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一个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美军中国籍合同兵的回忆

龙起东方 收藏 71 20817
导读:转 一个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美军中国籍合同兵的回忆

回国有段时间了,最近心情非常不好,因为我时常还能回忆起那场该死战争带给我的痛苦回忆.所以我觉定写点东西,把战争中经过的一些事表达给大家.我的中文书写能力不算很好,有些用词不当的地方,大家可以帮我指正.我会时不时的帖出一些文字,所以请不要删我的这个帖子.我是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第一批进入的联军.我是名陆战队成员,与写《我是一名华裔美军士兵》的Usdark不同,他是治安军,而我的部队是带有攻击任务的.我真正经历了战斗,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有杀人,但是我目睹了不止一次的死亡,也有人在我的枪口下倒下,但我希望他能再次站起来.刚刚进入战区的时候,我们都很刺激,没有过多的害怕,因为我们经过的道路几乎被空中火力彻底清理一便了.所以,在伊拉克,攻击部队的伤亡其实非常非常小,而且危险也不大,因为早期的伊拉克武装分子的打击目标不是强大的攻击部队,而是我们身后的补给车队,他们的火力比我们差许多.

我是坐在悍马里听着排军士长和另外一个车里连级军士的叫骂过境的,尽管当时有要求无线电静默,可真正执行的只有营部那群混蛋.我在科威特-伊拉克边境甚至看到了一些海湾战争遗留的车辆残骸,看着它们,我感觉到了岁月的变迁.我在这里再说一点小秘密,其实联军一开始的战略意图并不是打一场二十一世纪的闪电战,可他妈的陆军为了和我们陆战队征功,一过境就开始狂奔,尤其是陆三师在开战第一天可能已经进入纵深110到150公里了.而我所属的陆一师的目标是纳西里耶,我们先是向西进,然后在向北走一条公路进入伊拉克中部.令外要说的是,尽管美军满编师的兵员都在两万人左右,但真正属于战斗人员的很少,更多的人是负责后勤保障的,可我是步枪手,我是战斗人员,我必须在需要时向我面前对我有威胁的人开火,可我讨厌这种感觉,尽管我不杀他,他就可能会杀了我.这就是战争恶无奈,与你从未谋面的人却拼了命的要杀掉你.上帝也许是疯了,否则他不会教与人们如何战争.

话再说回狂奔,机步三师狂奔的第一恶果就是补给线拉的太长,以至于很多部队在开始三天以后开始减少配给,弄得那帮陆军叫苦连连.这也是为什么机步三师的师长为什么在地面战结束后便被调回国的直接原因.很幸运,等待他们的是伊拉克人,如果是中国解放军,恐怕机步三师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个被全师歼灭的编制了.

再把视线拉回我这里,我位于陆一师的先遣分队塔拉瓦特遣队,我们兵力大约三千余人.在当年的那条著名死亡公路上,我们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抵抗.直到我们中间的大约400人的一个纵队在经过一座连地图都没有标明的小镇,才真正与伊拉克人干上了.不过我没有经历,我们的纵队走的是另一条线路,除了个别敢死队员在千米外发射的苏式火箭外,我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打击.至于那群进城的兄弟后来告诉我那个鬼地方就像Black hawk down里的摩加迪沙,很多伊拉克人甚至从房顶抛下绳索试图套住在悍马车顶操作M2HB点50口径机枪的射手.用另外一个人的话说:那帮杂种把自己当成西部牛仔了!在战斗中一名年轻的陆战队员阵亡,他死的很离奇,因为那是一枚5点56毫米的北约标准弹,换句话说,这个倒霉鬼是被自己人打出的子弹击中身亡的,我个人认为那枚跳弹应该是打到土墙上反弹回来的,因为土质结构很容易产生跳弹,而且5点56毫米弹追求的就是停滞作用.总之,那个小子算是白死了,后来他还是被认定为阵亡,这里面有什么内情,我也不得所知.另外,大约有20人受伤,大部分都是被弹片打伤的,当时悍马只有正面有玻璃,而且当时使的M998的挡风玻璃是不防弹的.

