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五)

HimalayaRange 收藏 0 64
导读: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8—5


南宫艳云跟踪艾扎巴有一个发现,湖州有一家青楼很可能是佛爷的一个据点。艾扎巴骑马离开东山,第一天到达栗阳时在一家很普通的客栈过夜,第二天到湖州时却住进了一家青楼,而且在里面待了两夜一天。随后艾扎巴到达临安西湖的巢穴,只待了一夜又返回湖州,住进了那家青楼。南宫在附近守侯了十天,虽然艾扎巴多次走出青楼,但晚上都回去过夜。南宫没有条件进入青楼侦察,而且所需要的条件南宫是没有办法创造出来的。看来艾扎巴一时还没有返回东山镇的意思,而他外出都是跟踪造访过青楼的嫖客,所以南宫返回了庄园。


初五这一天贾迩冶又到杨无过家喝酒,晚上回来时对袭人她们说明天自己要回建康几天,只带晴雯回府。初六早上贾迩冶和晴雯带着四位警卫向北去了,四名警卫携带刀剑长枪。虎威背了一个三四尺长的大包裹,里面有一把钢弩和几件衣服。晚上贾迩冶他们住进了栗阳一家客栈,同一家客栈里还住进了杨无过、冷冰夫妇和南宫艳云。贾迩冶这边的六个人和他们好象不相识,陌路相逢,视若不见。


杨无过他们几个人都是秘密离开庄园,门不合带着几个手下在庄园南面两里多的路上将马匹交给他们。而且他们四个人分成三批,彼此间拉开了很长的距离。


到达湖州时南宫单人匹马走在最前面,所有人分四批住进了东门附近的一家客栈,相互之间仍然形同陌路。翌日上午几批人分别出了客栈,几拨人好象是各办各的事情,但是最后都跟在南宫后面来到一条僻静的街道。南宫在一家客栈门前停留了一会。后来贾迩冶和晴雯住了进去,他们的套房有两面窗户,一面临街,一面窗下是个只有三四尺宽的小巷。杨无过也住进了这间客栈,就在贾迩冶和晴雯的隔壁,他的客房的窗外是那个窄窄的小巷。


“二爷,你干嘛老是看对面那栋小楼?”一路上都有鬼鬼祟祟的感觉,这时晴雯提出了疑问。


“你不觉得那栋楼很豪华吗?”


“呃,是不错,很好看的。应当是商店吧?我们去逛逛好吗?”


“那里只对男人营业,女士莫入啊。”


“啊?那是卖什么东西的啊?”


“那是青楼。”


“青楼是干什么的?”


“是让男人化钱的地方。”


“男人化钱干什么?哦,是男澡堂吧。”


“可能可以洗澡吧。但不是主营项目。”


“那还有什么专门是男人化钱的地方?啊。难道是妓院。”


“真聪明啊,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啊。”


“那,你老看那里干什么?你是想到那里嫖妓吗?”


“你同意我去吗?”


“哼,你想去就去好了,谁管你的屁事。”


“那你是同意了?”


“你去吧,等你进去了,我就打110报警。”


“啊哈,你现在就打110吧。”


“不理你了。神神秘秘地跑到这里来,就为了进妓院呀。啊,还有杨大侠他们,冷教官还带着老婆。啊,还有南宫女侠,她们来干什么?你一定是骗我的。到底带我来干什么吗?二爷,你说嘛。”


“带你来见习的。”


“见习什么?不会是见习嫖妓吧?真无聊。”


“不是嫖妓。小姑娘别想歪了。”


“哦,我想也不会的。那,是干什么来了?”


“杀人。”


“啊?杀,杀谁?”


“杀鸡头。”


“鸡头?噢,我知道了。他很坏吗?”


“逼良为娼,诱拐少女卖淫。该死。”


“现在这种事不是犯法的吧。再说,就是犯法也是官府的事,你管这事干什么。”


“有两个目的。第一,他是和古丽联络的人,除掉他可以发现新派来的联络人。第二,锻炼人才,包括你有了一个见习的机会。”


“啊,我也学了几手了,我也要试试。”


“不行,这是你第一次见习,只能看,不能动手。”


中午贾迩冶和晴雯到一条热闹的街上吃饭,下午逛街,晴雯买了一件衣服。晚饭还是在街上吃的,傍晚才回到客栈。


“二爷,我想洗澡。”


“我知道洗完澡后你想干什么。”


“你不想吗?”


“想啊。”


“那废话干什么。我去让人送热水来。”


“顺便要坛酒来,享受一下泡在浴桶里喝酒的滋味。”


浴桶安放在卧室里,热气腾腾,还有两盆碳火。泡在热水里喝酒真的很惬意,何况还是鸳鸯浴。贾迩冶在享受的同时,没有忘记来此的目的,不时地伸手将窗户打开一点向对面了望。


“哎,我在这里呢,你往外看什么?”


