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六章暗流

ddtt 收藏 3 0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六章暗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偷渡船频繁进入台湾海域,带来的是一批批训练有素的间谍,和他们同船的还有很多箱武器。这些武器是日本内阁情报调查局从军火走私商那里买来的。武器先运进日本,情报局没时间测试这些武器,只是打开箱子检查了一下,就把箱子重新盖上。这些枪还从没实际射击过,现在间谍们不得不在船上忙碌着检查枪支。

一艘拖网渔船艰难的航行在海浪中,新田悠闲的坐在渔船驾驶舱内,手里拿着一支过滤嘴香烟,一有空就看看自己的手机有没有短信,他为了控制华显,偷偷的把女儿亚美也培养成间谍,还是没如自己所愿。华显逃离日本的时候女儿亚美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提供,只是说华显去老地方喝酒。不知道是女儿已经暴露了身份,还是现华显逃的太隐秘。坐在这里想想,似乎一切都太晚了,现在还把女儿也陪进去。女儿已经来到台湾,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难道华显这家伙真是个冷血动物?就这么轻易的就把亚美抛弃,难道他没感情?

几个月以来亚美一直没联系到他,也没给自己反馈回任何信息,她一个人独自去台湾,会不会碰到什么麻烦。以前亚美学过一些空手道功夫,希望她平安无事。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太自私,为了执行好任务,居然把女儿的前途给断送了,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值得

三井并不知道组长抽烟的时候在想什么,自己总是想起来老婆抱怨钱不够花,孩子的成绩一塌糊涂,父母身体又不太好,自己要能早点升职就好,工资也可以多一些。希望这次来台湾能一切顺利。他看腻了舷窗外的海浪,把目光收回来,看着甲板上的那些年轻特工,他们正在摆弄着新装备的武器,M-4卡宾枪频繁打出点射,M-249机枪频繁连射,把远处的海面打出一串串细小的水柱。

崭新的武器带给年轻特工的只是盲目的自信,有这些好枪未必能打败敌人。如果暗杀国民党首脑时候遭遇到台湾军警抵抗,这些特工就难以脱身。他们这个组主要执行暗杀任务,另外还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这个任务说来也简单,就是拿钱收买一些高级警官,让他们在‘有事’的时候抬抬手,给留条路。

日本大批间谍潜入台湾,就像涌入台湾的一股股暗流,他们正在集结人员和装备,等人到齐了就能开始执行他们的任务。


与鬼子出一样招的林飞宇和雷雨田并不知道日本间谍开始密集向台湾集结,他们依然不紧不慢的酝酿着自己的行动。

林飞宇的别墅内,雷雨田和林飞宇在客厅内下围棋,其他人都出去熟悉地形或者外出放松。雷雨田不太会下围棋,手里捏这个棋子不知道往那里放好,林飞宇比他的水平稍微高一些,已经在棋盘上占据上风。

正在雷雨田使劲琢磨下步棋怎么走的时候,烦人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他把棋子随便落在棋盘上,拿起手机接电话,他看号码是林盛的手机号,“什么事?”

“我和华显一起出去上街转,他给走丢了,我给他打电话,但他关机了。”林盛有点着急。

“或许是手机没充电,用不着担心,他总不会偷偷的和日本间谍接头吧?”雷雨田并不在乎他的去留,反正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等做事那天在拉上他,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就算。

“我是真怕他被鬼子绑架,或者受什么诱惑又被骗回日本,既然你不担心,那我自己找他去吧。”林盛无奈的挂短电话。一个人独自站在台北陌生的街道上,他四处张望,并没见到华显。大街上人流穿梭来往,看的人眼睛都花了也没找到。他轻轻的叹口气,找到一家咖啡店,打算去那消磨点时间。


华显陪林盛出来走走,他走到一个路边书店门口,发现很多关于航空的杂志,都是台湾本地出版的,在大陆他只看过《航空知识》《航空世界》《国际航空》等杂志,其他地方出版的航空类杂志他从来没看见。

一本封面是一架R-1侦察机的杂志吸引着他,他对这个飞机太熟悉了,构想了很长时间,在日本匆忙把图画出来,竟被这么快的生产出来,还被登上杂志。他只轻蔑的笑了一下,翻开这本杂志,里边居然有这个飞机的介绍,还有很多航空专家对这型飞机的评价,林盛耐心的看下去,很多专家都在抨击他设计的飞机,说这是一架随时会摔下来的飞机,是为隐形而隐形的侦察机,除了隐形能力及格,其他方面毫无优势。

华显想,性能不好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或许发动机航电系统的缺陷,但大家都把矛头对准气动布局设计师。看了半天,他无奈的摇摇头,把杂志放回原处。书店老板问:“不买看什么看?”