进攻战期间的照片很少,我有一部分是在伊后期驻守时拍摄的照片,我会陆续把照片帖上来.我现在在北京朋友的一家wargame俱乐部当战术顾问,教材都是我从军队带回来的.说到现在应该有朋友知道我是谁了吧?呵呵,我回到和平社会后失落了一段时间,因为我发现自己丧失了除战斗外的一切技能,我的人生被这5年的军旅生涯改变了.但我不觉得后悔,因为这是另外一种体验.

我很喜欢一句话"我坚决反对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现在来说说我第一次向敌人开火吧.那是在纳西里耶外围的时候,炮兵还在对纳西里耶进行炮击,一些是口径很大的155毫米榴弹炮,装的弹头应该是以高爆弹为主,因为进城后几乎看不到河对岸有什么完整建筑,白磷弹是没有这个效果的.至于外界传言说美军动用的战术核武器,是不对的.因为我们很快便在没有任何核防护的情况下进入了纳西里耶.至于有记者拍到的蘑菇云,我认为是被击中的弹药库发生的大爆炸.好了,是吃饭的时间了,不知晚上是否还有空闲再与大家聊天.

我第一开火是向一辆向城市方向前进的白色本田车射击的.它闯入了自由射击区,而我们当时正担任警备.我们头一声令下,十余支自动步枪齐射,曳光弹打在车体上火星四散,声音就像石头扔进了铁皮桶一样.我只打了两个点射,因为我的M4a1卡壳了.

我现在来谈谈我对美军装备的看法,最近接触了很多国内的军品玩家,他们都对美军装备很感兴趣,其实这是一种很盲目的行为.就拿PASGT凯芙拉聚脂纤维头盔来说吧,其实其防御性和便携性都不如国产的新型芳伦纤维头盔好,两顶盔在正面几乎没有任何差异,在材料上也只是名称不同,只是在护耳和头盔护颈的线条上有些差异.可价格呢?我们店里一顶原品PASGT要3600块,而芳伦盔的采购单价只是700.所以根本没有必要追求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再来说说携行具,海军陆战队是最早装备"毛利"携行具的单位,我也一直使用,但到了伊拉克的实战环境问题就出来了,尤其让人恼火的是携行具所配发的巡逻背包和行军包,实在是太脆弱了.后来很多人干脆自己买了L2背包使用.至于军靴,我发现解放军的那款绰号"踢死牛"的伞兵靴才是真正给人穿的.美军的沙漠翻毛作战靴不仅不耐穿而且长时间行军后极为不舒服.所以,在购买野战游戏装备时大家应该保持冷静的态度.

再来说说武器吧.我在当兵之初,也就是2000年使用的还是M16A2,这种枪问题虽然不少,但比起后来使用的M4A1来说还是强多了.M4系列并不是M16系列的改进行,而是进行了一系列创新的新枪族,当然,外型基本没有改变.M4杀伤力不足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这个问题在阿富汗已经暴露,后来又出现一种6.8毫米口径的改进型,但随着时间的步伐,也没有了下文.我们中的很多人选择了改造子弹的方式加强杀伤力.把弹头金属磨掉一点,露出铅芯,这样弹头打进人体后,铅芯会因受到过强压力发生爆裂,最大限度的杀伤人体.虽然这是违反国际法的,但美军和伊拉克人都这样做.

很多朋友都很关心M82A1点50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我曾经看见过一具被M82A1在800米距离击中胸口毙命的武装分子尸体.子弹打在了胸口,留下一个和橄榄球差不多大的伤口,如果是个瘦小一点的人,估计尸体已经分家了.使用这种枪攻击单兵目标被认为是极不人道的,美军对其的使用限制也非常多,而且它只配发给连一级的少数狙击小组,排级配发的仍然是M40A1.

