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8—7


贾迩冶和晴雯是吃过晚饭后回到客栈的,一回到客栈贾迩冶就开始了望对面的青楼。和昨天一样,傍晚时对面二楼中间的一扇窗户打开了,不时地有个人头在那里出现。那人为了看清路面上的行人,常常将头伸出来向外观察。昨天过了半夜后青楼的大门已经关上了,那里的人仍然在守侯,看来那人是值夜的守卫。刚才天还没黑的时候,贾迩冶看到对面守卫的面孔,明显比昨天的守卫年老一些。


晴雯给贾迩冶端了杯热茶,“二爷,喝杯热茶吧。窗户这里很冷的。”


贾迩冶接过茶杯后到床边坐下,卧室里很暗,没有点灯,也没有碳火。


“二爷,到客厅喝茶吧,那里有碳火,暖和的多。”


“不用了,等一会我们上床休息。”


贾迩冶喝完茶后脱掉棉袍和皮靴上了床,“晴雯你也上来。”


晴雯脱掉棉袍后坐在床边脱下皮靴,然后还要继续脱,但被贾迩冶制止了。贾迩冶将晴雯拉上床躺下,给她盖上被子。


晴雯咯咯地发笑,“二爷,你干嘛。这样睡不舒服。”


“今天不睡了,就这样休息。”


“干嘛不睡了?啊,今天要行动吗?”


贾迩冶摸摸晴雯的头,“这是个聪明的脑袋啊。”


“现在都准备好了吗?你只是朝那边看了看,别人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不是情况不明,冒险行动吗?”


“唉,你以后做特工我还真放心啊。是这样,南宫艳云事先做过侦察,对青楼的外围环境很了解了。要搞一次行动是我提出来的,目的昨天给你讲过了。寒霜根据南宫的情报制定了行动计划,时间定在现在是因为过年期间嫖客少,便于行动。现在他们和我们没有联系说明没有发现不利于执行行动的情况,所以今夜就按计划行动。这是一个规模小的青楼,我们的人手足够。”


“南宫没有进去侦察吗?”


“南宫没有进去侦察的本钱啊。”


“什么?啊,你真坏,还本钱呢,丑死了,是废物。”


“废物你还喜欢?”


“谁喜欢了,别臭美了。” 小二爷被膝盖顶了一下。


“哇,谋杀亲夫啊。”


“又臭美了,你是谁的亲夫啊。”


“难道我不是你的亲夫吗?”


“那还不一定呢。”


“呵呵,这么说我们的关系还不牢固啊,你有甩掉我的意思啊。”


“现在还没有,以后可能会有的。”


“唉,到时候我会跳楼的。”


“现在哪有楼呀?”


“二层楼多的很呐,你现在就住在二层楼里面。”


“哎呀,你是想跳二层楼呀。那能有什么用?”


“你想我跳摩天大楼啊。真是最毒妇人心呐。”


“我也没有让你跳楼,关我什么事?”


“趁现在还没有被甩掉,得赶快多捞些油水。” 贾迩冶将手伸进晴雯的怀里又摸有捏。晴雯凑过来和贾迩冶接吻,大腿在小二爷的藏身之处捱捱擦擦,逗得小二爷兴奋起来。


亲足了,晴雯问道,“你捞到什么油水了。”


“捞到两个旺仔小馒头。”小二爷遭到一下重压,但没有屈服,仍然昂首挺立。


“哎,大的好呢,还是小的好呢?”


“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好处。”


“说说看,都有什么好处?”


“大馒头能吃饱,小馒头越吃越想吃,想吃胃口就好。”小二爷被轻抚几下。


贾迩冶和晴雯调笑了一会,渐渐地迷糊起来。过了一个多时辰,贾迩冶突然清醒了,面临小巷的窗户哚哚地响了两下。贾迩冶下床穿好皮靴和棉袍,打开窗户,窗外是杨无过。他们没有说话,贾迩冶将头伸出窗户,看见虎威和开合都在下面。虎威将大包裹递给杨无过,杨无过又递给贾迩冶。


贾迩冶将大包裹放在床上,然后将已经穿戴好的晴雯领到窗户边。贾迩冶协助晴雯爬出窗户,晴雯跳了下去。


贾迩冶用钢弩在瞄准。目标并不是在正对面,而是在右手的斜对面。贾迩冶反复目估过距离,下午还拉着晴雯的手从窗下走到对面的窗下,距离大约为十丈。等待时机是漫长的,最佳时机是等待那个人伸出头来。


杨无过藏在小巷的拐角处观察,脚下蹲着虎威也在观察,身后跟着开合和晴雯。过了好一阵,那个暗哨一直没有伸出头来。杨无过将虎威拉到身后,对虎威和开合说道,“你们两从左面慢慢往门口走,弄出些动静来诱使暗哨探出头看你们。”


虎威和开合制造了极好的机会,暗哨伸出头来张望他们。贾迩冶扣动了扳机,暗哨顿了一下,胸部趴在窗台上不动了。


虎威和开合继续向青楼的门口走去,杨无过也向那里走去。一个门卫正在上门板,另一门卫抱着一块门板。上好门板的门卫诧异地看着不紧不慢走过来的两个人,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当开合走到空手的门卫身旁时,贾迩冶又扣动了扳机,目标是抱着门板的门卫,门卫的脑门出现了一个血洞。开合猛地冲上去扶住正在倒下的门卫和门板。


