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七章只比对手快半拍

ddtt 收藏 3 1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七章只比对手快半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郊区的一座报废汽车处理厂内,堆放着上百台汽车,这些车基本都被拆卸掉,被拆下的发动机和轮胎整齐的堆放在一起。雷雨田和林飞宇坐在一辆轿车的车顶上,看着其他人忙碌。许睿从一个木箱内翻腾着东西,他拿起一个手动霰弹枪,瞄了一瞄周围的东西,检查着战术灯和激光瞄准器。

“可别走火,这东西动静大。”吴哲检查着一支半自动霰弹枪,给枪上装上子弹,把保险关掉,把霰弹枪放回箱子内。

关宁从箱子内取出一支MP7冲锋枪,给枪装上激光瞄准器和战术灯,又拧上消音器,对准一台费旧汽车,打出一个连发,5个弹孔紧凑的排列在被打的那辆车上。“真是好东西。”

另一个箱子被打开,丁延从里边找出一支G36步枪,摆弄着折叠枪托和枪上的M203榴弹器,他从杂志上看见美国部分特警已经换装G36,但他不明白这枪那里好,感觉与M-4卡宾枪差不多。

“这是新进回来的一批货,从现在开始,随时可以动手,台联党近期就要召开一次大会,参加的全部是首脑人物,普通党员和支持者是不能参加的,是下手的最好时候。台北警察也会派大量防暴警察封锁会议周围的地区,具体攻击方法有两种,派人先攻进去,把人从楼内赶出来,然后用一辆装着炸药的油罐车冲到大楼附近引爆,一举歼灭他们,第二种正好和前一种相反,先用车炸一下楼,等火起之后趁乱发起攻击。”林飞宇与雷雨田探讨如何杀人的时候,语气比平时说话更平和,像是在谈论着高雅艺术。

“到那天,现场肯定封锁的紧,开车冲进去有点难度,你又遥控驾驶的车么?”雷雨田擅长把每一个疯狂的计划变成可执行的计划。

“林盛不是会做模型船么,让他把车改装遥控驾驶的,应该不难。”

“寻外人帮忙,太耽误时间,不如从台北找两个会开车的人,把他全家都抓起来做人质,再给这两个司机身上装上遥控炸弹,让他们先冲,最后围歼没被炸死的人,你看如何?”

雷雨田看着空旷的废旧汽车处理场,周围没有居民,可以把绑架来的人藏在这里。

“这办法也行。”林飞宇把许睿、吴哲叫过来,“去抓两个卡车司机,然后把他们的家人也抓住,就把人弄到这,晚上就动手,你们先准备,别惊动警察。”林飞宇说完,注视着箱子里的武器。

“我们去了。”许睿把手里武器放回箱子内,也没问抓这些人做什么,就马上叫上其他人出去抓人。


等其他人走了,雷雨田对林飞宇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如果有另外一群人,去暗杀泛蓝的领导人,那该怎么办?”

“会有这事?”林飞宇疑惑的问。

“不如找几个人暗中查一查,看看是不是有人预谋暗杀泛蓝的领导人,如果没有那最好,如果有我们就找几个人暗中保护他们。”

“有千日做贼的没千日防贼的,防比攻更费力的。”

雷雨田微笑一下,“不是千日防,只防几天,我们搞掉台联党,警察自然会加强对泛蓝领导人的保护,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撒手不管。”

林飞宇点点头,掏出手机给秦虎打电话,“你带上伍俊文、怀庆、文雍三个人,带一些武器,暗中监视一下国民党的领导,如果有人要暗杀他们,你们保护他们,还有一点,没出事的时候隐蔽好身份,别让警察查到你们携带武器。”

接到这么难执行的任务,秦虎并不畏惧,还是比较高兴。这可比暗杀台联党的首脑要简单,至少自己是在暗处,没杀手来他们就什么都不用干,很清闲的,“放心吧,我们会办好,保证那些该死的政客死不了。”