再来说一下,很多人说美国兵通常给人一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感觉,其实美国兵里聪明人多的是,高学历的人也不在少数.之所以说四肢发达,我觉得可能和人种有关.我身高是1米82,体重接近150磅,在亚洲人里已算壮汉,但在美国兵里显得很不起眼.美国兵也并没有你们想像中那么不能吃苦,我认识的绝大多数美国兵对待训练是非常认真和自觉的.而且美国兵的动手能力和求知欲很强,对待自己不懂的东西也很谦虚的向别人讨教.而且美军中,军官和士兵之间人人平等,除了与军事有关的任务,士兵可以拒绝长官的一切无理要求.

我两次进入伊拉克,一共是11个月.在这11个月里,我感受到的最强烈的就是生命的脆弱.我们连有三名兄弟阵亡,其中一个人和我一个排.他的父亲也在伊拉克,军龄二十多年,但不是军官,是一名5级士官,有技术专长,赚大把美金.他儿子是在战区受伤,然后伤重不治死在巴格达的,老头子后来到我们的野战驻地取一些他儿子的遗物.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给别人制造灾难的同时,也葬送了自己.很深刻的一句话.战争中,尽量不要结交朋友,因为拥有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怕死不是怯弱的表现,人都会怕死.在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很多.很多人被炮火吓的尿湿裤子,很多人歇斯底理,很多人口齿不清.但时间会改变一切,当你对死亡变得麻木了,你也就成为一名真正的士兵了.

我们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动手改的.一些人甚至在M998上面加挂一些金属板,这也是催生出M1114装甲加强型悍马的原因之一.在所有的装备中,对携行具的骂声是最多的.一些兄弟甚至背着登山包执勤.基层指挥官对这种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我们都明白,只有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安全的离开.

说实话,我是个侵略者.我入侵了伊拉克.这是他们的卫国战争,是他们抗击异教徒的圣战.我们终将失败. 我没有见过一个穿军装拿武器的伊拉克人.他们全是便装或者阿拉伯长袍

真正的战斗一点都没有激情,到处是因为紧张与恐惧发出的吼叫.一些人因为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都变成了尖叫.另外一些人根本忘记了开枪射击,就那么傻傻的愣在一边.在那种高压状态下,骂人是最好的发泄,人与人交流都是在你妈,我妈,他妈的问候中和谐进行的.偶尔有个不怕死的军官到前线来,我们就胡乱放几枪,把穆斯林的火力压制下去,等军官一走,我们又躲进了安全的隐蔽体.在伊拉克真正死于步兵火力打击的伊拉克人并不多,大部分伊拉克武装分子都是被空中火力歼灭的.我曾经看到过一个"杰达姆"子母弹轰炸的现场,尸体与武器的碎块到处可见,就这样被野狗抢食.这就是美国人的战争.

再来说说直升机吧,在伊拉克除了机动部队没办法外,很少有人愿意乘坐直升机执行任务.因为实在太危险了,伊拉克人手里的RPG对直升机虽然没有什么威胁,但是使我们担心的那些大量的便携防空导弹.黑鹰和支奴干上的反导系统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防护的.

言归正传.纳西里耶的战斗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惨烈,这要感谢空军和炮兵的不懈努力,它们几乎是移平了纳西里耶的一切可疑建筑.当我们进城后,那里已经是一派世界末日的景象了.不断有人呕吐,我的手在不挺的抖动.我们班头是个海湾战争老兵,他总以全班唯一有实战经验的人自居,结果这一次,他是吐的最凶的一个人.3月末,4月初的伊拉克白昼气温已经达到了摄氏35度以上,一些尸体开始腐烂,散发出阵阵恶臭.一些野狗,野猫,狐狸,老鼠在争相啃食尸体.一个刚参军没多久的新兵拒绝下车,他坐在悍马车里,嘴里不停的念着上帝的名字.这些画面是影视资料永远不会批露的,这些画面也仅仅是残酷战争的一个小小的片段.