“我没忘记你在哪里,我在看对面的客人多不多。”


“多吗?”


“你觉得多好呢,还是少好呢?”


“站在对面的立场,越多生意越红火,当然多好了。从我们的角度看嘛,有些复杂。”


“仔细分析分析。”


“如果人多嘛,混进去比较容易。但是人多眼睛就多,要么硬下心来殃及无辜,要么手软暴露给目击者。”


“如果你自己执行这样的行动或组织这样的行动,你会怎么做?”


“最好是暗杀,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行的话,宁愿殃及无辜也不暴露自己。”


“很好,再分析人少的情况。”


“一般来说在人少的场合来了个人容易被人注意,混进去就不容易了。但是如果能够潜入,得手后被人看到的机会也少。”


“分析的不错。”


“现在进去的嫖客多吗?”


“只有一个。”


“那么少。恐怕这家妓院会破产的吧。”


“呵呵,你担心妓女失业吗?”


“什么呀,这么少难道不奇怪吗?”


“哎,现在还是在过大年呢。要是现在都嫖客如云,那还了得。呃,又进去了一个,是熟人。”


“啊?是谁?”


“冷冰。”


“啊?噢,他是进去侦察。哎呀,那也不行,甘钗不会放过他的。”


“呵呵,没有适合的人,总不能让茗烟他们进去吧?”


“哼,那些小东西进去恐怕连魂都守不住,那里还能顾得上侦察。”


“你对小伙子很了解啊。”


“咯咯,很久以前的经验了。给他们一点甜头,让他们舔脚丫都行。”


“恐怕不只是舔脚丫吧。”


“咯咯咯咯。酸啦。”


“这酸的哪门子事嘛,只是对你以前做太妹的事有点好奇。”


“谁说我是太妹了,我是淑女呢。”


“啊哈哈。淑女像你那样,那还有淑女吗?”


“这个吗?你那种老男人就不懂了。我们那个时代,越是表面正经的女人,越是闷骚。”


“哎,不能一竿打翻一船人啊。”


“这些你就不懂啦。不跟你说了。”


“那你是表面正经呢还是不正经呢?”


“看场合啦。在家嘛是乖乖的小公主,在学校嘛乖乖的听课,就是脑子里爱胡思乱想,在一般人面前嘛是淑女,和哥们姐们玩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玩什么呢?”


“玩的东西多啦。上网吧,唱kala ok ,逛大街,看大片。”


“很正常啊,没有离谱的事吗?性经验哪里来得?”


“交男朋友呗,那也不是离谱的事。”


“什么时候有性经验的?”


“高中啦,是高二。”


“好象听你说过初中就谈恋爱了。”


“是初三。第一次交男朋友只是拉拉手,后来接过吻,别的就没有了。”


“什么原因分手的?”


“呃,好象没什么原因,没有什么感觉就分手了。”


“唉,看来教育事业失败啊。”


“别老夫子的怪样了。哎,你知道吗?有个科学家做过研究,结论是爱情最多只能持续几个月,以后就是在一起做爱都没爱情的冲动了。哦,还有呢。说是人都有和婚姻配偶之外的人做爱的冲动,男女都一样。”


“在杂志上看过。但人是有社会属性的,人在这方面的行为必须受社会公约限制。”


“为什么会形成社会公约呢?”


“应当是在人类社会文明发展中自然形成的。”


“太深奥了。不想这么多了,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简单些。”


“这种态度是绝大多数人的处世原则,但不能阻止人喜欢偷偷摸摸地做一些自己也知道不该做的事情。”


“呃,人就是这样子的,不说这些了。二爷,我喂你喝酒。”


晴雯喝了一大口白酒,含在嘴里,凑过来个二爷喂酒。二爷将酒喝了,搂住晴雯亲嘴咂舌。晴雯伸手抓住正在潜水的小二爷,给他一顿狠揍。小二爷全身肿胀,眼泪汪汪,但没有人看见他的可怜相,因为他还在水下,眼泪被热水溶化的无影无踪。


到了床上小二爷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钻进温泉潜水,不停地在泉眼里折腾,直到累的不行了,才爬了出来。小二爷真的累坏了,刚钻出泉眼就口吐白沫,最后挣扎几下就瘫痪如泥了。然后贾迩冶下床用洗澡水将碳火浇灭了,卧室里一片漆黑,窗外倒有些月光。


这一夜贾迩冶几次从床上下来,披着棉袍在窗前向外了望。对面冷冷清清,下半夜时大门口只有两个大红灯笼。贾迩冶最后观察后自言自语地说道,“两明一暗。”第二天贾迩冶和晴雯快到中午时才起床,当他们携手出去吃饭时,店小二冲着他们的背影暧昧地傻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