秦虎是赞同暗杀台联党头目的,但不赞同保护泛蓝领导人,在他眼里政客没好人,尤其是在台湾。还不如把这群人一网打尽,这样做省心。他挂上电话,依然懒散的坐在维多利亚皇冠轿车内,坐在驾驶座上的伍俊文,还有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怀庆、文雍都听清了林飞宇的命令,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看什么看,找个离国民党党部近的酒店,租个楼层高的房间,要窗户能看见党部大楼的房间,谁去执行?”秦虎问完,等其他三个人说话。

“六哥,长时间拿望远镜看远处的东西视网膜神经会受不了的。”伍俊文知道长时间拿着望远镜看东西对眼睛不好。怀庆、文雍还一起复合道:“是呀,一个人受不了的。”

“真笨,从窗户口上架起带光学变焦的数码摄像机,再把摄像机和电视机或笔记本电脑连结上,这样就可以看屏幕上已经放大的画面,这又弄不坏眼睛,还不去?”秦虎转身看了看他们三个。

“还不如随便找几个高楼,安装上四个远距离无线监视器,然后坐在监视器的显示屏前当观众,有什么复杂的。”怀庆说完看看大家。

文雍:“你说的那种远程广角监视器,保安公司有卖的,现在去那买这东西,台湾这东西不好买。”

怀庆:“我前些天买了两台,谁跟我一起装设备?不过白天安装不方便,要等天黑。”


一辆蓝色的马自达RX8跑车从国民党党部大楼前经过。三井只顾认真开车,没注意路边的那座大楼,新田看了一下这座灰白色的大楼,楼前边赫然一行金色的大字写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

这就是他们要袭击的目标,金天新田和三井就是来这里踩盘子来的。新田问:“看道刚才那个楼么?那就是我们的目标,等他们开大会的时候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跑车后排坐的是晴美和美嘉,她们俩也是奉命潜入台湾,与组长新田一起执行暗杀任务的,美嘉把车窗玻璃降下来一些,偷偷的用照相机对这个大楼进行拍照。她连续从大楼的侧面和正面进行拍照,还拍下大楼周围不少的街道。照片可以当资料,研究地形的时候用的上。

晴美拿着一个台北市地图册,在地图上标出警察岗哨的位置,还标出马路是几向车道,连交通灯的位置和人行横道也标的很清楚。

马自达RX8跑车很快的绕着党部大楼转了一圈,然后飞快的驶入闹事区。


马自达RX8飞快的从一辆黑色的维多利亚皇冠轿车旁边飞快的经过。伍俊文坐在车上,正好把头伸出车外,看见从旁边驶过的RX8跑车,他透过正面的挡风玻璃看到车前排坐的是两个男的,跑车的车窗玻璃是黑色的,看不请第二排坐着的是男是女,透过黑色玻璃只能看见两个人影。

超车的时候美嘉刚关好车窗,她看见一辆黑色的美制轿车停在路边,自己也没太在意,只是看见车内有4个年轻男子,怎么看这4个人都像是抢劫犯,她没在意这几个人,安静的坐在车内。

伍俊文把头伸回来,“看见没,刚才是一辆新的马自达RX8跑车,这车才不到40万人民币,也就值5万美圆,不知道这破车那里好,用个转子发动机就这牛B?还不如福特野马跑车好。”

“别罗嗦,你不是看车,是看人,车里后排是不是坐俩漂亮妞把你魂钩走了。”怀庆损他一句,又发出一阵怪笑。

“开车,去装监视器,我看坐在RX8里边的人不像是好人,估计他们也在踩盘子的,或许是台联党派来的刺客。”秦虎指挥着伍俊文开车,离开这里。


夜间,在不被人注意的情况下装几个监视器,对秦虎、伍俊文他们这四个人来说丝毫不费力气,他们以前接受中情局培训的时候早把这手艺练的很熟,做起活儿来很轻松。如果他们没背叛中情局,他们这些人早就成王牌间谍。

比较费力气的事由许睿、吴哲领着关宁和丁延去做。他们几人在夜幕的掩护下跟踪到两名卡车司机,很顺利的潜入这两名司机的住宅内,连司机带他们的家人都被这几个人绑架。

十几个人质被用胶布贴住嘴,又被绳子五花大绑起来,然后通通被关进一辆货箱车里边。正好一个醉鬼路过这里,丁延怕他走漏风声,连醉鬼也打晕,塞进货箱车内。许睿见他们三人手脚利索,没被旁人看见,等他们三个一上车,就开车离开,走僻静的路回到了报废汽车处理厂。