2003.4.22中午,我们排在纳西里耶遭遇到了一次比较大的袭击.当时,我们正沿6号公路向拉马迪方向前进,任务是寻找一股可能存在的武装人员,因为在前一夜他们在公路上枪击了一支国际红十字会的车队,造成多名约旦司机死亡.大概有近400人参加了这次搜索.我们排出动了22人分乘4辆悍马,均加装M2HB重机枪.当我们行驶到一个叫Nahe的小镇附近时,我们遭到了RPG火箭袭击,但是连续两发都打偏了.这时车队停止前进,呼叫空中支援与近临友军支援.敌人开始利用一些简易房屋与我们进行纠缠.但是交火的距离在400米以上,双方轻武器都没有造成太大威胁.我们也没有离开公路进行规避.不过还是有个兄弟被流弹击伤,子弹打进了他的小腿,但他甚至没有退出战斗.至于后来我问他中弹的感觉,他说就像被棒球棍击中了一样,当时甚至没有疼痛感,只是感觉麻木.

后来有一架AH-1S飞临战区,发射了两枚火箭,因为当时不清楚敌人那面的简易房屋里有没有平民,所以没有进行全面打击.然后我们在支援部队的配合下搜查了那片平房,只抓到了一名身上藏有手枪的男子,再就一无所获了.这就是真实的战争,我不知道自己的表达是不是有些平淡,我不是作家,我只是用我的文字记录一些经历.

在伊拉克我也曾面对死亡威胁,一枚RPG就在我脑袋后面几十公分的地方打进了我坐的悍马,但是什么也没发生,射手经验太少或者太紧张了,他忘记打开火箭弹的保险锁了.现在我常常想,如果那枚火箭爆炸了,我死了,那么一切会是怎样?但是在当时,我只能安慰自己,这样的事遇到一次已经是巧合了,谁会那么倒霉再遇到第二次.只有这么想,我才能够鼓起勇气再次返回战场.

内心会有不安.我也更加珍惜生存的机会.我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除战争外的一切生存技能.我开始没有信仰,因为我们是一群被上帝抛弃的孩子,我们的灵魂永远得不到救赎.

我是19岁参军,当时离开学校仅仅两个月.我当兵的最大目的已经实现-就是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在战争中伤害过别人,尽管我对上帝忏悔,但罪恶感没有消失.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是否正确.我的父母都是无神论者,现在我已经慢慢接受他们的影响.我会偿还自己在战争中犯下的罪错,用一生的时间.我会劝阻人们远离战争.人类需要的是和平,战争带来的只是悲伤.尽管我们强大,武装到牙齿,但一个手持阿卡47的伊拉克小孩就可以轻易的干掉我们.战争中太多东西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我想劝那些有战争梦的年轻朋友冷静对待战争.战争没有你们想想中的那么浪漫.战场是一个疯狂而又血腥的杀戮地带.在和平世界中无法想像的任何事都有可能在战争中发生.如果你真的向往战争,我的经历也许可以帮你们了解一些真实情况,能够使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现在有批西方人就专门在伊拉克做军品生意,他们在伊拉克大量收购军火再弄到西方去卖. 另外,伊拉克民间的武器真是五花八门,我们曾经收缴过PPsh-41波波莎冲锋枪,半个多世纪的玩意了.而且伊拉克人手里也有很多中国货,很多阿卡只要仔细看看都会发现是中国的56冲. 我在战斗中见过被摧毁后的波莫坡1装甲车和中国产的59,特72也见过,不过那是在专门请记者参观的展览会上.

我见过最血腥的场面是一段公路上不规则分部着四具伊拉克人尸体,M1A1就直接从那些尸体上开过…那是真正的肉饼.我当时就吐了,因为那种场面实在太恶心了.

在战争之初,我感觉大部分伊拉克平民还是希望美军帮助其推翻萨达姆独裁的,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群体越来越小.可以说这场战争已经是非常不得民心了.至于我与他们的接触,我尽量会与伊拉克人保持距离,我不想冒那个风险.我们连巡逻时到商店买东西,都是两人门外把守,两人背靠背进入店里,买完立刻撤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