这话把华显弄的很不高兴,但懒的理他,虽然很想把M9手枪掏出来给他几枪,但是看这里是繁华闹事区,也就不敢动这个念头。他也发现自己自从有了枪之后脾气就坏起来,动不动就想拔出枪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打死。

压了压心中的不满,他转身离开。老板把杂志放回原处,但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本杂志他刚进货回来时也看过,但这个没买书的人似乎在那见过,他轻轻翻开杂志,看到了一个照片,原来看书的人竟是个飞机设计师。就是这个王八蛋给鬼子设计的侦察机,真是个败类,与其给鬼子干,不如给中科院干。可惜台湾的无人侦察机设计的太糟糕了,侦察半径小的可怜,而且又容易被雷达发现。


台北市太大了,华显今天出来没带地图,也没拿GPS。走在如此大的城市中难免迷路。过了几条大街,忽然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闹事区里。

这里非常陌生,来台北很多天了都没来过这样的地方,街道越来越窄,行人越来越少,不会是走进黑帮的地盘上吧?反正自己带着枪,并不怕那些只会用刀的地痞无赖。真有事他也不怕,又不是没玩过枪。

在僻静的小巷子里走,感觉这里在电影里见过,帮派成员们喜欢在这里群殴对打,或者是杀人绑架。走了几步,发现前边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华显见四下没其他人,把M9手枪拿出来,消音器已经套在枪管上,他把保险打开,轻轻的走过去。

等带了这些人背后,他忽然大声问:“忙啥呢?”

把这个几个嘻嘻哈哈的人吓了一跳,他们正在这里调戏一个女孩,没想到会被其他人打扰。一个像是小头目的家伙就怒气冲冲的转过身问:“你是谁呀,找死来了?”

华显发现这些几个年轻人穿的不三不四的,还有很奇怪的发型,就知道他们是几个小混混,看样子身上没带枪,可能带折叠刀。

见几个人围住他,华显骂道:“都他妈的滚开。”

为首的小混混推了他一把。华显的右手藏在身后,这些小混混不知道他背后一只手拿着什么,也没太在意,他忽然抬起胳膊,一支银灰色的M9手枪顶在为首的那个小混混的脑袋。

“靠,拿玩具吓唬老子,来呀,打呀,玩具枪能打死人,哈哈。”这个小混混不信这个枪是真的。

“噗”的一声,一发子弹射入这个小混混的脑袋,他的笑声顿时停止,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华显,脑袋上的一个窟窿内涌出一股鲜血。

站在华显面前的小混混倒在地上,其他两个同伙见自己人被打死在地上,想一边叫喊一边逃跑,但是他们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M9手枪连续发出两声低沉而轻微的枪声,地上又倒下两个尸体。

华显收起枪,才仔细看了一下刚才被这三个小混混骚扰过的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怎么长的这么像亚美,他收起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果然是她,“亚美,怎么是你?”

亚美站在那,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正在哭。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华显拉起亚美那只凉凉的小手,飞跑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两人来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公园内。

华显拉着她的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亚美边哭边说:“你走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我都找了你很多天,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别哭了。”华显拿出手帕帮她擦着眼泪,“都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在理想和你之间我只能选择理想。”

“我只是希望能每天看到你。”亚美擦完眼泪,“我把你留在日本的东西都带来了,我寄存在酒店里,我带你去取吧,我把你的书和光盘,还有电脑、电话、和你没做完的模型。”

华显没想到她跑这么远,还送来自己的东西,真有点被她感动,她年纪这么小,一个人出远门,实在是佩服她的胆量。华显抱着她纤柔的身体,吻了她一下,“谢谢你,路上一定很辛苦吧?”

亚美点点头,“我们回去先拿东西吧。”


回到亚美住的那个酒店,亚美拿着一张票去服务台取来一个大皮箱,华显怕她拿不动,就自己动手拎上皮箱,问:“我们去那?”

“先回我的房间吧。”亚美领着他进了电梯。

华显放下箱子,着急的抱着亚美,使劲吻了她一下,“你总是这样着急,我不是就在你身边么,让别人看见可不好,会告你猥亵少女的。”

华显把她放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知道,在台湾和你做那个是违法的,在美国也是违法的。”


进了房间,华显把皮箱放在一边,抱起亚美就要亲热,亚美有些不愿意,她想给父亲发个短信,告诉他自己找到华显。但华显抱着她就不松手,已经把她的外衣脱下。

“你先去洗澡,你身上好多汗。”亚美想办法离开他一会,只有先把他支开才能给父亲发短信。

“先洗澡也好,我们一起去。”华显把她抱进洗澡间。


独自坐在咖啡店里的林盛一手托着下巴看着玻璃窗外的行人,此时他看起来很平静,但心里翻腾的厉害。自从袭击完西表岛之后,他每天给雅茹发短信,因为每次拨她的电话号码总是关机,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是不是又去执行一个危险的任务。她会不会再也不见自己呢?