处理厂内漆黑一片,一间亮着昏暗等光车仓库门开着,许睿开着货箱车直接进了仓库,才把车熄了火。

雷雨田看看门外没人没车跟踪,就放心的把仓库门关起来,随后又多打开几盏灯。关宁和丁延打开货箱车车货舱门,把两名司机和他们家人全都从车内拉出来,这些人眼睛都被蒙着,看不见周围有几个人,嘴也被贴着,想叫也叫不出来。

“给大家把眼睛上的布拿下来。”坐在弹药箱上的林飞宇看这几个人质有点可怜,也就没想为难他们。“把司机带过来。”

吴哲揪着两个中年人走到大哥林飞宇面前,林飞宇开始训话,“我们不是强盗,也不想要你们什么财物,不但不要,还打算送你们一些,不过要委屈你们几天,两位司机的家属要在这里住几天,这里条件是有点不好,但我们正常供应饮食,刘协,地下室收拾出来没?”

“早打扫好,还装了盏电灯。”刘协走到林飞宇身边回话。

“带司机的家属进地下室,夏明、尚云你们一会给着几个人松绑,如果他们听话就不为难他们,如果闹事,刘协,你把他们放倒几个。”

十几个人质都是司机的家属,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刘协手里的两支手枪,他们被关进地下室,因为怕被手枪打死,这些人没一个抵抗。

两个司机站在那,一个醉鬼被从车里拉下来,扔在地上。

“两位是司机,我只想请你们开一躺车,不过你们要在这里住几天,但你们要听话,余飞,把玩具拿过来。”

听到林飞宇叫自己,余飞拿着几个腰带炸弹走过来,不由司机选择,就给他们装在身上。林飞宇说:“这是高科技炸弹,可以遥控爆炸,如果你们想解开他,也会被炸死,但炸不伤我们。”

余飞一看许睿还弄来一个醉鬼,十分高兴,正好拿活人做个试验,他给醉鬼也弄上一个腰带炸弹,然后把一个遥控器递给林飞宇。

林飞宇拿着遥控器说:“你们一定认为我在骗你们吧。”随后就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醉鬼被腰带炸弹炸的浑身是血,当场死在那里,身上不停的往外流血,“你们知道炸弹是真的了吧?如果想活命就听话。”林飞宇说完把遥控器放在一边,然后又从口袋内摸出一支P266手枪,给枪装上消声器,“你们是不是认为他们拿的枪是假的?”他抬手就是一枪,把醉鬼尸体的脑袋给打开了花,“这不是电影,我们不是黑帮,只怪台湾人不听话,不给见点血,就不老实,把他们嘴上的胶布拿下去。”

王众明上前把两个司机嘴上的胶布摘下来。林飞宇又问:“打算好好合作吗?”

司机早被吓的魂不附体,结巴着说:“饶命,饶命,别杀我,我一定好好合作。”

“这才像人话,汉合,你给两个司机把绑绳去掉,铭基,你带他们去休息。”

司机被关进另外的一个地下室,现在帮忙人找全了。林飞宇的部下把人质都安顿好,然后都站在他面前等他吩咐,林飞宇叹了口气,“许睿,这边就交给你,我和雨田回去休息,你安排他们值班,不用都攒在这里,也别一个人不留,不要把人质饿死。”

说完话,林飞宇和雷雨田打来仓库的一个小门,离开这里。这摊子烂事全留给许睿他们。

“铭基、汉合,今晚麻烦你们俩,值一下夜班吧,众明和余飞明早来接班。”许睿吩咐完也带其他人离去。

等人走了,刘铭基和张汉合互相看了看,苦笑了一下,刘铭基发牢骚,“烂差事全是我们做,妈的,拿工钱时候他许睿比谁都多,或许只有林老板比他拿的少。

张汉合摇摇头,“这次和打西表岛一样,做的事都是为国分忧,即使不给钱,你难道就不和林老板一起去杀那些政客么?以前是给林老板私人打工,为人家赚钱,这两躺买卖林老板都赔钱做。”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