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在会议期间,鲁兵作为一名写作新手,认真地听取了别人的心得,并积极地参加讨论,做了大量的笔记。一心扑在了上面,把其它事情都放在了脑后。直到会议圆满结束,返回到基地的时候,才记起把蓝萍的东西遗忘在了晁显的房内。看蓝萍那着急的样子,一定是想让自己尽快地帮她看一看,如果让蓝萍知道自己没有带回来,不仅会令她很失望,一定还会说自己不厚道。想到这里,鲁兵对将要动身返回的邓宏说,你回去告诉晁显,把蓝萍写的东西存放好,方便的时候,让别人捎过来。邓宏正急着离开这个地方,一刻也不想停留,闻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好办,过几天任柯回来了,一定会过来看你,让他帮着捎过来。”

几天后,任柯没有过来,晁显却坐着车过来了。其实,他一半是为了公事,一半是找个理由出来散散心。见到鲁兵,晁显诡秘地一笑:“老大,我特地为你送东西过来的。”

“哦?也好。早点送过来,我好为她看看。”鲁兵说着接过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个精美的日记本来,信手翻开扫了一眼,便吃惊地问道,“这是谁的日记?!”

“什么?日记?”晁显又诡秘地一笑,“我不知道呀?我也没有动过,原封不动地给你带过来了。呵呵。”

鲁兵感觉晁显笑得有点不太自然,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或许是蓝萍写的日记体的文章呢?想到这儿,他把本子锁进抽屉,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对晁显说,“哦,这可能是蓝萍写的日记体文章,等有工夫再看。”

“你这次收获不小吧?”晁显找了个话题问。

“还好,有点收获。”

“嗯,你再多写点下面的报道,想办法提干。”晁显说,“提干以后无论是待遇上还是生活上,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转业的时候,更不一样。你当初要不是为了我,说不定现在早提了,真不好意思,现在我却帮不上你的忙。”

“说哪里话呢,我知道我努力还不够,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兄弟对我也是非常关心,这条命都是你给的,以后不要再提以前的那点事儿了。”

“嗯。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也能提起来。”晁显说。

“尽人事而听天命呗,这也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儿。”鲁兵说,“对了,任柯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听说又拍电报续了十天的假。真不知他一个人在家呆着有什么意思。”晁显说道。

“这两件事对他的打击不小,但愿他能从中尽快走出来。你回去再给他拍个电报吧,让他知道我们都还在挂念着他。”鲁兵说。

“好,这事我回去就办。”晁显低声说道,“还有,听说年底部队领导有所调整,你是不是也就此机会提出来回去呀?在这儿有什么意思?”

“嗯,再说吧,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事儿。”

“你应该考虑,你自己都不考虑谁来替你考虑?”

“好吧,让我好好想一想。谢谢你,兄弟。”鲁兵拍了拍晁显的肩膀,感动地说。

“咱俩还客气什么呀?部队一有风吹草动,我会及时告诉你的。嘿嘿。”

“嗯。最近李克有没有去你那儿玩呀?”鲁兵问。

“没有。听鸿运的老板娘说,李克和小马好上了。弄不好快结婚了。”

“不可能吧?结婚能不告诉我们几个?打不扁他才怪。”

“这倒也是,李克要是真结婚,怎么会不请我们?”晁显也说道。

“看,你们个个都要成家了,我这个当老大的,至今还是个光杆,呵呵,羞愧之至,羞愧之至!哈哈!”鲁兵自我解嘲道。

“不是吧?”晁显又诡秘地一笑,“老大才是稳坐钓鱼台哩。你这么大的魅力,对女孩子有很强的杀伤力!”

鲁兵感觉晁显今天的表情怪怪的,却不知道怪在什么地方。随口回答道:“我还稳坐钓鱼台?我没淹死就好呢。”

“总之,在这方面,你可比我强多了,不服不行。嘿嘿。”


晁显离开基地后,鲁兵才想起抽屉内的那本日记,一个人在灯下坐了,把它取出来。这的确是一本日记,字迹很娟秀,书面很整洁,一看就知道出自女孩子的手笔。怎么会是日记呢?难道蓝萍在晚上拿错了?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看她的日记似乎不太合适。

鲁兵掏出一支烟点上,默默地思索着。看还是不看呢?按说蓝萍不是这样马虎的人,日记不会随手摆放在桌上的,更不会拿出来让别人分享。既然她把这个交给我,那一定也是本日记体文章。如果不是这样,她让我看自己的日记又说明了什么呢?想到这儿,鲁兵打开了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