵开火,掷弹筒也纷纷转向骑兵,山包上的步兵连压力一下少饿一大半,剩下的兵又壮起胆子开枪射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