虎威冲向空手的门卫,用钢丝绳勒住门卫的脖子,双手交叉地向上提。杨无过赶了过来,在门卫的后脑拍了一掌,门卫停止了挣扎。杨无过挑开门帘一看,大厅里空无一人。当他走进大厅时,大厅右侧出现了甘钗,楼梯上面冷冰在向他招手。杨无过向甘钗招招手,两人先后上了二楼。


贾迩冶背着钢弩和一个包裹爬出窗户,然后跳了下去,跳下之前没有忘记关好窗户。当贾迩冶带着晴雯来到青楼门口时虎威和开合已经将两个门卫的尸体拖进大厅,门口的大红灯笼也收了进去。贾迩冶和晴雯进去后虎威和开合将最后几块门板上好,在里面闩好大门。


贾迩冶检查了自己的射击效果,有点得意洋洋,然后向后院走去,晴雯紧紧地跟在身后,虎威和开合也跟了过来。茗烟和无忌正在厨房吃喝,看见贾迩冶后都迎了出来,茗烟拿着一只烧鸡啃着,无忌吃的是白斩鸡。虎威和开合看见以后都到厨房去了,出来后两人都拿着肘子再啃。


后院的几间房门都已经被茗烟和无忌用匕首撬开。贾迩冶进入属于楼房的那间屋子,走到床前。床上有一男一女昏迷不醒,男的明显是个混血儿,是佛爷的核心力量。贾迩冶从茗烟的手上拿过匕首,在男的脖子上一划,脖子上出现了一个血口。晴雯见状直打哆嗦。


出来后贾迩冶对正在吃鸡吃肉的四名警卫说道,“你们到每个房间将男的脖子上都割个口子。”四名警卫扔掉食物照办去了。贾迩冶自己出了后院,在池塘边看了看,又返回后院。等四名警卫做完工作,贾迩冶又对他们说道,“你们将女人用被子裹起来送到二楼。呃,把她们的衣服也裹在被子里。上楼后将那里的女人也用被子裹起来,然后集中在一起。要是有男的话都给上一刀。然后将死的都运到这里来。晴雯你跟着她们,那些女的可能都没有穿衣服,别让他们胡来。”


四名警卫按吩咐办事去了,晴雯也跟了过去。贾迩冶自己到厨房找了根铁钎和一把斧头,出了后院来到池塘,在冰面上试了试,在离岸三丈多的地方砸了个大洞。然后他将死尸搜刮干净后都搬到池塘塞进冰洞里。等他将八具尸体都塞进冰洞,楼上的人都下来了,他们带下来两具男尸,两具用床单包裹的女尸,还有个昏迷的男人,茗烟在给他脖子上来一刀的时候被冷冰阻止了,他只是一个嫖客而已。虎威还带来一大包裹钱财。


两具男尸有一具是贾迩冶用弩箭射死的,甘钗说他是个成名的江湖人物,叫什么夜色无影,是个淫贼兼独行盗。另一具是个混血儿,正是到东山侦察的艾扎巴。甘钗向他的房子里吹迷香时被他察觉了,他提着一把刀冲出房门,被杨无过一掌击毙。艾扎巴头大如斗,杨无过给他的那一掌是黯然销魂掌的第八势,名曰再难销魂。中掌者浑身筋脉寸断,骨骼俱碎,颅压失去禁锢,脑袋体积膨胀。贾迩冶让虎威到楼下各个房中搜钱财,自己和三名警卫将死尸都塞进池塘的冰洞里,加上两个门卫,一共十四具尸体。佛爷损失了十四名手下,其中四名是他培养多年的核心力量。


搜刮的钱财真不少,贾迩冶将银票都揣进怀里,将金银元宝打成一包让茗烟背上,给四名警卫都赏了一个银元宝。还有一大堆碎银和铜钱。贾迩冶对四名警卫说道,“你们将这些碎银拿到楼上放在那些女人的身旁,然后我们就撤退。”


晴雯突然说道,“二爷,楼上有几个小女孩,把她们带走吧。”


甘钗点点头,“小兄弟,有六个十岁多一点的女孩,很可怜的。”


贾迩冶摇摇头,“唉,那就带上吧。”


甘钗,晴雯和四名警卫上楼去了。马厩里有三匹马,两辆马车,一辆是载人的,一辆是拉货的。贾迩冶抱了几床被子铺在客车里,然后将昏迷的商人捆绑起来,还用布条勒住嘴,提进一间房屋。冷冰给马车套上马。


六名昏睡的小女孩被抱了下来,放进客车后就开始撤离。茗烟和虎威赶着马车,甘钗和晴雯同乘一骑,其他五个人乘坐货车,一行人向东门不缓不急的行去。出了城门后加快速度,来到一片树林旁停了下来。南宫在这里等候着,众人从树林里牵出马匹,然后向东疾走。路上将货车撤散了扔进芦苇荡里。


八天后一行人分批回到庄园,一路上采取了很多反追踪措施。他们时聚时散,东奔西走地绕弯路,兜圈子。贾迩冶和冷冰还多次在撤退的路线上埋伏起来,遗憾的是没有追踪者,贾迩冶也就没有用钢弩伏击追踪者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