坐在这里林盛已经连喝了三杯咖啡,无聊的用手机给她发着短信。他正疲惫的想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一个女孩做在他对面。林盛闭着眼睛,并不理会。

“你总是说想我,怎么都不看我一眼?”这是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林盛一下坐起来,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雅茹。

“这是在做梦吧?”林盛用手捏了自己一下,感觉有点疼,“难道这不是做梦?不是真的吧?”

“呆子,我送给你的手机上有GPS,你发短信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那,短信会自动把你的位置信息发给我。”雅茹依然微笑着看着他。

“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林盛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别哭,这里这多人你不嫌丢人我还怕丢人呢。”雅茹把面巾纸递给他。

擦着眼泪林盛说:“我怕你还会走。”

“我是你老婆,走的那里也是,我不舍得把你留给别人。”雅茹坐在椅子上,注视着他的眼睛,现在她也很为难,因为林盛以前就劝过她,让她放弃自己的职业。

他们俩都是聪明人,雅茹很清楚林盛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但林盛从不肯说破,自己因为了要遵守内部纪律,也不能主动说。可安全局的侦察员是不让随便辞职的,即使提出辞职,也很难被批准,只是能被调离一线,去做涉秘不太多的工作。

“你能不能别在做你的工作,我能养的起你,我能去中船公司找个不错的差事,我们就过几天太平日子好不好?”林盛说完,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神,怕被拒绝。

“答应我件事,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会好好陪你,我手头上的事也不多,你耐心点好不好?”雅茹抓着他的手等他的回答。

“好吧,我等。”林盛抬起头,看着雅茹,“你来台北住在那?要不住我的房间吧,我在五星级酒店租了个单间。

“这还用你说?不去你那里我去那?我又没和你分居,我要去你那里检查一看,找找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如果我从你的床上找到别人的头发,看我不收拾你,走吧,还在这里傻坐什么。”雅茹站起来。

林盛见她这次不走,高兴的站起来嬉皮笑脸的说:“床上没别的女人的头发,枕头下有她们的内衣呢。”

雅茹假装生气的用手掐了他一下,“我刚回来你就敢气我,看我不整你。”


坐在棋盘前的雷雨田下完几盘棋,心里有点闷,不知道为什么,给华显和林盛打了几次电话,两个人的电话都没开机,不知道搞什么鬼,只要不是被鬼子绑架走就行。反正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去和留都没太大的关系。他们不是亲日分子,即使被抓回日本继续设计武器,估计也不会好好干。

雷雨田离开林飞宇家,出去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心情舒展一些。这样平静的生活,不知道还能过几天,或许忙完了林飞宇的大事,自己或许能全身而退,但是在也不会来台北这个地方。


华显抱着亚美从洗澡间里出来,把她放在床上,还想亲热一下,亚美把他推开,“你这样会的得色痨的。”

华显看这她,笑了笑,“你现在越来越聪明,还知道汉语里有这个词?”然后把她放在一边,自己平躺在床上,沉默的看着天花板。

“你不愿意和我回日本?”亚美枕在他胳膊上,用手摸着他的脸。

“回去能做什么,已经把他们得罪了,他们会杀了我,或者送我去监狱,也可能把我的钱都抢回去,让我自己设计飞机,我出来的时候还杀了几个日本警察,他们死也不会放过我的。”华显自从认识她,没对她隐瞒什么,自己的事都告诉她。

“如果他们不为难你,还像以前那样,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你愿意回去么?”

“我不相信桥本德和铃木次郎会放过我,他们要知道我死也不给他们做事,他们会杀死我,不过我也不怕死,我这辈子活的也值得,因为有你喜欢我,即使我死了,世上也有人会记的我。”华显又把亚美抱住。

“又没正经,以前认为你不好色,所以才喜欢你,没想到你也是这个样,现在不喜欢你了。”亚美假装不理他,起来就穿衣服。

“我来帮你穿。”华显爬起来,自己没顾上穿衣服,拿着她的睡衣帮她先穿上,然后自己又懒懒的躺回床上。他拿过自己的上衣,从衣兜内翻出一盒烟,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亚美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站在这看着台北的夜色,此时她更怀念东京的夜色。她又时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如果当初不答应父亲当这个卧底,自己现在或许还在台灯下做功课呢。电影里间谍生活谁不喜欢,可真开始做,才感觉没那么轻松。现在劝说他一点用的都没有,看来他死也不愿意为日本做事,这怎么办,自己不知道如何对付他。

有时候真不想做这个卧底,反正自己不是日本正式的间谍,还不如和他在一起平静的生活下去,反正他有能力让自己过上舒服的生活。自己何必要没完没了的按父亲的指令去做事?华显是个有本事的人,有他在自己可以不上学,以后也不去上班,可以去想去的地方玩。只有华显才真的爱自己,从不勉强自己做任何不想做的事,他总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在日本是没有这样的男人的。而自己却是一个牵线木偶,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暗暗的做出一个决定,摆脱父亲,不在为他和他的内阁情报调查局做事。她自己只对华显感兴趣。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